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292章突然袭击

作者:三七王爷更新时间:2017-12-18 14:32:17
  陈仲被麻脸张奚落,全场武者露出各样的表情,有同情的,有看热闹的,有事不关已的,有不屑一顾的,总之认为陈仲用人参换取两枚玉符,简直异想天开。

  百年人参虽然贵重,但花钱可以买得到,而这清心符是稀世宝物,极为难得,任你散尽家财,也抵不上一枚玉符的价值。

  陈仲深感无可奈何,眼看着第二枚玉符拿不到,当着这么多武者的面,也不敢来硬的抢过来。只得把唯一的玉符交给夏梁,一枚清心符还不够稳住夏梁的内伤,他们还得想办法再得一枚。

  众武者的目光看着陈仲搀扶夏梁走下台,忽地“啪”一声轻响,全场的灯光霎时熄灭,猛地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武者们不禁惊呼起来:“怎么回事?”

  “停电了吗?”

  “大家小心——”

  “嗖嗖嗖嗖——”四道人影快地窜了出去,云康顿时一惊,暗叫不妙,立刻放出神识,只见两名玄阶老者已经扑到面前,一左一右夹击过来。

  白须老者挥动一双铁拳,好像一对大锤子轮到眼前,灰须老者低吼一声,紧跟着一记钩脚,朝云康心窝踢过来。

  两人拳脚配合得天衣无缝,一个直捣他面门,一个突袭他心口,又施展内力在周围形成一道压力圈,转眼间封住云康的退路。

  云康马上闪身避开攻击,他如果是一名武者,这时候就死定了。

  千钧一的时刻,云康脚下踏气罡步,瞬间闪身突破压力圈,然后打出一个真气罩护住全身。

  武者的压力圈只能震慑敌手,却不能保护自身。修习古武的门派也有练金刚罩铁布衫功夫,但远远比不上修仙者的真气罩,可攻可守,进攻防御两不误。

  云康稳住真气罩,紧接着挥出一拳,朝左侧的白须老者猛打出去,两人的拳头“砰”地撞击到一起。

  “咔嚓”一阵脆响,白须老者的手指骨碎裂,云康的拳头没停下来,直击白须老者的下颚。

  眼见另外一名灰须老者飞脚踢过来,云康腾空飞身而起,在半空中转动身形,脚上卷动凌厉的风声踢向灰须老者。

  他以炼气四层的功力对付两名玄阶老者,如果在平时也只能打一个平手,而且根本无法硬碰硬。

  但云康胜在应战经验丰富,而且有神识相助,在黑暗中不受阻碍,所以对付两名玄阶武者得心应手,转眼间把白须老者的下巴打脱臼,同时一脚踢中灰衣老者的胸口。

  “噗——”灰须老者向后猛退几步,从口中喷出一股鲜血。只觉得胸口火辣辣地生疼,如果不是他躲得快,卸掉了大半的力道,恐怕这一脚能把胸口踢碎,要了他这条老命。

  灰须老者并不知道,云康对他手下留情,故意没有踢到要害部位,不然的话,一个修仙者真想收他的性命,可以有几十种方法让他当场倒毙。

  白须老者下巴脱落,张着大嘴瞪着云康,露出十分惊骇的表情。

  猎战三英只是黄阶后期的武者,怎么可能碾压两名玄阶高手,简直不可思议。

  虽然黄阶后期和玄阶初期看起来只差一个等级,但实际上两者是天与地的差别,从黄阶升级到玄阶,不仅是内力等阶的升级,而且在武技和力量上更是质的飞跃。

  所以黄阶武者遇到玄阶,无论怎么对抗挣扎,也只有被碾压的份儿。

  两名老者退后两步扶住同伴,心中都无比骇然,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云康跟两名玄阶老者对战,只是几个眨眼的工夫,电光石火之间就结束了战斗。

  这时厅内一片漆黑,众武者保持警惕,站在原地不敢乱动,只听见“砰砰”的打斗声,然后有人撞到墙上,出一声痛苦的低吟,呼吸声异常沉重。

  武者们也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正在疑惑之中,听见“啊”地一声,余经理出愤怒的吼叫声,身子“噗通”摔倒在地上。

  “余总!”麻脸张叫喊一声,拿手机打开电筒,借着微弱的光线跑到余经理跟前,用电筒一照,顿时惊得坐到地上,余经理胸前衬衫染满鲜血,一柄匕插在他右胸上。

  众武者一见这情景,都慌张不知所措,这时全场的灯光“唰”一下亮了起来。

  麻脸张扶住瘫倒在地的余经理,大声叫道:“余总,余总——”

  两名玄阶老者盘膝坐在墙角处,正运功调整内息,修复疗伤。

  他们脸上的面具已经摘掉,云康连忙给身旁的黛湄使眼色,两人趁着场面混乱,将在场所有武者的面容全都拍摄下来。

  刚才玄阶老者对云康起突袭攻击,是因为猎战三英始终没有摘下面具,怀疑他们是奸细。

  云康也猜到这一点,所以此刻更该战决,完成任务后尽快离开这里。

  这时突然有人叫道:“宝物呢,玉符全都不见了!”众人顿时一愣,连忙转头朝台上的桌面看去,只见桌上空空如也,武者们呈交的宝物,还有剩下几枚玉符全都无影无踪。

  云康抬手整理西装领结,把针孔摄像机收进了吞龙戒。

  他用眼睛瞥一下白如洗,刚才灯光熄灭时,施展神识看见这小子窜到台前,用储物戒指收走桌上所有的东西。

  白如洗是筑基期的修仙者,只要真气一放开,度远远过玄阶武者。他收走宝物和玉符,只是一个眨眼的工夫,又重新回到原地,在场的人除了云康以外,谁也没现动手的是白如洗。

  白如洗得意地笑一笑,朝云康挤一下眼睛,用神识道:“真是天助我也,这么巧就停电了,老天爷明摆着把这些宝物给我,如果推三阻四,岂不是辜负他老人家一番美意,倒不如笑纳了。”

  云康将神识一收,目光朝众武者扫过去,刚才停电绝对不是意外,更不会是巧合。

  这时余经理重伤倒地,麻脸张在一旁扶着他,用手按住伤口,慌张叫道:“哪位带了止血药,快点拿出来救人。”余经理衣裳都染满血迹,殷红一片异常刺眼。

  武者们对余经理都有些反感,这时见他受伤,谁也不愿意拿止血药,反正事不关己,都围在旁边幸灾乐祸看热闹。

  你丫不是牛·逼哄哄吗,被人捅一刀就老实了吧。这回长记性了吧,以后少在武者面前装·逼嚣张,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这时一名武者慢条斯理对麻脸张说道:“哎呦,余总的伤势太重,我们这些人不是医生,打架还行,哪会救人呢。你得赶紧送他去医院,再晚一点可没救了。“

  旁边一群武者七嘴八舌帮腔:“是啊,赶紧送医院呢!”

  “快点开门,别耽误了治疗。”

  “遥控器呢,快把铁栏杆打开。”

  余经理脸色犹如白纸,微微睁开眼睛,呼吸十分沉重,说道:“刚才,有人……有人抢走了遥控器……”他费力地抬手,颤抖着指向门口。

  众人转头看过去,只见一个戴面具的黑影站在门外,是一个高大的青年男子。

  他跟众人隔着铁栏杆,手中拿着一个遥控器。

  ——5674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