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千五百四十一章天狗异类

作者:Alex郑更新时间:2020-02-08 07:15:03
  这修士和妖兽最大的区别就是说有没有这个语言的能力了,这猴子原本就是类人猿的,这只是在外貌形态上面比较接近人类的,但是你不能说这家伙就是人类或者是说这家伙就是修士。

  这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看海岬兽了。始终都没有化形成功的,也没有对外的一个沟通能力。也就是说化形成功了,成为人形修士的话一般情况之下你就是会拥有自己的思想了,自己可以根据自身的要求自己去修炼之类的。那么身为妖兽的话是不可能有这种能力的说。

  那么就是说如果你真的是判断不了这大禹的身份时候,你完全是可以根据这贴身侍卫这猴子详细来看情况。所以当时跟自己说了这个赤尻马猴的情况之下恒仏也是完全冷静下来的。这大禹相传下来的故事可不少的,这赤尻马猴可是连这所谓的水神都不敢招惹的货色。这家伙遇上大禹之后也是服服帖帖的。

  “明白了!其实我这边也不知道在哪里招惹到了他。既然事情都闹成这个样子了,我这边也不好多说什么了,反正后面的事情大家就各自的珍重吧!就是别过了。”

  “这句话应该我们和前辈你说的,我们这边也算是有点势力的。安塔尔大陆这边也是有眼线在这里的。但是前辈你这边前有仇家,后有追兵。这危险程度完全是不是我们所能够想象的。前辈你还是需要……”

  “不必多言了!”

  恒仏和这马先生离开之后,自己只需要隐蔽下去便能苟延残喘。这仇家已经是在安塔尔大陆埋下了,好在的就是说主力军这边都已经是去普兰大陆了。而根据禹森的说法就是说,当自己离开这普烈大陆的时候这种压迫的感觉就消失不见了。也就是说马先生的确是没有骗自己的,而自己无论怎么去追问这个禹森这大禹找自己是什么事情,这家伙显得是欲言又止的说完全是不想要告诉自己的。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蹊跷的说。

  现在不是关心这个问题的时候,这个时候更应该关心的就是说禹森脱离了这个控制范围之后的确是比较正常了一些,就让其慢慢恢复便是了。自己还是不要逼得太紧了,总而言之禹森也算是能够正常的一个运装已经是很不错的事情了。这安塔尔大陆自己已经是离开太久了,自己想要快速的切入话一定是需要找本地的修士带路的。

  屈指可数了,小龙女和杨过自己是指望不上了,这人家刚刚是退隐江湖。剩下的就只有一位了,就是白泽太一,这位太一是比较有意思的,自从这个试探之后直接是平步青云了。似乎在这白泽群里面也是比较受重用的说。这家伙的情报就会比较的准确一些的。这后面的事情也不太好说了,这马先生一伙人因为已经是进入了黑名单的按照道理来说安塔尔大陆是不会接受其身份的。这些家伙就一直在暗地里操作自己的伟大民族复兴。

  恒仏找到了这太一,太一也是将现在安塔尔大陆的一些事情告诉了自己。包括就是说这些个变化点之类的。因为普烈大陆上面的事情这边也是牵扯到了一点。安塔尔大陆上面基本上是很少有门派自称的说,一般都是家族立足的。当然就是说真龙教派也是受到了所谓的排挤,迫于压力之下也是只能够将主力军转移到这普烈大陆之上了。不一样的就是说这里镇守的还是这蒲牢。分裂出去的势力原本还以为是说可以将邪教逐一击破的说,可是没有想到的就是借助这普烈大陆的势力却日益强大起来,也有很多的修士不敢妄自动手了。

  说白的意思就是说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止这真龙教派的合法性了。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说马先生现在手上所掌握的一个女娲石的科技还是没被参透的。而天狗人这边就更加的了不得了,这不是说好这上界是大概是有一百个比较出名的民族的。也就是说上了榜单的说,这每一个都是赫赫有名的说,这天狗人也是借助这一波的蹭热度来说,直接和真龙教派联手这排名就蒸蒸日上。直接到了五十名,这个排名也不是说你说多少就多少的。

  这还是会官方根据你拥有的实力来评比的说,首先你拥有多少的一个炼虚修士,多少一个化神修士。这一类修士是建立的基础,然后就是大概上的群众是有多少?平均线在哪里之类的。这些都是由组织委员会去评判的说。那么有一些人就会问了,这排名有什么作用的说。这排名就决定了你对于这开发资源的占有率,或者是说分配率的问题了。举一个例子吧!在普烈大陆发现一个巨大的灵石矿,那么这优先选择权利就是在于这第一大民族之下的。说不上是有什么组织性的规定。但是大家都一定时候会让出来的。

  那么就是说这天狗人也是借助这普烈大陆上面的资源快速的发展起来了。当然发展得太快也是得到了这联盟的关注就将其驱逐出去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说为何这天狗人的排名能够上升得如此之快,最重要的一点还是说这族群当中出现了一个异类。这个异类可不是贬义词,这位修士也是近百年才冲刺上来这炼虚期的说,基本上在同等级当中也是所向披靡没有对手了。执行了很多组织上任务,或者是说跟很多高阶修士都合作过的,基本上都是和高层是有点关心了。自不然的就是说这升职得也就快了。

  太一告诉自己,现在这一时期这家伙很是猖狂的。如果真的是有什么冲突的话尽可能避开吧!不一定有谁能够给自己主持公道的说。这家伙的经历让恒仏很是熟悉啊!是不是让你在脑海里回想起来这样的一个呢?如果是说恒仏呢?如果说这里面的主角换成了恒仏了呢?你怎么回去看这件事情呢?人生就是有很多种可能性的。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