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五四章 荒唐、荒唐!误会、误会!

作者:青玉狮子更新时间:2019-05-16 06:22:44
  “走私?啊!……”

  “哎,仔细想一想,这一招,大约真能派上些用场呢!”

  “经济上,越南的南方、北方,都对对方有着强烈的需求,因此,虽然南圻已被纳入我法兰西帝国治下,但南、中、北三圻之间的经贸往来,却一切如旧——莫说民间的,就是官方的,也没有真正中断过——法、越双方,都无意切断彼此的经济联系。”

  “我军占领北圻之后,中圻被南、北圻夹在中间,经济上更加虚弱,更加要仰南、北圻之鼻息,更不可能主动断绝同南、北圻的经贸往来。”

  “越南国土狭长,陆路交通不便,南北之间的往来——包括经贸在内,一向以海路为主;而这个‘海路’,同我们的补给线,几乎是百分百重叠的。”

  “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利用跑海贸的民船,向北圻的占领区运送当地无法提供的紧要物资——譬如,药品,以及……炮弹。”

  “步枪及子弹,我们还有可能通过缴获获得补充;炮弹,可就不能指望中国人了——入越的中国部队,并没有配备现代化的火炮啊!”

  “再说一遍:当时,我们并不晓得,中国人其实是有配备现代化的火炮的——而且,是成建制的。”

  “唉!”

  “好了,不长吁短叹了,回到方才的话题上。”

  “若中国人发现我们的补给线并未断绝,当然就会加强对民间贸易船只的检查,可是,船只的数量太多了,货物的品种太繁杂了,而按照郑将军的建议,我们不必以整船的方式运送紧要物资——正确的方式应该是‘夹带’:一条船‘夹带’个三、五箱就好,蚂蚁搬家,积少成多,如是,中国人就算有三头六臂,也是查不过来的。”

  “还有,‘和平协议’达成之后,宣光政权虽在军事、经济乃至行政上接受‘远东第一军’的‘全面指导’,但在名义上,毕竟依旧奉顺化的越南中央政府为‘正朔’,因此,宣光同顺化之间的官方往来依旧是存在的——也就是说,甚至可以用‘官船’来替远东第一军‘夹运’紧要物资呢!”

  “我们拿郑将军的建议咨询了阮景祥先生,阮先生又拿该计划咨询了他的一位女性朋友——‘春水社’一位名叫‘善娘’的高级管理人员,最后得出结论:该计划是可行的;而且,‘春水社’亦可在其中发挥相当的作用。”

  “反复权衡之后,阿尔诺将军终于下定了决心。”

  “当天深夜举行的第二次紧急会议上,通过了两项重大的决定——第一,接受宣光当局的投降和相关条件;第二,‘远东第一军’留在北圻,东向迎击中国来援部队。”

  “当天——我记得很清楚——是礼拜六,会议结束的时候,已经过了半夜十二点,快到礼拜天凌晨一点钟了,会议确定的开拔时间,则是礼拜一上午八点正。”

  “时间十分紧迫,但我们达成了一个共识: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就要赶紧行动,一个小时也不能浪费——一定要赶在‘马祖事件’消息外泄之前,完成对山阳的中国援军的打击。”

  “我们都晓得,虽然下达了‘封口令’,但相关消息迟早是要外泄和扩散的,到时候,若这支中国援军经已覆灭,那么,在一场辉煌的、决定性的胜利的加持之下,‘失去制海权’对于士气的影响,就没有那么大了。”

  “我们立即密锣紧鼓的行动起来。”

  “就在此关键时刻,发生了一件不愉快的、甚至可说是荒唐的事情,为此,我不得不……呃,讲一讲‘远东第一军’的军纪问题。”

  “平心而论,阿尔诺将军的治军,仿佛于他的谨饬的性格,算是比较严格的,可是,您晓得的,我们毕竟是在……呃,远东作战,对于军纪的要求,较之在欧洲作战,自然而然……呃,就要低一些——更不能完全比照驻军本土之时了。”

  “而阿尔诺将军的性格,虽然偏于保守,但并不古板——呃,您晓得我的意思吧?”

