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百八十五回龙腾狮舞丈魔天

作者:千山明月更新时间:2017-09-14 14:38:43
  又在茅舍四周一阵翻寻,自院内乱草间翻出了三具尸首,却是昨日白虎门偷袭萧影,反自撞墙而死的三人。朱瑶那时尚未到来,自不知三具尸体的来由,自以为西门九千生性残暴,见人就杀。据此推断,萧影哪儿还有命在。

  她的一颗心碎成了数片,仍自不死心,奔出院去,四处再寻。半晌又从舍前的泥土中挖出两具尸首,一具尸首是村姑,另一具是那农夫。

  见不到萧影的尸首,她心里自是欣喜不已,但一想,若他的尸首给虎豹叼去,岂不尸骨无存,又免不了一阵心伤。

  且说当晚朱瑶被人救出,萧影欣慰不已,躺在床上,静待西门九千一掌拍下。以此了却此生,心下自有不甘,却是早死数月,倒也坦然。

  然而就在西门九千掌风将及面门之时,凤北麟忽而大声叫道:“西门老儿,你一掌拍死这位小兄弟,亦非不可,旁人顶多说你以大欺小以牛刀杀那不会动的小鸡,不是大丈夫行径,不够光明正大。可惊鸿簪何等重要物事,你怎地不先行问过,再下杀手?”

  西门九千故作姿态道:“哎哟,幸亏凤兄及时提醒,不然可就坏了大事!”说话间背对凤北麟。

  萧影嘴一张,正要说出惊鸿簪被西门九千夺去之事,顿觉颈间一麻,哑穴又给对方点上。

  西门九千却仍背对凤北麟,朝萧影斥声道:“快说,惊鸿簪藏于何处?你若不肯说,老叟这就杀了你;你若说了,饶你一命,倒也还可商量!”

  过了一会儿,西门九千又重复一遍方才之言,而后煞有介事地道:“你这小子是不肯说的了?”又一掌朝萧影夹面拍下。

  凤北麟大叫道:“杀不得!杀不得!你这老儿平日聪明,怎地这会儿犯起糊涂来。他若说了,杀与不杀,那是你老儿的事情。他若不说,断断杀不得!”

  西门九千喝道:“住嘴,你这么一说,他断然死咬牙关,半字不肯吐露。你这老儿,枉为一代高人,头脑却笨到家!”

  凤北麟道:“你爱怎么说便怎么说,今日你若杀了他,日后老朽只管找你要惊鸿簪便是!”

  西门九千凝掌不发,暗自道:“瞧他这话倒是聪明得紧呐,今日我若真杀了这小子,日后只怕这凤老儿定要终日纠缠不清。这老儿武功不在我之下,若是被他盯上,着实难缠;倘若不杀萧影,惊鸿簪去向必定被他说破,到时天下群雄蜂拥而至,更是不好对付。还是杀了这小子为上,大不了将凤老儿一并杀了,落得个干净!”

  凤北麟思智虽不及西门九千,但得为武学一代宗师,却非凡人,心下早自有了计较:“萧影不说出惊鸿簪所在则已,若一经说出,西门老儿哪还容我活在世上。我须从速冲开穴道,不然性命不保!”

  适才他与西门九千的一番对白,那也只是权宜之计,嘴里说着,手下却在暗运真气冲撞穴道。

  西门九千又道:“凤兄,你这可见到了吧,这小子鸭子嘴硬,死也不肯说出簪儿的所在。想咱们闲云野鹤,万物不萦怀,那惊鸿簪于你我并无大用,他既不肯说,我西门九千说过的话岂能当屁放,这就毙了他,以免日后他又来找你我麻烦!”

  凤北麟故意拖延时刻,随口诌道:“你西门老儿武功了得,怎会怕他来着。这样吧,以一炷香为限,一炷香烧过,他若不肯说,你且自便,老朽日后不缠你便了!”

  西门九千听他这么一说,心下顿宽,倒是去了一并杀死凤北麟之念,心想萧影便是再过几个时辰,也未必能开口说话,这打赌自己有赢无输,只是稍费时刻,亦无不可。

  心念及此,他随口便道:“就依你所言!”从墙边扯下一根竹节,比一炷香稍短,在油灯上点燃,放于床沿,口开道:“这个可成?”

  凤北麟道:“成,就这么着!”

  萧影被人折腾一夜,几番闭目待死,却都阴差阳错,未能如愿。此刻早已折磨得心焦神悴,心想:“这样等死的滋味,当真比一刀杀了还要令人难受!”

  神思恍惚间,他于死生一事反而了,又想:“现下杀我,只怕一点儿也不觉疼痛。”心里又即一乐,更不多想。

  凤北麟一双眼直勾勾盯着竹香,生怕香烧过,自己穴道仍自冲撞不开。

  西门九千则面目悠闲,在屋里踱来踱去,不时催问萧影几句。

  萧影哑穴被封,自不能言,不觉心里发笑:“西门老儿演戏的功夫当真神乎其技,出神入化,这可比他武功强多了!”

