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677章 浪漫

作者:锦瑟华年更新时间:2018-06-19 15:31:31
  在仔细阅读曲谱之后,林宝卿就打算先试着弹弹看,她现在也不需要秦放歌先做演示,在这方面,她其实也挺骄傲的。

  秦放歌也无意打击她的信心,而且,他也要负责箫声的部分。

  不过现在,林宝卿并没有让他的箫声加入进来,那也会自讨没趣。秦放歌的演奏肯定不会出多少问题,她这才刚接触这首曲子的,不完美的地方绝对比比皆是。她还叫秦放歌不许笑话她,他连忙说不会,而且表示相信她。

  林宝卿点头,她虽然没有变态到秦放歌一样的地步,但是,通过差不多一个月时间的练习,拿下这首曲子还是不成问题的。离他音乐会开始也就一个月时间不到,她也相信,只要她古琴的部分练好了,秦放歌箫声和她的配合,绝对会天衣无缝。

  旋律一贯是秦放歌的强项,他虽然不是强迫症犯者,但在能力范围内的话,还是希望把音乐做到尽善尽美。

  就像这首琴箫合奏曲的《春江花月夜》,哪怕只是单独把古琴的部分拿出来,让一个没听过的音乐爱好者来听,肯定都会拍手叫好。

  秦放歌创作琴箫合奏曲也并不是第一次,上次所作的《笑傲江湖》,更是博大家的一致认可。不过从严格意义上来讲,笑傲江湖,还是更偏流行一些,内涵和艺术气息,并不特别浓。

  纵然得到大家的认可,秦放歌其实也没多大感觉的,毕竟,他是在别人的基础上进行改编,没有那么理直气壮。

  而这首《春江花月夜》,就完完全全是他的创作,当然,是指在音乐上。

  在诗歌艺术以及思想上,他算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更是吸取了中华传统文化中的精髓,把那些千百年前的思想重新加以诠释,这些唐诗中的美好,也正是他们在音乐上,也要孜孜追求的。

  林宝卿照着曲谱,磕磕绊绊地演奏了一遍,他和照顾她,古琴的曲谱也标注得非常清晰。还是手稿,并帮着她翻谱,这也比在笔记本电脑上看,舒服得多。他的手稿也做得很漂亮,最起码是工整,林宝卿在演奏之前就说要将手稿好好收藏。他也笑着说反正他肯定不会再写这样的手稿,这就铁定的独一份的手稿。

  “我喜欢这样美妙的音乐,这样纯粹的感觉。”林宝卿演奏完毕之后,抬头笑着对秦放歌说。

  “喜欢就好呀!”秦放歌很开心,“我就怕自己创作的音乐,无人赏识。”

  “我们还是知音不是?”林宝卿笑靥如花,一如秦放歌最初见她的时候,也让他想起她当初弹的那曲高山,其实不仅是知音,更是知己,还是亲密的爱人。

  “不过感觉光是古琴部分,要深入挖掘的地方就好多,我刚刚只是粗粗一谈,就想到了好多好多……”林宝卿也不吝惜对他的赞美,“感觉你在民乐的创作上,越发得心应手了。”

  秦放歌脸皮厚笑着说,“那肯定的,要不然我这些时日的文化课程,不是白上了。”

  “确实多学点传统文化,从里面吸收养分,非常有意义。我觉得,现在很多传统的民乐,都是流于表面,还要讨好观众,其实也都挺不容易的。要是其他作曲家有你这样的旋律创作天赋,我觉得民族音乐现在的局面,肯定会不一样的。”林宝卿在他面前也很放得开,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秦放歌点头,“是啊!不管怎样,群众基础都是特别重要的,所以我在旋律创作上的追求,也是永无止尽的。让优美的旋律,和更深的艺术内涵相结合,也是我一贯的目标。”

  林宝卿也笑肯定会有人批评说流于俗气的,但秦放歌肯定也不会在乎这些,会坚持他的理想,坚定他的做法,做他自己喜欢的音乐。

  “宝卿真是我的知己呀!”秦放歌笑着说。

  林宝卿却道,“我认为我还要更加努力才行,要不然,还真不跟上你的步伐。虽然我并不指望能完全了解你,但就让我把这作为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白日梦吧!”

