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九百九十六章书童陶春

作者:千头龙更新时间:2017-10-04 00:04:12
  入家帮忙,订阅,订阅,订阅!  “别乱说!

  库特从来没有强迫过我。

  明斯,你是个好人,忘了我吧。

  我相信,你会找到一个比我更加适合的人的

  卡明斯英俊的脸刹那间变得血红!

  时间简直不敢相信,大张着嘴,半响说不出话来。

  “不,我不相信!”

  卡明斯终于吼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句,声音在这出云镇里,传得老远。

  潇洒如卡明斯,俊俏如卡明斯,霸气如卡明斯,竟然也有为情所苦。风姿大失的今天?

  而且,还被黛丝大大地了一张好人卡?

  好人卡?

  没想到,和地球相隔多少个位面。相隔多少个世界的这里,女孩子竟然也来这套。

  黛丝的脸也变得红如胭脂。

  不过,这是羞愧的。

  还夹杂着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现场的气氛,一时变得尴尬无比。

  只有突然变得淑女风范的莫娜。一双修长的凤目不停在两人之间流转。

  眼眸之中,充满了复杂的意味。

  看来,莫娜小姐隐藏之意,也是非常的深刻!

  “噗嗤”

  声极力压制,却仍然喷出来的笑声,就像一块不合时宜的大石头。将现场的气氛砸得更加古怪和尴尬。

  数对目光,一起盯住了捂住嘴巴,笑的双肩猛抽的老钱。

  本来老钱还极力捂住嘴巴,不让自己的笑声外泄。

  眼看两个当事人还有几个闻讯看热闹的人一起盯住了自己。

  实在忍不住的老钱索性放开手卑,哈哈大笑起来。

  直笑了个前俯后仰,泪水横飞。

  不过,在泪水横飞中,老钱注意到,尽管从这精致小院里面涌出了几个一起来到天煞城的女修士。

  但是,杀莉长老,黛丝的那位漂亮师父,却是一直没有现出身形。

  看来这个荣莉长老对于徒弟的行为,并不是很认同啊。

  老钱哈哈大笑的脸孔中,突然掠过这样一个念头。

  “笑个屁啊!”

  卡明斯对着老钱大声一吼,英俊而又血红的面孔都已经有些扭曲。

  老钱连连摆手,“冷静,冷静。老卡,我很了解你的心情,你先听我一诗。”

  说完,老钱双手一背,摆了一个造型,开口吟道:“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住也何须住!

  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君归处!”

  念完之后,老钱脑门上已经是一脸的细汗了。

  抄袭一记忆里的诗不难,难的是将它翻泽成加仑位面的词语,而且,翻禅成加仑位面的通用语之后。还要表达出在重压下出生命的呼喊。在凛冽的寒冬中,还热切地盼望“山花插满头”的,对自由生命的

  。

  老钱本来打算用这诗来提醒卡明斯,千万不要做蠢事。

  此诗一出,两个当事人和围观的几人,顿时都是若有所思。

  就连野心勃勃的莫娜眼中,也是异彩连连。

  “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君归处。”

  这句话,好像一枚重砖炸弹一样,把老钱自己给震了。

  直以来,老钱对花的理解,只是处在一斤。欣欣向荣,充满欢乐之意之上。

  难道,花的另一种含义,就是对自由的向往么?

  住也终须住,住,就是象征着如同金网一般,安然住在大千世界之中。

  开,大千世界之中,产生的自由的生命,就是犹如花朵一般的自由

  放。

  终须,终须,最终应该必须。

  无论大千世界如何的牢固,最终会产生花朵一样的生命。

  老钱沉迷在一种玄而又玄的意境当中。

  身上的无数金粉色花朵,一时间无数次的花开花谢,灿烂美丽之中。有带着一种打碎一切枷锁,摆脱一切狂挡的**。

  被白金光斑,从身体中引入神府的金网波动,竟然在这刹那间,和三色灵根,有着一种玄而又玄,妙不可言的结合。

  美人如花,如画。

  情断却如剑如锋,正契合无坚不摧的金网力要义。

  卡明斯和黛丝之间凄婉缠绵,孤寂伤感的伤情画面,竟然成了老钱突破的有一个契机。

  就连被老钱一情真意切的词。当头棒喝一般,从失态中喝醒的卡明斯,也是一脸目瞪口呆地看着老钱。

  心道这小子也太能搞了吧,这种场面,也能进入对“道”的顿悟之中。将自己的意境和修为,更上一层楼。

  这,这,老钱这人,才是真正冷酷无情,心如铁石之辈!

  任何凄清伤悲的事情,在这个老钱看来,不过是道的一种表现形式

  已。

  “是哪个没规矩的,在这里大呼小叫!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没长眼睛么?。

  声呵斥声,让场中的空气一震!

