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十八章:绝鸟坡,乌鸦,小女孩

作者:天下有雨更新时间:2017-08-05 19:18:42
  骷髅小人似乎有自己的意志,牠一出现就径直腾空而起,目标正是屋顶的混沌!

  “明姐姐……是你吗?求求你帮帮我……”

  夜小莲的声音忽然传来,骷髅小人腾空的举动停顿了下来。﹤

  牠空洞的双目望向夜小莲,似在审视、观察!

  人王闻言,一双眼眸突然变得血红,他恶狠狠的瞪向夜小莲,破口大骂道:“大胆无礼,低贱的东西,竟然称呼敢明尊为姐姐,你是什么东西……”

  此刻的人王,就好像一只护主的忠犬,为了维护主人的尊严而狂吠不止,这几乎变成了他的条件反射,以至于他没有思考,夜小莲为何能认出‘明尊’的道痕!

  骷髅小人只停顿一瞬,然后就继续升空,最后融入了屋顶的混沌沼泽中!

  顿时,沼泽沸腾了起来,就好像其中潜伏的怪兽被惊醒了,构成沼泽的阴影疯狂的扭曲旋转了起来,其中电闪雷鸣,狂暴的能量四下倾泻……

  “牠在破坏传承。不愧是物质形态的道痕,单凭一枚道痕本身就抗衡如此巨大的能量……”老道仰头望天,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

  夜小莲流泪的俏脸有些不知所措,她不明白‘明姐姐’为何会破坏传承,明明是她给自己指了这条明路,但她为什么又亲手毁了这条路!

  天空笑怔怔的望着屋顶的混沌,神色无比的萎靡,他感觉体内有一股霸道能量在摧残着他的意志,让他的思维时而浑浊,时而清晰——是侵体的恶意!

  人王则是扯掉了没有五官的面具,露出一张丑陋满是坑洼的脸,脸上满是狂热又虔诚的表情,原本阴冷的双目此刻正冒着精光,似乎还在期待什么……

  “咔嚓……”

  混沌中传来雷打般的轰鸣声,有什么东西终于崩溃开来。

  组成混沌的阴影就好像没有干枯的水泥,一坨又一坨的掉落下来,将地板腐蚀出一个个大坑!

  “倾巢之下焉有完卵,我们离开这里吧。”

  老道说完,双手开始掐诀,但他感觉道痕运行迟缓如陷入泥沼,他的表情终于恐慌了起来,道种居然被天然压制了,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好可怕的道痕!

  人王此刻似乎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因为有一团阴影就掉落在他旁边,其中‘恶意’涌出,他惊得连连后退——为什么明尊没有接自己离开?

  天空笑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他艰难的起身,行尸走肉一般的挪动着步伐——他要去找夜小莲,这里好像很危险,非常危险,他必须马上带她离开……

  夜小莲则是认命般瘫软在高台上,她原本绝望……后来‘明姐姐’给了她一丝希望,但现在这一丝希望又被‘明姐姐’亲手掐断了——她好痛苦,心好疲惫,或许就这样结束了也好?

  “哎……”

  天空中忽然传来一声莫名的叹息,就好像神怜悯众生,欲赐下第一滴甘露——所有人都感觉心头莫名一暖,不由自主的抬头往某一处望去……

  然后他们看到:一缕光!

  一缕淡橙色的光束穿透了虚空照射而来,虽然只有一缕,但就好像破晓前的晨曦,让人心中生出一种莫名的期待,就好像牠注定了要照亮大地……

  随即,让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混沌掉下的阴影被橙光一照,顿时烟消云散,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然后光束越来越大,橙光越来越亮,就好像一颗橙色太阳正在拨云见日……终于,橙光迎上了屋顶的混沌,就好像巨浪打上沙雕,混沌被寸寸消融!

  天空笑表情痴迷望着光源之处,就好像触动了什么未知的记忆,一丝莫名的熟悉感浮上心头,他正要细想,身后突然出来一个女子痛苦的轻唤声。

  “师弟,救我……”声音非常悦耳,但也非常陌生。

  天空笑闻声望去,只见老道身上有点点光芒如萤火虫一样飞升而起,就好像彩妆褪去,显出了一个陌生的高挑女子!

  女子外表二十左右,一身干练的装扮,长成束,面容精美。

  但她此刻俏脸上却满是痛苦,和无比的惊慌之色!

  这是老道?

  天空笑有些怔,她这是怎么了?好像非常痛苦的样子的!

