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四百零一章 秘密保护

作者:梦如刃更新时间:2018-12-14 21:32:23
  四百零一章秘密保护

  听到林闲松回答得那么果断,陆恒威流露出失望的神色。

  “闲松,你在蜀都和柳家多少有些接触吧。这牵桥搭线应该还是可以的。其实这事情说白了就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如果真的能让我和柳家的家主柳真炎见一面,我想他也不会错过这种互补的合作。”陆恒威还是希望说动林闲松可以帮他这个忙。

  林闲松心里对那所谓的四大世家有所接触的就两个,一个辽东李家,一个巴蜀柳家。说实话,他对这两家的印象实在都不咋样。特别是辽东李家,自从遇上之后,论是他个人还是代表的古商业联盟就一直是在和它对抗,争斗状态。

  如果说林闲松对辽东李家还有那么一点点不反感的地方的话,那就是因为李清琼也是辽东李家的人这个原因了。可是总体来说,林闲松还是对辽东李家充满了恶感的,就算是想到李清琼这个朋友的时候,也时常自动的将她排除在辽东李家之外。

  至于巴蜀柳家,虽然林闲松对柳家的感觉比辽东李家要好多了,可是他依然对柳家不是太待见。特别是那个刁蛮小姐柳青青,虽说他在蜀都的时候,不但没有吃她的亏,还不大不小的给了她些难堪。但是在和柳家谈判时,处在的下风位置,让他实在很难对柳家产生什么好感。林闲松毕竟还是年轻人,看事务往往多的从主观上去判断。

  四大世家能够生存强大这么多年,都有其独到之处,不过这却并不会影响林闲松对他们的感官,因为印象不好就是不好,林闲松也只会从自己就所见所闻做出判断。

  所以林闲松对陆恒威如此希望和柳家合作,很有些不屑和不解,你怎么说也是一个商业家族的领头人吧,难道就那么想跑去受那柳家趾高气扬的气?我代表古商业联盟去谈判,那可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你却主动送上门去,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啊。

  当然,这些林闲松都只是在心里想一想罢了,他不可能真的这样当着陆恒威说出来。他身为古商业联盟的盟主,虽然当的时间不长,但是多少还是能够了解商人的心理。商人的目的是什么,说得高雅一点就是商业目的,说得世俗一些,铜臭一些,就是为了钱。

  所以商人之间之间的争斗往往都会以相互妥协收场,简单的说就是一切都能谈,大家都是为了做生意,不用你死我活的,没必要。

  这一点特别明显的表现在东方英和韦天成曾经的古商业联盟盟主之位的争夺上。说起来当时韦天成已经拥有很明显的优势了,还得到了外部的强援。如果他的手段能够不商人气一些,直接用霹雳手段的话,想必古商业联盟的盟主之位已经落入了他的囊中。当然,如果韦天成那样做的话,难会让古商业联盟出现一些小的分离,多少影响到整个联盟的商业运作。再看看东方英呢,也比韦天成好不到哪里去,先是不声不响的对抗,后没办法了,想出找林闲松暂时替代当傀儡来阻止韦天成达到目的的昏招。

  所以说商人有商人的弱点,虽然很多时候他们精明得似乎可以计算自己的每天消耗的空气,但是一旦和金钱密切相关的问题时,他们也会有让人觉得难以理解的举动。

  而现在林闲松觉得陆恒威想做的事情就是让他很难以理解的,你说你一个商业家族的家主做得舒舒服服,逍遥自在多好啊,偏偏想跑去柳家的地盘去受罪,那不是有自虐倾向吗。

  林闲松依然摇了摇头,说道:“我和柳家没有什么关系。不过如果你真想和柳家合作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柳真炎的电话,你可以自己联系。”

  陆恒威闻言,却摇了摇头,说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也就算了。只是可惜了巴蜀这个市场,只能在外面看着,的确让人心痒痒。”虽然非常眼馋巴蜀市场这块大蛋糕,但是如果没有人引荐,而是让陆恒威自己冒冒失失的打电话过去,他还真是拉不下这个脸面。

  陆恒威的拒绝,倒是让林闲松有些经验,按照他的想法,一旦商人认定了巨大饿利益,就会拼命的寻找机会去获利。可是陆恒威去在他准备提供柳真炎电话号码的时候拒绝了。

  “呵呵,闲松你怎么用这么奇怪的眼光看着我。”陆恒威见林闲松有些吃惊的眼神,觉得好笑,于是说道;“我虽然是个商人,但还没有到死皮赖脸的那种地步。很多人说商人见利忘义,其实那种人是没有办法当好一个商人的。同样,我认为没有基本的尊严的商人,同样也法成为好商人。商人需要贪婪,但是如果太执着于贪婪的话,他受骗的几率将会呈几何状上升。”

