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我的未婚妻是修真者》第二百三十八章周权

作者:不是基佬更新时间:2017-08-16 13:07:32
  “咔嚓”,手指攥下去,力量已经率先爆发开来,灵力护住五指,五指攥下,这把一品灵兵的匕首直接崩碎!

  陈白五指流血。

  一击落空,那刺客倒飞而出的时候,眼神中透出了一抹骇然,他选上了陈白,因为这个结丹初期,几乎是这次进来的人之中,最弱的一个,想不到一瞬间却爆发出了这样的威力!

  一击失手,他已经不再上前,直接吞下一口血,冷冷的盯了陈白一眼,整个人转身而逃,飞快远遁。

  陈白扫了一眼,并没有追击。

  这个袭击爆发的一刹那,严副掌门第二个反应过来,他毕竟是老江湖,又是结丹巅峰,修为恐怖,在袭击的威胁感弥漫上心头时,他浑身的结丹之力就彻底爆发,身子猛地后撤,然后大吼一声。

  雷霆之音爆发,严副掌门抬手一掌,就正面轰了下去!

  结丹巅峰之力,全面爆发!

  只是这一爆发,却来的已经迟了,对方这一击刺杀,比的却是速度,当严副掌门一击爆发的时候,已经一刀刺中了他!

  从严副掌门腹部,一阵鲜血飚溅了出来。

  “你……!,小贼!”,严副掌门大怒,忍者痛,一掌轰在了后者胸膛,轰的一下,对方倒飞而出,可惜对方胸口有一个类似“护心镜”的灵器铠甲,挡住了这必杀的一击,严副掌门一击轰下去,那护心镜崩碎。

  后者虽然吐血倒飞,却并无大碍。

  “啊!!”,崔烈惨叫一声,他最为凄惨,这一击爆发的时候,他反应的最慢,被一刀贯穿了胸膛,甚至还硬生生的搅了一下,崔烈的肠子几乎都断去了几根。

  在他的疼的几乎要昏迷的前一刻,他一掌轰在对方胸口。

  一击收手。

  并没有看有没有杀死对方,三个人就一起狂奔而逃,飞也似的逃离了这个地方,“崔烈!!”,严副掌门又惊又怒,想不到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对方竟然敢袭击自己等三人,尤其是他的修为还最高!

  他一把抱住了崔烈,崔烈这个时候已经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腹部一阵血流如注,伤的极重。

  严副掌门已经咬牙切齿,眼睛都红了。

  这个时候,那三个人已经逃走了。

  陈白目光冰冷,并没有追击,五指攥紧,结丹**恢复,鲜血停止了流出,一把扶住了倒下的崔烈,冷静的道,“死不了。”

  说着,陈白从乾坤袋中取出了几粒丹药,喂崔烈服了下去,然后取出药沫,撒在崔烈的伤口。

  然后崔烈已经疼的昏死了过去。

  “这群混蛋!”,严副掌门咬牙切齿,这个时候,他才诧异的发觉,在刚才的袭击之中,竟然以陈白反应最快,受伤最轻,就算是他,也被一剑刺进了腹部,即便只是一点皮外上,而陈白除了手指在流血,并没有大碍。

  “现在怎么办?”,陈白眼睛一眯。

  对方在这里候着,必然就是事先埋伏下的,现在崔烈已经昏迷了,不可能再进入这个宫殿的,那里形势复杂,一旦打起来,跑都跑不掉。

  严副掌门咬了咬牙,不知所措。

  陈白已经接管了局面,先是深吸一口气,沉吟了许久,然后道,“严副掌门,这个地方你们已经不能再呆了,不如这样,你先带崔长老走,先去羽化谷,找那个秘籍。”

  “那你呢。”,严副掌门不禁一呆。

  “我?”,陈白深吸一口气,起身道,“我自己进去看看吧。”,见严副掌门还要说些什么,陈白摇了摇头,“放心吧,我自有分寸,不会有事的。”,说着,陈白驾驭起身子,已经朝着那边飞去了。

  严副掌门咬了咬牙,只能背着崔烈,朝着远处飞走了。

  直到这些人都远去,原地,小妖女等人出现了,韩飞目光凝重,盯着那宫殿的方向,“四翼天使的沉睡之地,这些人怕是疯了,竟然强行破开了这个地方的封印,……快走,万一真有疯子放出来,这就完了!”