  “诸天灭道光……牠在破坏我身体的道种……快带我走……”女子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传说,每一纪元终结之时,会有光从诸天之外传来,凡是被光照之处,道种消融,万法崩溃,一切归零……光照遍诸天之后,纪元将重新开始。

  而那光,则被称之为诸天灭道光!

  天空笑急忙俯下身,帮女子挡住光源,然后他忽然意识到,老道都如此痛苦,那夜小莲——他急忙回头望去。

  夜小莲所在高台正处于光源之下,天空笑只能看到一团橙亮……

  光越来越亮,迅填满了所有的空间!也填满了天空笑整个意识!

  ……

  ……

  天空笑做了两个梦!

  第一个梦和之前一样,那是一个漆黑的世界,黑得不符合常理!那个优雅端庄的女子声音再次传来。

  “你来了。”

  声音很平静,就好像每天下班回家,推开门,见到妻子或女儿,她们正忙着做饭或其他事情,随口招呼一句:“你回来了。”

  这样的声音让天空笑感觉莫名的亲切,一颗不安和躁动的心渐渐平和了下来!

  “我记得你,你是那个神之隐刀……”天空笑模模糊糊说道。

  “是神之引导!”女子冷静的纠正他!

  “你名字是谁取的?为什么这么奇怪?”

  女子:“……”

  “那不是我的名字,是我能给你的最后引导!”女子很包容的解释道。

  “哦,我记起来了,你还要给我东西,拿来啊?”天空笑非常随性的说道。

  “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过快了……”女子轻语喃喃。

  “那你现在把我叫过来干什么?”天空笑有些孩子气的不高兴了。

  “不是我叫你来的,是你自己找来的。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每次遇到不高兴或解决不了的事情,就总想着来找我……”女子的声音变得温柔起来,语气中充满了爱惜之意。

  “你骗人,我怎么会有解决不了事情,我可是……咦,我是谁来着?”此刻的天空笑就像一个孩子,不服输又执拗的打断了女子的话语,但随即,他忽然变得迷茫起来。

  “我是谁来着?”

  天空笑不断的询问道,而女子的声音却诡异的沉默了下去!

  “我是谁啊?”天空笑就像一个丢了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带上了哭腔!

  黑暗忽然坍塌了起来,空间快崩溃。

  ……

  ……

  那是第二个梦。

  在梦中,天空笑感觉的身体自己很轻,就好像一阵风,手轻轻一动,自己都可以飞起来!

  天空笑打量周围,现自己正站在一座荒废很久的古刹上。

  古刹有被火烧过的痕迹,到处都是残垣断壁,一幅破败的样子。

  天空笑透过屋顶的缝隙,看到大厅中缩卷一个瘦小的男孩,似在酣睡。

  天空笑飞近了细看,这一看顿时震惊莫名,那个男孩居然是幼年的自己。

  自己的身体看上去只有十岁,或许十一岁,全身缩卷在一起,满脸泥污,身着破烂,完全是一个小乞丐的形象。

  “这里是……”

  天空笑忽然激动了起来,他想起来了,这是他十岁那年来过的地方,这是绝鸟坡,是他人生非常重要的转折点,他在这里遇到了小君姐和小雨。

  天空笑有限的记忆里,他全家好像是被灭了门,然后他开始逃亡……

  那是他第一个清晰的记忆,那一年他八岁,好多陌生的人在追杀他,然后他就逃啊逃,这一逃就是两年多的时间,然后他到了绝鸟坡。

  他在这里遇到了同样四处流浪的小君姐和小雨,三人结为兄妹,相互扶持,结伴而行。天空笑这才逐渐从被追杀的阴影走了出来。

  “哇——哇——”古刹外忽然一阵阵鸟叫声。

  天空笑知道,那是古刹外的乌鸦在叫!

  绝鸟坡上寸草不生,人畜罕至,是一片没有任何生机的死亡之地。天空笑当年处于被追杀的阴影中,害怕见到生人,所以才选择藏在这里!

  在传说中,绝鸟坡这片土地曾经被诅咒过,没有任何生物都不愿意在这里生存,连鸟都不愿从这里飞过。

  但是,这里依旧长久生活着唯一的一种活物——乌鸦!

  乌鸦是灾难之鸟,每当有灾难降临前,乌鸦必然阵阵啼鸣!所以,没有人会喜欢乌鸦,大家见了乌鸦,都是喊打喊杀。

  渐渐的,乌鸦没有了生存之地,就都集中到了绝鸟坡,没有人会特意来这里打杀它们,这里也就成为了它们的天堂。

  然而问题是,这里寸草不生,人畜罕至,也就意味着乌鸦没有食物!