  林闲松点了点头,看来自己的印象还是有些以点概面的些,虽然商人有唯利是图的共性,但是他们之中还是有很多商人心底都是有一定的底线。

  “陈家那边近有什么动静吗?”林闲松于是主动岔开话题,要不然他自己都对自己刚才心里对陆恒威的误会觉得有些愧疚。

  而且陈家背后的势力正是厚黑门,林闲松今天中午还被厚黑门刺杀呢,心中对它怎么可能没有火气。所以厚黑门的动作也是林闲松心里关心的事情。

  “说来也奇怪。”陆恒威有些不解的说道:“陈家那边自上次那个为你和幽梅办的那个假订婚晚会之后就再没有什么动静的。说起来陈家也不是这样能够人气吞声的,这一次却能够硬生生吞下这口气。不过我还是一直提防着,没有放松。”

  “哦,是这样啊。”林闲松忽然发现自己似乎还有些失望,按理来说陈家没有继续找陆家麻烦,他应该高兴才对。

  可是偏偏这个时候他觉得有些遗憾,想一想,大概是因为不能在陆家这件事上继续和厚黑门斗让他有些遗憾吧。

  这时林闲松和陆恒威都听见了敲门声,接着门推开,陆幽梅走了进来。

  “你们两个呆在这里干什么。”陆幽梅有些疑惑的看着林闲松和陆恒威,她们三个在厨房里一边聊天一边忙着,饭菜弄得差不多了,出来一看却发现林闲松和陆恒威都不在客厅内。

  本来还以为他们呆在房内嫌闷,一起出去走走了,却从佣人那得知,林闲松和陆恒威却是上楼去了陆恒威的小办公室。

  陆幽梅就觉得纳闷了,你说你们两个聊天吧,在可能内聊不就挺好,何必要躲在办公室内说呢。难道你们还有什么秘密要说不成?

  “呵呵,下面客厅和我闲松都觉得有些吵,所以就来这里了。”陆恒威看着陆幽梅笑着说道:“对了,幽梅。今晚你妈妈做了些什么好吃的?嗯,今天闲松来做客,她肯定把她拿手的菜都做出来了是不是。呵呵,今晚我们都有口福了。闲松。”

  林闲松点了点头,说道:“是啊,秦阿姨的手艺想一想都让人嘴馋。”

  “好了,你们别光在这里嘴馋了,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点跟我下去吧。”陆幽梅没好气的看着这一迎一和的两人。

  林闲松几人来到楼下,秦玉凤和黄听露已经坐在餐桌边,看见几人走来,都站了起来。

  “你们两个躲哪里去了。”秦玉凤说着将林闲松拉到自己身边坐下。

  黄听露立刻在林闲松另一边坐下,又把他夹了她和秦玉凤之间。

  陆幽梅看见这个情景,嫉妒得小腮帮子高高的鼓起,轻哼了一声,说道:“难道在家里都会有人袭击闲松不成?”

  “安第一嘛。”黄听露理所当然的说道,“再说了,闲松远来是客,一会吃饭的时候肯定害羞怕丑,不敢夹菜。我们这些做主人的总不能让客人吃不好,吃不饱吧。而且这种工作我和你妈适合做。”

  陆幽梅当然不干了,她说道:“闲松可是我的同学。就算招待他,也应该由我来吧。要不然别人还以为我对同学傲慢礼呢。”

  “喂喂喂,我说,你们这样可不行啊。三个人都抢着要坐在闲松身边,这让身为闲松外的另一个男性的我感觉到非常的不公和自卑。”陆恒威看见秦玉凤,陆幽梅,黄听露正在争夺林闲松身边的坐位,大有些看不过眼。

  “姐夫,你就认了吧。人闲松可比你可爱多了。”黄听露笑呵呵的对陆恒威说道,根本不他话当一回事,没有丝毫让位子的意思。

  陆恒威只好向林闲松投过去一个能力的表情,那意思是,我已经开口帮你解围了,她们实在是不给我面子,那我也没办法了。

  陆幽梅几番争夺,终还是没能从母亲和黄听露那里抢到位置,后只好退一步而求其次,在林闲松对面的位置坐下。不过好在这张餐桌比较小,所以陆幽梅和林闲松虽然对面相坐,可是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还是很近的。

  “闲松,我们两个要不要来点酒啊?”陆恒威对林闲松说道。

  “小孩子喝什么酒,喝酒伤身,对身子不好的。闲松别喝。”黄听露直接帮林闲松拒绝了。

  陆恒威却笑道:“听露啊,你真是小看闲松了,闲松的酒量那绝对是海量。我和幽梅可都是见识过的。”

  “哦,还有这种事情?”黄听露转头向林闲松问道:“闲松,你什么时候喝了喝多酒,让姐夫和幽梅都看见了?”