  秦放歌也说,“我觉得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东西,或许他自己都并不清楚,也没必要太纠结。对了,你觉得这首曲子的难度如何?”

  林宝卿自信的笑着说肯定难不倒她的,但对其他人来说的话,可就不一定了。

  她也问秦放歌,“要不要真做成民乐大合奏曲呀!我觉得非常可行的,这样纯粹的,弘扬中华传统优秀文化的民族音乐,即便再挑剔的人,也会被折服的。”

  秦放歌说可以,也讲,“我的音乐,你们乐团都可以拿去用啊,就怕你们看不上,不是还有人要给你们写曲子的?”

  林宝卿也难得的八卦一回,“那是舒婷她们作曲系的男生,我估计是想追她,在作曲系的话,也算是小有名气的,谢过几首不错的音乐,但跟你完全没法比。黄静她们就在说,你那么多作品我们都没选,选他的作品,简直……哈哈”

  秦放歌还替人家男生说好话,“他也是诚心诚意的吧!”

  “还不如我们自己动手创作呢!”林宝卿说,估计她也是有点嫌弃的。额外提一句,林宝卿在自己动手创作上,和很有天赋,只是和秦放歌这个开挂的人相比,就显得泯然众人矣。

  秦放歌倒是鼓励她们自己进行创作,也讲滕舒婷这个作曲系的学生,任务就是作曲,她们姐妹再齐心协力的话,应该能做出很棒的音乐。

  但也表示决定权在她们自己手里,他也不会过多干涉。哪怕她们不选他的作品,而选其他人的作品。

  “没那么容易!”林宝卿却摇头,“又不是人人都像你一样,对我们而言,一辈子出一首精品音乐,就值得骄傲了。要能在百年之后,作品还能被人记起的话,怎么着也算是半个音乐家了。但创作这东西,真的靠天赋。宝卿就更别说了,作曲系的作业,折磨得她要死要活的。对你来说,估计就像是小学作业一样简单。记得你还帮她做过作业的,听她说,期末考试也是挺恐怖的……”

  在秦放歌面前,林宝卿的话还是挺多的,尤其说起她的好姐妹来。这也让她觉得有些愧疚,因为她还害滕舒婷要分出心思来关心她的情感生活。

  也正是因为知道作曲系的作业堆积如山,更让林宝卿明白创作的不易,死脑细胞最多,她们演奏的话,相对而言,就要轻松太多太多。这样一来,林宝卿就更有理由,让秦放歌有时间的话,尽快把这首《春江花月夜》的民乐合奏版本做出来。

  她也清楚,即便是对秦放歌这样的音乐天才而言,现有的曲子改编成民乐合奏版本,也要比重新创作一首新音乐来得轻松容易太多太多。

  “其实书琴和舒婷也都挺着急的,谁都不愿意,一辈子只有一首作品被人所铭记。这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悲哀。”林宝卿说,也问秦放歌,“是不是我们要求太多?”

  秦放歌笑着说没那回事,“有理想,有追求,又能切实地付诸行动,也是我喜欢你们的地方呀!要是你们甘心一辈子都困于一首作品,我才会看不起。我愿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你们,实现共同的各自的梦想,也希望我的作品能走上更宽阔,更宏伟的舞台,被更多的人所知晓。我自己是肯定没那么多时间的,要演奏多的话,真的会累死的。所以,我就靠你们了……”

  林宝卿就说他还是太谦虚,也讲昨天晚上,她们敬酒时候的感谢,绝对都是出自真心的。然后也说其实在音乐学院里面,她们其实都只能算是普通的学生,尤其是纵观这么多界的华夏音乐学院学子来说。不过她们运气好,遇到了秦放歌,和他成为朋友,近水楼台先得月,还有幸运演奏他的作品。

  秦放歌说他都快不好意思了,林宝卿却说她们说的都是真心话,有时候她们会缠着秦放歌,也让他不要计较,其实也是她们不知道该如何表示感谢。

  秦放歌说不需要的,林宝卿则表示,“我可没办法左右她们的想法,反正我只知道,我欠你的,这辈子都还不了!”

