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十三章亲亲子衿

作者:淡茶书更新时间:2017-11-01 09:43:21
  梅思乐看清了环境,两人在温泉之中,泉水清澈见底,若非已经夜深,那人体的风情自然也能瞧得清楚。虽然看不清水下的*,可是梅思乐靠在那人的怀里,却也有别样的悸动。

  周葫芦感觉到梅思乐的后背紧贴着自己的胸口,将自己胸前的柔软顶的微微有些疼,但她也无心多想,只道是对方刚苏醒气弱体虚,怎能想到对方可能是故意而为之!所以她一本正经的身手探向梅思乐的额头,关心道:“乐乐,你身体还是很凉,想来那幽冥神掌所带的寒毒还没有彻底除净!”

  “幽冥神掌本身也是成名的绝学,内功阴毒,没有清除很正常,但我想问题应该也不大了,因为我已经感觉不到寒冷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一旦寒毒发作,我怕那些寒毒反而又会不减反增,我看不若这样,我教你九阴真经,这道家功法可化解万千功法,你这寒毒也必然能化解掉!”周葫芦边想边说道。

  “你要教我九阴真经?”梅思乐惊讶地离开了她的怀抱,回身看向她。

  周葫芦点头道:“自然,想那什么尊主这次被我吓跑,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若是你再受重伤,我,我”周葫芦没有说完,可是双目却已经晶莹剔透了,鼻子更是微微抽着气。

  “傻瓜!”梅思乐心里温暖,感动地一把搂住她道:“我还没跟你折腾够,岂会那么容易死?”

  “不许这样说!”周葫芦一把捂住了梅思乐的唇道。

  “好,不这么说,我换一句话说怎么样,换句吉利的话说!”

  周葫芦微微松开了手,好奇的看着她。梅思乐笑了,头微微低下,避开了周葫芦的眼睛,说道:“你说过要和我不离不弃,现在我也给你一句话!”

  “什么话?”

  “我要和你举案齐眉,生死相许!”

  周葫芦直接僵在那里,她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只是指着梅思乐,然后又指着自己,然后又指着梅思乐,如此往复却说不出话来,只能“你,你我,我”个半天。

  梅思乐却抓住了她的手道:“葫芦,我就问你,你喜欢不喜欢我?”

  周葫芦的下巴终于合拢了,她说道:“自是喜欢啊!”

  “有多喜欢?”

  周葫芦迷茫地睁着眼睛:“多喜欢?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喜欢。”

  “葫芦,若是我想和你长相厮守,你可愿意?”

  周葫芦说道:“长相厮守,举案齐眉不都是夫妻做的事吗,你我又不是夫妻,也做不了夫妻啊?”

  梅思乐握紧了她的手道:“怎么做不了,你我除了难有子嗣,还有什么和别人不一样?”

  “可我们都是女的!”

  “女的就是问题了吗?”梅思乐嘲弄一笑:“葫芦,难道你不明白吗,我们生死与共,我们同甘共苦,我们甚至一起吃,一起睡,还一起接吻,一起搂抱,你觉得我们做的不是夫妻间的事吗?”

  “甚至,我们比天下间的许多夫妻都要做得好!”梅思乐冷声道:“难道就因为我们是女子,就算不得夫妻了吗?”

  “可是,可是”周葫芦想要反驳,可是她脑海里却又想到青楼里那对女子的风情,在她眼中不是反感,不是厌恶,反而是激动,是慌乱。

  为什么是激动,为什么是慌乱?因为她居然充满好奇和期待,期待什么?她注视着梅思乐,梅思乐也正认真的看着她。

  她知道,梅思乐在等自己做抉择,可是她脑海里却混乱不堪,一面是期待,一面又觉得自己这样做是错的!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这样自己和乐乐会不会被世人唾弃,会不会被人当成疯子?

  “葫芦!”梅思乐等得近乎绝望了,她在周葫芦眼中看到的不是坚定而是犹豫不决,是彷徨!

  有时候,彷徨比拒绝更加伤人!所以她等不了了,她哪怕快刀斩乱麻,要死就死得痛快!

  于是,她的双手禁锢了周葫芦的脑袋,然后用力吻了下去,疯狂又用尽全力。

  两个人的唇舌交缠在一起,慢慢周葫芦放下了僵硬的身体,她回手抱住梅思乐,将她一把按在岸边压在了身下。

  “葫芦~!”梅思乐喘息着,她用力抱着周葫芦的头,想要阻止她在自己胸前的侵犯,可她又万分期待,身体里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啊~~~!梅思乐发出了长吟,那声音动人又悦耳,让周葫芦更加想要占有,想要将梅思乐与自己融为一体!

  面对周葫芦的吸吮和舔舐,梅思乐只觉得浑身酥酥麻麻,那种感觉让人心慌又让人沉迷,就在她感觉到天旋地转,身下似要喷洒出什么时,周葫芦突然不动了,她的头一把磕在了梅思乐的腹部,鼻腔直接淹没在水中。

  “葫芦,葫芦?”梅思乐感动到周葫芦犹如死人一般一动不动,不由惊慌地一把将周葫芦从水里捞了起来。

  梅思乐一边拍打着周葫芦的脸颊,一边急切道:“葫芦,葫芦你醒醒,你别吓我!”

