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955. 出马9510其辱

作者:落寞的蚂蚁更新时间:2019-03-15 06:20:29
  如果这王副局长要是早来一个小时的话,那时候李逸帆嘿没对赵东亮还有张干事,说起过自己的底细。

  可是当他揭秘自己的身份,还是凤凰酒业的少爷的时候,赵东亮和张干事可就上了心了。

  尤其是赵东亮,这时候他感觉自己是越发的看不透李逸帆这个人,当初认识他的时候,可是通过的胡月岩。

  那胡月岩可是自己的铁哥们,发小,当时他也没能说清楚这李逸帆到底是什么身份,不过他有外部渠道,能够帮军方搞到自己想要的各种科研设备,这可是实打实的。

  而且那时候在他看来,这李逸帆充其量也不过就是胡月岩手下的一个马仔而已。

  可是后来和胡月岩吃饭的时候,胡月岩可是交代过他,可千万别小看了这个家伙,这家伙在海外可是神通广大,而且他也并不单纯是自己的手下那么简单,总之这个人很复杂。

  于是大那时候开始,他就重视起了这个李逸帆。

  现在这李逸帆说他不光是一个有外部渠道的人,而且自己还是国内一家赫赫有名的酿酒企业的少爷,这让赵东亮是两眼发光。

  这样的人,可是他们这把帮人最喜欢的了,在国内有自己的经济根基,而且在海外,还有自己的门路。

  他们最喜欢和这样的团体或者是个人打交道了,因为这样的团体或者个人,都会有着出乎意料的能量,他们总能够搞到一些军方所缺乏或者需要的东西。

  尤其是在海外,要知道军方缺乏的可不光是机床,这样的工具,还有很多科研资料,和想法,也都是非常急需的。

  可是这些东西,如果要是自己派人出去的话,就很难搞得到,毕竟外国人,尤其是美国人并不是傻瓜,他们放着华国人,可是比防老鼠,还有防的严密,这些年来,军方在海外,已经损失了很多眼线。

  可是这些事如果要是像李逸帆这样的民间公司出去做的话,那可就不一样了,毕竟他们披着一层民营的外衣,虽然美国佬那帮人对他们也会有所防备,但是防备就不会像防备军方那样的严密了。

  更何况军方可还是有很多见不得光的生意,需要这样的人帮忙来处理,比如一些在东南亚一带的特殊交易等等,这些都是不能说的。

  所以从那时候开始,这赵东亮就动了想要真正结交李逸帆的心思,原本他也想结交李逸帆,不过那时候李逸帆在他心里还没那么重。

  虽然之前李逸帆也和他提起过一些他自己的商业设想什么的,可是无论是造汽车,还是造什么LED显示器,这些都还是没影的事情呢,所以他也并没太把李逸帆的话当真。

  可是现在可不同了,毕竟李逸帆已经漏出来了一部分的实力,虽然之前赵东亮也调查过他,可是调查的毕竟不是很清晰,现在他自己说出来的,还是比较可信的。

  至于张干事动了心,一方面是看在赵东亮的态度上,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想要结交李逸帆这样的地方财团土豪。

  王局长进来这么一说,如果要是之前他们不了解李逸帆的身份背景,不了解整件事情的大致经过的话,他们肯定会卖王局长一个面子。

  毕竟为了这样一个犯罪嫌疑人,去得罪一位省城的副厅级干部,这可是非常不明智的。

  可是现在他们心里已经有了决断,这样一来王副局长的面子,不卖给他又如何?

  “对不起,王局长,这位李先生,可是我们的重要的客人。而且之前,他也和我们说起过,关于你所提起过的那个案子,好像这里面有点误会啊!要不咱们就坐下来,把这件事给说清楚了?免得把人带回去了,造成不太好的影响?”

  张干事也是尽可能的找软话说,让双方都能下的来台,可是这边王局长一看你这一个小小的中尉军官居然不给我面子,我都这么说了,你还跟我绕弯子,顿时就变了脸sè。

  “什么误会?这个案子已经是既定事实了,而且我看了这个李逸帆的行为手段非常的残忍,这个案子的xìng质很恶劣,像这样的人,必须要受到法律的制裁才行,张中尉,你们和他坐在一起吃饭,是不是也受到了他的蒙蔽?这是非善恶可是要分清啊?就这样吧,我马上让人上来,把人带走,回头我回去和你们上级解释?”

