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963【杂事一箩筐】

作者:纪墨白更新时间:2017-09-17 03:59:51
  接见了刘振伟后,夏天随后给徐可打了电话。

  “徐导,最近在忙什么?”他笑着问道。

  “暂时没什么好忙,正在筹措剧本中。”徐可笑道。

  徐可虽然被称为是“徐老怪”,大名鼎鼎的电影怪才,但其实他不擅长编剧。

  他需要别人帮他提供好故事,否则他的创作就会陷入停滞。

  这一点,其实和内地很多导演一样。比如张义谋,比如陈恺歌,比如顾常卫,他们都是很有才华的导演,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好的剧本,他们也发挥不出自己的才能。

  “先别发愁了,中午有时间没有,一起出来吃个饭,聊一聊呀?”夏天笑着说道。

  “好呀。”徐可爽快的答应道,“怎么,夏先生,是不是有好剧本呀?”

  “放心好了,保证你会满意的。”夏天笑道。

  “嗯。”徐可一听,心中一定,他相信夏天不会夸大其词,说会令自己满意,就一定会令自己满意,“时间地点?”

  “十一点半,镛记酒家吧。”夏天想了一下道。

  “好。”徐可一口答应了下来。

  挂上电话之后,夏天又给关芝琳打了一个电话,“是我~”

  “哈尼?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呢?是不是晚上要去我那里呀?那我今天下午早点回家,炖你最喜欢的牛尾汤呀。”关芝琳一听是夏天的声音,立刻娇声说道。

  “咳,那些迟些再说。中午有没有时间,陪我出来吃顿饭?”夏天尴尬的咳了一声,随后说道。

  接见了刘振伟后,夏天随后给徐可打了电话。

  “徐导,最近在忙什么?”他笑着问道。

  “暂时没什么好忙,正在筹措剧本中。”徐可笑道。

  徐可虽然被称为是“徐老怪”,大名鼎鼎的电影怪才,但其实他不擅长编剧。

  他需要别人帮他提供好故事,否则他的创作就会陷入停滞。

  这一点,其实和内地很多导演一样。比如张义谋,比如陈恺歌,比如顾常卫,他们都是很有才华的导演,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好的剧本,他们也发挥不出自己的才能。

  “先别发愁了,中午有时间没有,一起出来吃个饭,聊一聊呀?”夏天笑着说道。

  “好呀。”徐可爽快的答应道,“怎么,夏先生,是不是有好剧本呀?”

  “放心好了,保证你会满意的。”夏天笑道。

  “嗯。”徐可一听,心中一定,他相信夏天不会夸大其词,说会令自己满意,就一定会令自己满意,“时间地点?”

  “十一点半,镛记酒家吧。”夏天想了一下道。

  “好。”徐可一口答应了下来。

  挂上电话之后,夏天又给关芝琳打了一个电话,“是我~”

  “哈尼?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呢?是不是晚上要去我那里呀?那我今天下午早点回家,炖你最喜欢的牛尾汤呀。”关芝琳一听是夏天的声音,立刻娇声说道。

  “咳,那些迟些再说。中午有没有时间,陪我出来吃顿饭?”夏天尴尬的咳了一声,随后说道。

  接见了刘振伟后,夏天随后给徐可打了电话。

  “徐导,最近在忙什么?”他笑着问道。

  “暂时没什么好忙,正在筹措剧本中。”徐可笑道。

  徐可虽然被称为是“徐老怪”,大名鼎鼎的电影怪才,但其实他不擅长编剧。

  他需要别人帮他提供好故事,否则他的创作就会陷入停滞。

  这一点,其实和内地很多导演一样。比如张义谋,比如陈恺歌,比如顾常卫,他们都是很有才华的导演,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好的剧本,他们也发挥不出自己的才能。

  “先别发愁了,中午有时间没有,一起出来吃个饭,聊一聊呀?”夏天笑着说道。

  “好呀。”徐可爽快的答应道,“怎么,夏先生,是不是有好剧本呀?”

  “放心好了,保证你会满意的。”夏天笑道。

  “嗯。”徐可一听,心中一定,他相信夏天不会夸大其词,说会令自己满意,就一定会令自己满意,“时间地点?”