  “噗,咳咳~!”周葫芦嘴里喷出两口水来,然后咳嗽着,她迷迷糊糊地望着梅思乐笑:“乐,乐乐~!”

  “别说话!”梅思乐将她靠在自己肩上,缓慢的给她输入一点内气。

  周葫芦一脸疲倦,声音若有若无:“乐乐,我好累!”说完彻底闭上了眼睛抱着梅思乐睡了过去!

  梅思乐一输入内气就感觉到周葫芦体内空空如也,完全是内气损耗过度所致,她瞬间想到周葫芦本就与皇甫韧大战一场受了内伤,可为了救自己不顾伤势将所有内气都输进自己体内抑制寒毒,甚至利用温泉帮自己排除寒毒,如今再加上疲劳,再也坚持不住,晕了过去就一阵难过。

  梅思乐咬紧嘴唇,眼泪滴落,直接落在周葫芦胸前,又顺着那柔滑的肌肤滑落融入温泉之中。

  “葫芦~!”梅思乐抽泣一声,拦腰抱起周葫芦走上了岸,然后将行囊里的衣物取出盖在周葫芦身上。她擦干眼泪,迅速给自己简单穿戴,便在周围寻了些干草枯枝引起了篝火。

  待篝火点燃,温度升高,梅思乐才感觉到暖意,就是熟睡中的周葫芦都嘬了嘬嘴,侧躺好将后背留给了火焰,显然也在取暖。

  看到周葫芦舒展了眉头,梅思乐终于放下心来,想来火再大一点,葫芦应该睡得更舒服些!梅思乐想到就站了起来,准备再寻些枯枝回来。

  只是她刚站起来,肚子就咕咕作响,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种酸涩感升起,显然是饿的太久引起的胃酸。她不由更加感动,看着那昏睡的人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呆子你有多久没休息了!”

  运功疗伤少则几个时辰,多则要花费几天几夜。这几天几夜,伤者也许没感觉,可对治伤者却是一种煎熬,因为稍有闪失,可能你救人不成反害人了!

  并且就算治好了对方,自己也损耗极大,需要一段时间去调养才能缓过劲来。江湖上,大理段氏一阳指名震天下,甚至能让人起死回生。可是代价也极高,一次救人使出的一阳指往往需要他们少则三年,多则二十年的调养才能恢复巅峰。

  所以大理段氏,不喜救人,除非不得不救,否则坚决不救!

  梅思乐知道周葫芦为自己牺牲极大,心中更是感动,她摸了摸周葫芦的发丝道:“傻葫芦,你可知,你这样我会更离不开你!”

  “若是他日你负我,我也绝不负你!”梅思乐说完一脸果决地离开了。

  待她回来时,手里除了枯枝柴火,还有两条死蛇。将蛇扒皮剖腹洗净后,梅思乐便将蛇肉串在了几根树枝上烧烤起来。

  渐渐地,肉的香味越来越浓,油花滋滋地不断滴在了篝火中,周葫芦的鼻子犹如猪鼻子般拱了起来,然后嗅啊嗅,直接坐了起来。

  她双目还闭着,明显没有醒来,完全是被肉香味刺激了肠胃本能的想要获取食物。

  梅思乐看见周葫芦犹如梦游般在那闭目不断嗅着肉香,甚至还不时做着吞咽的动作就捂嘴偷笑了起来。周葫芦太累了,她根本就没有醒来,可是她的行动却告诉梅思乐她是有多累多饿。

  梅思乐提起一串肉刚凑到周葫芦身前,周葫芦的身子便立刻向前靠去,直接就冲着肉去了。

  梅思乐故意将肉串收了收,没想到周葫芦跟着那肉串又动了动。梅思乐几番移动肉串,周葫芦都跟个不倒翁一样凑上来。

  咕噜噜~!这次肚子唱歌的不再是梅思乐,而是周葫芦。听见周葫芦的肚子再唱空城计,梅思乐幡然醒悟,心生内疚,终于将身前的人儿推醒。

  “葫芦,醒醒,醒醒,该吃饭了!吃完再睡!”

  周葫芦的眼睛微微眯成了一条缝,看见眼前的肉串想也没想一口就咬了下去。

  “啊~!烫死了!”周葫芦突然一跃而起,叫道,然后捂着嘴巴看着梅思乐。

  梅思乐也是一呆,随后歉意道:“对不起,我该给你凉一凉的。”

  见梅思乐一副内疚表情,周葫芦也没再生气,反而安慰道:“没事,没事,是我自己的错!”

  梅思乐将肉串拿到嘴前吹了吹,然后递给了周葫芦道:“慢点吃,没人抢你的!”

  周葫芦噪呱道:“我刚才还以为自己做梦梦见好吃的呢,没想到是真的吃的!”说着吸溜一口就吃起肉串来。

  听得周葫芦话,梅思乐嘴角上翘,笑骂道:“你个臭葫芦就没个正行!”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