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百四十四章 一往情深

作者:雷动天下更新时间:2018-05-01 13:29:25
  张海波用白纸灯笼做成引魂灯,希望可以给二人指引明路,张海波心里也没底,他也不知道这盏引魂灯好不好用,张海波现在根本就不担忧林不凡,他心里担忧的只有暮婉卿。

  “暮婉卿,这黄泉路怎么出现太阳了,阴间不是没有日月星辰吗?”林不凡指着右面天空上的一缕红光说道。

  “怎么会有太阳?”暮婉卿转过头向右面的天空望去,她还真看见了一缕红光。

  “这是怎么一回事?”林不凡茫然的向暮婉卿问了过去。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个方向就是我们的出路,没时间了,我们赶紧走吧。”暮婉卿说完这话就拉着林不凡的手向那一缕红光跑去。

  林不凡跟暮婉卿跑着跑着,就发现前面的雾开始慢慢的消散,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座土地庙,土地庙的门前有两个石狮子,有两个鬼差无聊的靠在石狮子的身上一边搓着脚丫子,一边聊着天,其中一个鬼差还将搓完脚丫子的手放到鼻子下面闻了一下,看到这个场景林不凡想到了以前的自己。

  路过本地土地庙,林不凡跟暮婉卿出现在茅山堂附近的十字路口处,走到这的时候,他们俩大出一口冷气。

  “赶紧走吧,没多少时间了。”暮婉卿说完这话就拽着林不凡往茅山堂跑去。

  望着暮婉卿的背影,林不凡的心情很是复杂,林不凡有些留恋他们俩在地府大牢待的这两天,林不凡觉得这两天他们过的很安逸,一旦回到这世俗间,他们又要过上以前那忙碌的日子。

  林天英缓缓的往秦广王的阎罗殿走去,此时林天英的心情有点忐忑不安,因为他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着什么。

  “属下参见秦广王。”林天英走到阎罗殿对秦广王客气的鞠了一躬。

  “小英啊,我知道你来这为何事,我劝你还是回去吧。”秦广王已经料想到林天英会来给他的徒孙求情。

  “秦广王殿下,我今天是来跟您请罪的。”林天英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不敢直视秦广王。

  “请罪,你何罪之有?”秦广王疑惑的看向林天英。

  “我私自进入地府大牢偷取了看守地府大牢鬼差的钥匙将我那徒孙放走了。”林天英低声的说道。

  “林天英,你好大的胆子,我看你是不把我放在眼里!”秦广王从椅子上站起来手指林天英愤怒的喝道。林天英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毕竟这件事他已经没有狡辩的余地了。

  “来啊,将林天英先打入地府大牢,择日宣判。”秦广王对着阎罗殿两旁的鬼差喊道,那些鬼差看着林天英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上前押解林天英,林天英在地府入职将近百年,他为人处世让地府的鬼差都很欣赏,这些鬼差私下里跟林天英的感情也非常的要好,所以这个时候大家都感到很为难。

  “怎么,我说话你们听不见吗?”秦广王再一次愤怒的喝道,那些鬼差先是看看秦广王,然后又看了一下林天英还是一动也没动。

  “赵五,甲六,麻烦你们俩带我走一趟吧。”林天英对着阎罗殿右面的两个鬼差说道。

  “九哥,这......”赵五,甲六有点不情愿。

  “走吧。”林天英说完这话就只身一人走了出去。

  “唉!”赵五,甲六这两个鬼差叹了一口粗气就跟了上去。

  “秦广王殿下,林天英在咱们地府任职百年,就算没功劳也有苦劳,希望你能网开一面,给他一次机会,给他官降三n)级作为惩罚吧。”谢必安站出来为林天英求情道。

  “谢必安,你跟我多久你也知道,这个口绝对不能开,一旦开了这个口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这件事你不要说了。”秦广王一点情面不留的说道。

