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章十七计划

作者:横刀笑昆仑更新时间:2017-12-06 12:41:42
  释洞机的出现,让早有猜测的唐凤玲与雪天寒都是眉头一皱。

  他的出现,足以说明,那封信所说的一切,全都是圈套,而且这个圈套,正是覆天教设下的。

  所有的一切,释洞机现身一刻,全都清楚了。

  但,他们依然不知,究竟是在何时何地,中了毒。

  从刚才开始,他们便是将自从进入竹林后的遭遇细细回想了一遍,但却依旧没有想到。

  唐凤玲目光微微有些厌恶地看着现身而出的释洞机,此人的心思实在是狠毒至极,即便是叶弘相比,也是不遑多让、

  从其方才的言语中,便可明白他早已知道自己等人中毒的事实。

  可,即便如此,他却依旧派出了那六名功力明显不如己方的杀手,任由杀戮,目的,显然就是为了对自己等人造成消耗。

  对待手下如此心狠手辣,简直是唐凤玲生平所见!

  但此人再可恨,众人此刻,却也是提不起半分力气,好似经过方才的战斗之后,整个人的力气都被掏空了一般。

  “哈哈……你们就别在挣扎了,不妨告诉你们,你们所中的毒,乃是天下奇毒悲酥清风。”

  望着众人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模样,释洞机得意洋洋地哈哈大笑。

  而听到“悲酥清风”四个字的众人,却是在一愣之后,猛然大吃一惊!

  天下奇毒,悲酥清风!

  这个名头,实在是太大了。

  不过,这悲酥清风,却也不是什么见血封喉的剧毒,此毒,并不会直接致人死地,而且初中此毒之后,身体不会有任何异样,与平常无异。

  但,中此毒后,若是在进行大量的体力运动,那么其毒性,便会很快作!

  而此毒的毒性,只有一样,那就是会让人感到无比的疲累,浑身乏力,就像此刻的众人一般。

  看着一脸惊讶的众人,释洞机再度哈哈大笑起来。

  “看你们的样子,似乎……有些害怕啊!怎么?被悲酥清风的名头吓坏了么?”他哈哈笑着,目中流露出一丝嘲讽般的神色。

  闻言,武动天的目中率先露出怒意!

  但,她还未开口,便听一旁雪天寒面无表情,且一如既往地用毫无感情的语气淡淡道:“区区悲酥清风,我等有何好怕!只是以往只问此毒名头,今日不想真的身中此毒,有些惊讶罢了。”

  闻言,释洞机似笑非笑的看着众人,“哦,是么?”

  “当然。”凌妙音率先开口,嫣然一笑。

  唐凤玲又道,“当然,除此之外,我们更惊讶地是,究竟是在何时何地,竟然不知不觉的中了此毒?”

  闻言,释洞机笑了。

  “哈哈哈……既然如此,那你们就继续惊讶好了。带着这样的惊讶去死,我想应该也不是一件坏事。”

  闻言,唐凤玲顿时有些无语。

  这家伙,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但便在此时,却听一旁的雪天寒赫然冷笑起来,“笑话!你真的以为我们,不知道是在什么是时候中的毒么?”

  释洞机好奇,“哦?那你倒是说说,你们是在哪里中的毒啊?“

  雪天寒冷笑,伸出手指指了指那竹林深处,“我们中毒之地,便是方才的那片遭遇了白湖岛一元宗弟子袭击的竹林,而毒物,应该便是隐藏在那阵突然来临的烟雾之中,对吧?”

  “啪啪……“

  “不错,不错……你说的很对,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是怎么想到的?“释洞机拍了拍手,笑道。

  雪天寒道:”你实在是太多嘴了,从你方才说出我们所种的毒乃是‘悲酥清风’之后,我便想清楚了一切。悲酥清风的毒性便是中毒之后不会立刻作,而要经过大量体力运动之后,才会作。”

  “我们进入竹林之后,唯一经过的大量体力运动,便是之前与两派弟子的战斗以及方才的战斗,而此后,悲酥清风的毒性便相继作了,那么很显然,我们中毒应该是在遭遇到那两派弟子的袭击之前,而那时,我们唯一遇到的不平凡的事情,便是那一阵突来的浓雾。”

  “所以,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我们中毒,应该便是因为那一阵奇怪的浓雾,我想,毒物,当时应该就在浓雾之中吧?”

