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72章更加害怕

作者:一路向西更新时间:2018-05-23 07:59:37
  正在闭目沉思的张清扬吓了一跳,笑道:“怎么了,那位老美女不配合我们的陈大科长吗?”

  “错,她非常配合我们的工作,而且对我们非常热情,有问必答且对答如流!给人感觉她一点问题也没有!”陈喜掏出一根烟点上,坐在张清扬旁边。

  “哼哼……”张清扬冷笑两声,双手抱在胸前笑道:“真是人精啊,我想她们应该早就想到会有今天,所以早有准备。表面上没有任何问题就恰恰说明她有问题,你想啊,普通官员见到我们去问话,有几个会平静不闹点情绪的?有谁会热情的接待我们?”

  陈喜点头表示同意,“是的,在我过去办过的案子当中,那些官员一见到我们纪委的人抵触情绪就非常大,可……苏玉莹到好,非常配合我们!清扬,下一步,我们还怎么办?”

  “接着问!问到她烦了为止!准备一个星期的问题,你们要死死缠着她,我想……她现在应该会有所动静了……”

  “什么……动静?”

  “等等看吧……稍安勿燥!”张清扬依旧闭目养神。

  陈喜无奈地看向一旁没说话的贺楚涵,见她双目发呆崇拜地瞧着张清扬,叹口气退了出来。过了一会儿,见到下属没有人给自己汇报情况,张清扬有些着急地拿出手机打给了金光日。

  “小金子,有情况么?”张清扬问道。

  “报告科长,王常友还在公司忙着,没有任何异常……”金光日操着不太熟练地汉语小心答道。

  “嗯,继续盯着,千万不要跟丢了!”张清扬把手机放在桌子上,伸手揉了下脑袋,自嘲地笑道:“皇上不急太监急啊,看来王常友比我能沉得住气!”

  “就是,我们刚刚找过苏玉莹,他王常友那么聪明,才不会马上去找她,要找也会在没有人注意的情况下!”贺楚涵补充道。

  “是的,他心里虽急,可表面上一定装作行若无事的样子。楚涵,你猜……苏玉莹现在会想什么?”

  贺楚涵抱着头想了一会儿,说:“我猜她现在一定很害怕,女人遇事容易急燥,没有男人稳重,如果今天王常友不联系她,她……她就一定会更加害怕,一定会多疑地认为王常友不要她了!”

  “完全正确!”张清扬高兴地说:“所以,我到希望王常友今天不见她!”话音刚落,张清扬又拿起手机打给周博涛。

  “小周,苏玉莹出公司没有?”

  “没有,她一直在公司里呆着呢!”周博涛正在啃面包,说话的时候差点噎着。

  张清扬听出他声音不对,赶紧问道:“小周,你怎么了?”

  “咳……”听张清扬一问,周博涛连连咳嗽起来,半天才缓过气,不好意思地说:“张……科长,我吃面包呢,有点噎着了……”

  “你呀,这么大的人吃东西还能噎着,服你了,快喝点水!等案子结了,我请你们所有的人吃饭!”张清扬笑着挂掉电话,电话另一头的周博涛虽然听到张清扬在批评自己,心里却暧暖的。

  “你呀,也歇歇吧……”贺楚涵起身帮他倒了一杯水。

  “谢谢!”张清扬对她笑笑,刘梦婷走了,他越来越感觉到贺楚涵是不可缺少的,没有她在身边就会觉得不舒服。这么一想,张清扬突然猛地抬头说道:“楚涵,晚上……到我家吃饭吧……”

  “啊……”刘梦婷没想到张清扬如此直接,激动过后也顾不得矜持了,赶快点头答应道:“好啊,好啊……”小脸一阵红润,可爱动人。

  苏玉莹一脸颓然地坐在办公室里,豪华宽敞的办公室,今天显得特别的冷清,她的手里紧紧捏着手机可却一直也没有响,期待中的电话并没有打来。纪委的人离开已经有一个小时了,她一直呆呆地坐在那里回忆着刚才纪委工作人员所提的问题,总的来说自己表现得不错,全部按照过去与王常友商量好的回答,可是心里就是不安。

  这不安不是因为纪委,而是因为王常友,她异常的害怕,害怕王常友真的狠心抛弃自己,那样……她不知道怎么办,这辈子完全属于那个男人,如果……她不敢去想如果……

  又等了一会儿,她终于狠下心,她知道要为自己打算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就必需鱼死网破……此时她才发现,王常友对自己的感情是这般苍白无力。

  她拿起手机拔了一个号码,客气地说:“梅姐,你现在有空吗,我有急事见你!”

