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3章毒尸

作者:沐子隐更新时间:2017-09-22 18:15:23
  城外,暗影丛生。

  此时,却是有怪异的光芒闪烁不止,几分悚怖。

  圣巫教卫层层排开,屈膝伏地,形成了一个扇状之阵,而在那中心之处,阿罗叶念念有词,面朝着万蛊噬心毒疫来源之处,展臂高歌。这,是绝大多数西疆人都未曾见过的阵法,源自巫典之中破解万蛊噬心的唯一方法。

  天存亡,却是系在了阿罗叶一个人的身上。

  一个,本被中原唾弃的西疆人身上!

  “罗狼……”

  法阵之外,桑娜亦是伏地叩首,只不过,却不得不抽出空来,警惕着周围的环境。双眉蹙了一蹙,忍不住对身旁同样跪立的罗狼道:

  “你可察觉,周围气氛不对?”

  “嗯。”

  罗狼一个叩拜,随即昂起头来,如此应了一声。

  只见城外密林之中,夜雾弥漫,虽然并没有过多奇怪之处,但仅凭他们混迹如此年月的敏锐感官来看,却是暗藏着不少可怕的危险。

  夜,太过安静了。

  “以之前的情报来看,天心崖一役后,至少还剩数百邪教之众,除去云梦泽以及天心崖留守的护卫,至少,冥教会派出百名杀手,来此干扰教主施阵。假若预料不错……我这边传令诸卫,搜查周遭隐患!”

  罗狼说道,不由面色一紧。

  然而,忽而桑娜一手拉住了他,面色却是更沉:

  “不。我是说,君魔炎。”

  “……”

  闻言,罗狼迅速一怔,后脊莫名凉了一凉。

  此刻,上空之处,阿罗叶渐渐漂浮起来,一袭红色长裙,月迎风不止。五彩绚烂的光芒,一时大耀而起,闪烁开来。只觉一股诡异的气息,似如蛊术特有的无形毒雾一般,竟是从四面八方被吸纳而来,融入阵法之中。

  分明见得,上空的阿罗叶,身躯颤了一颤。

  “轰!”

  顷刻间,那股从东雷阁方向而来的无形毒气,开始疯狂地涌入法阵之中,随着五彩光芒不断地变幻,竟是源源纳入了阿罗叶的身躯之中。

  隐约见得,阿罗叶面色肌肤,已然生生变了颜色。

  额间的红色印记之,粗汗滚滚,一阵绿一阵紫,模样骇人之极。

  “教主,是在用她自己的身躯,来吸收这万蛊噬心的尸毒么?!”

  桑娜大惊失色,显然察觉了其中的详情。圣巫教禁忌机密的万蛊噬心阵她未必知晓,可是身为教中重要人物,尸毒,她却是知晓几分的。

  “!”

  一抹震惊之色,瞬间浮上桑娜的脸上。

  “小心!”

  突然,身旁的罗狼大呼一声,似乎察觉了另一些惊变,再也顾不得许多,当即站立起来,朝着周围的教卫大声号令:

  “保护教主!”

  “咔!”

  刹那之间,上空之处,一声碎裂之响,猛然传了出来。

  只见一阵奇异的变故,阿罗叶咫尺之前忽然凝出一道金光闪闪的真元屏障,刚才凝出不过半息时间,就生生被击碎而开,消散为虚无。一道身影,赫然出现护卫在阿罗叶的前方,竟然是那奕剑阁的林子萱。

  瞬即,奋进全力结出的防御之术被击破,林子萱也受了不小的内创,嘴角一抹鲜红溢出,便是直直坠落来,堪堪立稳身躯。

  而那金光黯去之处,也是一道身影虚空而现。

  君魔炎!

  果然,正中秦川心中忧虑,君魔炎选择来了此处。

  “铛……”

  紧接着,又听得一声剑兵颤鸣,那君魔炎手中帝恨一扬,却是朝着身后猛然一挥。眨眼不到,他的身后,又是一道隐匿的身躯赫然被击出,却是意图自后攻击于她以保护阿罗叶之人,不是旁人,正是柳沉烟。

  “嘭!”

  顿时,柳沉烟猝不及防,执剑格挡,却也因此突如其来的一击,身躯被击飞数丈,直直坠在泥地之中,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

  “铿!”

  柳沉烟手中裂天破地插立泥土之中,终于稳了来。

  却是,神情极度凝重地朝着上空一瞥。早已料到冥教可能派人来此干扰阿罗叶施阵,故此她才叫了林子萱一起,企图来此保证阿罗叶的安危。可是看来,若是晚来一步,恐怕身系着天安危的阿罗叶,已被生生击杀了。

  ……君魔炎的实力,太过恐怖!

  “咻!”

