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四百七十八章 汪洋中的一片树

作者:家在南极更新时间:2018-10-26 06:44:13
  小包来到活动中心,这里到处是一片笑声,大家互相笑话你买的这个我买的那个,然后再分享买回来的东西。有人没能上岸,但也拿了钱,交给战友捎一些物资回来。这场大采购,花钱最多的还是电子产品,主要是照相器材。

  这类物资里,竟然还是海西特产品最多,原因是,市场上,胶卷相机还占多数,体积上没有海西特的CDM牌数码相机有优势,而且不用胶卷,像素感光度比胶卷相机更好,操作也更简单。只要多买几个存储卡和特种电池就行了。所以,这次带回来的,三十个人带回来绝不止三十部。CDM这个牌子,就是柴达木的拼音缩写。

  其次就是衣物帽子靴子围巾墨镜,这里羽绒衣本来就少卖,又不是季节,人家找遍仓库,也没有找到几件存货。也被队员们全部扫货。

  第三类物资是高能量高热量食品,奶粉、奶糖、炼乳制品,牛肉干、果脯、维生素类保健药物,那是成堆的买,所有人都是把钱花光,车装满。着实为台北经济发展奉献了一把力量。难怪人家派出电视台跟踪报道,连买些什么,都即时反应在电视屏幕上。

  直到晚间节目开始,看到那面科考队的旗帜,人们才明白,月亮号这是要到南极去啊!

  小包回到自己舱室,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三个女人坐得周吴郑王的,在东方媗刘静静和另一个女勤摆弄下,往脸上涂敷一种黑黑的海泥面膜。

  小包无语的坐下,说:你们继续,不用管我。心说:你们原本就是国色天香的模样,不知道还要捯饬成什么模样?

  无聊地拿起包装盒看看,哈!上海嘉怡日化公司出品,这是肖玉华的产业啊!不便说破,依旧放下。感情这花了一圈子的钱,还是自家的东西啊!人家说,肥水不流外人田,还真的不假。想流也流不出去啊!

  月亮号在大海中航行,小包到船员住宿区去看望台北来到五名科考队员,为首的领队叫庄耀宗,本岛人,是个五六十岁的教授,四个队员都是三十多岁,三个是老庄的学生,一个是其它单位的。小包一眼就看出他是个军人,他才是实际的领队。也装作不知道,为他们每人添置一台笔记本电脑,准许他们用无线网连接船上资料数据库,自己查资料,做研究。

  大家都在一个餐厅吃饭,伙食标准很高,每顿都有鸡鱼肉蛋,饭菜自选随便吃,那些水果也随便吃,只是不能浪费。

  老庄的一个学生姓皮,叫小皮的很爱动,有事没事就往伙房跑,他还按照祝道绣要求,做了一次本地风味的什锦菠萝饭,叫一班七八个女生吃中了,于是小皮就把这种饭的制作技术就传授给厨师,每天至少要蒸一笼,餐厅里飘逸着一股奇怪的酸甜米饭香味。

  小包更多时间里,依旧在活动舱指导所谓的龙组菜鸟群,小包要传授更多的技术要领。这里警戒严密,别说老庄几个人了,就是船员也不能接近。

  大家团团围坐,小包坐在中央要表演戏法,他手中拿着一根香蕉,还要讲些开场白,他说的都是秘闻:我们搞核试验,为什么要选择在罗布泊,难道真的是因为那里是无人区吗?在那片地方,其实还有......

  小包手里出现一个玉佩,材质似金非玉,上面雕刻着一些奇特的花纹线条。小包说:这东西是上一个文明留下来的物品之一,有着神奇的复制功能。现在我

  们解释不了这种技术,但物质不灭定律大家都知道,任何物质都不能凭空生成出来,他的后面,需要强大的物质基础来支撑。因缘际会,我初次得到这个东西时,没有任何物质基础,也就经常受伤,无法用它保护自己,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全世界已知矿藏的三分之一多一些,都在我的手里,这就是海西特发展迅速的原因。

  物质是靠原子粒子组成的,我们的科学家猜测,这是一种粒子级的物质重组仪器,它可以把已知物质转化成另一种物质,而且不会改变母本原有的形状和本质。

  小包手中的那根香蕉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两根,两根变成四根,八根,十六根。小包又拿出来一大块香蕉,有十来根的整块,在大家面前,立刻就变成两块四块八块,每一块都一模一样,连上面沾着的包装碎纸也在相同部位。

  小包说:大家吃香蕉吧!吃不完可不行!自己先拿起来吃起来。

  有人开始提问题了:是不是所有物品都可以复制?

  对!小包说:首先还是物资储备,它不会无中生有,只要有样品做母本,还得有物资支持。江苏号航母的钢材是特种钢,一般工厂的工艺就达不到要求,海西特特种炼钢厂产能不足,运输又太远,所以,就需要这种功能。包括你们脚下的月亮号,都是这种钢材做成的。

  那不是老有钱了?一个东北籍的战友问。

  小包拿出一张百元美钞,瞬间就变成一把,交给他,说:你拿出去花试试,看人家不打死你!那人接过去一看,钱是旧钱,只是号码一样,怎么花?大家大笑起来。

  他还不死心,问:那分散到许多地方不就行了吗?