  “唉。”谢必安无奈的摇了摇头退下了阎罗殿。

  “老范,这件事我总觉得有点亏欠小英。”谢必安苦着脸子对范无救说道。

  “这件事你也不要自责了,咱们也是按规矩办事的。”范无救拍着谢必安的肩膀安慰道。

  “走吧,咱们俩去地府大牢里找小英谈一下。”谢必安愧疚的说道。

  “那走吧,我们去看看。”于是谢必安跟范无救就奔着地府大牢走了过去。

  “九哥,你说你这是闹的啥呀,你这不是坑兄弟我吗?”看管地府大牢的那个鬼差站在牢房门口对林天英埋怨道。

  “这件事我已经全部揽在了我的身上,秦广王不会为难你的,这件事我要跟你说声抱歉,是我对不住你了。”林天英对看守地府大牢的鬼差深深的鞠了一躬。

  “九哥,这地府的法律你也清楚,凡是私放关押在地府大牢的阴灵是要被打入地狱的,你这不是自找苦吃吗?”看守大牢的鬼差心疼的对林天英说道,林天英只是苦笑了一下什么都没说。

  “你先退下去吧,我有点事要跟小英聊一下。”谢必安走到大牢对看守大牢的鬼差说道。

  “是,谢老爷。”那个鬼差对谢必安鞠了一躬说完就往外走去。

  “等一下,把牢房钥匙给我。”谢必安对那个看管牢房的鬼差说道。

  “这,恐怕不好吧谢老爷?”那个鬼差为难的说道。

  “出了事我谢必安顶着,你怕个什么?”谢必安没好气的对那个鬼差说道。

  “好吧,给你。”于是那个鬼差把腰间别的钥匙递给了谢必安。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

  “是。”那个鬼差无奈的摇了摇头就往外面走了出去。

  “砰!”谢必安将牢房大门打开然后跟范无救走了进来。

  “你们俩怎么来了?”林天英微笑的望着黑白无常说道。

  “你这心态还真够好的,都这样了你能还笑出来了。”谢必安看着林天英的笑心里很是不舒服,谢必安私下里除了跟范无救很铁,他跟林天英的关系也不错,因为林天英的个性随和,做鬼也直性子,从来不私下给任何鬼差穿小鞋,所以大家都喜欢这个林天英,黑白无常这哥俩经常跟林天英在一起喝酒。

  “这也没什么,最坏的我已经都打算好了。”林天英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走吧,我们哥俩现在就送你去轮回台。”谢必安叹了一口气说道。

  “怎么,你们哥俩打算要布我的后尘吗?”林天英望着谢必安说道。

  “我跟老谢也算是跟了秦广王千年了,他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他顶多也就是降我们俩的职,不会把我们俩怎么样的,反而是你,你要不走的话,这秦广王肯定会给你打入地狱的。”范无救黑着脸子对林天英说道。

  “我林天英这一辈子无论是做人还是做鬼都问心无愧,连累你们哥俩的事,我做不到,你们走吧,让我安静的待一会。”林天英说完这话就把身子转了过去将后背对着黑白无常这哥俩。

  “你这家伙真是固执,你今天不走的话,明天想走就没有机会了。”谢必安焦急的对林天英说道。

  “不必说了,我是不会走的。”林天音摇着头说道。

  “走吧。”范无救叹了一口气拉着谢必安的胳膊把他拽了出去。

  “这十八层地狱,勿论被打入那层地狱那都是不好受的,他这是何必呢?”谢必安拉着个大长脸对范无救说道。

  “唉,他这家伙什么个性你也不是不知道,只要他决定的事就不会改变,我们现在也尽力了,走吧。”范无救无奈的说道。于是这哥俩一脸苦相的离开了地府大牢。

  “大师姐和林哥怎么还不回来呀?”王鹤瞳望着墙上的挂钟还剩下不到三分钟。

  “再等等吧。”张海波拉着个脸子看着暮婉卿说道。

  “呜,呜,呜......”王思琪趴在林不凡的身边看着林不凡一直在哭泣着。

  柏皓腾皱着眉头一直在盯着林不凡跟暮婉卿看,同时他的心里也在向三清祖师爷祈祷着,祈祷着他们能平安归来,二柱子也是跪在一楼祖师爷的面前一直在为林不凡跟暮婉卿祈祷。

  “咳,咳,咳,咳......”就在时间还剩下不到一分钟的时候,林不凡跟暮婉卿的魂魄一同回到了肉身上,然后他们同时张开嘴咳嗽起来。

  “婉卿师妹,你可吓死我了!”张海波先是将二人手腕处的红绳解开,然后他紧紧的将暮婉卿抱在怀里,暮婉卿很想挣扎脱离张海波的怀抱,可是她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更别说是要挣扎脱离开张海波的怀波。