  现场的凄婉缠绵的气氛,顿时被这声骄横的声音震的无影

  老钱神府内,金网波动和三色灵根,短暂的水乳交融,顿时也被打

  了。

  金系力量,和木系力量,本来是相克的。

  这回竟然出现金网波动和三色灵根的融合,这他毛的容易吗?

  这简直就是千东难得一遇,不,完全就是万年难得一遇吗!

  哪个不开眼的一级云捕在这里狗吠啊!

  毛的!

  老钱此刻的感知,已经能够判断。此人的修为,最多只有一级云捕初期,而且,对力量的运用,也很“涩!”

  老钱在出云镇呆这么久,对于出云镇云捕晋升的内幕,已经是非常的了解。

  云捕学徒,只要不是身有残疾或者实在脑残白痴,都会被出云镇,以明里暗里各种手段,浮上一级云捕的级别。

  像云深楼里面那个新来的伙计,二十年都晋级不了一级云捕的,实在是一泡牛屎服不上墙,确实是少见的。

  二级云捕。才是真正凭借本事升上去。

  所以,以老钱的身体强度,这个来的一级云捕,就算是比老钱强,也是强得有限。

  老钱万年难得一遇的感悟被这骄横的家伙生生打断,岂能不怒?

  老钱眼睛一眯,一斜,就是狠狠瞪了过去!

  来人身材矮小,脸型宽大,穿着光鲜,却一脸的骄横。

  现场,这是长期被奉承和横行之后打手傻出来的。

  只是,这家伙这么点修为,在出云镇上算个屁啊,怎么这么骄横?

  “我当是谁,原来是我们库特公子的书童陶春啊。”

  莫娜微微一笑,眼中却向着卡明斯一膘,仿佛在提醒卡明斯来者的身份一般。

  耸然,被莫娜一提醒,卡明斯立刻脸现狞狰之色。

  要是来的是情敌库特,本身就是大元老公子,修为也是六级云捕。

  身份和实力的巨大差距,也有这个资格来上一句呵斥!

  但是,来的不过是情敌的一个书童,说穿了不过就是一狗而!

  卡明斯是何等身份的人,在原先的家族中,这些下人见了他,连抬头的资格都没有,就算家族毁灭了,也虎死不倒架,怎么受得了一斤。下人的气。

  “你算什么东西,不过一条狗而!”

  卡明斯再也不管这是谁的书童,当即就是对着陶春一指,破口大骂起来!

  陶春脸上的横肉就是一抽,眼中凶光爆射,一股怒气顿时像龙卷风一样,向着四周扩散开来。

  “下界来的贱人!”

  陶春也破口大骂!

  骂声还没有完全出口,已经一拳向着卡明斯轰了过来!”

  拳头在空中怪啸之中,带起了一圈圈的白色波纹!

  陶春今天存心是给这个感和大公子抢女人的下界贱人,一个深刻的教了。

  要是在往常,卡明斯绝对不敢硬接一个一级云捕一击。

  不管这个一级云捕有多少水分,但是,能够晋升为一级云捕,就是卡明斯这种修为的修士

  无法抗衡的。

  但是,心上人另投怀抱,对卡明斯的刺激,简直太大了!

  卡明斯再不愿意对情敌的一个书童退让!

  要是这样,那他今天还有脸么?

  “去死!”

  卡明斯也是暴吼一声,办手立掌成到,看似缓缓地向前一劈!

  宛如大海都被斩开一般!

  道白金色长虹,从卡明斯的右掌中,惊天一般涌出!

  “雕虫小技!”

  陶春也是狞笑一声!

  这些下界修士,真是不自量力。什么高深的法诀,在出云镇的金网力面前,都是土鸡瓦狗一般耳!

  “轰,轰,轰!”

  陶春的拳头犹如一辆高前进的火车,在隆隆巨响中,将白金色长虹一节一节地轰得粉碎!

  眼看就要和卡明斯如刀的右掌猛烈碰撞。

  老钱猛摇头,这要是拳头对上掌刀,卡明斯的整条右臂,非得粉碎性骨折不可!

  要是老卡这么容易就被废掉。他也不值得自己出手相救了。

  卡明斯右掌微微一晃!

  刹那间变为无数把白金掌刀。如无数的狂风一般,犹如万千蝴蝶一般。绕着陶春的拳头翩翩起舞,刀刀斩在了陶春的拳头侧面,就是不和陶春的拳头正面碰撞。

  “还真有点用哈,打得我右手有点痒!”

  陶春不屑地嘲笑,但是,心中却是隐隐有些吃惊。

  他的整个右小臂,都被卡明斯的掌刀斩得隐隐做疼!

  这些下界修士,要是真拼起命来。还真不可小视啊。

  吃惊之余,原本陶春想把卡明斯的一条右臂打废,但是,现在却改了主意,要把卡明斯打死而后快!

  陶春运劲一催!

  整个拳头,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白光,向右一拐,如同雷鸣!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