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十二章中秋的葬礼(5)

作者:瞿国文更新时间:2017-10-11 20:21:06
  “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妈都是为了我。”

  “石乳洞?石乳洞在哪?会不会在那边?”婵娟惊疑地问道。“从银子山翻过去走一里左右。”我心理也在想母亲会不会在那里。

  “那里不在,我和你姐夫刚才连夜开车过去看过了。”

  “明天大家再去看一次,围绕那附近。妈还有其他话没?”姐夫说道。

  “对了,妈去到外公外婆那里说的话有点奇怪,当时说道,‘爹娘,你们俩好啊,你们可怜生了那么多孩子,现在膝下就我一个女儿了,我要跟你们二老说的是,我现在还能走动,还能时常来坟上烧点纸钱尽孝,若是我过去了,孩子们都很远,回不来看你们,到时你们莫要见怪。我现在就我能做到的,尽量给你们多烧点,你们好好存着,想花的时候到时就花,也不要难为了自己!’当时她烧了好多纸,好像知道自己要走似的。”

  “嗯,说得好像是料理后事一样。”

  “今天妈怎么会想到去清音寺的?”

  “听她们说,她梦到你和我找到工富并带着她回来了,到人参峰那边车坏了,于是村梅开车带她去接我们。”

  “所以她见不到人,肯定是满山林找我们。这怎么能找得到吗?”

  “你别急,现在想办法怎么去找。你们报警没?”

  “现在报警也没有用,这么大的国家森林,派出所加上县公安局根本没有那么多警力去搜寻,只能我们自己想办法了。”大姐说道。

  “虽然报警没用,但是能够提供警犬的话就不一样。看姐夫能不能想办法弄一只警犬来。这个跟县公安局说说去。还有啊,我已经从绿城赵总那带了两架无人机过来,明天开始清音寺附近每个角落都航拍一遍,然后再逐渐扩大搜索范围。另外,大姐改革明天在附近请人,只要愿意帮忙的,每天三百,包吃,请个四五十人,让他们进山去找。记得让他们带上手电和刀具,怕遇到野猪之类的,四个人一组,晚上睡帐篷,每天八点左右收工。帐篷的话明天我联系卖家让他们送来,然后和饭空投给他们。对了,还有,这国家森林有护林员,跟他们打声招呼,若是有线索,更好。”

  我一下子觉得自己苍老了许多,望着眼前的再美的景致已然带了灰暗的色彩,我已无暇领略,变得面目全非。

  婵娟一边握着我的手,两旁蓝宝石耳坠不停晃动,一边不时关切地注视着我的表情,两人都缄默不语。

  我走到屋子外边,只见月亮已经偏西了,屋子孤伶伶的坐落在月光下。<>

  连续找了三天后,除了清音寺外说见过母亲的身影外,其他的十几支搜山队伍毫无所获。那附近整个森林保护区我们都搜寻了一遍,没有半点蛛丝马迹。母亲像凭空消失了一般,不知遁身何处去了。

  大家猜测母亲可能搭了路过的车到外地去了。我又把相关寻人启示让人从清平乡贴到了绿城。我也去找了富贵来帮忙,他的鼻子却是有点反应,沿着气味一直找到人参峰上,却怎么也找不到人。

  而清平乡四围的乡镇皆无讯息,于是,关于母亲凶多吉少的传闻便流传开来。

  我只好独自出去寻找,寻走在乡间,即使有人寻过的地方我也不放过,害怕他们粗心遗漏了。早早地起来,然后带上食物、无人机、望远镜和宿营帐篷,走进离家几里外正是红叶深深的森林里。

  起初尚无雨,每天都可以行走十几公里,用刻刀在丛林里坐上标记,来回穿梭。每每踏着森林里松滑的石土,难免摔滚进草丛,噗噗噗,身上的衣服被树丛中的钩齿撕裂,那坚硬的刺针便嵌进肉里,一阵剧痛。所幸往往滚了不多远,就被横躺在地上被人偷割废弃的老树桩拦截,或者被满是猩红叶的老藤蔓托住。

  有一次沿着山上的沟壑寻觅,不料从悬壁上掉进沟涧里的清潭,嘴里和鼻子都进水,全身湿淋淋,还好潭水不深,并无性命之忧,但出了潭,不自禁打起寒噤,遂脱了衣服,晒在山石上,上身满是淤青。当赤身站在阳光斜射过来的林子里,却莫名想起山村兄说的那句话:

  莫要因为无法理解一件事物而灰心,因为让你真正灰心的事情是世界上的事物大多数本质上无法理解!

  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使母亲走上了这条路。

  那段时间,围绕我的一个问题是,清音寺虽然离家有十几公里,坐落在青龙山脉丛山之中,山下一公里外便是通往乐安县城的县道。可是,通往县城的班车司机事发那天都未遇到母亲。而母亲既然去了清音寺,那么沿途会走到哪里去?周边的山林我们已经搜寻了几个回合,什么东西都没见。

  不久便是阴雨绵绵,很多足迹被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步行也变得异常艰难。然而我却连续十几天呆在路上。一路寻问,附近的村庄能去的都去过了,大路小径,山地公路能走的都走了,那一段时间,我胡子拉渣,身形消瘦,传闻遇到我的人看见我两眼凹陷,血丝满布,两个眼珠子格外凶煞,似乎要喷射出火来。

  那是一段天昏地暗的日子,大地犹如突然裂了一个口子,母亲像山头一样遽然坍塌,突然消失在地平线上;我整日郁郁寡欢,像一头疯了的雄狮一般,满脸胡须,头发蓬乱。<>

  我感到很懊悔,没法理解和接受这样的事实,而且这样的事这几年在清平乡发生过好多起。有的尸体是在峭壁上发现的,有的是在秋收的山地里发现的,也有的是在冬日的白鹤湖里发现的,而发现的时候有的两眼珠子被田鼠吃掉了的,有的肉体被山鹰啄食了一大半,还有的只剩长着青苔的骷髅架了,惨不忍睹,一派凄凉。

  想到这里,我的浑身便颤抖不已。使我想起了邻国大作家托尔斯泰的话,“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