  电话中的梅兰笑道:“玉莹,你来我家吧,正好陪我聊天……”

  苏玉莹笑着答应一声,然后起身打开保险柜,里边只放着一个崭新的鞋盒子,鞋盒看样子很重,她双手捧着从公司出来。精神恍惚地开着车,并不知道身后跟着周博涛,周博涛没有马上汇报,他要看看苏玉莹到底去哪里。大约过了十五分钟,结果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苏玉莹见的不是王常友,而是把车停在了梅兰家的别墅内。周博涛知道这情况十分重要,立刻向张清扬汇报。

  “紧紧盯着,看看她出来的时候有什么异常!”张清扬接到这个汇报后可谓是欣喜若狂。

  “张科长,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苏玉莹好像是给梅兰送鞋来的!”周博涛远远看见苏玉莹捧着刚才的那个鞋盒。

  “哦,这有点古怪,你……你先盯着吧,等她出来再说。”张清扬吩咐着,心里十分的不解。

  “清扬,遇到什么高兴事了!”一旁的贺楚涵见到张清扬高兴,她也跟着高兴起来,她的喜怒哀乐完全受这个男人影响着。

  张清扬激动地握着她的手说:“楚涵,苏玉莹终究是个女人,她没有像王常友那样沉得住气,终于有所形动了!”

  “你快说她到底干什么了,别说半句话!”贺楚涵不好意思地缩回手,偷偷白了他一眼,心想又被他占便宜了。

  张清扬正在兴头上,没有理会这种小事,说道:“周博涛电话中说,苏玉莹拎着一个鞋盒去梅兰家里了!”

  “哦……”贺楚涵听后也是一脸的狐疑,“不可能啊,这种时候,她怎么有闲心送梅兰鞋子……”

  张清扬笑道:“她这个……做得实在是太过明显了,她也不想想,就凭着她和梅兰的关系,即便是要送礼物又怎么能送鞋子呢,所以那鞋盒子里的东西肯定不是鞋!”

  “我也这么认为!”贺楚涵斩钉截铁地说,又反问道:“那你说是什么?”

  张清扬指指天,“我也没看到,只有天知道了!”停了一下,又接着说道:“不过,我相信这个苏玉莹和梅兰没准会帮助我们破掉此案!”

  “妹妹,什么事这么急啊!瞧你,来就来呗,还给我送什么东西呀……”梅兰笑着拉苏玉莹坐下,刚刚洗过澡,身上芳香扑鼻,随意地穿了一件粉色的睡衣,还有些湿露露的头发高高盘在脑顶,露出了雪白如玉的脖颈。

  “梅姐,我……我找你有重要的事情商量,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我……我和你都一样,这一次我真的不知道应该相信谁了,只有你能帮我了……”苏玉莹说着说着哭起来,最后扑倒在梅兰的怀中。

  梅兰知道一定是出大事了,赶紧一边安慰着她,一边问道:“玉莹,你别伤心,有话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不说,我怎么帮你呢,快别哭了……”

  过了好一会儿,芳玉莹才恢复了正常,一对哭红的眼睛望着梅兰,伤心地说:“梅姐,你说我们女人怎么就这么苦啊!”

  一听这话,梅兰便猜到了什么,搂着她的肩问道:“妹妹,你是不是和王常友吵架了?”

  苏玉莹摇了摇头,抬手擦下了眼睛,缓缓地把上午的事情说了一遍,从纪委的人来调查,一直到王常友在电话中对自己的辱骂,原原本本一句没落下,一边叙述一边流着眼泪,说完了泪也流干了,嗓子都哭哑了。

  梅兰也为之动容,女人就是女人,她只会从自身的角度出发去看这件事,并不会像王常友那样以全局的眼光看待整件事。从心里她同情苏玉莹,因为她知道没准今天的苏玉莹就将是自己的明天,自己和她着有太多的共同点,全是男人的玩物而已。所以她又怎么能不替苏玉莹伤心,怎么能不为自己伤心,大家都是女人,自然会为了自己着想。

  她起身为苏玉莹泡了一杯茶,然后贴着她坐下,长叹一声:“妹妹,你也别伤心了,男人全这样,关键时刻总要把我们女人推出去,为这样的男人伤心不值得,你……别伤心了……”

  “梅姐,我不是因为那个混蛋伤心!”苏玉莹拉着梅兰的手臂说道:“梅姐,我是为我自己伤心,我恨自己怎么瞎了眼认定那么一个男人!我跟了他快二十年了,没想到……在这紧要关头,他尽然完全不考虑我的感受,还骂我,他只为自己的官帽子着想,什么时候想过我!”

  “妹妹,我劝你……”话一出口,梅兰却不知道劝什么了,她知道自己没什么好劝的,自己的心又何尝不是与她一样,这种共鸣是在相同境遇下产生的。良久后,她才缓缓说道:“妹妹,你别哭了,我又何尝不和你一样,没准有一天……我也会成为‘老头子’的牺牲品!”

  “梅姐,你……甘心吗?他们悔了我们一辈子,到最后……我们连个善终都没有,你真的……甘心?”

  梅兰听出一点味道来了,谨慎地说:“妹妹,你的意思是说?”

  “梅姐,我们……要早些为自己打算,否则就晚了,还记得我上回劝过你要为自己想想吗?当初我以为常友不会对我……可现在,我……不得不为自己考虑了,我还有家,还有男人,我……”

  “可是……”苏玉莹有些迟疑地说:“妹妹,我们……能斗得过他们吗?如果能斗得过,我早就还手了,也不至于忍了二十几年!”

  苏玉莹突然放声大笑,声音异常的恐怖:“梅姐,你……你就不恨他们,你……你就不想找机会报复他们?”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