  林不凡躺在床上看着暮婉卿被张海波紧紧的搂住,林不凡这心里难受的要命,就觉得胸口憋着一股闷气喘不上来咽不下去。

  “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会死呢!”此时王思琪扑到林不凡的怀里哭了起来,暮婉卿也同样在看着林不凡跟王思琪。

  二柱子听到楼上有动静,他立即从地上爬起来向楼上跑去,当二柱子看见林不凡复活的那一瞬间,他流着眼泪笑了。柏皓腾的眼角处也同样挂着泪水,王鹤瞳早已经哭成了泪人。

  张海波将暮婉卿从林不凡身边抱起来就往隔壁的屋子走去,望着离去的暮婉卿林不凡心里无比的失落。

  “林哥,你怎么样了?”王鹤瞳坐在林不凡的身边向林不凡询问道,林不凡本来想说没事,可是林不凡现在根本就没力气说话,林不凡只能轻轻的摇了一下头表示自己没事。

  “我去看看我大师姐,我一会再来看你。”王鹤瞳说完这话就向隔壁的屋子走去。

  “既然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这两天我们大家都很为你担心。”柏皓腾淡淡的对林不凡说道,而林不凡只能柏皓腾微笑了一下表示感激。

  “好了二柱子,你师傅他没事了,咱们两个出去吧。”柏皓腾望着王思琪对二柱子使了个眼色,

  “恩。”二柱子很知趣的点了点头跟着柏皓腾向外面走去。

  看着王思琪扑在自己的胸口哭的稀里哗啦的,林不凡就感觉有些莫名其妙,林不凡跟这个王思琪顶多就算是个普通朋友,她至于这么伤心吗?林不凡想伸手推开王思琪,可是林不凡手刚抬起来不到一公分就又落了下去,由于魂魄离开身子太久导致林不凡身子严重虚弱。

  王思琪抬起头一边哭着一边望着林不凡,忽然她用她的嘴把林不凡的嘴堵上了,此刻林不凡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林不凡不知道这个王思琪想要干嘛。

  过了大约十分钟,这个王思琪才将她的嘴从林不凡的嘴上挪开,此时林不凡看到王鹤瞳那半张脸羞的通红,她也不再哭泣只是一脸深情的看着林不凡。

  “林不凡,我长这么大虽然处过两个对象,但是他们也只是牵牵我的手,都没有亲过我,今天我可是把自己的初吻给你了,你是不是应该对我负责?”王思琪一脸羞愧的对林不凡说道。

  “我数三个数,如果你不说话的话,那就证明你对我负责,一,二,三,好了,从今天开始我王思琪就是你女朋友,你要对我负责。”王思琪说完这话就伸出两手搂着林不凡的脖子亲密的将她的脸贴在林不凡的脸上,此时林不凡就跟一个玩偶似的随便王思琪摆弄着。

  “姑奶奶,你这是闹的什么啊,什么要对你负责,我也没对你做什么?”林不凡很想将这句话说出来,可是林不凡这句话也仅仅只能在心里说了,此时面对王思琪林不凡的内心真的是无比的崩溃。林不凡现在的心里一直在挂念着暮婉卿,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想着张海波刚刚那么亲密的抱着暮婉卿,林不凡这心里就酸酸的。

  王思琪一直默默的守在林不凡的身边,直到她接到公司的一个电话,这才离开了茅山堂,她离开的时候在林不凡的脑门上深情的吻了一下。此时柏皓腾还有二柱子都在屋里,柏皓腾则是一脸坏笑的看着林不凡,而二柱子则是惊讶的看着王思琪,他完全没想到这个王思琪还真是开放。

