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百节 资源的力量

作者:马六甲_更新时间:2018-12-16 15:14:02
  正月初一照例是要走一趟的,车站、公安交警执勤点、城关派出所,电力、自来水、天然气值班,这些都要一一走到,另外还要去武装部和几个乡镇去检查一下值班,顺带慰问值班人员。

  好在这些活儿都轻车熟路,许红菱虽然也是刚当主任但是以前也跟着见识过多次了,所以一样游刃有余。

  这一趟子跑下来基本上就快十一点半了。

  到了停车场,看见一干值班人员都伸长着脖子等待自己发话,沙正阳也知道大家都归心似箭,只有自己这个孤家寡人还冷锅冷灶的,连中午饭都没处去解决。

  倒是办公室早早就准备好了一箱康师傅、一箱统一、一箱东方红日清的方便面,康师傅是经典红烧牛肉,统一是清汤炖鸡,而东方红日清则是日式豚骨面,这三家现在都以宛州生产基地,也成为了宛州的支柱产业——食品行业中的一部分。

  “大家散了吧,各自回家,下午各单位该安排值班的还得有,规矩咱们还得要讲,带班领导真要有啥事儿,要把留守人员安排好,也要给县府办报一声,免得市里边下来督查的时候被查到了不好交代。”

  沙正阳也不多言,大家都懂,欢呼声中,各自作鸟兽散,正月初一,阖家团聚,昨晚的团年饭剩下的饭菜肯定不少,都得要帮忙回去消减。

  沙正阳回到办公室,也还在琢磨,这一顿是怎么对付,康师傅还是东方红日清?

  门口响起了笃笃的敲门声,是纪美芙。

  “美芙?怎么还没有回去,今天你值班?不是红菱么?”沙正阳转过身来,看见一身铁灰色的呢子大衣遮掩住了优美的身材曲线,纪美芙到了政府办工作之后衣着显得更加保守了,今天这穿一件呢子大衣都算是比较时髦了,一头秀发就那么随意的用发带一捆一勒,简洁明了。

  “红菱家里有点儿事儿,和我换了班。”纪美芙迟疑了一下,“你中午没地方吃饭?”

  “伙食团的老秦他们也得要休息几天啊,没事儿,我就有方便面对付一顿就行了。”沙正阳很爽快的道:“晚上我到市里去吃顿饭,中午正好腾腾肚子,晚上吃好的吃个够。”

  沙正阳的话把纪美芙逗乐了,芙蓉玉面上泛起一抹笑意,“你也这么大人了,还不知道自己爱惜自己身体?这样饥一顿饱一顿的,胃迟早出问题,要不,到我家去吃吧。”

  话语出口,纪美芙只觉得脸就禁不住发烫,下意识的把目光偏向一边儿,心也忍不住砰砰猛跳。

  连她自己都觉得可笑,不就是帮他解决一顿饭么?有什么大不了,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哦?”沙正阳倒是不太在意,笑着问道:“好啊,求之不得呢。吃啥好吃的?还没见识过美芙的手艺,今天可以好好见识见识,这会儿就走?”

  听得沙正阳很爽快的答应下来,纪美芙松了一口气,抿嘴微笑:“差不多,从这里走过去也就是几分钟时间”

  “行,那我们就走,太阳这么好,正好可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沙正阳起身抓起棉夹克穿在身上,“走!”

  没想到沙正阳说走就走,纪美芙又有些臊了。

  这才十一点半,出去慰问也刚结束,大部分人虽然走了,可总还有个别的没来得及走,这样看着自己和沙正阳这样肩并肩的出门,会怎么想?

  “要不再等等吧?还没到下班时间呢。”纪美芙抬起手腕假模假样的看了看,故作平静的道:“十一点五十走也合适,几分钟就能走过去了。”

  沙正阳也没想对方会这么较真儿,居然还非得要下班时间,愣了一愣之后才道:“好吧,那我们就在坐半个小时。”

  沙正阳的办公室里有空调,早早谭文森就替他打开了,温度还有点儿高,沙正阳又把棉夹克脱掉,扔在椅子靠背上,见纪美芙脸色红润,便道:“美芙,有点儿热吧?把外衣脱了吧,否则一会儿出去就要感冒了。”

  纪美芙犹豫了一下,她很清楚自己的身材,大衣一脱,只怕太过于勾人眼球,但是这么忸忸怩怩的不愿意,倒是显得对方心有杂念,自己不够洒脱了。

  看见纪美芙把大衣脱下,放在沙发旁,沙正阳心顿时一震,觉得自己有点儿唐突了。

  这身材,太惑人了。

  合体的高领羊毛衫质料应该是加了其他丝麻类的纤维,看上去有一种渐变式的桃红色,堪堪遮掩住半边丰臀,下身是一件紧身羊绒裤,加上半高跟的长筒靴,让整个女性的身体呈现出一种无比健美的韵律感。

