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百八十八章 盛宴

作者:荆柯守更新时间:2019-03-20 13:33:01
  骑兵冲锋一旦形成惯力,要想收住可不容易,只见兵马嘶喊着,纷纷跌下,一片慌乱。

  “射”

  “嗖嗖”弓弦声又响起,西凉骑兵惨叫声划破黑空。

  但江晨非常清楚,一旦对方反应过来,就会撤退,因此下达了射击命令后,就拔出长剑:“步兵,出击”

  随着命令,二侧脚步声层叠而上,一枚枚鲜红长缨在深夜里闪动着幽光,步卒持着长矛,扑了上来。

  而后面又有拿着小盾,手持长刀跟上。

  江晨发布完命令,就跳了过去,一个西凉骑兵见江晨扑到,举着狼牙棒就砸了上去,这人身体壮实,打过去甚有威势

  江晨突前一步,长剑一送,就见着刺个西凉骑兵咽喉处鲜血喷出,轰然倒地。

  还有一个向江晨的身侧刺来,不料突眼前一花,剑光一闪,看着自己半截身子跌了出去,惨嚎起来——这是腰斩

  电光石火间,江晨已连杀七八人,而在这时,步兵已包围住了剩余的二三百骑,只听一声号令,

  “杀”

  长矛急急穿过,挺枪尖冲杀,只见森林一样的长矛,刺在了一个个才堪堪勒住了马匹的西凉骑兵上,顿时破开了他们身上的皮甲。

  连绵惨叫,鲜血自他们身体内喷出来,飞溅到了周围的士兵身上,顿时充满着浓郁的鲜血味道。

  这些西凉骑兵惨叫着滚倒在地,个个口吐血块。

  只是瞬间,西凉骑兵己伤亡五十人,长枪兵一片欢呼,江晨大呼:“二层再刺,三层准备”

  “杀”又一排长矛刺了上去。

  现实军中可不是神话,这种有组织的刺枪,只有几刺之力,所以才要一批批来

  “第三队,刺”

  这时,一个西凉骑兵军官醒悟过来,挥着长刀高喊,直直冲了过去击,见这将这样勇敢,西凉骑兵士气大振,呐喊着随之冲锋。

  “射”弓箭齐发

  连绵惨叫同时响起,几十个西凉骑兵跌翻在地,这个身披重甲西凉之将,才冲出了十几步,就连中十几箭。

  到此,这批西凉兵已伤亡大半了,只剩一二百人,这时敌我已交错的厉害,江晨大呼:“弓手后退,刀盾兵,上”

  说着,江晨冲了出去,刀盾兵大声呐喊着,跟了上去。

  “杀”双方对撞在一起。立时杀成一团,一个西凉军将武艺出众,使着一根长枪,虎虎生风,水滴不进,瞬间连杀几人。

  就在这时,江晨扑了上去,身影一闪,就抵达了身侧,一剑刺入,锐利剑气破开甲胄。深深刺入体内。

  剧烈痛苦让他全身颤抖,用力抓住锐利的剑身,就是双手不断涌出鲜血也都不管不顾,但江晨只是一转,双手顿时碎开,拔出了剑。

  见着这西凉军将跌下,西凉骑兵终于崩溃了,仅有余勇烟消云散,西散而去,而这,只会加快死亡的过程。

  “杀上去”余下步兵一拥而上,杀声片刻就平息了。

  江晨停住了脚步,只见周围横七竖八躺着密密麻麻的尸体,鲜血的味道在夜风中飘散开去,闻之令人作呕。

  这里获得胜利,转眼望去,就见着几百米外还在厮杀。

  江晨立刻令着:“杀上去,杀光他们”

  “轰”一声震耳欲聋炸雷,漆黑天空被闪电划得四分五裂,天地一白。

  刹间,接着就是刀剑相交声,简直和霹雳一样

  轰然巨响中,几骑猛烈交锋,又是退开,方天画戟在战团中闪烁寒光,赤兔马咆哮,张飞吼叫声和雷一样滚动。

  吕布喘息着,微微眯起双眼,锐利刀锋一样眼神聚焦在叶青身上,怒极而笑:“好一个刘备,竟有这样的武艺,瞒过了天下人”

  隆隆笑声满蕴着杀机,如果说这时叶青胜过关羽张飞却也不是,但剑法之高明,内劲之阴毒,却是吕布前所未见。

  叶青只看了一眼,却见着一个文士,在指挥着西凉骑兵,意图恢复着战阵,战到现在,有着道符加持的骑兵,只稍获得点优势

  毕竟这是纵横天下的西凉职业骑兵,而自己临时招募的骑兵,虽是边关老兵,还有些不足

  当下就抽身而出,周铃立时补上,一道剑光自幽影中闪至马腹下,吓得吕布一惊,连忙一戟反撩撞开这剑光,吕布愤怒吼着:“小贱人你又是何人

  “公子门下一丫鬟”周铃冷冷回了一句,闷哼一声,她是女人,无所谓武德,一击不成就避开逆袭。

  吕布无暇追击,蛇矛抽冷搠至,张飞冷喝:“两姓家奴休走”

