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两百二十八章三次敲门声

作者:八景宫灯更新时间:2017-08-10 04:20:50
  当萧清封将门打开的时候,便看到李语璇手持青藤静静的站在门口。神色平静,看不出丝毫异常。

  看到李语璇,萧清封微微一愣,诧异道:“还真是你呀,大晚上的来我这里干什么?莫不是将那严绿衣说的话还当真了?不过我可告诉你,我不是随便的人。”

  这话一说出口萧清封就后悔了。这话在心中想想也就罢了,可是说出来的性质就变了。

  他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肆无忌惮的将心中的话说了出来,很奇怪,他好似在李语璇面前不自觉的就将防备之心降到了最低。他们的关系有这么要好吗?

  萧清封这话不管从哪方面说都有些越界,这完全有点调戏的语气呀!

  脚步微撤,萧清封暗自警惕,他可知道李语璇的脾气,生怕她一不高兴直接和他打起来。到时候自己恐怕还真不好意思还手。

  不过,事情没有萧清封想象的那般严重。李语璇并没有想象中发怒,只是白了他一眼,然后直接将挡在门口的他推开,自己走了进去,一点都没有将自己当做外人。

  “咳咳。”连忙跟了过去,萧清封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然后为李语璇斟了一杯茶,递给她言道:“来,先喝茶!”

  “喝茶就算了,本仙子找你有事儿!”没有接过萧清封的茶,李语璇盯着萧清封,言道,“告诉我,你与情魔宫那妖女是如何结仇的?她竟然会在那个时候偷袭你?看来也是渊源颇深嘛!”

  萧清封微愣,李语璇话语之中竟然带着一丝质问,这是不是有点大惊小怪了?而且这事儿和她有关系吗?

  心中虽然这么想,但萧清封知道不能这么说,于是开口问道一句:“我与情魔宫妖女结仇,这事儿很重要吗?”

  “很重要啊!”李语璇点头示意,眼神却没有离开萧清封的脸。

  看着李语璇略带肃然的表情,萧清封只好讲述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告诉你吧。事情是这样的···”

  萧清封将自己离开青木林的事情选择性的说了一些,不过他没有说阴阳镜的事情。

  一件法器对李语璇恐怕没有多大的吸引力,但是一件法宝对李语璇的吸引力可不低。更何况,他与李语璇还牵扯到天谕大帝玉玺的事情。

  萧清封觉得,他与李语璇的关系,恐怕还没到完全坦言的程度,尽管他先前稍微有些失态,可那并不是理由。

  将事情说完之后,萧清封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你将事情说完了,确定没什么瞒着我的?”

  眉头微挑,李语璇带着些怀疑的神色盯着萧清封,脸上似笑非笑,好似知道萧清封有所隐瞒一般。

  迎着李语璇怀疑的目光,萧清封手指微弹,避开了她的眼神,言道:“有些事情不方便说,想必仙子也能够理解。咱们还是说正事吧,仙子找真封究竟有何要事,尽管直说便是。我可不信你晚上来找我就为了这个。”

  提起这个话题,李语璇没有方才的爽朗,略微迟疑之后,才道:“你元阳宗与东海宫交情匪浅,今日在场那两位东海宫弟子你认识吧?”

  “见过,你说这个是?”萧清封微微点头。

  李语璇一时有些沉默,双手纠缠到一起,抿了抿嘴,最后还是说道:“你也知道,我神鬼庵与东海宫世代仇敌。如果,我说如果,我与她们对上了,你会帮谁呢?”

  看着李语璇难得纠结的表情,萧清封突然升起了一丝戏谑的神色,慢条斯理道:“那,你是想我帮你呢,还是帮她们呢?”