  “在……”林闲松说了一个‘在’字后,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说,不可说。”

  而陆幽梅此刻脸色却是一红,林闲松的海量就是在那次和她那个假的订婚晚会上展现出来的,说起来她当时那见酒就喝的豪迈样子,是不是还出现美丽少女的幻想当中。不得不说,经过少女思维美化后,在出现在她脑海中的林闲松豪迈饮酒的形象,那真是个风流倜傥,玉树临风。

  “闲松,你想喝就和你陆叔叔和一点吧。不过要注意控制,不要喝太多就行。”秦玉凤倒是对林闲松喝酒这方面倒是不大想管,毕竟林闲松也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二十左右的小伙子了,这些生活方面的习惯,完可以由他自己去养成。

  林闲松对陆恒威点了点头,陆恒威笑着给倒了两杯酒,将一杯送到林闲松面前。

  “闲松。今年你还是第一次来我家吃饭吧。来来,咱爷两先喝一杯。”

  林闲松举起杯子说道:“应该是我敬陆叔叔才是,同时也祝秦阿姨,黄阿姨你们年乐,身子健康。”

  秦玉凤和黄听露闻言都喜滋滋地举起了饮料,心中暗道:看闲松真是个懂事贴心的孩子的。

  倒是陆幽梅见林闲松没有说她的名字,撅着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林闲松和陆恒威一杯干完,就感觉到秦玉凤在拉他的衣服,低头一看,就见秦玉凤正向他使眼色,顺着她使眼色的方向一看,原来路大小姐正坐在那撅着嘴不开心呢。

  说起来陆幽梅的确有些郁闷,本来林闲松的到来就让她又有了那种失宠的感觉,刚才想抢林闲松身边的坐位失败,现在林闲松敬酒偏偏还就是漏了她一个人。

  林闲松拿过酒瓶,有给自己的酒杯满上,对着陆幽梅举起了酒杯,说道:“这一杯嘛,就敬幽梅了,希望幽梅在的一年里能够开开心心。”

  陆幽梅这个时候心里立刻充满了喜悦,在她看来林闲松这并不是补敬她,而是特意单独敬她的。于是陆幽梅立刻端起了饮料,和林闲松的酒杯碰了碰,乐呵呵的喝了一大口。

  林闲松则又是一口把就喝干,别说,经过两次和古商业联盟成员的拼酒,林闲松现在喝酒都已经习惯一口一杯了。你让他一杯分几口喝,他还真会觉得不习惯。

  哎,原来这豪气都是给逼出来的,被逼出来以后,就习惯成自然了。如果换做半年前,就算林闲松和现在一样能够娴熟的运用四季心法来逼酒气,他都绝不会这样豪爽的一口一杯的喝法。

  开场酒喝完,接下来的吃饭时间。林闲松又陷入了菜肴的汪洋大海之中,只不过原来一般都是一个或者两人帮他夹菜,今天这人数却是上升到了三个。

  秦玉凤,黄听露,陆幽梅从三个方向往林闲松的碗里送着菜,林闲松别说自己夹菜了,就算他吃的慢一点,他那个碗里的菜随时都有可能会堆出来。

  “来来来,闲松我这个做长辈的敬你一杯。”陆恒威见林闲松被这三位女性折磨得有些惨,于是用敬酒来给他争取那么一点点缓冲的时间。

  林闲松颇为感激的看了陆恒威一眼,缓慢了举起了酒杯,那动作比走太空步的职业舞手都要慢上一些。

  又是一整杯酒一口下肚。

  “闲松,你已经喝了三大杯白酒了,而且都是一干而尽。今晚不能再喝了。”黄听露拿开了林闲松的酒杯。

  林闲松虽然能喝酒倒也不嗜酒,所以对酒是有则喝之,没有就拉倒。但是现在喝酒已经成了缓冲他吃菜的一个重要手段,他当然不能就这样让黄听露给剥夺掉。

  林闲松连忙抢会酒杯,说道:“秦阿姨做了这么多好菜,不喝酒送菜简直就是浪了。这有些菜啊,一定要一边喝酒,一边吃,慢慢品味才能吃出其中的味道来。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啊秦阿姨。”

