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章~内视

作者:拼命的牛更新时间:2017-10-29 16:27:43
  作者~拼命的牛

  第三章~内视

  现在还是白天,外面有不少人在闲逛,楚男把砍柴刀藏起来后,便回去了。

  回到草屋躺了后,楚男收敛心神。

  按照九进一出呼吸吐纳法,引气,存气,吐气,反复不已。

  一道道看不见的暖流,随着他的呼吸,在他身体经脉中流淌,最后进入丹田之中,被胎膜所吸收,

  这道暖流虽不是东来紫气,却明显对胎膜有用,下一切楚男是不知道。

  楚男现在似睡非睡,似醒非醒,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变了,见不到任何人,看不到任何物体,仿佛连思维都仿停顿了般。

  忽然,他看到无数乳白色的光点,在天地间飘荡着。

  他能看到,自己每吸一次气,就会有一些乳白色光点进入他的身体中,这些光点仿佛把他的身体当成了游乐场,在身体内四处游荡。

  无论这些光点在身体那个部位,最后都回向一个地方涌动,他也跟随这些光点一起涌动。

  跟着这些光点,终于来到了目的地,那是一个空旷的空间,四周空空旷旷灰蒙蒙的。

  分不清哪里是上,哪里是下,找不到东,也找不到北,更找不到他自己,却又能清楚的感知到自己是存在的,仿佛这个空间就是他,他就是这个空间。

  时间似乎停止了,又似乎没有停止。他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来这里干什么?

  他四处看去,看到了那些乳白色光点,那些光点进入一个紫色的圆球之内,便再也不出来了,仿佛那里是它们的家。

  突然,他想起自己来这里干什么了,他是追着光点来了,光点进入了紫色圆球中,他也要进去,想看看光点里面有什么?

  可他无论怎么努力,都进不去紫色光球之内。

  进不去,那就不进去吧,他在这空旷的空间逛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觉好无聊,顺着原路返回。

  他感觉自己飞了起来,他看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远,越来越小。

  他能感知到,无论自己离身体有多远,只要他想回去,就能瞬间回去。

  “咔嚓!”

  一道闪电从远方传来,一种毁天灭地的威压,让他惊慌失措,他心里非常害怕,他想回到自己身体当中。

  “咔嚓!”又一道闪电从天空划过。

  他终于回到了自己身体当中,听着那吓人的雷声,再也没有了恐惧之心。

  “咔嚓!”又一道闪电,从空而过,青峰山方圆百里下起了瓢泼大雨。

  哗哗哗……

  雨水落在草屋顶上发出啪啪之声,雨水顺着茅草往下淌,也有部分雨水穿透茅草滴落在茅屋内。

  楚男用手摸了下脸,发现竟然是雨水,想起刚才那仿佛做梦一般的场景,心里高兴无比,知道自己元神出窍了一次,猜测出那空空荡荡的空间很可能就是自己的丹田。

  人们常说,万事开头难,只要能内视一次,就可回回内视。

  楚男躲开漏雨处,坐了起来,收敛心神,一念固守丹田。

  下一刻,

  他的意识就再次进入了,之前的那个空旷的空间之中,这次意识是清醒的,他想看看丹田又多大,却发现它是无限大的,没有边缘。他想看看丹田有多小,发现丹田小的几乎找不到。

  楚男的注意力,很快就被丹田中的那团紫色光球所吸引,他感受到了一种勃勃的生机,仿佛里面正在孕育着什么般。

  “这是……胎膜?难道里面正在孕育道胎!”

  楚男这一高兴,意识便突然从丹田中出来,重新感知到了肉身的存在,是自己的终归会是自己的,无需在看。

  楚男收起激动的心情,不知摸到了谁的草帽,带在自己头上,推开草帘,就走出了茅草屋。

  夜黑风雨夜,正是杀人放火时。

  雨吓得又急又大,地面坑坑洼洼处已被雨水灌满,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泥坑中穿行。

  奴隶区的夜晚也会又人巡逻的。

  这一路走来,楚男一人未见,想必那些人都找地方躲雨去了?

  给楚男他们打饭的中年人,名叫张熊,长的五大三粗,看上去一脸凶相,实际上胆子很小。

  打第一个雷的时候,张熊就被雷声吓醒了,第二个雷的时候,抱着腿蹲坐在床上瑟瑟发抖,第三个雷的时候,把被子蒙在了头上。

  张熊不知道为什么,下午睡醒以后,他心里就开始发慌,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这半夜又是打雷又是下雨的,心里更是害怕的紧。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天突然不打雷了,张熊也就不那么害怕了,从新躺在床上,盖好被子睡了起来。

  “咔嚓!”一道明亮的闪电从天而过,一道比之前还要响亮几倍的雷声传遍整个天空。

  张熊被吓得睁开了眼睛,眼不睁开还好,这一睁开顿时心胆惧裂,魂都差点被吓出来。

  “不要杀我。”

  “不要……杀我!”

  张熊牙齿打颤的道。

  从脖子上传来兵刃那冰冰冷的寒意,张熊感觉自己快被冻僵了,张熊手脚都在发软,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

  看着刀刃紧紧的挨着自己的脖子,张熊知道只要对方轻轻一用力,来年的今天就是自己的忌日。

  楚男脸往前凑了几分,压低了声音,道:“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没有温度的话,冷漠的眼神,张熊感觉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年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魔鬼,不!他比魔鬼还可怕。

  这张脸张熊认识,那是自从他分饭以后,连着欺负两次的脸。

  “克扣你的馒头,我也是被逼迫的,这里有个叫刘亮的奴隶,他妹妹给一个兵头做了小,他现在正在练武,每天需要大量食物,就让我们这些伙夫给他弄馒头,不弄馒头就打死我们。”

  楚男露出凶相,狠狠的,道:“你虽然不是主谋,也是从犯,今天你看到了我的样子,留你不得!”

  张熊怕死,非常的怕死,脸色煞白,害怕对方下手快,不由加快语气,道“你今天杀了我张熊,明天还会来个李熊、刘熊、王熊什么的,馒头还会被克扣。”

  “我发誓绝不告密你要杀人,绝不找人报复,每天的馒头一个不少,全是干粥”

  “不!馒头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粥想怎么喝就怎么喝!”

  “求求你,不要杀我,饶我一命吧!”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楚男本就没打算杀他,只想做回愣的,治一治这个横的伙夫,手腕一番,砍菜刀离开脖子,放在了耳朵上:“拿你一个耳朵作为教训,若敢报复我,定要你小命。”

  一刀割掉张熊的耳朵,楚男消失在了雨夜之中。

  张熊看着地上的耳朵,是真的怕了,一点要报复的心都没有,决定要找人和自己一起住,再也不要一个人住了。决定以后见到这个少年绕着走。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