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093【听戏】

作者:得闲读书更新时间:2017-08-03 02:13:39
  赵雅芝崴伤的脚踝被王梓钧推拿一番,已经好了大半。她穿着“平底鞋”,稀里糊涂地就跟着王梓钧进入茶餐厅。

  等进去之后,赵雅芝才反应过来:我又不是他什么人,为什么要跟他进来?

  赵雅芝正准备离开,却见这茶餐厅没有一个顾客,门的两边各站着两人,上楼的楼梯口也站着两人。

  这时的黑社.会还没有穿西装戴墨镜的习惯,但那些人身上的匪气很重,让赵雅芝心中忐忑,只得乖乖地跟在王梓钧身后。

  “两位,楼上请。”细佬在前面引路。

  王梓钧上楼梯时,回头问:“你的脚上楼没事吧?”

  “没……事。”赵雅芝摇头说,她已经把王梓钧当成社团大佬了。

  上得楼来,首先见到的是临时搭起来的戏台上,粤剧演员正依依呀呀地唱着《西河会》。再走几步,才见两个男子正翘着二郎腿一边听戏、一边喝茶。

  “大佬,客人到了。”细佬走到其中那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身边,低声说道。

  另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把目光从粤剧名伶的身上转移过来,朝王梓钧看了一眼,然后朝他微微点点头。

  王梓钧走过去,猜到那四十多岁的应该就是14K的龙头老大陈恪华,只是另外一个微微秃顶的是谁?

  陈恪华见王梓钧带一个女人来,意外地看了看细佬,细佬连忙凑到他耳边解释。陈恪华呵呵笑道:“王老弟真是少年风流啊,请坐!”

  “谢了。”王梓钧拉了一张椅子,让赵雅芝先坐下,自己才坐在她旁边。

  赵雅芝听了陈恪华的话,心头有些恼怒,却又不敢表达出来,心中打着怎么逃走主意。

  陈恪华指着那有些秃顶的男人,笑着对王梓钧道:“王老弟,这位你该认识吧?”

  王梓钧疑惑地看着那人,想了片刻,猛地想起一个人来,惊得差点从椅子上站起来——这家伙居然是竹联帮的死对头四海帮老大蔡冠伦。

  蔡冠伦怎么跑香港来了?陈恪华把他和自己一起请来是什么意思?

  王梓钧心念百转,强自镇定地说:“当然认识,蔡老大服役几年,听说当上长官了,果然威风啊。”

  蔡冠伦笑道:“你这个小家伙,一见面就挖苦我,跟你哥一个样。”

  王梓钧看看两人,不像是要动刀子的样子,心下更是奇怪不已,猜不到两人想做什么。

  “先听戏。”陈恪华说完就把注意力转到戏台上,手指不停地敲打着扶手。

  王梓钧实在听不惯这软哒哒的戏剧,便问赵雅芝道:“想吃什么?”

  赵雅芝坐在这里浑身不自在,摇头说:“我不饿。”

  王梓钧朝远处站着的服务员招了招手,等那人过来才说道:“来两碗云吞面,一碗大份的。”

  “先生请稍等。”

  王梓钧从容自若地坐在那里,对方既然想晾他,他也只好奉陪了,先把肚子填饱再说。

  戏没看完,面已经上来,王梓钧把小份的推到赵雅芝面子,自己抄起筷子对另一碗大快朵颐。吃的时候故意弄得稀里哗啦作响,不时地还吧唧嘴。

  陈恪华和蔡冠伦对视一眼,俱都笑了。

  陈恪华问:“王老弟不问今天我请你来做什么?”

  “不是请我来喝下午茶吗?”王梓钧反问道。

  “哈哈哈。”陈恪华大笑起来,“听冠伦说台湾那边新竹联弄得有声有色,是你出的主意,我还有点不信,现在算是信了。”

  “那陈香主今天请我来难道是看戏的?”王梓钧道。

  蔡冠伦喝了口茶说:“王老弟别多想,陈大哥只是好奇而已,听说你来了香港,所以才专门把你请过来吃顿饭,认识认识。”

  王梓钧受宠若惊道:“那就要多谢陈香主抬爱了。”

  陈恪华见王梓钧还心怀警惕,便转而温和地问赵雅芝:“这位小姐想要点些什么?”

