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682章 豪包密谋

作者:北岸更新时间:2019-03-15 06:11:57
  不等蓝光耀介绍,唐逸夫就迎上前去,握住了王致远的手。

  身形俊朗潇洒帅气的王致远握住唐逸夫的手,大声笑了,说:“哈哈,原來是老朋友!”

  王致远又对杨万鹏说,这位唐老板也是我的朋友。

  杨万鹏也不多问,这才给唐逸夫派发了一张名片,梁宇轩眼巴巴地等着,却被遗忘了。

  重新换了茶,王致远坐下來与蓝光耀和唐逸夫说话。

  杨万鹏做过外交官,很懂得规矩,并不参与他们的谈话,拉着梁宇轩在另一个角落里慢条斯理里地说些国外的典故和见闻,介绍土豪俱乐部的特色服务,这让自以为是的梁宇轩大为开心。

  王致远的爷爷当年在牛棚里与红三代贾文正的爷爷共过患难,何天影从革命老区调任东南省委常委、省纪委副书记,就是通过王致远的关系,得到了时任中央纪委高官的贾文正爷爷的关照。

  同样,何天影现在又与林国栋竞争东南省委副书记一职,自然与王致远过从甚密,因此,王致远虽不在官场,却对东南官场的走势了然在胸,对青原市的市长之争也略知一二。

  因为王致远知道蓝光耀是何天影的心腹,所以,对唐逸夫來省城的目的自是心知肚明。

  蓝光耀对何天影与王致远的关系大致有几分了解,便有意把话題往这方面引。

  王致远是聪明人,只说了几句,便明白了唐逸夫和伊海涛争市长与何天影和林国栋争省委副书记之间的微妙联系,加之在仪表厂整体改制中对伊海涛和楚天舒心存不满,便说他手头上有一个证据,可以让楚天舒有苦难言。

  蓝光耀和唐逸夫听了,都大为诧异。

  原來,王致远去年为了竞购仪表厂一事,在云雾山庄与楚天舒单独见了一面。

  当时,王致远拿出一个鼓鼓囊囊的公文包要送给楚天舒,遭到了楚天舒的拒绝。

  王致远当面把包打开,里面只是一些填充物,并沒有楚天舒想象的现金,并花言巧语取得了楚天舒的信任,说服楚天舒收下了这个公文包,并亲手把填充物放回了包里。

  可是,在分别时,王致远在停车场设置了一个陷阱,安排人偷偷*拍下了自己递给楚天舒高档公文包的一幕,原本是打算用來胁迫楚天舒帮助他竞购仪表厂的,后來鲲鹏实业与凌云集团达成了利益交换,这个视频沒有派上用场。

  今天被蓝光耀一提,王致远又把这件事想起來了。

  【这个坑挖得更是久远,事见第260章,淡忘了的同学可以返回头重温一下,】

  唐逸夫听完了王致远讲述的來龙去脉,脸上露出了欣喜之色,忙说:“王总的鼎力相助,唐某感激不尽,如有幸得偿所愿,日后定当重谢!”

  “唐老板客气了。”王致远摆手道:“鲲鹏实业有意在青原发展,还望唐老板多多关照啊!”

  只这一句对话,王致远与唐逸夫就达成了合作的默契。

  不过,蓝光耀考虑得比唐逸夫更为深远,他说:“王总,这公文包里只是一些填充物,并不能证明楚天舒收受了你的财物啊!”

  “要是我一口咬定这包里装的就是现金,楚天舒纵然浑身长满了嘴恐怕也说不清楚吧。”王致远微微一笑,说:“当然,我这只不过是药引子,至于如何迫使楚天舒开口,那就要看你老兄的能耐了,只要楚天舒肯开口,还怕整不垮伊海涛!”

  论起阴险毒辣來,蓝光耀比起王致远來,似乎又略逊了一筹。

  唐逸夫现在一心就想着要不择手段抢到市长的宝座,正着急无从下手,王致远送上了这么一份厚礼,自是兴奋异常,他立即说:“光耀老弟,我觉得王总这一招非常巧妙,到时候可以明确地告诉楚天舒,只要他咬出了伊海涛,这件事就可以为他平反,楚天舒为了自保,肯定会老老实实的配合!”

  蓝光耀想想有理,但还是慎重地说:“唐老板,王总一番美意我们自当牢记在心,但是,何老板一再指示,希望能不战而屈人之兵,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要走到采取强硬措施这一步!”

  官场之争,何天影站得高,自然就看得远,到了他和林国栋这个层次,各自背后都有相互牵扯的根基与派系,沒有十足的把握,冒然撕破脸皮大动干戈,最后的结局往往是两败俱伤。

  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稍有政治头脑的官员都不会去做。

  王致远摆出了一副超然的态度,他需要的只是唐逸夫领他这个人情,至于具体如何运作,他还是愿意置身事外,并不想直接卷入得过深。

  他抬腕看了看手表,歉意地笑笑,说:“两位老板,不好意思,外面还有一拨客人,我得过去了,改天我们找时间再聚!”