  “更何况,出任远东第一军军长之前,阿尔诺将军曾经执掌过墨西哥远征军——虽然,彼时,他的主要工作不是作战,而是收拾烂摊子,不过,经此一役,他当然比哪个都明白,殖民地驻军的军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阿尔诺执掌墨西哥远征军之相关,见本书第十二卷《干戈戚杨》第二百七十章《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大体上来说,‘远东第一军’诸部之中,混合步兵团、合成炮兵团、混合骑兵团的军纪较好;军纪的问题,主要集中在第一师。”

  “这主要是因为莫雷尔将军的治军理念有问题。”

  “我们都晓得,莫雷尔将军有打骂下属的名声——尤其是在做低级军官的时候;后来一路做到将军了,动手打人的时候自然少了,但骂人依旧是他的家常便饭;不过,他的下属却并不怎么恨他,这是因为,他的治军,非常之放纵——他带的兵,抢劫、猥亵、奸淫的事情,层出不穷。”

  “莫雷尔将军认为:时不时的叫小伙子们‘放松、放松’,是保证战斗力的最有效、最便捷的法子。”

  “因为违反纪律的事情,大多数都发生在国外——主要是殖民地,因此,上峰以‘将才难得’,便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莫雷尔将军虽然也因为这一类的事情被处分过,但是,其升迁,并没有受到过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而第一师的四个步兵团中,又以第五十一团的军纪最坏。”

  “在编入‘远东第一军第一师’之前,因为其一向以来的糟糕表现——军纪最差而战斗力最弱,第五十一团已经上了军事部的裁撤名单了,只不过因为欧洲形势紧张——带来的是兵力的紧张,而巴黎的老爷们又瞧不起中国人的战斗力,这才决定叫第五十一团‘发挥最后的余热’,将其编入了远东第一军。”

  “当然,也有一种传言说,厄德上校用了一种不甚名誉的法子,走通了莫雷尔将军的路子,而是次远征,上头对莫雷尔将军颇为倚重,因此,不得不卖他个面子,暂时保留第五十一团的编制,并将其划归第一师麾下。”

  “之前,‘远东第一军’虽然也存在各种各样的军纪问题,但大致尚在可控范围之内,可是,宣光‘水陆汇合’之后,不晓得什么原因,短短两、三天之内,违反军纪的事件,突然间爆发性的多了起来——尤以猥亵、强奸妇女为多。”

  “一时之间,司令部手忙脚乱。”

  “有人说,这是因为之前的‘泥浆行军’,把小伙子们给憋坏了——这是一种‘报复性’的发泄。”

  “好像有点儿道理——这几天违反军纪的,主要集中于走陆路的部队,就连之前军纪相对良好的炮兵、骑兵部队中,都出现了不少猥亵、强奸的事情。”

  “我们当然不能由得这种情形发展下去——刚刚才同宣光当局达成‘和平协议’,小伙子们就开始大肆骚扰当地妇女,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啊!”

  “再说,马上就要打大仗了,也不可以这样子乱来呀!”

  “正在严申军纪,并打算抓一、两个典型予以惩治之时,上文说的那件‘不愉快的、甚至可说是荒唐的事情’发生了。”

  “还是件‘骚扰妇女’的事情,可是,当事人不是普通士兵,而是——呃,莫雷尔将军。”

  “本来,我并不愿意说这件事情的——这有损莫雷尔将军的令誉;可是,不说这件事情,后来发生的更加重大的事情就说不明白了,所以——还是说两句吧!”

  “那天——也就是第二次紧急会议结束的当天、亦即礼拜天——晚饭的时候,莫雷尔将军喝了太多的酒——一个人喝掉了整整两支白兰地;考虑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就要开拔,他的‘酒量’,实在是过头儿了些。”

  “不过,若考虑到彼时他的兴奋和压力,这个‘酒量’,似乎也不算太稀奇。”

  “‘远东第一军’之所以在失去制海权的情形下不南撤,留在北圻坚持作战,乃出于莫雷尔将军的一力主张——其志得申,不能不兴奋;另一方面,此一‘留’,乃无大后方作战,是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局面——他嘴上再如何乐观,心里也不能不感受到沉重的压力。”

  “酒后,莫雷尔将军撞撞跌跌的来到了‘春水社’人员的驻地,闯进了上文提到的那位叫做‘善娘’的年轻女士的帐篷里。”