  闻言,释洞机又笑了。

  “正是如此!没想到你们九龙府除了辰御天,居然还有人有这么好的推理之能!”

  雪天寒依旧面无表情,继续淡淡道:“而照此推测,那些两派弟子,应该也是你计划中的一环,目的,应该就是为了让我们进行战斗,以激悲酥清风的毒性,对吧?”

  释洞机笑得更厉害了。

  “不错,不过说起来,我之所以能够让他们成为这个计划的一环,还是多亏了你们呢……或者说,如果没有遇到他们,或许,便不会有今日的这个计划了。”

  ……

  时间回到昨日傍晚时分、

  释洞机闲来无事,在云州街道之上四处闲逛,经过云州州衙门前之时,恰好看到一群穿着白衣或黑衣的年轻人揉着屁股,阴沉着脸从衙门口走了出来。

  为的两人,目光之中更是充满了怨毒之色。

  看到这一幕的释洞机,觉得有些好奇,便悄悄靠近了一些。

  只听刚刚挨了打的令无心,用怨毒的目光看了看云州州衙的大门,道:“哼!钦差大人是么?我一定会让你知道,惹怒了我们一元宗的后果!”

  听到这话,远处的释洞机顿时目光一闪!

  “钦差大人?莫非是……”

  他想到了在幽州遇到的辰御天等人。若没有记错的话,他们,似乎便是钦差。

  只是,光凭这“钦差“二字,也并不能完全确定是那辰御天一行人啊!

  释洞机心中暗忖,却听那州衙门口,易奇星同样看了看州衙大门,微微皱了皱眉头,“可是那家伙的武功很强,而且他给我的感觉,几乎与宗主不相上下,不知令兄,你想怎么讨回这笔账呢?”

  令无心冷笑起来,“这就不劳易兄操心了,此事我自有计较。”

  易奇星同样冷笑起来,“哦?自由计较?”

  听到这里,释洞机心中对于那钦差便是辰御天一行人的猜测,有了七八分的把握。

  接下来想要更加确定此事,便唯有亲自询问这些人了。

  当即,释洞机直接出现在这些年轻人的面前。

  看到这突然出现的人,令无心与易奇星顿时警惕起来,但,他们的功力实在是太低,只是与释洞机一个照面,便见其两人的目中,同时闪过了一丝诡异之芒!

  “两位,在下有礼。”看到二人目中的奇异变化,释洞机微微一笑,拱手道。

  “兄台客气了。”令无心与易奇星同样客气的抱拳回礼。

  他们身后的那些弟子们都还有些奇怪,两位师兄什么时候对外人如此客气了,简直与以往判若两人啊!

  释洞机笑道:“适才听闻二位似乎有些不高兴,在下冒昧一问,可是生了什么事情?”

  令无心微微摆手,“也没什么大事,既然兄台想要知道,那我便详细告诉你好了。”说罢,便将在酒楼生冲突,以及被辰御天抓住,到州衙接受处罚的事情一五一十,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释洞机。

  身后那些一元宗的弟子们全都傻了。

  令师兄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居然问什么就答什么?这莫不是个假的?

  而听过令无心的讲述之后,释洞机已经完全可以肯定,那所谓的钦差大人,便是以辰御天为的那一群九龙府之人。

  没想到他们居然来到了云州!

  难道他们已经知道他们来到了这里?

  还是说他们已经知道封龙殿的位置就在这云州附近?

  这两种可能性,无论哪一种,对于覆天教而言,都绝非好事。

  释洞机的神色顿时有些难看起来,但,当他看到面前已经中了他摄心术令无心,再联想到其方才的话语……

  顿时,一个计划,在其心中成形!

  就在这时,他的目中,蓦然闪过了一丝极为明亮的奇异之芒!然后,他微微笑着,看向令无心和易奇星。

  “原来如此……那么。你们想不想报仇呢?”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