  杨万鹏也适时停止了与梁宇轩的交谈。

  握手告别的时候,王致远对蓝光耀说:“几位,既然來了就要玩得尽兴啊,这个地方服务怎么样我不敢说,但安全绝对有保证。”说完,冲蓝光耀等人点点头,就出了门。

  梁宇轩听杨万鹏介绍过这里的全方位服务,早就按耐不住,跃跃欲试了。

  杨万鹏拿着烟斗在手上敲了敲。

  领班小姐立即跑过來了。

  杨万鹏说:“这几位客人是我的朋友,把新來的大学生们安排过來,一定要让客人们满意。”说完,追随着王致远的脚步,也走了。

  只过了两分多钟,便有十來个花枝招展的小姐鱼贯而入,在客人面前站成一排,躬身问候:“老板,晚上好!”

  小姐的装束各有千秋,以穿吊带背心的居多,也有穿得比较严实像个淑女的,她们让客人挑的时候,是不能开口说话的,只能用眼睛说话。

  开口说话怎么行,总不能说,老板你要了我吧,那像什么话。

  她们脸上的表情大同小异,一般都是似笑非笑的样子,像是望着客人,又像是望着客人脑袋后面的墙壁。

  关于小姐的眼光,就沒有统一的行业标准了,有跟客人对视的,也有左顾右盼的,但幅度和分寸控制得比较好,刚刚够把媚眼丢來抛出二三个來回也就行了。

  三个人你先來你先來地客气了一番,结果还是蓝光耀先來。

  他挑了一个穿白牛仔裤露脐黑色小吊带的。

  这小姑娘的身材容貌都不错,眼睛忽闪忽闪地似乎会放电。

  梁宇轩则挑了一个波霸,比较兴奋,问:“半斤还是八两!”

  “半斤八两”说:“你等下掂量掂量!”

  梁宇轩见唐逸夫把摇控器抓到不断地按,就挥了挥手,让再换一批。

  第二批跟第一批差不多,但有一个却让人眼睛一亮,因为她有一头闪闪发亮、长到腰际的秀发,人长得也很好,白白净净、文文静静的样子,相貌却有点像欧阳美美。

  梁宇轩见唐逸夫的眼睛落在她身上,就用指头一勾一摆,让她去陪唐逸夫。

  她腰肢一扭,一屁股坐在了唐逸夫的身边,一条胳膊就自然而然地搭在了他的脖子上,动作和神态与欧阳美美如出一辙,颇得唐逸夫的欢心。

  侍应生单腿跪着,上了两个水果拼盘,说:“我们老板送的,请慢用!”

  梁宇轩说:“谢谢你们老板!”

  侍应生问:“几位老板喝什么茶!”

  蓝光耀要了人生乌龙。

  梁宇轩对唐逸夫很了解,给他要了参须麦冬,给自己要了一杯龙井。

  “豪包”的最低消费起步就是三千,所以酒水饮料果盘食品等等一应俱全。

  东西上齐了,开始唱歌。

  蓝光耀是客人,自是该他剪彩,他与“小黑吊带”对唱了《心雨》,唱得有滋有味,如痴如醉。

  蓝光耀开了头,唐逸夫和梁宇轩也放开了,一个一个地上阵,就唱开了。

  不管唱得好与坏,小姐们都会拼命鼓掌喝彩,蜂拥上來一个个地敬酒,男人到了这个场合,对自己的歌喉便会信心爆棚,小姐的敬酒都來者不拒。

  别人唱歌的时候,剩下的人也不会闲着。

  娱乐场所里男人的手是职业旅行家,沒有清闲,总要到处游山玩水,什么地方好就往什么地方云游。

  年轻美丽的女人,旅游资源特别丰富,那就哪里都去一下,哪里都光顾了,考察过了,就知道什么地方值得一趟一趟地去,或者就在那儿留连忘返,为下一步的实地考察和钻研做了准备。

  嘴也不闲着,问女的姓什名谁,何方人士,芳龄多少,在哪里就读。

  得到的回答就像股票市场上的信息一样当不得真。

  蓝光耀明显是风月场上的老手,别看他在办案的时候一本正经的,很有纪委干部的做派,但到了这个场合,却又比唐逸夫和梁宇轩更放肆,完全撕下了衣冠楚楚的面纱。

  唐逸夫开始还有点矜持,后來看蓝光耀放开了,也渐渐活跃了起來。

  最近这大半年來,天天琢磨着和伊海涛斗,好久沒有享受男女之欢了,在“小欧阳美美”的挑逗之下,那沉寂在心底的欲望也忽地升腾了起來。

  梁宇轩在青原连水上人家都沒去了,更沒有机会到这种高档娱乐场所來,他只恨眼睛和手不够用,把个“半斤八两”**得阵阵尖叫,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