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89、梦游吗

作者:秦长青更新时间:2019-04-15 20:18:25
  夏青薇笑道:“那都是假的,至少在我知道的江湖中,从未有过那么神奇的点穴功夫。”

  刘长青呆了一下,点点头:“这就是一本小说,虚构出来的。”

  夏青薇道:“上面的情节倒是很有意思,看着挺好玩,以前我就从未见过这样的书。”

  刘长青就道:“不仅有书,还拍成了电视呢,看电视比看书可精彩多了……对了,薇姐,你能看电视的吧?改天我去镇上买个电视机,你就可以看电视了。”

  刘长青家本来是有个电视机的,老旧的黑白货,接受信号的是那种竖在房顶上的天线,但是坏掉了;现在装的都是有线电视,崔金花嫌贵,没装,那黑白电视不用不用也就坏了。

  “嗯嗯,可以试试!好了,先学千针打穴手吧!”夏青薇也是一脸憧憬的样子,但很快收敛心神,开始教刘长青学防身术,“千针打穴手的基本功,就是对全身上下的穴位要清楚,特别是重要的几个,然后是练习手腕力量,要快、准、狠。”

  “眼快,手快,脚快,心更快!”

  刘长青问:“眼快,手快,还能理解,脚快,心快是什么?”

  夏青薇道:“脚快,是要配合步法的,脚不快,跟不上对手的速度,一切都是白瞎;人家一拳打过来,你慢吞吞的,有什么用?早就被打趴下了!心快,是要预判对手的动作,先发制人,这个练的久了就会了。”

  然后,刘长青就在夏青薇手把手的教导下,开始学习千针打穴手。

  如此到了十点半左右,练习结束,夏青薇回到手链中恢复元气,而刘长青到院子里打水洗澡,至于老娘崔金花,白天忙农活忙了一天,早就睡下了,呼噜打得震天响,打雷都吵不醒。

  回到房间刚要躺下睡觉。

  “嘀嘀——”

  有手机短信过来。

  一看,竟然顾春丽,上面写着:“小帅锅,那些书对你有没有用?”

  刘长青脑子里马上浮现那天在小破屋里,顾春丽给他那啥的画面,心里立马有些火热起来,想了想回过去:“很有用,谢谢!这么晚了,姐还没睡?”

  过了一会,回过来八个字:长夜漫漫,孤枕难眠。

  刘长青看到这个,噗一下笑出来,然后快速打字回过去:顾老师,我语文水平有限,你能帮我解释一下这几个字的意思吗?

  又过了一会,顾春丽回过来一个字:痒。

  刘长青看完这个字,就不是顾春丽痒了,是他也被撩得痒了起来,靠在床头伸手朝下面抓了两把,然后大着胆子打上:老师,你要我帮你止痒吗?

  但是没敢一下发出去。

  这个时候,顾春丽的短信就又过来了,说:“小家伙,不撩你了,赶紧睡吧,不然长不大。”

  刘长青一晕,血气方刚加上内心冲动,当即回过去:“你觉得我还需要再长大?止你痒够了吧?”

  那一边的顾春丽,这个时候也跟刘长青一样,靠在床头一只手伸下去,表情变得精彩纷呈,情到浓时,把手机一扔,专注起来。

  刘长青见她迟迟没回,以为她生气了,想了想编辑成一段文字:“丽丽姐,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要睡觉了,等着继续长大,还有,昨天的皮箱里有一张你妈妈的照片,有空的时候给你送去。”

  “滴——”

  发送完成,然后关机睡觉。

  而那头的顾春丽,这个时候很难受,结果就收到了那条短信,一咬牙正要打电话过去,然后提示对方已关机……

  “啊——,小鬼头,居然关机,哎呀哎呀,好难受啊!”

  ………………

  第二天。

  刘家老宅。

  苗晓曼起来的很早,以前在学校上学的时候,不上课总是要睡到太阳晒屁股,但自从到了牛家村当上新村长,这几天起来都很早,一是她自己给自己定了目标,有压力;二是山村里虽然没有汽车喇叭声,但是有狗叫声,鸡叫声,此起彼伏,不过晚上没有丰富的娱乐节目,早睡早起,比以前还精神了。

  新租来的刘家老宅还是很大的,昨晚比较匆忙,随便收拾了一下就睡了,今天要好好整理整理。

  可当她推开房门出去的时候,忽然看见天井的水井旁边,躺着一个人。

  “白玉姐,白玉姐,你怎么了?”

  苗晓曼连忙跑了两步,上去查看。

  那人,正是穿着一身睡衣的白玉,她也不知是什么原因,竟然会晕倒在水井边。

  苗晓曼探了探白玉的鼻息,发现正常,就松了口气,接着又摇了摇,正打算出去找人帮忙的时候,白玉就醒了过来,还打了哈欠,说:“晓曼,起这么早啊?大呼小叫干什么呢?”

  “啊——,白玉姐,你没晕倒啊?”苗晓曼诧异,怎么看着像是睡在这里的样子。

  “我怎么可能晕倒?你还不知道我的身体?”

  “那你怎么睡在这里?”

  “我……”

  白玉这才感觉什么不对劲,身上穿的是卡通睡衣……那么凶巴巴的一个女军人,竟然穿着那么卡通可爱的睡衣,如果刘长青看见的话,肯定会非常惊讶;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白玉想不起来自己怎么会睡在水井边。

  “难道你太累了,走到水井边就睡着了?”苗晓曼问道。

  “也……有可能吧!”白玉慢慢的说道,但其实心里并不这么认为,她是军人,而且不是普通的军人,对自己的一切行为都心里清楚明了,但她明明记得昨晚是睡在床上的,她还看了看时间,十点十二分。

  可是为什么醒来的时候会在水井边?

  总不可能是苗晓曼将她从床上抱起来,放在这里,然后跟自己开了这么一个玩笑吧!

  实际上,就算在睡梦中,只要稍微一有动静,她就会警觉,这是一个优秀军人的素养。

  可是昨晚到底发什么了什么事情,她完全没有印象。

  就好像喝断片了一样,可昨晚没喝酒,难道是……梦游?

  她没把心里的这些事情说出来,她是来保护苗晓曼的,可不是让苗晓曼来担心的。

  苗晓曼知道她本事很大,当然没必要担心,以为她真是昨晚累了,然后赶紧洗洗刷刷,又将这片老宅的天井里面收拾了一遍,紧接着就去村委了,今天要讨论刘长青承包的那块地的事情。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