  小包说:有那分散的功夫,你可以创造更多的价值。你那笨办法,终究还是要被发现的。

  月亮号走了四天四夜,终于在二十五号凌晨抵达定海群岛海域,和这里游弋的两艘军舰、一艘海洋探测科考船和两艘海监船联系上了。

  这里海深浪急,水底地质情况不明,船锚长度有限,无法下沉到底,又怕火山突然爆发,就一直不敢靠岸停泊,就那么在附近海域转圈子。

  小包得知人家已经在这里轮值超过两个月了,连忙放下快艇,给他们送上水果和肉食蔬菜等补给品,两艘船并行时,还用水管为他们输送淡水。

  把几艘船补给一遍,足可以再坚持两个月,小包叫月亮号果断靠近下锚停泊。笑话,自己早已停止了这里的海底地质活动。后来的火山迹象,都是惯性作用和余烬。

  周小联和曾庆伟在准备登岛,不知从哪里找出一艘较大的快艇,在往上面搬箱子袋子。老庄和小皮等人也要上岛观察。小包同意了。

  定海群岛现在的陆地面积已经超过三百平方公里,大小六个岛屿围成一个大圈,西北部偏西,一座主岛面积较大,呈现弯梭形,面积大约有七八十平方公里。像一个老母鸡,护卫着身边的几个小鸡仔。月亮号就驶进这个群岛环卫的大圈子里。

  海底探测雷达显示,这片海域,就是个巨大的海盆,中心深度在五十米左右,可以停泊所有的大型船只。而且,四周的大小岛屿,就是天然的风浪屏障,可以为渔船军舰提供庇护。

  小包接到李钟的报告材料,心中暗笑,这是自己按照老王设计的模型精心打造的,本来想把这片海盆给抬高一些,填上沙土,建设个世外乐园的,后来改变主意了,自己终究还是要离开的,搞个避风港,为后人造福,岂不是更好?

  现在的岛上没有什么看头,到处是黑黑的岩石,缝隙里也有些火山灰的积存,又被大雨冲刷得遍地黑色。这种海水和暴风雨冷却的岩浆坚硬无比,看上去牙齿都发酸。

  月亮号进了海盆,军舰和科考船却被告诫,暂时不宜靠近。

  老庄几个在上面取些岩样,照了一些照片,看着周小联和席建中几个在最高点修建标识碑,安装卫星定位装置。各人都在忙活着。标识碑修得很高大,有一人多高,也不知道那艘小船怎么装那么多的物资,好像岛上没有砂子吧!那水泥和淡水也没有拉上来这么多吧!

  方柱形的标识碑的四个面上,每个面上都涂上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充满整个水泥面。小包就站在碑前,前后左右的照相,摆出各种姿势拍照。这是他这一世的功德碑,不好好嘚瑟一番怎肯罢休。

  老庄也费力地登上山顶,他发现,这里的情况有些颠覆常识,火山顶一般都有个火山口,即使是死火山,也该有个大坑才对啊!这里却是个平顶山,还稍微有些突出。标识碑就立在那个突出岩石上。小包说:可能是熔岩腔最后冒个泡,又没有冒出来,里面的岩浆又顶一下,就凝固了,成了这样的形状吧!

  老庄笑着说:如果像你说的那样,从此成了死火山,那就好了。

  小包在嶙峋的石头山跳来跳去,寻找有没有宝石之类。小皮就笑着问:找什么?

  小包一说,几个人笑了起来:高温高压下可能会有宝石,也不会躺在外面让你捡吧!有是肯定有,藏在岩石里,过个几百万年,外皮风化了,你再来捡吧!

  小包懊恼起来,说:走!回去吃饭!

  到了晚上,小包再次出来,只带周小联和马登红,曾庆伟开直升机,就在这片岩石上飞来飞去。这片群岛上,开始下起雨来,这种雨,不是水,而是土,来自黄土高原和印尼的鸟粪混合物,里面还有大量的草树种子,这场雨下的很大,土不会流淌太远,但还是在岩石之间堆积起来,向山下淌落,填充每一个缝隙,流向可以聚积的地方。

  带着异味的土壤洒遍大小岛屿,小包叫曾庆伟把直升机降落在一片空地上,自己一下子就闪身来到大岛的弯梭中心部位,站在海水边上,他拿出一把沙子,这是海西特的黄沙,他挥手洒向海水中,并快速在水边快速隆起的砂子堆上跳跃奔跑起来,海边的砂子在不断增多,蔓延开来,变成一条高大的沙堤,这沙堤有两三层楼高,跟在小包身后不断延伸。

  马登红的体质比周小联还要好些,提前一步赶到海边,看到这一幕,一屁股坐到鸟粪堆上,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小包的速度他更看不懂了,沙堤延伸到远处,他不知道尽头,但知道弯梭岛屿的内侧长度有十多公里,现在天色黑下来,肉眼已经看不到尽头了。沿着沙堤走,不远就是弯梭中心位置。

  果然,小包返回来了,在这里站了一会儿,等待沙堤涨起来,向另一端跑去,这次,他身后出现的,是另一种洁白的砂子,在星光下分外醒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