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百五十四章境界威压

作者:竹随风更新时间:2017-09-27 00:04:37
  离开了底下密室,邵南就失去了最佳的保护伞。元婴真君没有顾忌,可以放手而为,根本不是邵南可以应付的。别说应付,邵南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

  元婴真君已经开始感悟天道,实力深不可测,就算是金丹真人,在元婴真君面前都毫无抵抗能力,更不用提筑基真修了。

  如果不是王家真君顾忌地下密室之内的物品,早就一下子将邵南轰成渣渣了。

  不过现在好了,离开了地下密室,王家真君再无顾忌。就算是将王家后院给轰了,都要将邵南给干掉。尤其是邵南竟然拿走了王家无数年的珍藏,更是必须追回来,那可是王家崛起的关键,绝对不能够丢掉。

  “前辈,何必苦苦相逼呢?”邵南停下脚步,手里拿着一个储物袋,看着悬浮在面前的王家真君。

  “小子,你倒是逃啊?怎么不逃了?”王家真君很恼火,竟然让一个筑基真修逃了这么久,简直就是耻辱!

  “只要前辈放我离开,这里面的东西,原数奉还。不过我的力量控制不好,一不留神就可能捏碎储物袋,到时候嘛,呵呵!就不好说了。”邵南脸上带着一丝笑容,看着王家真君,右手拿着储物袋,微微用力,左手拿着捏着一物,随时准备着。

  怎么说邵南都是见识过无数返虚真一的人,就算是再危险,一个元婴真君,还不至于吓到邵南。不过,王家真君的感觉就完全不同了。

  面前之人绝对是一名筑基真修,就算是筑基大圆满,面对元婴真君竟然毫无惧意,更是自如的谈起了条件。此子不可留!

  如果是平时遇到邵南这样有胆色的年轻人,王家真君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结交一番。可现在绝对是没有希望。试问,邵南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就出现在王家的地下密室之中?

  既然无法做朋友。还对王家有敌意,那就只能灭杀。不过,邵南手中的东西却让王家真君不敢轻举妄动。

  “放过你,也不是不行。这样吧,你先把储物袋扔给我。然后我送你离开。”王家元婴勉强挤出来一个自认为很是友善的笑容,右手伸向了邵南。

  “前辈,你当我傻吗?现在这个储物袋就是我的性命,只要储物袋一离开我,估计我的小命也就没有了。”邵南嗤笑一声,一脸鄙夷的看着王家真君。这伎俩太拙劣了。

  “你!哼!老夫保证,一定会让你安全离开我们王家!”王家真君看着邵南手中的储物袋,气得胡子都立了起来。

  以王家真君的实力,当然是分分钟就能够干掉邵南。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邵南在千钧一发之际将储物袋捏碎,那么王家数万年的积累就化为乌有,一切又得从头再来。

  王家真君已经看出来,邵南绝对是一个谨慎之人,更是一个胆大妄为之人。虽说自己有把握能够瞬间击杀邵南。就怕邵南一感觉不对,就提前将储物袋捏爆,到时候再后悔都晚了。

  投鼠忌器的王家真君看着油盐不进的邵南,恨得牙痒痒。可是却不得不挤出笑容,想办法哄骗邵南。

  王家真君感觉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以前自己都是大开大合的战斗,什么时候用过这么费劲的和一个实力比自己低无数倍的小辈交流过。

  “这句话我倒是相信。你绝对能够保证让我安全的离开王家。”邵南点了点头。

  “那你就赶紧把储物袋给我拿过来吧!”王家真君一听立刻笑了出来。连忙催促。

  “不过嘛……我估计,没等我走出王家三步,绝对会血溅当场啊。估计连血都不会流下。你这元婴真君的攻击力,我连渣子都剩不下啊。”邵南话锋一转,不断唏嘘起来。

  王家真君火这个大啊。自己都这么放低姿态了,邵南竟然还不知好歹,简直,简直……王家真君感觉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

  “真是气死我了!”王家真君气得都快从空中掉下来了。

  就在此时,身在前院的岚隐神色大变。感受到从后院传来的元婴波动。岚隐就知道坏了。

  王家怎么可能有元婴真君的波动?邵南可就在王家后院。要说元婴波动不是针对邵南,打死岚隐都不相信。

  如果是金丹真人,岚隐根本不担心,虽说邵南没有真气可动用,可是金丹真人想要留住邵南,并不容易。元婴真君就完全不同,那可是两个概念。

  王家前院宴会之上的所有人都在听着白龙城东方传来的战斗声,猜测究竟在青涛宗发生了什么,以至于刚才王家真君爆发的一瞬间气息,只有一直留意后院的岚隐捕捉到。

  金丹真人岚隐还有办法解决,元婴真君根本就是束手无策。

  岚隐明白,自己绝对不能够出现在后院,否则只会成为累赘。幸亏,邵南在来之前预计到各种情况,如今只能尽快通知那位前辈过来了。

  传讯玉佩一直被岚隐捏在左手手心,没有想到还真能够用得到。

  “王家元婴,速来!邵南危险!”

