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十章絕處

作者:語不凡更新时间:2017-10-28 07:43:07
  同一时间,代舆岛上…

  「巫蛊、气、解、降灵还有药膳,岛上最高权位的伍宗,都聚在了本座这神灵之隙」大司命卧在榻垫上,把玩着手中那页残纸。下首处,站着五人,分别是方萍、姜允、杜云涛、席淼淼和姚灿,杜云涛低着头,悄悄打量着众人,这方萍和姚灿,一个照着紫纱、一个戴着面具,无从揣测他二人心思,而姜允本就话少,向来多做而少说,不折不扣的木头人!这席淼淼,一富泰然面貌,自他劫场一役,一瞬击退了数十名白家军,虽说都是些功夫不高的蠢货,可她的实力,却着实不容小觑,现下他最不安的,便是这个女人。

  「云涛」

  「是…」

  「东西可找着了?」

  「回…回大司命,这…这恐怕还要些时日」

  「哼!整整一个月,别说这匠人呓语没见着,就是那个反贼和白家的小子,连个影子都没看见!你这解宗之位,是当,还是不当?」

  「大司命息怒」杜云涛惶恐的跪了下来。

  「大司命大人何必如此挂心,现下白世常已死,殷不二盗了九穗禾出海,姚灿已然归顺,如今膳药、武、匠、阅能四宗,仅剩一个牧裴松,谅他一个人,在这岛上也弄不出个乱子」席淼淼说道。

  「还敢说!技艺不精,连本座一成功力都难以驾驭,好端端地让煮熟的鸭子飞了,这白昊天如今只能托孤于他,若不是妳失手,现下早已斩草除根,又何需如此大费周章!」

  「淼淼知错,请大司命降罪」

  大司命起身,拂了拂衣袖,对着姜允道:「那只狐狸,情况如何?」

  姜允愣了一会儿,才会意过来,他口中的狐狸,说的正是少司命。

  「禀大司命,少司命整日待在清冥居,除了养养花草、逗逗禽鸟,并无其他异常」

  「(难道真是我多虑了?)」大司命嘘了一口气,这一切计画进行得太过顺利,让他有些不安,他知道的他,不是个会弃局的家伙,他将殷不二连同墨峰孙女和天上人,送出代舆,绝对有什么用意;那日,他虽亲眼见着舟舆被击个粉碎,想是一行人早已葬身鱼腹,而姚灿,只要他手里握着方萍,谅他也不敢不从,可不知怎么,他总有种不安的感觉。

  「你二人呢?」他瞟了一眼方萍和姚灿。

  「属下无能」

  「罢了!」大司命将残纸揉成了团,抛向了空中,说道:「三日内,若是无果,便一把火全烧了」他语声一毕,纸团便碎成了千万片,如绵绵雪花,纷纷自空中落下。

  「是,大司命大人」

  且说这白昊天,见着铸房前门有两个汉子轮番把手,甚是森严,他只得待在芳华林里,从远方敲敲窥伺,待得午时交班,才有机会自铸房暗门,溜了进去。白昊天揣着怀中的薄饼,怯生生地推开了暗门,里边黑压压的一片,可他还没踏入,面前便红光一闪,一把锋利的斧刃,显些砸到了他的脑门。

  「干…干爹」

  这暗室里边并不大,圆弧形的房间,仅仅是容纳一人都尙嫌拥挤,牧裴松一人坐在门边,手紧握着赤炎斧,他听得白昊天的声音,才将斧刃移开,这白昊天是胆战心惊的,他本就怕他这干爹,自打他劫法场回来后,不知怎地双目失明,本来就性格乖戾的他,如今脾性是更加暴躁,可现下全村都在捉拿他二人,白昊天是