  看着陈白的身影没入那宫殿,小妖女脸色也微白,腾起身子,一起飞走了。

  飞入宫殿,视线一暗。

  一些结丹正在搜寻东西,看到陈白,互相并不认识,目光忌惮的扫了一眼,就离开了,“下去看着点,在第三层。”,林啸天压低了声音道,这边就算有点三瓜两枣,也没什么好东西。

  “嗯。”,陈白点了点头,带上了一张面具,朝着下边飞去,一路飞过了这个第一层,陈白就奔着下一层而去。

  第二层东西不少,不少修士在争抢。

  “六品丹药?”,一留着长发的修士,一把抓在手里,目光火热,同时又带着一抹冷峻,朝着四周一扫,冷冷的道,“这个我要了。”,说着,就收了起来,其他人忌惮的看了他一眼,又各自散开了。

  这长发修士冷哼一声,继续朝下飞去。

  “这周权可真是霸道仗着自己是玄阳真人的后辈,几乎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一修士压低了声音,气闷的道。

  “嘘,什么后辈。”

  一修为极为不满的冷哼道,“他不过就是叔叔是玄阳真人的侄子,但他自己,算个屁,旁人给他三分面子,就算我们在这杀了他,谁知道?”

  “这话可不能乱说。”

  陈白无视这些议论,从第二层飞过,一边扫着两边的东西,这边东西还是很多的,“咦,黑蟒妖蛟的毒胆?”,一边飞,林啸天一边眸子一挑,惊喜的道,“小白,快去把那东西拿来,你马上要用。”

  陈白不解其意,但林啸天既然说了,陈白就飞了过去,一只手刚拿起这个黑蟒妖蛟的毒胆,一只手猛然就按在了陈白的手上。

  两个人齐齐一愣。

  陈白抬头,赫然就是那个周权,看到陈白,那周权脸色一冷,“小子,这东西是我先看上的。”,他手冷冷的按在陈白的手背上,目光冰冷,盯在陈白身上,上前走了一步,气势迫人。

  看到这边起了冲突,不少人有些同情陈白。

  “小子,在这种地方,可危险的很,没准就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周权讥笑一声,看着陈白只有结丹初期的修为,嘴唇上扬。

  “还是个纨绔。”

  心底,林啸天不屑的道,“一个用丹药堆积出来的结丹后期,你一拳估计他就能躺下,垃圾一个,估计连结丹中期他都打不过。”,林啸天当然是看不起的,论身份,陈白大夏神朝嫡长子,不知比这种野路子强多少。

  论天赋和战力,又把这种人甩了九条街。

  陈白目光冷下,对于这种纨绔,陈白既不想平白给自己招惹麻烦,也不想放弃到手的东西。

  “轰!”,他既然按着陈白的手,陈白的手就直接用力向下一按,整个桌子瞬间四分五裂,彻底坍塌,陈白眼神冰冷,抓起这黑蟒妖蛟的毒胆,抽回自己的手,转身就走,整个屋子的人都惊呆,看着这个粉碎的桌子。

  这屋子用特殊的玄铁打造,寻常根本弄不坏。

  周权被惊呆,许久后,身子在原地微微颤抖,盯着陈白离去的背影,已经多了几分恶毒。

  “这个黑蟒妖蛟毒胆,你可以拿来淬炼**。”,林啸天道,“你淬炼结丹**,这个正好是我需要给你用到的药材之一,这黑蟒妖蛟,可是一头结丹大妖,不说难不难杀,你想找都不容易。”

  陈白收起这毒胆,身子一闪,飞入了第三层。

  到了这个第三层,陈白目光不禁一凝,一间很大的地下空间,六个人抬着头,目光深深忌惮的看着前方,前方,一个巨大的封印光柱,一面一头血色的身影一动不动的躺在里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