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263章主世界的一滩浑水

作者:古月居士更新时间:2019-04-15 20:16:42
  神躯·林青口中的话虽是满是揶揄,但不得不说这样的选择对于谁都有好处。

  而且即便皂雕旗留在神殿里,也并不代表着林青没有办法使用它。

  不能直接使用,一点都不能证明林青没有办法间接的来使用。

  毕竟一件99级的半神器,在威能上足以将一个生灵几万年来所建立起来的文明在一夜之间化成灰烬,也可以上一只草履虫在最短的时间里构建出一个自己文明,创造出一种独立于时代之外的超凡体系。

  如此的力量,不论是从哪个角度上去看,放在这个无名神殿里面积灰都不是件很好的选择。

  而若是它能够突破自我的禁锢,从虚无之中诞生“真我”,也是真正突破了那1级的制约。那么它能展现出来的力量就更是难以想象,不可思议了。

  “这样啊。”林青悄然点点头,随即就已经松开了握着这皂雕旗的手。

  瞬间真武皂雕旗就像是一只脱了缰的哈士奇,旗幡猎猎作响,好似黑水暗潮汹涌。

  再又是“嘤嘤嘤”得绕着林青转了几圈以后,随即就重新落入了神躯身旁蒲团之侧。

  刹那间就以变得不过几个巴掌大小,华光尽敛,幡面古朴无光,仿佛是哪个普通的道庙里面供奉在祭灵神像手上的普通祭物。

  放在以往,根本不会有人多在它上面停留刹那。

  “呵…”

  林青对于皂雕旗的种种没有节操的跪舔行为根本不以为意,你再怎么的把神躯舔舒服了,到最后不还是落在我手上?

  “旗幡之中的口袋维度,以及是里面我弄来的收获,虽然够多,但也不是能毫无节制的挥霍的。我们也要开源节流了啊,对的,你有什么想法没?而且主世界,因为我之前做得事情那也不太平,只不过我只能够在这神殿里面,不能无法出去,有些鞭长不及啊……”

  主动略过之前种种,神躯口风一转,却又是说起了主世界早已开始出现的种种异变。

  虽然在前一段时间里,降临到主世界的那一波灵气狂潮,其实是林青自己在从蛮荒世界切割下一块口袋维度的时候,两个世界不经意间产生摩擦,而诞生出来的能量火花。

  原本20年前那一波灵气狂潮,在是以年做单位的时间,就是将“力量”深埋于世界之中的,可是经过了林青这一糟蹋,直接爆发了出来。

  再加上林青切割蛮荒世界时,为了响应武道世界意识的气息,以免被蛮荒世界里那一群蛮荒魔神发现,所以在时间上走的匆忙。

  一时间难免有无数的“沉杂碎屑”从虚空之中跌落下来,落在这个“地球”上。

  由此才是第二轮“灵气狂澜大爆发”的真相。

  就如真相只能够把握在少数人手里一样。

  这事除了林青,也就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喜欢在地球外闲逛的强人,以及是那几个超大国家的领导人,有几分朦朦胧胧的推断而已。

  至于其他人……那就只能够被锁在思维铁幕之内,根本没有知晓真相的能力。

  不过好在这一次的灵气狂潮并非是突然降临,有了20年前那一次的经验,这一次好歹也是囫囵着被那些国家的掌权者们可应付了过去,不至于酝酿出如同那个大美利坚合众国一样的悲剧。

  但种子却早已经播下世界内所蕴含的灵气量,虽然相比起林青那皂雕旗内口袋维度内的灵气不以道计,但相比起以主世界之前却有着足有2-3倍的提升!

  在这样突如其来大环境里面,得造就出多少的超凡能力者!

  这样的动乱可不是随便一句、两句就能讲明白的。

  更多的时候,力量的骤然出现,本身就意味着一个平衡被打破。

  就算以后会出现无数杀戮,有铁与血的浇灌,林青都不会有丝毫的错愕。

  而且因为林青的刻意指引下,悄然在世界里面开始出现的信仰祭灵、武道练气的修行体系,也是开始渐渐的落地生根,开始在世界范围里面露出了自己的声音。

  至于在之前蛮荒世界的那群强人们,以“域外灵界神灵”的姿态入主地球里面的那些“触手”,虽然是因为林青祸水东引的策略成功而自顾不暇,一时间尽数收敛了毛孔,比那只只会“嘤嘤嘤”乱叫的旗子还老实

  但它们也一样是在主世界里留下了痕迹。

  伴随着地球上那些秘密教团、神秘组织、灵性教派之类的团伙以信仰祭灵的姿态,将它们供奉上神坛以后,自然也是得到了它们的馈赠力量。

  蛮荒世界传承久远深邃,力量体系虽然简陋粗犷,但绝对谈不上一个“弱”字。

  这无疑又是在主世界这个早已混乱到极点的浑水下,又添了一锅黑白俱下的泥沙。

  而相对应的,林青的神躯因为自身的特殊情况,而只能够坐镇于神殿里,轻易根本不能够踏出神殿半步。

  虽然他能够将自己的力量以超凡神力的模式,强行投入到主世界里,但缺少林青的人身做为坐标,想要驶出一分的力量,起码要有百倍的出工。

  而且他毕竟是隔着数个世界,在灵活性上也是难以为继,所以只能够作为最后的底牌。

  他与林青一体两面,虽为“神”,但也有着自己的桎梏,所以神躯在这里和林青商量主世界里的情况,也正是题中应有之义了。

  “哪有你说的那么艰难啊。”林青摇摇头:“你难道真以为我知道主世界里的事吗?主世界里一样留有我的一具机关义肢之身,用来承接“林青”在主世界里面的因果。

  他虽然实力低维了一点,但是所有游戏世界里的技能,你可是都有祭灵神降的方式都复制了一份在他身上,以他在主世界里同咸鱼一样的生活方式,还有为了能在海洲一环买楼的姿势,我可不相信你们之间没有什么交流。真有什么问题,你绝对是会在第一时间叫那人知道什么叫神祇力量的厚重。

  更何况主世界里虽说是千头万绪,但又关我林青什么事,我又不是主世界里的保姆,就算这个世界出了什么事情,大不了我再换一个地方窝着就是……

  噫~~~我突然有一种心血来潮的感觉,这是我的机缘要到了啊!那主世界就劳烦你了。”

  说话间,林青就再一次闭上了眼睛,转眼间就失去了身形。

  神殿之中,悠然绽放光辉,而神殿之下的母河之中无尽泥沙滔滔滚滚,似乎又有一粒泥沙在不断的翻动着浮起。

  “哎哎哎……别啊,你又不是记者,跑了这么快做什么?”神躯一时追之不及,只能眼睁睁望着林青再一次神游。

  可突然之间,他那满脸的和煦笑意骤然间戛然而止,低头俯瞰母河。

  神目如电,林青自己与主世界的因果链,是如此的粗大,根本远超过他所见到的任何一个世界。

  “嘿嘿嘿……难道真像你说的,自己和主世界一点关系都没有吗?我看不见得啊。看来,你也是感觉到了什么了啊。”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