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懊悔

作者:木槿花开1980更新时间:2019-07-04 19:00:55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懊悔

  下午放学,戴宁碰见了露西。

  露西拉戴宁去她的公寓吃饭,戴宁推脱不过,便跟着露西走了。

  等到戴宁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

  今天戴宁也没有接到小王的电话,所以路一鸣还是不会来,所以戴宁很放心。

  打开别墅的大门,戴宁还在想着晚上洗完了澡后,便上床继续看《三国演义》,她发现菲利普对《三国演义》也很有自己的见解,她倒是还挺想和他继续讨论这本书的。

  换了鞋子,戴宁走进客厅,依稀看到黑暗中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而且那个人的手指间还夹着一支带着火头的烟。

  “谁?”戴宁惊恐的低呼一声。

  随后,她便伸手打开了灯。

  下一刻,水晶灯照亮了客厅。

  戴宁才发现,坐在沙发上那个一动不动,如同雕像一般的人竟然是路一鸣。

  看清楚了沙发上的人是路一鸣后,戴宁伸手抚着胸口,眼睛瞥了一眼路一鸣,在心里抱怨道:“什么人啊,没事在这里装神弄鬼,简直吓死她了!

  “你去哪了?”可是,下一刻,路一鸣却是率先质问道。

  听到他带着质问的语气,戴宁抬眼迎上了他冷若寒冰的眼眸,不由得心里一抖!

  “我……去露西那里了,她留了我吃饭。”戴宁不知道为何说话有点支吾。

  露西路一鸣是认识的,以前他去她的公寓的时候见过的。

  可是,路一鸣却是狠狠的将烟蒂捻灭在了烟灰缸里,并道:“是吗?”

  “是啊。”这时候,戴宁很坦然的点头。

  下一刻,路一鸣倏地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逼近了戴宁。

  这时候,戴宁明显的感受到了路一鸣脸上的怒气,她不能的后退。

  戴宁不知道又哪里惹到这位了,干嘛要用那种吃人的眼光看着自己?

  戴宁的脑子飞快的运转,想来想去,这几天她根本就没有和他见面,根本也无从惹恼了他啊?

  后退中,戴宁的脚跟一下子便碰到了茶几上,她不由得吃痛的拧了眉头。

  下一刻,手腕处一紧,路一鸣的大手便攥住了她的手腕。

  “啊!”戴宁低呼了一声。

  她的手腕真的很疼,他每攥她手腕的力道都那么大。

  “你真是个虚伪的女人,说谎的时候一点也不脸红心跳,你是不是常常说谎?”路一鸣的眼眸充满鄙夷的打量着点戴宁的脸。

  用虚伪这个词来形容自己,让戴宁非常的受不了。

  她不由得质问道:“我哪里说谎了?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去问露西!”

  “你们都已经串通好了,我问也是白问。”路一鸣道。

  听到这话,戴宁负气的道:“你既然这么认为,我也没有办法。”

  戴宁那无所谓了的模样,让路一鸣更加的怒火中烧,他攥住她手腕的大手不由得加大了点力道。“你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我养着你不是去让你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的!”

  突然听到这话,戴宁无辜的盯着路一鸣带着愤怒的眼神。“你什么意思?我和谁勾勾搭搭了?我……”

  说到这里,戴宁忽然想到今天中午她和菲利普吃饭的情景。

  看看路一鸣脸上的愠怒,戴宁似乎明白了,怪不得他发这么大的火,难道他看到了今天中午自己和菲利普吃饭的情景?

  看到戴宁突然不说话了,路一鸣不由得冷笑道:“怎么?记起来了?我没有说错吧?”

  戴宁知道路一鸣是误会了,所以赶紧解释道:“你误会了,菲利普是我们一个系的,我向他借了一本《三国演义》,今天我们只是在一起讨论书里的情节而已。”

  “《三国演义》?哈哈,你的意思是说让我们三个玩一场三国演义吗?”路一鸣被气笑了。

  因为戴宁的这个理由实在是太烂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起研究《三国演义》?大概只有傻子才会相信。

  “你什么意思?”路一鸣的冷嘲热讽,让戴宁愤怒的瞪着他。

  “什么意思?别忘了我和你之间的协议,最少在这一年内,你都不能和别的男人来往过密!”路一鸣强调道。

  戴宁却是冷笑道:“我和菲利普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根本就没有你所说的什么来往过密。对,我们是在一起吃了中饭,但是餐馆是公共场合,完全光明正大的!”

  戴宁的态度激怒了路一鸣,咬牙启齿的攥着戴宁的手腕道:“你们谈笑风生,眼睛里只有彼此,你还说是光明正大的,你以为我路一鸣是傻子,还是呆子?”

  说完,路一鸣便狠狠的一推!

  戴宁的身子瞬间失去了平衡,然后尖叫一声,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一时间,戴宁吃痛的蹙紧了眉头。

  路一鸣看到摔倒的戴宁,眼眸中带着一抹懊悔!

  不过,当戴宁的眼光望向路一鸣的时候,他马上收回了刚刚的眸光,并霸道的道:“你给我听好了,从明天开始,你不必去上学了!”

  听到这话,坐在地板上,一时吃痛的都起不来的戴宁立马蹙紧了眉头问:“为什么?”

  “你还有脸问?你哪里去上学,根本就是去招蜂引蝶的。”路一鸣说完,便转身离去。

  “你不能这样,我不能不去上学。”戴宁反驳道。

  她来温哥华就是为了要取得硕士学位,她要以最快的速度拿到学位,然后回国去工作,减轻家里的负担,让家里人都过上好日子。

  听到背后人的嘟噜,路一鸣瞬间回身,指着戴宁警告道:“你最好听我的话!”

  说完,路一鸣便阴着脸离去。

  路一鸣走后,戴宁艰难的按着沙发,半天才站了起来。

  她扶着刚才被撞疼的腰,缓缓的坐在了沙发上。

  她希望路一鸣只是一时的生气,不会真的不让她去上学吧?

  戴宁坐在沙发上,非常的担忧。

  翌日一早,戴宁穿戴整齐了下楼。

  下楼的时候,她不由得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腰身,感觉那里还是很疼。

  虽然路一鸣的警告仍然在耳边,但是戴宁还是不甘心不去上学。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