  “真是有点意思哈。”柏皓腾望着林不凡说道,而林不凡则是对柏皓腾翻了个大白眼。

  “二柱子,你今天晚上你跟你师傅睡床上,我去楼下睡,你好好照顾你师傅。”柏皓腾对二柱子嘱咐完就往楼下走去。

  “师傅,你喝点水不?”二柱子看林不凡嘴唇有些干裂。

  “恩。”林不凡这声恩,完全是用鼻子发音的。

  “我现在就去给你倒水。”二柱子麻溜的给林不凡倒了一杯白开水,然后将林不凡扶起来慢慢的将水倒入了林不凡的嘴里,喝完水后林不凡就将眼睛闭上睡着了,林不凡实在太累了。

  林不凡这一睡就是整整三天,睡的是昏天暗地,这三天王思琪每天都会来看望林不凡,她每天临走的时候也都会在林不凡的额头上亲一下,结果林不凡现在脑门上印着三个口红印。

  直到第四天林不凡在二柱子的搀扶下才能下地走动,走下床林不凡直接奔着暮婉卿的屋子走去,此时暮婉躺在床上在跟王鹤瞳聊着天。但暮婉卿看到林不凡的时候她轻轻的对林不凡点了一下头,当暮婉卿看到林不凡额头的口红印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变的不自然了,而林不凡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额头上有王思琪留下的口红印。

  “暮婉卿,你好了点吗?”林不凡坐在暮婉卿的床上问道。

  暮婉卿只是“恩”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二柱子,我们两个先出去吧,让林哥跟我大师姐聊聊。”王鹤瞳故意支开二柱子。

  “不说了,我有点累了,我想睡觉。”暮婉卿说完这话就将眼睛闭上了,此时林不凡发觉出来这个暮婉卿在故意的躲着自己。

  “那好吧,你休息吧,我们出去了。”林不凡站起身子在二柱子搀扶下走了出去,王鹤瞳也跟在他们的身后向外走去。

  “砰”当暮婉卿房间门被关上的那一刹那,暮婉卿的眼角处有一滴泪滑下。

  “林哥,你就不能把脸洗洗再去看我大师姐,你看你这脑门上是啥?”王鹤瞳递给了林不凡一个镜子没好气的说道。

  “这是啥呀?”林不凡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额头问道。

  “师傅你不知道吗?”二柱子捂着嘴笑着说道。

  “放屁,我要知道就好了,我脑门子上什么玩意通红一片?”林不凡一脸疑惑的问向王鹤瞳。

  “这个你别问我,你问你宝贝徒弟吧。”王鹤瞳说完这话就往楼下走去,林不凡抬起头就向二柱子望了过去。

  “你脑门上的是口红印,是我那土豪师娘王思琪留下的,师傅你可真牛。”二柱子说完这话就对着林不凡竖起了大拇指。

  “小王八犊子,给我滚蛋!”林不凡没好气的对二柱子大喝了一声。

  “啥人呀,得了便宜还卖乖。”二柱子望着林不凡说道。

  “滚,赶紧滚。”

  “滚,我现在就滚。”二柱子蹲在地上滚了一下后,就往楼下跑去。

  林不凡对着镜子又看了一眼自己的额头,此时林不凡觉得自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林不凡很想跟暮婉卿解释一下,可是想了想还是算了吧,于是林不凡回到房间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冲了个凉水澡,林不凡认为此时的自己需要冷静一下。

  “我师傅,我都不稀得说他,得了便宜还卖乖,我觉得王思琪挺好的,除了相貌有点丑,其它都还好,最主要的是有钱,如果她能给我当师娘的话,那我也发达了,我要我师娘给我买房,买宝马车。”二柱子坐在沙发上异想天开的对柏皓腾说道。

  柏皓腾则是憋着笑望着站在二柱子身后的林不凡,王鹤瞳也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林不凡,此时林不凡怒瞪着双眼涨红着脸看着眼前的二柱子。