  说到这里,他没等李语璇回答,特意眨了眨左眼,又添了一句,“我还是先将话说在这里吧,你想让我帮谁,那我就帮谁。这件事情,你——说了算。”

  看着萧清封戏谑的神色,又看着他眨动的眼睛,李语璇扬了扬手中的青藤,羞恼道:“你想帮谁关我什么事儿?什么叫我想让你帮谁你就帮谁?说清楚,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李语璇的威胁对萧清封没有作用,微微耸肩,然后摊了摊手言道:“我说的话已经很明白了,你让我帮谁,那我就帮谁咯。如果你想我帮她们,那我就只能忍痛对你下手咯。”

  话虽然这么说,但实际上萧清封心中早就有了选择。

  就宗门方面来说,他当然是需要帮熬冰菱她们,毕竟东海宫与元阳宗交情一直很好。

  可就个人而言,他当然是要帮李语璇。先不说他与熬冰菱有些恩怨,正好找她一雪前耻,就说当年东海宫景风对他出手这一点,他也不会轻易帮东海宫的。尽管他知道,他的父亲有可能是东海宫宫主。

  “哼!那本仙子自然是想让你帮我。”这一次,李语璇没有方才的羞恼,很爽快的说道。说完之后,她脑袋一甩,留给了萧清封一头乌黑发亮的秀发,一边朝着门口走着,一边言道,“记住你今晚说的话,如果到时候你没有选择帮我,那本仙子要你好看。”

  会心一笑,萧清封应了一声:“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听到萧清封的确认,李语璇脸上露出一丝微不可察的笑意,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萧清封的屋子。没有人知道,在离开房门之时,她耳朵通红,走出几步之后,脸色也变得通红。

  看着李语璇离开的背影,萧清封先是轻笑了一声,然后将房门关上。在关上之后,他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细细一想,他刚才的话语虽然都是自己的意愿,虽然也仅仅是一点玩笑似的调笑,可是以前的自己断然不会直接说出来的。这次是怎么回事?

  不知为何,再次见到李语璇,他竟有种强烈喜悦感,好似见到她很开心。手指微弹桌面,萧清封暗道:难道自己对李语璇动情了?

  这个念头一出来,他就赶紧否定掉。

  李语璇是神鬼庵大师姐,将来也是神鬼庵的庵主,是不能婚配的。而且,他和李语璇还有一些利益争端,不管从哪方面说,都不应该有这样的念头。

  “咚咚咚!”

  就在萧清封强迫自己将此念头移除脑子的时候,房门又被敲响。他以为是李语璇又回来了,拉开房门便道:“你怎么又回来了,还有什么——”

  说到这里,萧清封突然一顿,因为出现在眼前的不是李语璇,而是那白衣青年。见到此人,他第一个念头就是,他怎么会来?

  白衣青年脸上先是一阵愕然,继而一笑,拱手道:“在下朝阳门沈言预,深夜冒昧来此,还望真封道兄不要怪罪。”

  朝阳门?

  这个门派萧清封倒是知道。

  朝阳门也是东域门派之一,其内有元神大修士一位,金丹修士三位。在整个东域,虽然不算大宗门,但也是小有名声。

  而且,朝阳门与元阳宗有一个很奇异的重合。

  一个宗门传承,需要有辈分区分。而往往辈分都是宗门自己的事情,各个宗门的辈分也不尽相同,相互之间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可是朝阳门的辈分与元阳宗是一样的。只不过他们的当代弟子比元阳宗的当代弟子低了一辈。就像萧清封属于真字辈,但是和他修为差不多的沈言预却是言字辈。

  这些念头很快在萧清封脑中闪过,回过神来之后,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道:“里面说话吧,里面请!”

  两人相互坐落之后,萧清封为沈言预斟了一杯茶,开口问道:“不知沈兄深夜来此找真封有何要事?”

  说话的时候,萧清封脑中也是急速思虑,这沈言预找他有什么事情?

  沈言预的出现完全出乎了萧清封意料,因为他根本就不认识这沈言预。别说人,连名字都没听闻过。朝阳门中他只知道一个名字,那便是其门主丁真允。

  微微措辞,沈言预言道:“沈某来此,是想与真封道兄商量一件事情。”

  轻抿一口茶,萧清封说道:“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

  “一个月后,我们将前往火龙洞,到时候不知道会遇上什么危难。所以,沈某想与真封道兄结为攻守同盟,不知真封道兄意下如何?”说话的时候,沈言预还习惯性的比了比手势。

  “攻守同盟?”