  林闲松倒也学会了分化敌人,寻找同盟。如果秦玉凤,黄听露,陆幽梅一致反对他喝酒,估摸着还真可能没得喝了。可是如果能够在三女同盟之间搞点分化,那情况就完不一样了。

  果然,林闲松这个马屁拍得秦玉凤红光满面,她笑着说道:“年青人喝点酒应该的嘛,只要能够控制住,不要喝醉就行。呵呵,闲松说得对,这些菜之中,有些就是要一边喝酒一边吃,慢慢品味才能吃出味道了。闲松,你别急,慢慢吃,慢慢吃。”说着秦玉凤又往林闲松碗里添了两块啤酒鸭。

  当晚餐结束时,林闲松的肚子已经滚圆滚圆,这一来是三女拼命夹菜的功劳,另外不得不说秦玉凤的厨艺真的是相当的不错。

  “谢谢秦阿姨的款待。”林闲松摸着肚子向秦玉凤道谢。

  “闲松,你怎么能光谢玉凤。这顿饭我可也是有功劳,这个菜,这个菜……”黄听露指着几个菜,说道:“可都是我端上餐桌的。”

  黄听露的话引起了几个人的一阵笑声。

  晚饭后,几人在客厅内聊了一阵天,聊天的主要内容还是黄听露和秦玉凤问林闲松的家庭情况,特别是关于林闲松母亲的问题特别多。

  林闲松却是也有些习惯了,有问就答,反正这些问题有不少是秦玉凤以前都问过。倒是陆幽梅不时用娇羞的目光瞪她的母亲和黄听露,那意思大概是说:你们总是问闲松家庭情况干什么,这表现也太过明显和超前了吧。

  在客厅内聊了一阵之后,林闲松和陆幽梅离开了陆家,他们要回所住的公寓。

  而这一次秦玉凤和黄听露却只是送到了门口,如果换作以往,她们肯定会要求将他们送到公寓楼下才安心。

  林闲松和陆幽梅走后,黄听露,秦玉凤,陆恒威回到客厅。

  “恒威,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一下。”秦玉凤口气有些严肃的说道。

  “玉凤,我刚才对闲松可是很热情的啊。而且我也没逼他喝酒,他喝酒完是自愿的。还有,幽梅和闲松的事情我不会反对,让他们自由发展就是。这个我早就声明了的。”陆恒威立刻说道。秦玉凤可没少因为林闲松的事情责备他。

  秦玉凤白了陆恒威一眼,说道:“我又没说这些。”

  黄听露在一边笑道:“玉凤看不出来你居然把姐夫管得这么服服帖帖的。”

  “别乱说。”秦玉凤推了黄听露一把,又严肃的到对陆恒威说道:“今天中午的时候,闲松在外面被人袭击,差点被飞刀刺伤。”

  “啊,有这个事?”陆恒威此刻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陈家还有陈家身后的厚黑门,他又想到刚才林闲松和他在二楼的小办公室内,向他问起的陈家的事。

  难道林闲松已经在猜想袭击他的人就是厚黑门或是陈家的人?

  “这种事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秦玉凤没好气的说道:“可闲松偏偏对我们要给他雇保镖保护他的想法非常反感,居然坚决不同意。”

  “是啊。这可是为了他的人生安着想啊。这孩子有时候真是太倔了,等他真的吃了亏,受了伤以后再后悔的话那可就晚了。”黄听露对林闲松的安也非常担忧。

  “那你们的意思是?”陆恒威知道秦玉凤和黄听露心里应该已经有了些大概的想法,于是问道。

  “闲松不喜欢有保镖天天跟着,我们就偷偷的请保镖秘密保护他。不过这样一来,对保镖的要求就要高很多了,既要保护闲松的安,还要不能让闲松发现。这可是一个大难点。”秦玉凤皱着眉说道。

  陆恒威点了点头,说道:“闲松可是帮了我们陆家大忙的。既然现在有人想对他不利,我当然不会坐视不管。这寻找合适保镖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我现在就去给几个保安公司打电话,看他们有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和资源。”陆恒威说完离开了大厅上了二楼。

  虽然陆恒威点了头,黄听露心里却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她的婆家是在军方很有实力的重要家族。所以她知道有些力量不是普通的保镖能够搞定的。

  “玉凤,你看我们是不是给父亲那边透露一下闲松的这个情况。”黄听露对秦玉凤说道。

  “不行。”秦玉凤非常果断的说道:“闲松既然在松海,我这个姨妈就要负责保护好他的安,而且也不能让父亲为闲松担心。父亲年纪也不小了,我们这些做儿女的不能在他身边尽孝道,但是也要尽量不让他担心才是。”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