  “刚开始的时候,帐篷里的气氛似乎还算融洽,外头的人还听见里头传出了笑语声,但很快,激烈的冲突发生了。”

  “我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司令部人员,一进帐篷,便不由瞠目结舌。”

  “善娘身上的衣裳,被撕去了大半,肩膊、大腿都露在外面,几乎无法遮掩住身体最私密的部位——不过,人似乎没有受伤。”

  “另一边,莫雷尔将军斜瘫在一张小桌子上,左额血流如注,呼哧呼哧的直喘气。”

  “更扎眼的是他的下身——他还穿着靴子,但长裤、内裤都已经脱到膝盖的位置了,乱糟糟的卷在一起。”

  “还有,地上散落着一支四分五裂的手枪——莫雷尔将军的配枪,枪柄上沾着血——他自己的血。”

  “前后脚赶到的军医在现场为莫雷尔将军做了消毒、缝合和包扎——谢天谢地,血虽然流了不少,但没有伤到头骨,还算是皮肉之伤,并无大碍。”

  “紧接着赶到的是阿尔诺将军和阮景祥先生。”

  “一眼看过去,阿尔诺将军便晓得发生了什么?他先向脸色铁青的阮先生表示歉意,说莫雷尔将军喝多了酒,自己也不晓得自己做了什么?一切都是误会!一切都是误会!然后摘下帽子,向善娘微鞠一躬,说,本人谨代莫将军向您致以最深的歉意,衷心希望您没有因为这个误会受到太大的惊吓!呃……酒醒之后,莫将军会亲自过来向您致歉的!”

  “善娘虽然衣不蔽体,却颇为从容,还笑了一笑,用很不熟练的法语说道,‘是的!误会!’”

  “事情暂时就这样了结了,我们当然不能对莫雷尔将军处以军法,‘春水社’也没有就此事再多说一个字——他们当然晓得,若是普通的越南人打伤了法兰西帝国的将军,不论其曲在谁,‘凶手’都得判处死刑;但我们当然不能这样对待善娘,除了她是‘自己人’之外,目下,也正是需要‘春水社’出力的时候——在接下来的无大后方作战的过程中,‘春水社’对于后勤保障的作用,只会愈来愈重要。”

  “莫雷尔将军做出这样不名誉的事情,并不太出我们的意外——他本就有好色的名声;我们都晓得他最著名的那件事迹:勾引——也有人说,是强奸——一个铁匠的妻子,结果被那位倒霉的丈夫撞见了,二人扭打起来,莫雷尔虽然强悍,但对方更加强壮,于是,他掏出枪来,一枪将对方打死了。”

  “这一回,莫将军大约也掏出了枪——但,居然被善娘夺了过去?反变成了善娘的武器,倒过来砸伤了莫雷尔将军?”

  “而且,这一砸的力道,虽然很大,却有分寸——不然,莫雷尔将军就不止于皮肉之伤了。”

  “至于手枪变成了零件,那是善娘将之拆散了,并不是砸裂的。”

  “莫雷尔将军身材高大,体格强悍,虽然当时他喝的醉醺醺的,神志没那么清爽,动作没那么灵活,但善娘——那样娇小的一位女士!矮了莫雷尔将军不止一个头!体重大约只有他的一半!居然能够?——”

  “她虽然被撕掉了大半的衣裳,但莫雷尔将军非但未能对之施行实质性的侵犯,反倒被打的头破血流、瘫倒在地——”

  “哎!这也未免太出奇些了吧!”

  “莫雷尔将军酒醒之后,当然不肯‘亲自过来致歉’,他破口大骂:‘那个小娘皮阴我!明明是她勾引的我!待到要入港了,却突然翻了脸!’”

  “我们都认为,‘勾引’云云,是莫雷尔将军自作多情;我是直接跟这位善娘女士打过交道的——我虽然是作战参谋,但忙起来,有时候也得干后勤参谋的活儿;她对谁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包括我在内,但我并不认为她在勾引我。”

  “对于她的笑容,只有别有心思的男士才会‘误会’。”

  “这个不愉快的事件并没有影响军事行动的正常展开——莫雷尔将军的伤不重,不影响骑马行军、指挥作战。”

  “第二天早上八点,我们按时开拔了。”

  *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