  “柏师叔,鹤瞳师姑,你们俩也别笑啊,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如果我师傅跟王思琪在一起的话,他以后就再也不用苦逼的开茅山堂了,我能看出来这个王思琪是一厢情愿的对我师傅好,现在就看我师傅他老人家有没有觉悟了,如果他觉悟高的话,以后的日子那是荣华富贵,要是觉悟低的话........”二柱子说到这的时候停了下来,他感觉身后有一双眼睛在愤怒的盯着他看。

  “我突然觉得我还有点事要出去办,柏师叔,鹤瞳师姑你们俩先坐着,我出去了。”二柱子说完这话就从沙发上站起来拔腿要跑,结果被林不凡一把抓住了脖领子,又给她拽了回来。

  “小王八蛋你现在涨胆子了,居然敢在背后数落我。”林不凡一脸愤怒的望着二柱子说道。

  “师傅你息怒,您老人家身体还没恢复好,千万不要生气,我刚刚那是在开玩笑的,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当我刚刚那是在放屁。”二柱子害怕的对林不凡说道。

  “举着你的铜钱剑,到三位祖师爷面前给我跪着,我不让你起来,你就不准给我起来,你今天要是没经过我同意起来的话我就把你逐出师门。”林不凡没好气的对二柱子说道。

  “是,师傅!”此时二柱子想哭的心都有了。

  二柱子将林不凡给他的那把铜钱剑双手举过头顶,然后跪在了三位祖师爷的面前,二柱子将头向柏皓腾转过过去说了一声“不仗义”

  “二柱子不是我不仗义,这就叫祸从口出,你这是自己找的,怪不得我们。”柏皓腾笑着说道。

  二柱子怒瞪这两只小眼睛愤愤不平的看着柏皓腾,他现在是敢怒不敢言。看着二柱子这个样子,柏皓腾跟王鹤瞳有点忍不住想笑。

  “你醒了。”此时王思琪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了进来望着林不凡高兴的说道。

  “恩。”面对着王思琪,林不凡不知不觉的就想到她那天亲自己的场景。

  “这些都是我从家里给你带来的,有长白山野人参是补血的,还有白海参,鱼翅,燕窝这些都是给你和暮姐姐补身子的。”王思琪将手里的补品拿到林不凡的面前一一说道。

  “这些一定很贵吧?”望着茶几上的那些补品林不凡向王思琪问道。

  “这些都是别人送我爸的,我爸也没时间吃这个,我就拿来给你补身子了,正好楼上有厨房,我上去给你煮鱼翅。”王思琪说完这话就往楼上走去。

  “这个王思琪对你还真是一往情深啊。”柏皓腾一脸认真的对林不凡说道。

  “柏兄弟,以前我觉得你这个人不错,现在你表现的可越来越不咋地了。”林不凡皱着眉头不高兴的对柏皓腾说道。

  “行了,我不说了还不行吗。”柏皓腾苦笑道。

  “我看的出来林哥不喜欢王思琪。”王鹤瞳看望着林不凡说道。

  “不是不喜欢,我跟她根本就不可能。”林不凡觉得王鹤瞳说的话比较受听。

  “我有点看出来你喜欢我大师姐。”王鹤瞳说这话的时候也非常的认真。

  “你这又来了,你们俩是猴子派来的救兵吗?”林不凡没好气的对王鹤瞳说道。

  “林哥,我的直觉一向很准的,我看得出来你喜欢我的大师姐,而且我觉得我大师姐也挺在意你的。”王鹤瞳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直勾勾的在盯着林不凡的眼睛看。

  “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林不凡故意躲开王鹤瞳的眼神慌乱的说道。

  王思琪将煮好的鱼翅分给了暮婉卿一碗,有拿了一碗递给了林不凡“趁热赶紧吃吧”王思琪一脸微笑的说道。

  “你们俩要想吃的话,楼上的锅里还有很多,自己盛去。”王思琪对柏皓腾还有王鹤瞳说道。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