  岚隐将最间断的话语通过传讯玉佩发了出去,希望那位能够在邵南出事之前赶到吧。

  这个时候岚隐感受到实力太低的问题,如果自己现在是元婴真君,甚至只需要是金丹后期,就根本不惧怕王家的什么元婴真君。看来,自己还得努力修炼。

  与此同时,王家真君已经被邵南逼得到了极限。

  “我堂堂元婴真君,还能够欺骗你一个筑基真修吗?”王家真君冲着邵南咆哮道。

  “那可不一定,我还被返虚真一欺骗过,更何况你一个元婴真君?”邵南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能拖延时间,就拖延时间。

  只要岚隐发现这边的动静,自己就算胜利了。

  “返虚真一?真是笑话,你一个小小的筑基真修竟然大言不惭的说返虚真一欺骗过你,你骗鬼呢啊?”王家真君竟然被邵南给气得笑了出来,这个谎言还真是有意思。

  “我们这样,有意思吗?”邵南看着处于暴怒边缘的王家真君,心里暗自着急,岚隐怎么还没有发现这边的动静啊?

  “小子,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最好束手就擒,否则……”王家真君撕破了虚伪的面具,不打算装下去了。毕竟从来没有这么装过,实在太累了。

  “否则怎么样?终于忍不住了吧?不过我的手也要不受控制,你……”邵南只能继续威胁。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恐怖的威压笼罩住邵南,让邵南话都说不出来,手指都无法动弹一下。

  “小子,我看你还怎么蹦跶?哈哈!元婴真君的手段岂是你能够猜测的。我就等你这一个小疏忽。咦?还不错,在我的境界威压之下,你这个筑基真修竟然能够坚持下来。看来身上一定有什么宝物,让我来看一下。”王家真君眼中闪过一丝贪婪。

  境界威压,这是高境界对低境界的一种压制。金丹境界可以压制筑基境界,元婴境界可以压制金丹境界。要是一般的元婴真君用境界压制一般的筑基真修,甚至可以让筑基真修直接受到内伤。

  不过,谨慎的王家真君并没有上来就使用境界威压,生怕出现意外。毕竟邵南的手就捏着储物袋,一不留神就可能捏碎储物袋。

  虽说刚才这么长时间,王家真君感觉很难受,不过确实起到了效果。就在刚才,王家真君发现邵南有一丝松懈,就是邵南在想岚隐为什么没有发现这边情况的那一刹那。

  元婴真君对于战局的把握,那是相当惊人的。就这么一刹那的功夫,就被王家真君把握住了。

  “好了,这回储物袋是我的了。”王家真君用手一抓,将邵南手中的储物袋隔空抓了过来,连忙打开一看,不看还好,看完之后,王家真君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

  “东西在哪里?为什么这里没有?你,你竟然敢欺骗我!真是气死我了。我竟然被你用一个空的储物袋欺骗了这么久!我要将你碎尸万段!”王家真君彻底暴怒了。

  王家真君放下身段和邵南这个筑基真修谈条件,已经是殊为不易。一切都是为了邵南储物袋内的王家珍藏。可是到最后王家真君发现,自己谈了半天条件竟然只是为了一个空储物袋。

  王家真君的怒火如果可以焚烧的话,估计能把整个白龙城都烧成废墟。

  “小子,赶紧把东西交出来,或许我还能够给你留下一具全尸。否则……哼哼!”王家真君虽然动动手指就可以碾碎邵南,可是他却并没有选择这种让邵南能够轻松死去的方式,而是一步一步的走向邵南,每前进一步,就将邵南身上的压力提升一分。

  王家真君打算让邵南在等待死亡的恐惧之中死去,这样才能够一解自己的心头之怒。

  元婴境界恐怖的境界威压让邵南喘不过气来,浑身的骨头都开始咯吱咯吱的响,眼看就要被威压压垮。

  “小子,你可以准备死了!”王家真君抬起右手,看着面前咬牙坚持的邵南,露出了残忍的笑容。(未完待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