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0039 希望

作者:村长助理更新时间:2018-12-29 17:12:09
  王大爷抽着烟没说什么,拍了一下张豪的肩膀往回走了。

  王大爷此刻的心情,张豪能够理解。

  本来好好的收成,却遇到了降价,这种心里落差得缓一缓。

  回到村委会,简单弄了一点饭菜,和大黑一起吃了饭。

  稍稍晚点的时候,张豪出于关心给赵小倩发了一条微信。

  【大爷心情好点没有?】

  赵小倩回复:【没撒事,已经睡了。】

  【那就好,你也早点休息吧!】

  【就这样?你怎么不关心关心我了?】

  张豪一脸尴尬。

  年纪轻轻的,你有撒子可关心的,爷们儿在外挣钱,你在屋里好好带娃便是了。

  【你怎么了?】张豪出于礼貌问了一句。

  【我不开心!】

  【为啥?】

  【因为你今天没仔细看我!】

  完了。

  这女人中毒很深。

  张豪不敢再和她聊下去,直接回复一句晚安,关掉了微信。

  ……

  过了差不多一周。

  村民们总算等来了外地收玉米的老板。

  张豪去了现场,避免外地人干坑蒙拐骗,缺斤少两的事情。

  和原本预计的差不多。

  外地来的老板给出的最高价格是八毛钱。

  “早知道是这个价,我就该卖了,还多两百块的搬运费!”

  村民们很失落。

  现在还要自己费力气将苞谷搬来。

  听到最后的价格,种植大户没一个脸上是好看的。

  王大爷听了价格之后直接回家了,一点兴趣都没有。

  到了此时,乡亲们别无选择,如果不卖掉,放着只会烂掉。

  陆陆续续有人将玉米送了上来。

  外地老板集中收购。

  “还有没卖的苞谷,抓紧了哦,错过不候。”

  态度比起杨川来,差太多了。

  没办法,现在他的翅膀很硬。

  他认为还不卖玉米的老百姓都是傻子。

  但事实却不如他所料。

  卖苞谷的村民也很多,外地老板收了十来万斤。

  可村里面种植大户却很少有人卖。

  他们是在赌气,宁愿放着烂掉,也不愿八毛钱卖出去。

  与其说老百姓们一根筋,不说说老百姓们直。

  他们认为不能干的事情,就是天王老子下来也不一定能劝说。

  张豪不是天王老子,但为了乡亲们实实在在的利益着想。

  他任然出面劝说了一些村民。

  “张主任,别说了,我知道你是为我们好!”

  “反正穷了这么些年了,不差这点钱!”

  “张主任,你让收苞谷的外地人走吧,老子看着他那副嘴脸,心里不爽!”

  ……

  张豪尽力了,结果不尽人意。

  外地老板收了十多万斤苞谷走了。

  张豪去了孔支书家商量对策。

  大概估计村民面放在农户家里的玉米还有好几十万斤。

  就这样一直放着也不是事儿,产生不了任何经济价值。

  白白可惜了金灿灿的玉米。

  可怜了乡亲们几个月的劳作。

  太阳出来太阳晒,大雨下来大雨淋,最后落了这么个结果,想着都让人心疼。

  到了孔支书家里。

  龙梅正忙着把玉米打成粉子拿来喂野猪。

  孔支书在一旁帮忙。

  “呲~”

  龙梅关掉了机器。

  “张主任,来坐!”龙梅热情的招呼道。

  “好的,嫂子!”

  张豪和孔支书到门外坐下,龙梅泡了两杯茶端了上来。

  “小心烫!”龙梅提醒道。

  “谢谢嫂子!”

  “你们聊,我去喂野猪了!”龙梅用扁担挑着两桶猪食出门而去。

  “遇到烦心事儿了?”孔支书喝着茶看着张豪问道。

  张豪双手捧着茶盅,看着刚刚收完玉米荒凉的土地,触景生情,略有凄凉。

  “孔支书,乡亲们家里的玉米怎么办啊?”

  “哈哈哈,有什么好担心的。”孔支书不以为然的说。

  张豪不解。

  “我屋头都还有将近两千斤放着的!”孔支书说。

  “你只有两千斤啊,王大爷家可是两万斤!”

  “两万斤?老头子今年收成好啊,他一斤没卖吗?”孔支书问。

  张豪点了点头说:“不仅是王大爷没卖,好个大户都没买,我想着心疼!”

  “哎,乡亲们就这样,心里面憋屈,我那天上场去看看酒厂还能收多少?”孔支书说。

  酒厂?

  酒厂要收苞谷,张豪之前没有想起来。

  在西南大部分地区都是用苞谷来酿白酒的,当地人叫“苞谷酒”。

  “苞谷酒”醇正,味道浓烈,喝起来烧心。

  不是一般酒量的人能够驾驭的,但老手抿一口便知道,此酒并不比麦子,高粱酿出来的酒差。

  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张豪有了想法。

  估计酒厂早就从其他几个村收了玉米。

  要不完万灵村存放的几十万斤玉米。

  既然要不完,为何不自己拿来酿酒?

  张豪问:“孔支书,酒厂的白酒价格怎么样?”

  “怎么?你要称点白酒来喝,哈哈哈,凭你的酒量怕是难以招架啊!”

  孔支书笑着,让张豪感觉有点尴尬,想起了那天晚上喝三鞭酒的事情。

  “孔支书,你想多了,我只是问问价格如何?”

  “二十块到四十块不等!”孔支书说。

  张豪一听,看到了希望。

  苞谷酒比单纯玉米的价格高出了几十倍。

  张豪哽咽了一下说:“孔支书,你说我们村自己酿酒怎么样?”

  “自己酿酒?”孔支书疑惑的看着张豪。

  他从张豪的眼中到了真诚,显然不只是说说而已。

  张豪坚定的点了头。

  中国的白酒行业可以用繁荣二字来形容。

  中国的白酒在国际上也有相当高的名声。

  中国是唯一能够将白酒酿到八十度以上的国家。

  放眼国内,泸州老窖,gz茅台,自贡五粮液,sx汾酒四大名酒坐拥半壁江山。

  郎酒,江小白等后起之秀异军突起。

  但是市场上还没有一家出名的苞谷酒。

  若是能在庞大的白酒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哪怕就是那么一点点,就相当于一个普通区县的全年生产总值。

  万一运气好上市了嘞?

  张豪简单估计了一下包谷酒的前景,还是很理想的。

  “小张,酿酒可不比养野猪,程序复杂,技术要求高,而且还要自己去跑市场,临近的乡镇都有酿酒的,我们不一定能保证在当地的市场竞争中获胜!”孔支书严肃认真的说。

  有些事情不能光凭想法来的,要看清现实。

  “孔支书,我们要放眼全国!”张豪自信的说。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