  手无缚鸡之力,眼下,不得不和这瞎眼老头给困在一起了!他从怀里揣出了打火石,点了只蜡烛,将饼递给了牧裴松。

  「哼,废物!」牧裴松只吃了一口,便将烙饼给扔在了地上,这东西无肉无味,形同嚼蜡,往日餐餐无酒不欢、天地为家的他,现在竟被囚在这阴阴暗暗的暗室里,而每日,仅能靠着他这不成材的干儿子打点起居,现今白世常已死,这铸房日日是给人搅得天翻地覆,可他们绝对不只是为了他俩而来,他虽恼火,恨不得

  出去,一招毙了那几只逐臭的老鼠!可同时,他也暗暗宽心,这代表着,他们也还没找着-那匠人呓语。

  「脓包,全是脓包!」牧裴松握着赤炎斧,忿忿地敲击着地面,白昊天身怕惊动外面的守卫,可眼前这位干爹,却非他亲爹,虽然向来干爹疼爱更甚亲爹,可他知道,这牧裴松不过是和白世常交好,才勉为其难的认了他这干儿子,若不是牧裴松和父亲私交甚好,他这干爹,还不一掌毙了他!可他不管再怎么努力,

  他这干爹,就是瞧不上他半分。牧裴松似是撒足了气,才停了下来,沉吟了一阵,他思量着这些日子的剧变,先是来了个天上人,后少司命命他将于正送出岛外,而后白世常,三番五次的遇险,大司命虽然一直觊觎这匠人呓语,可终究

  没有付诸行动,怎么这节骨眼上,却如此急着下手呢?再者,劫法场之日,又有许多不合情理之处,难道,真是自个儿鲁莽了吗?他是越想越乱、越想越不明白!脑子像是裹了糨糊的,转也转不出个所以然来;一旁的白昊天见他面上阴森森的,烛光恍恍惚惚地照着,那模样十分的怕人!但就在这个时候,他注意到牧裴松

  斧柄下方,木板有些凹陷,起先,他以为只是寻常受潮龟裂,然若是龟裂,木板势必有些裂纹,可奇的是,这木板仅仅只是下陷,下陷的自然,仿佛在造之时,便设计成这般凹陷,他挪了挪身子,想一探究竟。

  「干什么?」牧裴松冷不防地将斧柄一击,只消多一公分,白昊天的拇指便是不保,这牧裴松虽是双目已瞎,但听力却是极好!白昊天怯生生地退了回去,但却发现,方才凹陷之处,已然无踪,仿佛这暗室哩,那凹陷仅仅只是他一时的错觉。

  「小崽子,别给我打什么歪脑筋!」他击了击地板,又道:「我虽是双目已废,但结果你这样的货色,十个八个都还不成问题!」他见他没有回答,吼道:「听见了没有!」

  「是,是干爹。」白昊天唯唯诺诺地说道。

  牧裴松啐了一口,说道:「枉你爹一代名匠,却有了你这么个蠢货!」

  白昊天只得静静地听他骂着,任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一个多月以来,他适逢变故,家破而人亡,就连他父亲那一班学生,抑是死的死、伤的伤,牧裴松虽然不说,可他隐隐约约地知道,这一切都是那本匠人呓语惹来的杀身之祸,可究竟是本怎样的书籍呢?

  他父亲从来没有和他提过,而他父亲究竟又将它藏在那儿呢?自他母亲病故后,他父亲便整日待在铸房内,更加沉迷于机巧匠术,若说是在这铸房内,那为何一个多月来,外头那帮人翻箱倒箧,却是无消无息呢?讽刺的是,他如今竟得因为这部未曾见过的书籍,,竟得和这么个瞎眼老头共处一室,不过,他现在可想不得这么多,他的双眼直勾勾的望着方才,方才那本应下陷的凹处,他知道,这里边定有着什么机关,而他必须亲自去确认,但眼下,却是不可能的了。

  「傻了是不是?还楞着干什么?」

  「...啊?」白昊天回过了魂来,却不知他刚才说了什么。

  「你让你干爹吃这什么狗饲料?还部快出去找些酒来?」

  「喔…是、是,是干爹」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