  此时,似乎法阵已经完毕,阿罗叶缓缓坠落来,立在了圣巫教众的层层守卫之中。只见她并没有来得及理会眼状况,只微微举起了一只手。

  骤然,在她的身旁,虚空莫名一阵闪现,竟是送出一个不知是尸体还是傀儡的怪异之物。阿罗叶继续念着咒,随即面容上时紫时绿的骇人颜色,方才缓缓褪去,与此同时,那现出之物,也随着发生变化。

  众人一番凝视,终于看清。

  阿罗叶召唤出来的,正是当年的西疆枫木长老楼夏,看样子,早已被炼成了一具毒尸。此时的阿罗叶,原来并非吸收那万蛊噬心的毒,而是以此为引,将那尸毒转移至楼夏毒尸的身躯之中。

  极其迅速地,楼夏因为死去满是皱纹的苍白面容上,莫名浮起阵阵妖异的绿色,正如所有中了万蛊噬心毒疫之人一般。

  其蕴含的诡异力量,顷刻间增长了无数倍!

  “呼……”

  终于,待得阿罗叶面色恢复如初,方才重重地喘息了几声。

  末了,眉目一扬,直视着上空的君魔炎。

  眸中厉光闪现。

  ……

  “哼,塔纳罗一番周折,结果,倒是给人做了嫁衣。”

  夜空之,只听君魔炎一声轻笑。勾结塔纳罗费尽心思施的万蛊噬心阵,如此轻易被人破解,却竟然,没有丝毫的怒意。

  他凝视了阿罗叶一眼:

  “看来,星宿劫是在秦川的身上了。不过……”

  君魔炎说着,亦没有失望之色,转而朝着方的柳沉烟望去,“裂天破地自己来了,倒也不算白来,免了我再去搜寻。”

  “……”

  闻言,柳沉烟面色一沉。

  林子萱远远望了柳沉烟一眼,手中青鳞,适时闪过一抹杀意。

  毫无疑问,君魔炎来此的意图,便是那一贯搜集八大圣物的阴谋,星宿劫以及裂天破地。如此,林子萱自不会让其得逞。而且从对方的话中,似乎本是来此确认星宿劫落的,如此一说,那另一边的秦川……

  “圣巫教众听令!”

  此时此刻,阿罗叶面色从未有过的阴沉。

  自从一统西疆之后,她便没有这般触怒过了,潜心隐忍,一心做秦川想要看到的当初那西疆少女。可是这一次,便如,斩杀楼夏的那时。

  一句冷血无情的号令,骤然发出:

  “杀!”

  ……

  “轰!”

  一声轰鸣,自云梦泽上爆发而出。

  随着上官瑶伏羲八卦阵凝结而成,一股凌厉的道法真元,如同天罚之威,猛然自苍穹之上镇压而。顿时,周围正与叶秋奇慕容千阳厮杀的无数杀手毒尸,短暂地如同失去了支撑,纷纷直直落,坠入湖中。

  八把真元玄剑,暗夜之,璀璨光明。

  四溅的水花,波光粼粼,若非时候不宜,直感觉有几分美妙。

  “!”

  塔纳罗面色一沉,似未想到,伏羲八卦阵竟有这般的威势。

  然而如此一个不经意的恍惚,便被秦川牢牢把握了机会,一式凭虚御风,身影骤现,龙脊凝蓄着可怕的魔道真元,杀意猛烈。

  已然,直抵塔纳罗的胸前。

  “如此闹剧,该结束了。”

  秦川冷哼一声,早就知晓,区区一个塔纳罗,根本不会有多大的能耐。他之所以能有这般威胁,也不过仰仗了身后的君魔炎而已。

  结束了吧。

  “铛!”

  突然,场中众人,面色纷纷一变。

  秦川面色瞬间沉了来,只觉手中的龙脊忽然被何物生生阻挡了一般,直抵在塔纳罗的心脏之处,却半寸也不得前进。只有一声剧烈的颤鸣,甚至震得自己手臂发软。却是,虚空之中,现出了一只手掌。

  牢牢地,握住了龙脊!

  “咻!”

  眨眼之间,秦川身形疾退,再度与身后众人立在了空中。

  那被牢牢握住的龙脊,也随着秦川的灵念运转,忽然消失了踪迹,一番虚空变化,便又出现在了自己的手中,紧紧地握住。

  一阵巨浪卷起。

  狂风呼啸。

  随着那只手掌的出现,缓缓地,虚空之中,一个人的身形迅速站立了出来。一袭深色的儒袍,直若暗夜幽冥,浓眉正脸,却浮现出残戾得令人生畏的神色,竟是,那不久前被击败的冥教逐日护法,司空寂。

  他!

  不仅没有受创,如何,修为竟是莫名强了数倍不止?!

  “秦川……”

  身后的叶秋奇,面容十分凝重,不禁朝着前方的秦川低唤了一声。他自也无法想明白,为何只差一击就人神俱灭的司空寂,又如重获新生了一般?

  此时,已比那君魔炎还要可怕!

  “轰隆隆!”

  湖中巨浪,再度翻滚不止,那被上官瑶伏羲八卦阵短暂镇压的无数杀手毒尸,此时也重新冲了出来,短暂地停滞,凝蓄着又一轮的攻击。

  气氛,有些沉重。

  “你们先解决了塔纳罗,他,先由我来对付。”

  秦川一句沉声,目光,始终未离那司空寂。

  “哼哼。”

  一声冷笑,忽然从司空寂口中传来。

  莫名的凉意,直袭灵魂深处。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