  所幸的是,离绝鸟坡不远,有一个小村庄。

  村子很小,不足百户,村庄中的人世代靠着进山打猎为生——而那座山,也是一座非常神奇的山。

  山也有传说,传说山上居住着鬼神,整座山被鬼神之力包裹,大6上没有其他智慧生命愿意靠近这座山,小村庄的人倒也不用担心沦为夜生生命的猎杀目标。

  但是,山上非常频繁的生各种自然灾难,三天一小作,五天一大作,进山打猎的人经常死于灾难。

  然后某一天,村民们意外现,只要乌鸦叫的欢,山上就必然会生灾难,越欢,灾难则越大,反之,则一整天都相安无事。

  如此一来,被称之为灾难之鸟的乌鸦反而成为了村民的福鸟。

  村民们不仅不打杀乌鸦,反而非常乐意的供养着它们。

  乌鸦依赖村民而活,村民依靠乌鸦预报灾难——他们形成了这样的共生关系。

  天空笑收起杂乱的思绪,外面有乌鸦被惊醒,显然是有村民又来喂食了。

  天空笑飞出城堡,看到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远远走来,边走,边抛洒着手中的谷物,引得大量乌鸦争抢。

  “阿爸,这些乌鸦真的会预报灾难吗?”小的身影是一个小女孩,她脆生生的向身边的父亲问道。

  “当然呐,咱们村可就全靠它们呐。”

  “阿爸,那要是它们有一天飞走了,咱存可怎么办啊?”小女孩顿时担心了起来。

  “那你就好保护好它们呐,它们就不会飞走呐。”

  小女孩闻言,重重的点了点头,俏脸上满是决然之意的说道:“恩,它们以后就由我来保护。”

  阿爸闻言,哈哈哈大笑道:“那你可就要赶快长大呐,成为村里最好的猎手呐……”

  小女孩闻言,嘟囔起小嘴,长大还要好多年呢。不过,她手中抛洒谷物的动作更勤了。

  天空笑那时候经常去村里偷食物,远远一瞥见到过那个小女孩,但沧海桑田,他早已经忘了那个小女孩长什么样子。

  天空笑忽然来了兴趣,想近距离看看小女孩的模样。

  天空笑向小女孩飞过去,停在她附近,抬起头,打量她!

  小女孩十岁左右,长得很俊俏,一双大眼睛非常明亮。

  天空笑忽然瞪大了眼睛,他感觉自己在其他什么地方见过这个小女孩,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但就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她是谁?为什么这么熟悉?

  忽然,小女孩似乎也现了天空笑,她眼睛再也没有挪开,直奔天空笑而来。

  她蹲在地上,脆生生的向天空笑问道:“你饿不饿啊?”

  天空笑惊讶小女孩为什么能看到他,没有说话。

  小女孩抓出一把谷物,递到天空笑眼前,问道:“你要吃吗?很好吃的!”

  天空笑有些傻眼了,一把生谷子,我又不是鸟,这让我怎么吃——他依旧不说话。

  小女孩见天空笑无动于衷,无奈的收回了小手。

  忽然,她惊讶道:“咦,你居然不怕我诶?”

  天空笑终于无语了,他觉得这小女孩脑袋肯定有问题,自己干嘛要怕她。

  天空笑忽然没有了兴趣,转身向远处飞走。

  小女孩顿时急了,追了上来,边跑变喊道:“喂,别跑啊,你别跑啊,我以后保护你好不好啊……”

  天空笑郁闷了,你还保护我?我保护你还差不多。

  就在这时,远处的‘阿爸’见女儿跑远了,突然大喊道:“小莲,不要过去,那边危险……”

  天空笑感觉自己的脑海中轰的一声,小莲?她叫小莲?她是小时候的夜小莲?

  原来如此,难怪刚才看到她感觉那么熟悉,难怪第一次看到夜小莲时,也感觉那么熟悉!

  天空笑一个惊慌,没有飞稳,掉落在地上,溅了一身水渍,天空笑低头,看到倒影中一身漆黑的羽毛——他赫然是一只乌鸦!

  “我原来是一只乌鸦?”

  天空笑震惊莫名,他又抬起头,看向远处那一个娇小的身影,他忽然明白了什么,顿时泪流满面。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就是我的第三罪!”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