  还解释,解释个屁,你别给脸不要脸,我这边把人先带走,你能怎么样?这就是王局长的潜台词,因为他真的不看好,这个小中尉能有多大的能量!

  张中尉的脸sè一下子yīn沉了起来,因为王局长的潜台词他完全听明白了。

  而王局长,这边也是早就做好了撕破脸皮的准备,他这次亲自到了现场,也正是为了避免和军方的正面冲突。

  在他看来,自己好歹也是个市局的副局长,在地方上也是副厅级的干部,出面的话,怎么也能压过你军方的小中尉一个级别。

  自己之前和你那样说话,已经是相当的给你面子了,如果你要是不识抬举的话,自己就算强行抓人,你们军方又能说得出啥?

  毕竟抓的也不是你们部队的人,就算你找你的上级来和我这里说理,我这边也不怕。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这个李逸帆可不光是军区的张干事看中的人,他可是来至zhōngyāng的总装的赵东亮所看重的人。

  如果要是在他的地头上出了岔子,他这可如何像赵东亮来交代啊?

  张干事当场就翻了脸,毕竟地方和军方是两个系统,所以这王局长虽然级别很高,但是自己也不必尿他,反正自己是在军方系统里面混的。

  虽然得罪王局长很是不智,可是如果要是因为害怕得罪他,而得罪了自己的直接上级的话,那才叫不智。

  眼看着王局长一声令下,从外面走进来两个穿着一身黑的防暴jǐng察,要进啦抓人,张干事当场就一拍桌子。

  “我看哪个敢抓人?”

  平时省城的jǐng局这边在军方这边可是吃了不少亏,他穿着军装这么吼了一嗓子,还真是让进来的两个jǐng察有点发憷,是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

  王局长也是被他闹出来的这一幕给搞的有点下不来台,一个小中尉,你就敢不给我面子,你胆子也太大了吧?

  王局长怒了,对张干事怒目相视。

  “张中尉,你是那个单位的?眼睛里还有没有国法,还有没有规矩?别以为你们是部队的人,就可以在地方上无法无天了?我告诉你,这天下毕竟是XXX的天下,你们还是要听X的指挥的,服从命令,你没听说过吗?你的组织观和纪律观念都哪里去了?”

  王副局长义正言辞,而且他又是官大了张中尉不止一级,这么一吼,张中尉也有点发懵,毕竟对方的级别可要比他高得多。

  这时候看了半天热闹的李逸帆,觉得这样下去可不成,算了不能让部队的这俩哥们,对方可是有备而来,如果张干事要是硬抗的话,到时候对方用强,大家可都会下不来台。

  算了犯不上为了自己的事,让这两位跟着受牵连,大不了自己先跟他去一趟局子里,老子就不信了,他们还敢把自己怎么样?

  说实话别看,这几个进来的时候是气势汹汹,可是李逸帆还真就没怕过,就算是进了局子里,他也有办法脱身,无非就是比拼谁的后台更硬而已。

  特么的,大不了豁出去给杨玉河打个电话,杨玉河要是解决不了,就找胡月岩,胡月岩要是不行,自己还有两个终极手段呢,嘿嘿,当年在京城结识的顾家姐弟,可不是白认识的。

  就在他想站出来,主动出头的时候,旁边的赵东亮一把拉住了他,然后给他使了个眼sè,示意他稍安勿躁。

  然后赵东亮就站了起来:“这位王局长是吧?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带着一大帮的jǐng察,还荷枪实弹,气势汹汹,难道不知道这样会给群众百姓留下不好的印象?现在可是非常时期,**在即,你们这时候搞这样大的动作,通知你们上级领导了没有?”

  好家伙,一上来就给扣了顶大帽子,确实**还有几个月就要召开了,这时候可是非常敏感的时期,一般这样动枪动刀的,哪怕你是jǐng察,也得向上级通报一番才成。

  王局长脸sè一下子变得很是难看了起来,一个小小的张中尉都不给自己面子,你一个穿着便衣的家伙,又是哪根葱?

  正好赵东亮今天穿的是便装,没想到这倒是让王局长轻视了他。

  “你又是那个?这里没你说话的份?不想倒霉,就老老实实的坐下待着,这件事不是你能搀和的了的。”

  王局长看了赵东亮一眼,然后说道,感情他是把赵东亮当成一个路人甲了。

  赵东亮脸sè一边,从怀里掏出了自己的证件,然后给王局长递了过去,而当王局长看到那个红sè小本本,尤其是打开后,里面编号后面的那个装字的时候,脸sè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