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154一人,一心

作者:村头老王更新时间:2019-07-01 14:33:23
  一直在等,是什么意思?等着我问他关于苏曼安的事吗?

  的确,最近种种,他那么敏锐的人,要说什么都没感觉到也不可能。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哪句话……?”我抿抿唇,语气缓和下来。

  靳予城走到窗前,有些烦躁地滑开打火机。琥珀色灯光下,落在脚边的昏暗身影模糊不清。

  “是不是许律告诉过你,我跟苏曼安有关系?”他问得直白,指间一缕烟雾轻薄无物,声音却沉得像坠着铅:“别把人看得太简单。知人知面不知心,外表看不出一个人到底在想什么,道理你该明白吧?”

  我怔怔望着他,心里刚刚腾起的一点火星似乎被“许律”两个字给浇灭了。

  “道理我懂,可许医生,应该不是那种会空口无凭地诋毁别人的人吧?你自己说的,跟他认识二十年,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烟头在他指间一明一灭,靳予城的视线从那点火光转到我这边,眸子里有些费解,又似乎是不敢相信我会这么跟他说话。

  “不是他。”我哑着嗓子反驳,任头发垂下来挡住面庞,“你自己做没做过什么,自己还不清楚么?”

  良久无声。

  我刚打算抬头看一眼,一片尘灰色的睡袍衣襟就出现在眼底。靳予城俯身环住我,双臂撑在我身子两侧,一字一句:“我有没有做过什么,我当然清楚。”

  语气是轻淡的,他周身隐约的檀木香,无形中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却也在逼近。

  我怔仲着长吐一口气,深深无力:“予城,我本来是不想计较这些的,既然你提起了,就说说吧。我知道你和苏曼安关系匪浅,也知道你们的交情不是一天两天了。倒不是许律说了什么,我自己长眼睛了,我会看。”

  “那你告诉我,你都看到了什么?”

  他眼里和语调都平静无波。面前那张脸却从来没有这么陌生过。

  “我看到……你们一起在游轮上,看到网上你们的绯闻从不间断,看到你跟她站在一起的样子很亲密。前段时间她在巴厘岛出外景,你也去了。”

  “然后呢,说明什么?”

  “还有……”我咬咬唇,声音更低,“她在这栋房子里来去自如,甚至在这间卧室里和你待过整晚。”

  “这,也是你亲眼看到的?”靳予城在问。

  我一顿,下意识握紧手心:“如果这是事实,不管通过什么途径,我迟早会知道。”

  肺腑里万箭穿心般的痛。这事其实算不得什么,真的那时我跟他已经分开,我也在别处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看似扯平了的一件事,实际上却永远也不能客观理智地去对待。

  只要一想到他和别的女人——

  胃里潮涌似的在翻腾。

  许律的话真是有依据的吧,精神压力和情绪波动真的会影响到生理上。

  我咬紧牙,用手暗暗压紧胃部。

  靳予城没作声。

  我哑着嗓子,索性把所有一并吐了出来:“不管是苏曼安还是纪夏,或者别的

  谁,我理解你不愿跟我多谈的心情。你不想说,我也决不多问半个字。可我是个女人,我会嫉妒。李永泽的婚礼,你是伴郎她是伴娘,这也完全不用避讳,甚至不用事先告诉我一声么?我说过,我不奢求多轰轰烈烈的感情,可我希望,今生能拥有一人,一心!”

  话说完,眼里的泪忍不住开始打转。

  空旷的房间里,“一人,一心”几个字仿佛在我和他之间兜着圈子。

  那双眼静静看着我,末了靳予城浅声吐出几个字:“傻姑娘。”

  “伴娘都是女方那边定的,我怎么知道苏曼会跟商大的千金有来往?如果事先知道你会不开心,我就是被永泽拿刀架脖子上,也不会去当什么伴郎。”

  说完,又自嘲似的:“说起来还不是因为没结婚。三十多的人了,早就不该掺和这些年轻人的事。”

  我怔愣住。

  温热手指从脸上滑过,拂去泪滴。靳予城站起身,走到另一边倒了杯温水塞到我手里。

  “我和苏曼确实认识很久了。那时我刚回国,她也还只是个还没出道的小艺人,有一回参加个圈里的酒局,有个老板让她作陪,临走时故意把她塞我车上,你懂是什么意思吧?”

  我木讷听着,一时没明白他指什么。靳予城揉了一把我的头发,淡然笑道:“就跟贺云翔把你塞给我一样。这种事,太寻常了。”

  “所以,你跟她从那时起……”

  “当然没有。”他一口否认,眼里很诚挚,“那时苏曼也才二十出头,什么都不懂。我虽然算不上什么正人君子,也不至于去做那种令人不齿的事。

  “她一直很感激,时常来找我,就这样开始有来往,但也只是很单纯的朋友而已。后来,她和经纪人闹矛盾想跳槽,正好我也在寻找投资方向,索性注册了一家经纪公司签了她。”

  “原来是这样。”我喃喃。

  可得知这些事好像并不会让人更轻松。

  所以靳予城算是解救了苏曼安,还一手把她捧上台前。他们之间的交情,远比我想象的来得深。

  “关于那些绯闻,我也跟你说过是出于……某种目的。小宛,外界怎么传别信,也别多想。我就在你身边,以后你想知道什么直接问我就行,这是你的权力。”

  靳予城握紧我的手,话语完全听不出半点虚情假意。我望着他,想着许律黎姨说过的话,虽然还有疑虑,但可能确实,不是当事人很多时候并不能从表面看到事情的真相。

  “早点睡吧。”他松开手。

  我点点头。腿有点发麻刚换个姿势,突然被阵胃疼激得从嗓子里“嘶”了一声,杯子里的水也差点洒出去。

  靳予城眼疾手快地接过水杯放到一旁,顺手拿起我的包:“你的药放这里面了吧?止疼吃哪种?”

  “啊?”

  看到他拉开拉链,我的心忽地一提。

  刚想下床,他已经从包里拿出一个粉色药盒,在手里翻看一会低低念出了声:“短效避孕……”

  我全身一僵。靳予城抬头看看我,又看看空了一半的药盒,也没挪一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