  赵雅芝听王梓钧香主来香主去,已经完全坐实了陈恪华黑.道大哥的身份。听他和自己说话,不禁有些害怕,只是微微地摇摇头。

  陈恪华见美女不搭理自己,甚是无趣,才进入正题道:“听说王老弟与总统他老人家见过面?”

  “啥?”王梓钧话刚出口,立即反应过来,尼玛这话头传到香港完全变得面目全非了,自己什么时候和老蒋见过面了?

  陈恪华见王梓钧的反应,大概也猜出了真实的情况,便不再提这个,而是说道:“今天请王老弟来,我只是做中介人而已,冠伦才是主角。”

  蔡冠伦笑道:“你哥和白狼前阵子弄曰本人弄得够狠啊,大快人心!”

  王梓钧心想,难道姓蔡的也盯上方便面了?

  蔡冠伦继续说道:“还烦王老弟回去说一句,就说我四海帮现在主要目的是发财,不想和新竹联为难。只是如果和竹联帮其他堂口起了冲突,还请他们别插手。”

  四海帮要对老竹联发起总攻了?王梓钧很快就想到了他的意思,只是大哥他们会答应吗?唇寒齿亡,老竹联一灭,下一个恐怕就是大哥他们的新竹联挨宰了吧。

  蔡冠伦似乎是看出他的疑虑,笑道:“我蔡某人可以发誓,只要新竹联不主动攻击四海帮,四海帮绝不为难他们。”

  “这个我说了没用啊!蔡老大为什么不直接去找我哥呢?”王梓钧笑道。

  “嘿嘿,你哥见到我恐怕就想把我弄死。”蔡冠伦尴尬道,王梓荣那条腿就是他让人弄瘸的,而且使的还不是什么光明手段。

  王梓钧点头道:“行,不过我只能传个话,做决定的还是他们。”

  “没问题。你也清楚,若不是老竹联帮那些家伙咄咄逼人,像条疯狗一样英魂不散,我们四海帮安心做生意,并不想和他们做对。”蔡冠伦道,“其实出来混是为了什么呢?钱而已。江湖并不一定要天天打打杀杀。”

  在真实的历史上,四海帮和竹联帮确实一度握手言和,共同赚钱。不过那是在八十年代初竹联帮的黄金时期,陈启礼和蔡冠伦都是明白人,知道两大帮派一直闹下去没什么意思,还不如一起发财快乐。

  可现在言和根本不可能,老竹联都是些注目寸光的家伙。别说是对四海帮,就连对竹联帮内的兄弟他们都在争权夺利。

  更何况竹联帮成立时,第一帮务就是灭掉四海帮(竹联帮成立时,包括陈启礼在内,很大一部分人受过四海帮的敲诈勒索,怨气很大啊)。

  无论蔡冠伦如何承诺,王梓钧总是打着太极拳,搞得前者也不好说下去。三个男人便又开始聊起王梓钧的趣事。

  蔡冠伦道:“王老弟这回可是给台湾争脸了,李光耀的侄女可是害了相思病要自杀啊,哈哈哈……”

  “王梓钧?”赵雅芝捂着自己的嘴巴,吃惊地看着王梓钧,终于想起他是谁了!难怪那么面熟呢。

  “不提也罢,不提也罢。”王梓钧连连摆手,略微提了下蔡安茜的病情,陈恪华和蔡冠伦便不好多嘴了,毕竟两个大男人拿小姑娘的病来开玩笑,没什么意思。

  一番交谈下来,见陈恪华并未摆什么大佬架子,人还不错,王梓钧忍不住提了一句:“陈香主有没有觉得香港的社团似乎太繁荣了?”

  陈恪华听他话里有话,问道:“老弟什么意思?”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港府恐怕会出大动作呢。”王梓钧提醒道。

  陈恪华并未上心,笑道:“这个王老弟就不清楚了,香港不似台湾,要动社团可不容易。”

  王梓钧明白陈恪华的意思,他是说香港的警察已经烂掉了,警匪不分家,港府想管社团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可根本就是力不从心。

  王梓钧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若是港府决心割肉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