  一炷香转眼将尽,这时天色已然放明。

  西门九千提掌上前,喝道:“这香烧过了,你可肯说?”

  见萧影口不能开,冷冷朝他笑得一笑,转头朝凤北麟道:“凤兄,这打赌是我赢了,你还有何话要说?”

  凤北麟道:“杀吧杀吧,老朽无话可说!”

  西门九千又一声冷笑,转身朝萧影面额一掌拍下。

  眼见西门九千这掌下去,萧影必无命活。然而掌力方及面门,却又硬生生收住,西门九千整个人似定格一般,瘦削的身子纹丝不动,双眼圆睁,面目惊绝。

  只听凤北麟哈哈大笑,自西门九千身后闪将出来,说道:“西门老儿,你会暗算旁人,旁人却不会暗算于你?哈哈,这叫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是你无义在先,需怪老朽不得。”说完仰天哈哈大笑。

  却听西门九千冷冷地道:“凤老儿,你也太小瞧我西门九千了,你道老叟这‘毒龙’的外号,是白叫的吗?你现下右手是不是麻痒难当?”

  凤北麟面目一惊,果觉右臂似被什么毒物咬了一口,又疼又麻,怒道:“你……你怎生对我下的毒?”

  西门九千道:“若对人施毒还要亲自动手,老叟便不叫‘毒龙’了!”

  凤北麟瞧了瞧右手,手掌上隐隐透出黑色,急道:“快拿解药来!”

  西门九千冷笑道:“解药便在老叟怀中,你自来取吧!”

  凤北麟上前一步,正要伸手入他怀中取药,却一想:“世上哪有这等好事,他怀中定然藏有剧毒,这可不能再上他的大当!”左手伸在西门九千胸前,却一时犹豫不决。

  西门九千道:“嘿嘿,不敢吗?凤兄可知道,老叟全身上下,都布满了毒药,只要人一碰,便是你武功再厉害,那也非中毒不可。每个地方布的毒药,却也有分别,就算你在老叟怀中拿了药去,那也徒劳。成百上千的药儿,只要你服错一粒解药,嘿嘿,那是更加死得快啦!”

  凤北麟道:“你这老儿忒也阴毒,与你相交数十载,老朽竟然不知,你原来还私藏着这等伎俩。”

  西门九千道:“凤兄,你若再不给我解开穴道,再过片刻,你的右臂可要烂掉,到时毒入五脏,便是服了解药,那也无济于事了。”

  凤北麟犹豫道:“这……”

  稍作沉吟,他才道:“好,不过你西门老儿是个言而无信之人,老朽怎生信得过你?”

  西门九千道:“信不信由你,待毒攻五脏,到时再行讨价还价,亦无不可。”

  无奈之下,凤北麟只得在他背后一拍,解开其穴道。

  穴道一解,西门九千便即起掌拍向萧影,却觉后脑勺掌风扑扑,只听凤北麟道:“你老儿果然言而无信,你后脑勺上总该没毒药了吧!”说话之时,手掌已然压在对方天灵盖之上。

  西门九千原想不到他会不顾身上之毒,这般又来阻止自己杀萧影,这才一时疏神,受控于凤北麟。

  但他临危不乱,凝住身子不动,说道:“不巧得紧,老叟这地方也有毒药,且毒性更加猛烈。”

  微一吃惊,凤北麟道:“便是有毒,到时你**崩裂,瞧还活得成?”

  西门九千眼里闪过一丝忧色,说道:“到那时你也一样活不成。”

  凤北麟道:“大不了同归于尽,终归是你先死,老朽可还能占些便宜。”

  西门九千心想,对方所言倒也非虚,随之心念一动,又生计较,便即在怀中掏出一堆解药,翻出一粒,递给凤北麟服了。

  凤北麟也不疑解药有假,反正对方脑袋操控于自己掌下,一有不对,立时发难,也还来得及。

  瞅准凤北麟起手服药之机,西门九千倏地从他掌底抽出头来,身形一晃,朝旁边一让,避开丈许,起手又拍向萧影。

  凤北麟一声大喝,双掌齐发,朝西门九千攻到。

  他掌风凌厉,走的是至刚至猛一路,西门九千与他正好相反,武功系出阴柔一路。

  西门九千催动掌风回击,却不敢与凤北麟的掌力正面交锋,斜斜劈出一掌,击在对方掌力边缘,以四两拨千斤的法子将对方掌力撞了偏向。

  只听轰隆一声响,凤北麟的掌力被拨转向,犹如惊涛骇浪般涌墙而去,将茅舍土墙击塌了大半堵。好在墙上泥土尽皆向外翻倒,于屋内之人无碍。

  西门九千凤北麟于屋墙倒塌全不放心上,此刻便是整间茅舍压将下来,以二人的身手,自也不在话下。

  转眼间两人便斗了十数回合,因两人掌力均是源源催发,强劲无俦,屋内气流回旋鼓荡,几欲将整间屋子撑破。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