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836章拨开真相的迷雾

作者:演练更新时间:2017-08-14 19:25:27
  温海蓝坐在原地,想了很久很久。新匕匕奇新地址:www.m

  苏寰是沈逸洋的同胞哥哥,那他跟邱峻、沈逸风,沈逸寒,就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了。

  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跟沈家人相认?

  难道,他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才不认祖归宗的吗?

  温海蓝轻轻摇了摇头。

  沈逸洋让自己尽早离开沈逸峻,离沈家人远点,否则会后悔。

  后悔吗?

  沈逸峻表现得这么爱自己,他会是沈逸风吗?

  如果是。

  那他接近自己,真的只是误会自己诱-惑他弟弟邱峻,而来报复自己,夺回hl吗?

  如果是。

  他会伤害自己和欢欢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温海蓝就这么坐着,直接到太阳西下。

  一阵急促手机铃声响起。

  她茫然的接起。

  “温小姐,您现在能来hl香港公司一趟吗?”电话那端的陶秘书,声音凝重。

  温海蓝定定神,“公司有什么紧急的事要我处理吗?”

  “是有些急事,不过,我还是当面跟您汇报吧?您现在在哪?”

  “有事就在电话里说吧。”温海蓝声音沉了沉。

  “这个……”陶秘书犹疑的看着手里的转赠书。

  好几页的条款当中,就有这么一条不起眼,但内容很惊人的约定。

  “乙方签字接收‘香港海蓝蓝音乐大厅’的产权后,乙方的女儿温欢欢五岁后的抚养权,将归甲方所有!”

  也就是说,温海蓝的女儿满五岁后,她就会失去对女儿的抚养权!

  这对一个年轻的母亲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陶秘书的沉默,让温海蓝紧张起来。

  “陶秘书,什么事这么让你难以开口?不会是hl要破产倒闭了吧?”

  “不是的。温小姐,您和邱小姐签的那份转赠书,我仔细看了,发现有这么一个奇怪的条款,不知您事先是否之情。”

  “什么条款?”温海蓝屏息问。

  昨晚,她在转赠书上签字之前,并没有详细看过里面的条款。

  她相信邱峻,相信邱玉婷!

  以为条款只是单纯的音乐厅转赠书,就像当初,邱峻把他名下所有财产转赠给自己一样的简单!

  难道,不是吗?

  “温小姐,那个条款是……”陶秘书如实告知。

  温海蓝听完,手颤抖得差点握不住手机。

  原来,有些人,是不值得她信任的。

  譬如,邱玉婷。

  譬如,沈逸峻,她现在的丈夫。

  想起昨晚,沈逸峻不断催促自己签订那份协议时的热情,她不得不怀疑,他早就知道了转赠书中附有这么一个条款。

  女儿的抚养权。

  天哪!

  邱玉婷竟然用一座音乐厅的产权,就骗取了自己女儿五岁以后的抚养权!

  真是太狡诈,太荒谬了。

  “温小姐,您没事吧?”陶秘书紧张的问。

  温海蓝用颤抖的手,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然后,深深吸气,“陶秘书,这份转赠书的法律效力有多大?”

  “因为是您和甲方在公证人员见证下签署的,里面的每一个条款,都有法律效力,双方都必须履行条款的约定!”

  温海蓝闭上眼,“好,我知道了,谢谢你,陶秘书。对了,这件事,沈逸峻知道了吗?”

  “沈先生暂时还不知道,要告诉他吗?”

  “不,不要告诉他!也不要告诉任何人,把合约列为保密文件!”

  “好的。”

  “好,你去忙吧。”

  温海蓝轻轻摁掉电话。

  攥着手机,她冲动的想拨给邱玉婷,拨给沈逸峻。

  可最后,她还是放弃了。

  转赠书具有法律效力,她找邱玉婷理论,有用吗?

  不,没有用!

  那只会让她被邱玉婷冷嘲热讽。

  打电话向沈逸峻哭诉,让他跟上次一样,去搞定邱玉婷吗?

  不,没有用。

  如果他是沈逸风,那她去求他,岂不是像个傻瓜?

  不,她已经是傻瓜了!

  一个被身边最信任的人骗了那么久,都还不自知的大傻瓜!

  既然如此,她何不继续装傻,看看这些人最后还能玩什么把戏?

  温海蓝握着咖啡杯的手,渐渐收紧!

  女儿五岁后的抚养权归邱峻所有。

  归邱峻所有!

  哈哈!

  温海蓝忍不住大笑起来。

  咖啡厅里的其他人,莫名其妙的看着她。

  她收住笑,优雅的唤来服务生续杯。

  然后端起咖啡,优雅的品着。

  牛非凡提醒得好!

  真相,果然是需要自己去寻找的!

  如果以前,她就多留心各方的质疑,多去寻找真相。

  或许现在的她,就不会被骗得这么惨了。

  当然,现在知道自己像傻瓜一样被骗了,也还不晚。

  女儿的抚养权,不管三岁,还是五岁,她都不会失去!

  因为,她还有杀手锏。

  那就是:邱峻已经死了!

  已经死了的人,又有什么资格抚养自己的女儿?

  “铃铃铃……”

  又是一阵电话铃响起。

  温海蓝从容的接起。

  “海蓝,很抱歉,说好昨晚要参加你的演奏会为你加油的,可是,小翔发烧了,我去不了……”

  电话那端,顾雪菲的声音充满歉意。

  温海蓝微微一笑,“没关系,我能理解,照顾生病的孩子最重要!”

  “谢谢你,海蓝。”

  “不客气!”

  “对了,这个月的十八号,是我和逸风的婚礼,到时,你一定会来参加吧?”

  “嗯,我一定会去的!”

  她要亲眼看看,跟顾雪菲结婚的男人,是沈逸峻,还是沈逸风?

  “那就这么说定了。”顾雪菲的声音,很兴奋,“海蓝,你也知道的,沈家是个复杂的大家庭,邱小姐让我这几天,专心在家学习礼仪知识。所以,我不能带小翔和去找欢欢玩了,你跟欢欢说一声哈。”

  温海蓝依旧微笑,“没关系,你的婚礼重要,再者,接下来几天,我和欢欢都不在香港。”

  “不在香港?那你们去哪,回广州吗?”

  “不,我要到欧洲各国开展小提琴巡演,沈逸峻和欢欢也一起去。”

  闻言,顾雪菲沉默了。

  温海蓝当然知道她为什么沉默。

  顾雪菲一直认为沈逸峻是沈逸风。

  如果沈逸峻跟自己去欧洲巡演了,那出席她婚礼的,岂不是假的沈逸风?

  半响,顾雪菲的声音响起,哑哑的,“你们一家三口都去啊,真幸福!我提前祝你巡演成功!”

  “谢谢!我也提前祝你新婚愉快!”

  “谢谢你,我们婚礼上见。”

  顾雪菲喃喃的道了再见。

  温海蓝挂断电话,轻抿了一口咖啡,然后望着窗外出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