  眼睛微眯,萧清封脑子急转。火龙洞里面的具体情况不清楚,也不知道究竟会遇上什么关卡。不过,火龙洞中并没有人员限制,结盟倒也是个不错的法子。

  沈言预确认的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攻守同盟,不知道兄意下如何?”

  萧清封没有马上答应,而是问道:“不知沈兄现在已经联系了几人?”

  萧清封并不清楚沈言预手段如何,如果他手段不强的话,那么结盟只是对他的拖累。所以,萧清封还有些疑虑。

  “沈某已经联系好了驱山道兄,真封道兄是第二位,明日沈某还会去联系一下神鬼庵的语璇仙子。到时候我们四人同盟,想来是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想了想,萧清封还是拒绝道:“此事容我再思虑两日吧。如果有必要的话,真封会联系沈兄的。”

  对于李语璇,萧清封没什么意见,他们联手几次,虽然有过争端,但是不能否定她的手段。可是对于驱山,萧清封印象不算太好。

  萧清封话没明说,但沈言预知道这是拒绝的意思,他也没有勉强,起身拱手道:“既如此,那沈某就打扰了,告辞!”

  等到沈言预离开之后,萧清封又将房门关上,准备静修。然而还没等他走到床边,房门又被敲响了。

  当萧清封打开房门之时,立于眼前的竟然是与他有过节的严绿衣。此刻的严绿衣没有往那股魅惑之气,看起来倒是难得的清纯了一次。

  出于风度,萧清封还是将严绿衣请进了屋内,并且又为她斟了一杯茶,问道:“仙子深夜来此有何要事?”

  严绿衣没有客气,端起茶杯就喝了一口,然后略带讽刺道:“哟!不容易呀,还学会叫本仙子仙子了,现在不叫妖女了?”

  “嗯哼?”萧清封一脸疑惑的盯着她。

  微微转动手中的茶杯,严绿衣冷笑道:“本仙子别的不行,就是耳朵比较灵敏,背后说人坏话是要烂嘴的。”

  严绿衣的话让萧清封皱了皱眉,顿时将风度抛到一边,言道:“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说实话,我不是怎么欢迎你。如果有可能,我很想教训你一顿。”

  眼睛微微瞥了萧清封一眼,严绿衣没有和萧清封打嘴仗,说道:“本仙子来找你,是想说,在这火龙山,本仙子暂且不想与你动手。所以,我们暂时休战如何?”

  “休战?”萧清封忍不住哈哈一笑,“我说严绿衣,你以为我们这是两国交战呢?还休战?那你怎么不谈判呢?”

  严绿衣神色不变,淡淡道:“要谈判也可以,你只要将阴阳镜交给本仙子,本仙子便饶过你,日后也不再找你麻烦。”

  话不投机半句多,萧清封直接赶人道:“谁找谁麻烦还不一定呢,现在我要静修了,请便。”

  好似没听到萧清封的话一般,严绿衣自顾自的说道:“在你来之前,这里发生了一件事情。你想知道吗?”

  “不想知道。”萧清封摇头。

  没管萧清封的反应,严绿衣继续言道:“东海宫弟子熬冰菱,实力强劲,深不可测。在你来之前,镇山派的驱山、朝阳门的沈言预、神鬼庵的李语璇还有本仙子,我们曾联手对付她,但没有赢。”

  眼睛微眯,继而恢复平静,萧清封笑着道:“以她的手段,你们没赢,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你觉得很奇怪吗?”

  虽然心中有些惊讶,但是萧清封心理反而平衡了不少。李语璇四人联手都没赢熬冰菱,那自己单打独斗憋屈一下也是正常的。更何况,这是当年,现在交手结果还不可预料呢!

  冷哼一声,严绿衣脸色渐寒:“本仙子不想听到你讽刺的话语,你直接说,我们究竟是休战还是不休战?如果不休战,那明日所有人都知道你身上有法宝阴阳镜,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应对。”(未完待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