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百五十五章妆刀

作者:执剑问情更新时间:2017-10-19 17:56:16
  风御鸾在房顶,身边围着一圈女子伸手在他身上轻轻抚弄,他紧闭双眼皱着眉,终于还是忍耐不住,猛地睁开双眼,身子一跃跃到了******楼木廊上,挥手在西厢周围布了一个禁制结界,阻止这些女子进入西厢,而自己顺着木廊的楼梯往下走到了二楼,来到了银匠庄师傅的作坊中。

  庄师傅正在低头制作一枚银钗,抬眼看见风御鸾,先是一愣,再而开口问道:“公子,请问是要打什么首饰么?”

  风御鸾微笑道:“你是店铺中的银匠?我从七座峰而来,在店铺中要住上一段日子。”

  “原来是山门中的公子,我作坊里没有茶,您请坐。”

  “不劳烦师傅,你忙你的,我也有些做玩意儿的爱好,借你的作坊一用。”

  “公子请随意。”

  风御鸾从怀中取出一大枚银锭,在一副案前,拿起一个钢锤捶打着,直到银锭变成了一个头尖尾圆的细长条。又取了一片钢制的拉丝片,把这尖尖的头部卡在拉丝片的空洞中,一手牢牢抓住尖端,猛力一抽,抽出了一根火柴般粗细的银线。

  待各种银线全部抽好,摆在案上,又取来一柄火枪,开始打造他构思中的玩意儿。

  林缘晨在东厢绣房,一边对着玲珑说着话,一边御着针绣花,可是每绣一针要费很长的时间,一个弄不好针就当空掉落,绣出来的针脚那更是不可看。

  “昱吉小姐,你这是在练哪种功法呀?”玲珑俯身绣着绣绷上的一副绣作,不时地抬起眼观摩林缘晨御针绣储物袋。

  “玲珑,这不是功法,我在练剑。”

  “呵呵,玲珑没有看到过别人练剑,不知原来练剑是这样的!”

  “玲珑,练剑是各种各样的。”

  “昱吉小姐,外面那群小姐围着的人是谁啊?”

  “他是我师父风御鸾。”

  “风御鸾……那不是山门中的道尊老人家么,想不到如此年轻。昱吉小姐,你可有福气,道尊他老人家这次是特意来看你的吧。”

  “哈哈哈,玲珑,他来看我算什么福气,他来了以后,我哪里都不能去。也不能自由自在地交朋友。”

  “道尊是怕你被别的公子哥骗了去。”

  这时,空中的针又一次掉落,林缘晨口中发出“哎呀”的一声叫唤,垂着头又一次御起了针线。

  “这御针绣花真心难!玲珑,你是怎么绣花的?”

  “我绣花?我也不知道,只是眼到针到,想绣在哪处就哪处,玲珑从小就绣花,可能习惯了。”

  林缘晨仔细地看着她手中的针线,这针,随着落针之处的不同,她时而捏住针的中部,时而又捏住尾部,时而倾斜着拿,时而直立着拿,林缘晨看得时间长了,慢慢有所明悟。

  “我如果只御在针的一个部位是无法完全控制住针的,要随着针在空中的方位变化,甚至可以分御多个点,下针的力度也是御针部位上不同施力的结果。”

  随之心神中法诀变换,分出几个御针部位,在空中做着多角度的变化,这下的确稳了很多,再转了几圈,甚至可以从心神中感觉出针的重量。

  “我用手打架,对方身上的皮肉筋骨,力道变换都可以用手感知出来,乃至可以感知他下一招的意图。要感知这剑,和对方的剑,却没有手可以去摸。唯有做到和那邋遢鬼一样的细腻精准,才可以从本能上去判断剑上的触觉,就像凭空在剑上产生了手筋。”

  想到这里索性一闭眼,在空中御着针做着各种动作,走着各种套路,巩固这心神中对针起的一丝一毫的感觉。

  过了一个时辰,这感觉似乎明显了很多,她又抛出另外一根针,御上线头,尝试了几次穿入针尾之中,两根针一起绣储物袋。不时地还御着两根针相互过招,以此来感知针在空中或擦肩而过,或相互碰撞时产生的一丝一毫的感觉。

  一直到午饭时间,这两根针一次也没有从空中落下过,御剑的本能,算是有了一些,也不用分很多的心神专门去稳住剑身,就如同真的有一只手直接地捏在了针上一般。

  风御鸾在庄师傅的作坊中,也做好了他构思的玩意儿。

  这是一柄镂空掐丝盘花柄的胭脂刷,和一柄十分繁复精美的妆刀,风御鸾手中捧着这两样闪闪发光的事物,眼中带着笑意,从怀中取出一根天蓝色的罗带,把这两样妆具串在一起,扎上了一个蝴蝶结,又取出一根绳结,整个穿在上面。

  与庄师傅招呼了一声,走出了作坊。

  他刚一露面,在天井中的千金们就纷纷呼喊了起来,风御鸾眉头一皱,并不下到天井中,而是临空飞行入东厢,刚一落脚,同样挥出了一片禁制结界。

  脚下轻快地来到了绣房之中。

  玲珑嘴角带着笑,偷偷瞄着两人,并不说话,只当是在场的多余之人。

  “昱吉,看师父给你做了什么?”

  风御鸾把妆刀和妆刷捧在手里,放到林缘晨的眼底。

  林缘晨一把抢了过来,在眼前晃悠着,眼中闪着神采:“师父,这好漂亮啊,是给我的吗?”

  “嗯,喜欢么?”

  “我很喜欢,谢谢师父!”

  风御鸾从她手中将妆刀和妆刷拿过,轻轻地别在了她腰间的罗带之上,这两把装具挂在林缘晨的腰间,行路之时相互轻碰,发出叮叮当当清脆的响声。

  “昱吉,你饿了么?师父带你出去吃饭?”

  “好呀好呀,我今天不想去丰凯楼吃,我们不如去看看市井之中有什么别的美食?”

  “师父正有此意!”

  两人携着手双双出了绣房,玲珑在一边掩嘴而笑:“什么道尊老人家,明明和小昱一样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两人直接从房顶上飞出,在空中飞行,林缘晨不住低头把玩腰间的妆具:“师父,真是越看越漂亮,师父你以后可以给店铺做首饰了!”

  风御鸾眉头一皱:“师父不想给那些女人做首饰!”

  “为什么呀,那些小姐如果听说是师父做的,肯定喜欢得不得了。”

  “师父只给你一个人做首饰。”(未完待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