  “下辈子再还呗!”秦放歌笑着说,“我可是期盼着下辈子我们依旧能在一起的。”

  林宝卿却是笑笑就算,聊过一阵之后,她也表示,要抓紧时间练习。

  秦放歌问她,“是要自己练习还是怎样?”

  “让我单独练练好不好?”林宝卿也征求他的意见。

  秦放歌当然说没问题,“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先去弄民乐合奏版。”

  “老公真好!”林宝卿开心起来,还奖励了他一个香吻。

  秦放歌笑着搂过她说,“我觉得我下回该多弄几个民乐合奏版的,写给老婆的音乐,都没有得到这么好的待遇。”

  林宝卿仰头望着他,“傻瓜!我就是你的……你还想要什么?”

  秦放歌低头凝视她说,“我很贪心的,我想要你的所有……”

  “那得看你自己的表现了!”林宝卿想挣脱身子开溜,可秦放歌哪里肯让她溜走,虽然别的什么可能做不成,但亲吻肯定是可以的。

  “我也要感谢你呀!”秦放歌说着就低下头嘴唇凑了过去,林宝卿稍微矜持了一下,之后就从了他。

  秦放歌敏锐感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因为今天的她,不仅香舌回应更激烈,手也把他箍得更紧,呼吸的频率也要急促得多,连心跳也加快不少。

  是不是这首《春江花月夜》的功劳秦放歌并不敢确定,他虽然两世为人,但对女人这种生物,作为重生者或者说穿越者的他来说,依旧是永远捉摸不透的。或许,有时候,她们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情绪是怎样的。

  但秦放歌敢肯定,昨天晚上的那些问题,对她肯定还是一定有影响的。林宝卿平时再怎么成熟稳重,淡定自若,但她也依旧是个女孩子,会吃醋,会生气,会撒娇。

  他自己的话,实在也是丢不开太多的东西,即便他和席晚晴分手。要说心中只有林宝卿一个人,那也不现实,前世的种种,虽然已经比到银河系外的距离更远,但对他而言,依旧还残留在记忆深处,而且永远都无法忘却。

  既然如此,多一个席晚晴又有什么分别?

  秦放歌觉得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尽最大的努力,让身边的他爱的人,爱他人都幸福。

  在浪漫缠绵的时候,秦放歌还有心思想这些,也让他自己觉得有些无语。当下,他也收摄心神,不去想其他事情,专注眼下的事情。不管怎样,在这时候,他的心里只有林宝卿一个人,对她来说,就是最大的尊重。

  对林宝卿来说,这积蓄已久的亲吻,就像是天雷勾动地火,让她的情绪一下子宣泄出来,如洪水泛滥不可收拾。

  尽管她和秦放歌的爱情,在外人看来,已经几乎完美,可她自己现在还有两个好姐妹知道其中的遗憾。她所缺失的那些安全感,再怎样激烈的吻,也不能完全解忧。不知不觉中,她娇软的身子也轻轻扭动起来。

  秦放歌也算是情场老手了,在席晚晴身上,更是获得了巨幅的经验值。此刻也能判断得出来林宝卿的状态,也是因为席晚晴的关系,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就止于亲吻,而此刻,她明显已经情动,想要更多的。不过以她的性子,肯定是不会亲口说出来的。

  秦放歌一贯乐于助人,他也格外尊重林宝卿的选择,不强求于她,但她需要的话,他绝对会是第一时间伸出援手。

  录音室里开着暖气,林宝卿进来的时候,是脱了外衣的,但还是有毛衣加保暖内衣。这也拦不住秦放歌的援手,哪怕是隔着衣服,他也能感受到其中的美好,娇软而又挺拔,有毛衣的存在,触摸上去的时候,感觉又大了一圈。

  (本章完)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