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 众人对法的疑惑

作者:千杯更新时间:2019-03-15 06:11:32
  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众人对法的疑惑

  明白这一次百大明的部署,与王洋凝聚道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若成,王洋凝聚道器的时间将无限缩短,若败,王洋甚至终身无望凝聚道器,所有神通明的法律部大臣们立刻联合行动了。

  他们不断派人实际考察百大明的具体情况,不断结合神通明的法律法规制定出一条条新法,只花了一年时间,竟然全部帮助各大明立下新法。

  甚至那三个被王洋灭杀了合道境强者的明,直接被神通明王朝派大军过去强行统治,直接成为了王洋的私人传道地。

  而且所有的明都以神通明的执法军为班底,组成了新的执法部,将各大明的正义之士全部纳入其,开始了一段漫长的铁血执法。

  一年两年三年……

  起初一个个明内的强者们,因为习惯了强者肆意主宰弱者的生命,让他们突然与弱者地位平等,无数强者仍旧十分不习惯,在遇到事情仍旧习惯性的以武力解决一切问题。

  但是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一个个强者因为斩杀弱者被当众斩首示众,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法律不只是说说。

  当超级天眼将百个明之地全部纳入监测范围,任何地方有犯罪情况发生,都无法逃脱天监测时,无数隐藏在黑暗的罪恶事件更是被一一揪出,无数的人会被抓去判刑服役,或是被当众斩首,最终花了整整十年,法律不容侵犯的理念便彻底的在百大明之地深入人心。

  所有人,遇到危机,想到的不再是努力修炼,以更强的实力报复回去,而是立刻向治安部寻求帮助。

  所有强者,面对弱者时纵然再不爽,也不敢在像是以往般肆意欺凌弱者,弱者们生活的开始安逸幸福了,生活水平全面提高了,自然而然的开始了幸福的造人。

  结果,大量的时间过去了,不但新生人口不断增加,因为伤亡人口的数量直线下降,各大明之地的人口数量几乎每年都是恐怖的涨状态。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不知不觉间整整百十年过去,法律统治之下的一百明大陆的总人口,竟然已经整整增长十倍,照着这个人口增长速度增长下去,因为人口的不断增多,每年的人口增长都将曾几何倍数不断增长。

  最终在千年之内,绝对能够增长的超出百倍人口增长,王洋之前预估的要快的多。

  这一点不但王洋从回馈的数据发现了,百大明之地的合道境强者们同样发现了这一点。

  虽然因为法治的原因,很多人已经习惯了法律至,各大明之至少有八成以的人,无形间为天地法律成为天地至理提供力量,但只要有二成的人仍旧信奉他们所认可的天地至理,仍旧让这些合道境强者们乐的合不拢嘴,不等百年时间到达,竟然全部过来寻找王洋,向王洋表忠心。

  “法律之主大人,在您的法律统治之下,我们明大陆的人口数量果然开始不断增长了。”

  “法律之主大人,早知道您的法治天下,有这么好的效果,即使没有您的相约,我们都会主动帮您推广法律,以法治理整个明大陆。”

  “法律之主大人,现在附近很多明发现我们明大陆的变化,都已经自行筹备法律部门,同样决定依法治理明,估计以后都不需要您去推广,法律的效果逐渐传开,整个至尊界绝大多数明都会采取法治的。”

  兴奋的讨好声不断自一个个合道境强者的口不断响起,听着众人的讨好声,王洋却只是淡淡一笑,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模样。

  看着王洋好似对于这一切都已经提前预感到,一众合道境强者望着王洋的目光越发钦佩。

  而且他们更是清楚,以法律如今的知名度与传播速度,王洋能够成功凝聚道器,几乎都已经成为板钉钉的事情,到时候道器在手,除了那些不出世的超脱境强者,这世将再无几人是他的对手。

  内心崇拜不已,一名合道境强者望着王洋却再一次忍不住的道:“王洋大人,我一直非常钦佩您所传播的法治天下,但是我一直有一事不明,不知您可否为我解释一下。”

  “有问题尽管说。”淡淡的笑声自王洋口响起,这一刻他也非常好,有什么问题,竟然连合道境强者都一直想不通。

  终于,在他的注视之下,那名合道境强者一脸好的道:“法律之主大人,您所认可的法律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为何当初在面对黑暗欺诈之主他们时,您却又说您是法律之主,凌驾法律之,您不觉得这句话与法律的定位冲突了吗?”

  “嗯。”听到那名合道境的话,王洋立刻陷入了沉思。

  看着王洋如此,那名合道境强者赶紧解释道:“法律之主大人,我是单纯的好这一点,并没有挑刺的意思,如果您觉得不方便回答的话,可以无视我这个问题。”

  “没有什么不方便的。”淡淡笑着,王洋望着那名合道境强者道:“我只是在组织语言,想着如何能够更加清晰的解释这件事情。”

  “好,王洋大人您尽管说。”听到王洋的话,那合道境强者立刻做出洗耳恭听状。

  事实,不只是那一位合道境强者,其余几名合道境强者们,也全部都在这一刻露出洗耳恭听装。

  甚至连王战与皇宫大殿内的一众大臣们,也在这一刻露出洗耳恭听状。

  显然,所有人都因为王洋之前的那番话,认为王洋的行为与法律的定位有着很大的冲突。

  明白这件事情若是不解释清楚,纵然人们仍旧会不断推广法律,但是法律将只是一件可以推广的工具,彻底失去其公平公证的信仰,王洋再一次陷入沉思,不断在脑思考着到底要如何解释,才能够清楚的阐述到自己凌驾法律之,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并没有任何的冲突。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