  沙正阳只是一瞥就收回了目光,他怕自己出丑,那样也不礼貌,早知道就该关空调好了。

  “美芙家里人还好吧?”沙正阳知道这个时候需要迅速找到话题岔开眼下有些尴尬的场面,尽量让自己语气随意一些:“你母亲的腿应该是可以治疗好的,红菱和我说过大概情况,我也通过熟人问过,燕京积水潭医院和协和医院都应该是很不错,但他们说最好把病人带到医院做一次全面检查,毕竟老年人的这种病症需要综合性的治疗。”

  他其实是知道纪美芙的家庭情况的,虽然纪美芙从未提过,但是许红菱却早就把纪美芙的情况如数家珍般的说过多次了。

  沙正阳这番话也不是信口胡诌,纪美芙的弟弟那种情况恐怕很难了,他问过,康复效果也不好,但像纪美芙母亲那种情况,倒是可以,当然也需要具体检查之后才能有定论,所以他在上次和王澍在一起的时候,也委托王澍帮忙问问。

  王澍现在常驻燕京,尤其是随着东方红集团的扩张,外联事宜越发多起来,他现在也很享受这种生活,拿他自己的话来说,燕京这边的资源的确值得好生经营,未来无论集团进军那个行业,都难以避免的需要这些方面的资源支持。

  背靠着着东方红集团这棵大树,王澍倒是的确在燕京经营起一张大网来,尤其是在广告媒体和文娱资源方面,打下了相当厚实的基础。

  至于说沙正阳委托的这件事情实在算不上什么,中国本来也就是人情社会,人托人,很快就能找到钥匙。

  当然要到积水潭医院或者协和医院找到合适的医生来诊疗,那又另当别论,不过这也难不倒王澍,无外乎都是多动用一点儿资源罢了。

  “啊?”纪美芙没想到自己的家庭情况早已经被沙正阳打听清楚,甚至连自己弟弟和母亲的病情都了如指掌,有些不敢置信,是不是这个男人想要刻意讨好自己才用这种虚言来哄骗自己?或者就是故意大言炎炎炫耀他人脉宽泛门路广?

  但转念一想,纪美芙又觉得不可能,用得着这么煞费苦心来讨好哄骗自己么?而且根据她的观察,沙正阳也不像那种人。

  “不用,他们的病都是陈年疾病了,我带他们到市医院也去找过专家看过,都说效果恐怕不会很好,……”纪美芙摇了摇头。

  “不一样的,效果好不好,你也要试过才知道,何况你母亲年龄也不算太大吧?不到六十吧?”沙正阳正色道:“我找的人去问过,如果方便的话,开了年那边就能帮你联系好,积水潭那边应该是名气最大,你到时候可以带你母亲去试一试,顺带也可以把你弟弟的情况整理一下,拿去找专家看看,说句难听一点儿的话,死马当活马医,万一真的有效果,你这不去,不是耽搁了?”

  这恐怕是最能打动病人家属的话了,哪怕有一丝希望,作为至亲家属只怕也不愿意放弃,纪美芙也不例外。

  以前她从未想过到燕京替母亲和弟弟治病,那实在太渺茫了,时间、金钱都不允许,更不用说你就是有时间有钱,到燕京那地盘上,你恐怕都只能望而兴叹。

  哪怕是到汉都,如果你想要真的全方位检查治疗,都能折腾得你够呛。

  见纪美芙的脸上表情,沙正阳就知道对方意动了,趁热打铁道:“美芙,不用客气,我那位朋友也就是成天呆在燕京没事儿,办点儿这种事情他还是很热心的,那就这么说定了,本来我早就想和你说这事儿的,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正好。”

  “那就太谢谢你了。”纪美芙心情有些复杂。

  她也是一个不愿意欠人情的人,所以连许红菱都说她的就是矫情,人活在世界上哪有这么累的?啥都自己扛,弄得人家帮你你都得要防着,总觉得人家在打什么主意,这也未免太累了。

  “美芙,说这些就见外了,你到县府办来也帮了我不少忙不是?嗯,今儿个还得要到你家蹭顿饭吃,要不中午多做两个菜,就当谢我了?”

  原本还有些忐忑的心情,被沙正阳轻松的语气给消融了不少,纪美芙故作镇静的拂弄了一下额际的发丝,“只要你喜欢,当然没问题。”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