  “十一点半,镛记酒家吧。”夏天想了一下道。

  “好。”徐可一口答应了下来。

  挂上电话之后,夏天又给关芝琳打了一个电话,“是我~”

  “哈尼?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呢?是不是晚上要去我那里呀?那我今天下午早点回家,炖你最喜欢的牛尾汤呀。”关芝琳一听是夏天的声音,立刻娇声说道。

  “咳,那些迟些再说。中午有没有时间,陪我出来吃顿饭?”夏天尴尬的咳了一声,随后说道。

  接见了刘振伟后,夏天随后给徐可打了电话。

  “徐导,最近在忙什么?”他笑着问道。

  “暂时没什么好忙,正在筹措剧本中。”徐可笑道。

  徐可虽然被称为是“徐老怪”,大名鼎鼎的电影怪才,但其实他不擅长编剧。

  他需要别人帮他提供好故事,否则他的创作就会陷入停滞。

  这一点,其实和内地很多导演一样。比如张义谋,比如陈恺歌,比如顾常卫,他们都是很有才华的导演,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好的剧本,他们也发挥不出自己的才能。

  “先别发愁了,中午有时间没有,一起出来吃个饭,聊一聊呀?”夏天笑着说道。

  “好呀。”徐可爽快的答应道,“怎么,夏先生,是不是有好剧本呀?”

  “放心好了,保证你会满意的。”夏天笑道。

  “嗯。”徐可一听,心中一定,他相信夏天不会夸大其词,说会令自己满意,就一定会令自己满意,“时间地点?”

  “十一点半,镛记酒家吧。”夏天想了一下道。

  “好。”徐可一口答应了下来。

  挂上电话之后,夏天又给关芝琳打了一个电话,“是我~”

  “哈尼?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呢?是不是晚上要去我那里呀?那我今天下午早点回家,炖你最喜欢的牛尾汤呀。”关芝琳一听是夏天的声音,立刻娇声说道。

  “咳,那些迟些再说。中午有没有时间,陪我出来吃顿饭?”夏天尴尬的咳了一声,随后说道。

  接见了刘振伟后,夏天随后给徐可打了电话。

  “徐导,最近在忙什么?”他笑着问道。

  “暂时没什么好忙,正在筹措剧本中。”徐可笑道。

  徐可虽然被称为是“徐老怪”,大名鼎鼎的电影怪才,但其实他不擅长编剧。

  他需要别人帮他提供好故事,否则他的创作就会陷入停滞。

  这一点,其实和内地很多导演一样。比如张义谋,比如陈恺歌,比如顾常卫,他们都是很有才华的导演,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好的剧本,他们也发挥不出自己的才能。

  “先别发愁了,中午有时间没有,一起出来吃个饭,聊一聊呀?”夏天笑着说道。

  “好呀。”徐可爽快的答应道,“怎么,夏先生,是不是有好剧本呀?”

  “放心好了,保证你会满意的。”夏天笑道。

  “嗯。”徐可一听,心中一定,他相信夏天不会夸大其词,说会令自己满意,就一定会令自己满意,“时间地点?”

  “十一点半,镛记酒家吧。”夏天想了一下道。

  “好。”徐可一口答应了下来。

  挂上电话之后,夏天又给关芝琳打了一个电话,“是我~”

  “哈尼?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呢?是不是晚上要去我那里呀?那我今天下午早点回家,炖你最喜欢的牛尾汤呀。”关芝琳一听是夏天的声音,立刻娇声说道。

  “咳,那些迟些再说。中午有没有时间,陪我出来吃顿饭?”夏天尴尬的咳了一声,随后说道。

  接见了刘振伟后,夏天随后给徐可打了电话。

  “徐导,最近在忙什么?”他笑着问道。

  “暂时没什么好忙,正在筹措剧本中。”徐可笑道。

  徐可虽然被称为是“徐老怪”,大名鼎鼎的电影怪才,但其实他不擅长编剧。

  他需要别人帮他提供好故事,否则他的创作就会陷入停滞。

  这一点,其实和内地很多导演一样。比如张义谋,比如陈恺歌,比如顾常卫,他们都是很有才华的导演,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好的剧本,他们也发挥不出自己的才能。

  “先别发愁了,中午有时间没有,一起出来吃个饭,聊一聊呀?”夏天笑着说道。

  “好呀。”徐可爽快的答应道,“怎么,夏先生,是不是有好剧本呀?”

  “放心好了,保证你会满意的。”夏天笑道。

  “嗯。”徐可一听,心中一定,他相信夏天不会夸大其词,说会令自己满意,就一定会令自己满意,“时间地点?”

  “十一点半,镛记酒家吧。”夏天想了一下道。

  “好。”徐可一口答应了下来。

  挂上电话之后,夏天又给关芝琳打了一个电话,“是我~”

  “哈尼?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呢?是不是晚上要去我那里呀?那我今天下午早点回家,炖你最喜欢的牛尾汤呀。”关芝琳一听是夏天的声音,立刻娇声说道。

  “咳,那些迟些再说。中午有没有时间,陪我出来吃顿饭?”夏天尴尬的咳了一声,随后说道。(未完待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