  吕布杀气膨胀,怒吼着:“去死”

  当下吕布收敛心神,只见方天画戟划出一个完美无暇的环,还是与天地大力合乎一体,杀了上去。

  张飞双目赤红,喝着:“杀”

  漆黑夜里,蛇矛突似不受空间与时间的束缚,和这时风暴合而为一,万均雷霆之势发了出去

  在和吕布厮杀只是片刻,却似是天长日久,生死之间,突然之间突破了。

  “哈哈哈,只此伎俩,又何足道?”吕布不为所动,只是举戟一点,蛇矛雷霆万均的攻击,顿时炸开。

  吕布骑在雨中,杀到兴起,原本湿漉漉的战袍,冒出丝丝水气,片刻后,再没有半点水渍,雨点才一落下,就弹了出来。

  就算以一敌三,还是抵抗的住,甚至隐隐占了点上风,这种武功,实是可怖可畏。

  关羽见此,心里热血直沸腾,呐喊一声,又杀了上去。

  吕布大戟一转,两骑交错,顿时两人都多了一个血口,鲜血喷了出来,战到现在,都不是神,还是人,都不能再完美控制了,进入了以伤换伤的阶段了

  眼见三人继续杀止,就连这少女都咬牙冲上,吕布脸色阴沉,也是心惊:“这些大将都是哪里跑出来?要是在军中率骑冲阵,谁能抵抗?”

  “还有这阴险刘备,必是过去杀我儿郎去了。”这念一生,杀心冲顶而起,吕布发出了一声狼嗥,瞬间,空中贯满刺耳呼啸,似是置身地狱,放眼望去,无穷无尽、潮水一样的戟浪涌了出来……

  话说叶青离开,一挥手撕开道符,一道白光就在自己骑兵身上亮起,顿时感觉到全身充盈着力量和勇气,此涨彼消的气机牵引下,本能冲上去……

  叶青正大喜之间,突见对方也是一阵红光,同样的玄法加持在西凉兵上,一个文士在后面命令:“只是寻常道法……”

  “恩?”叶青视线划破虚空,隔百米和这文士撞在一起,就是微微一哂,露出了杀意:“是主世界的人?”

  这文士一惊,高喊:“此人道法用不了几次,杀掉这人赏千金,升官三级,府里美女任你们挑选——”

  西凉骑兵受到道符,又受到许诺,顿时又士气大震。

  叶青回顾后面激烈的厮杀,举剑直扑了上去:“杀”

  骑兵有些响应,有些没有,显得有些杂乱,不过随着队伍启动,都不由裹挟着跟上去。

  冥冥中,一道赤蛇上空升起来,军气烈火一样凝聚着,盔樱在夜风中猎猎,对面,同样黑流对冲而来。

  “轰”骑军在对冲中相互散乱节节破开,刀光一片,人影重重,喊杀声、骨裂声、鲜血喷射的丝丝声……

  叶青不闪不避,大易武经的武技这时才淋漓尽致发挥,一个个面孔化作难以置信和恐惧,跌了下去,被后面骑阵踏得不成人形……

  只见对冲的激流中,叶青不断向前,樱红的汇流靠拢紧随,这文士见了,不由浑身颤抖起来。

  记忆里只有吕布引军冲杀,才能这样破开战局,只是这时才恍惚想起——前面这男人可是少年时就能一人杀尽俞家三十死士,现在更不知精进到什么地步,心中顿生一丝悔意……

  但已经晚了。

  骑兵冲破了最后一层阻碍,文士只感到战场上似一瞬间静下来,再听不入耳,只有心脏嗵嗵跳动的剧烈声响,视界都模糊了一瞬。

  叶青浑身浴血,策马停在文士面前,偏首看了看他,居高临下,目光淡漠

  “不……”这文士其实想跑,却被这惨烈的沙场震撼得浑身发软,只颤着声,突想起了,大声叫起来:“你……你不能杀我,我是……”

  “噗——”手起剑落,一颗头颅飞了出去,血喷起数尺又落下。

  “我管你是谁……”叶青甩了甩剑上血,这时就算皇子,都一剑杀了。

  在尸体上面空气中,隐隐显出了一个人,穿着主世界的官服,这人扭曲着,呐喊着,随着一声不似人声的惨叫,这灵魂就消失了。

  “要是董卓、吕布、或高顺统领这西凉骑兵,要难对付的多,交在这种人手上,好兵都毁了……”

  叶青笑了笑,飞快拨马,引军转向,扫一眼剩下西凉骑兵,喊着:“杀

  “杀”人数变少了,响应人变得多了,并且更整齐,有一股难述的力量在这其中凝聚起来。

  生死挣扎之际,有人能带领着自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这就是军气之凝。

  第二波冲锋开始了,全军轰然响应。

  江晨率兵过来,看到的就是这夜幕下洪流,血气、斗志、刀锋,汇成一种江晨熟悉的力量

  叶青望了他一眼,又率军杀了上去,羌人惨叫着跌开,后面骑兵已涌了上去

  杀戮的盛宴开始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