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828章 擒贼擒王

作者:岑寨散人更新时间:2019-06-27 21:20:49
  内地干部有个令人困惑的现象,那就是台上台下落差太大。

  在台上时思想觉悟比珠穆朗玛峰还高,又红又专,满嘴大道理,动辄组织原则,走路都在严肃地思考工作;

  下台后比老上访户还难缠,成天跑单位要待遇、要福利、要搞特殊化,之前自己提倡的、推广的、要求的仿佛得了健忘症,全都抛之脑后。

  根源出在哪里?

  因为内地领导干部有太多隐性福利,太多寻常老百姓想都想不到的好处,而享受这些的前提是“权力”二字,一旦失去前提便变得一无所有。

  为避免发生类似悲剧,有的领导干部在职时大力提携亲信心腹,有的提前大捞特捞,都是不甘心失去特权的心理在作怪。

  方晟提醒自己的是,今后无论官至何级,退下来后务必远离权力中心,远离喧嚣人群,在山清水秀的地方结庐而居,不再跟尘世发生任何联系。

  之前在白翎面前说的话并非作伪,方晟一直这么想。

  只是具体到和谁相伴到老的问题上,仍是一团乱麻……

  以赵尧尧的脾气只有自己跟方晟住,再多一个哪怕是白翎都会翻脸,而且赵尧尧翻脸的方式很特别,即默默搬走;

  白翎则是外强内柔,表面眼里揉不得沙子,实质除了鱼小婷都能接受……

  然而鱼小婷为自己放弃那么多,又付出那么多,怎能抛弃呢?

  至于徐璃、爱妮娅、姜姝,以及叶韵、安如玉……每每想到这些,方晟就开始头疼,然后再也想不下去了。

  从内心深处讲,徐璃最适合相伴到老,可这事儿方晟说了不算,必须按固有的逻辑和道理。以前方晟看宫廷剧,总觉得皇帝太软弱,举手投足人头落地,却拿后宫一群嫔妃没办法,现在深深理解皇帝也有说不出的苦衷。

  更别说散落在各地的孩子们!

  想到“孩子们”这个复数,方晟发自内心地苦笑:只有赵尧尧生养的一对儿女经过事先协商并安排;白翎悄悄拿针戳破安全套;樊红雨先下药相诱之后苦苦哀求;越越和Phoebe都是出生后隔了很长时间方晟才知道!

  关于“孩子们”的未来,他的大致思路是:女儿全都富养,最好玩玩艺术、搞搞慈善;男孩子要闯一闯,其中与自己气质最相似的就是小宝,可以考虑从政;小贝心地善良、情商高、讨女孩子喜爱,经商是不错的选择;臻臻性格更接近樊红雨,是含蓄和奔放的结合体,从事与教育、文化有关的事务很不错;至于Phoebe没法预测,因为方晟至今都没见过……

  摇摇头,甩掉脑海里的胡思乱想,方晟目光一个个看过去,道:“首先我想说的是,一亿四招商任务跟蔡局没关系,是吴书记和我拍板决定,各位老同志揪住蔡局不放是找错了人,所以我来了。”

  “希望方市长体谅我们的苦衷,现场解决问题,”顾副主任道,“虽说下达任务跟蔡局没关系,但吴书记方市长都很忙,我们不可能动不动去打扰领导工作,有意见还得向蔡局反映。”

  “其次关于一亿四任务本身,各位老同志认为不合理,没法完成,甚至不应该给人大下达任务,刚才顾主任说的就是这三点意见吧?”方晟和颜悦色道,“我一条条给各位分析好不好?下达任务,吴书记和我的初衷是一网打尽不留死角,没有例外——在座都主持过部门或系统工作,想必理解任何工作只要有一例特殊情况,就会出现第二例、第三例……直到工作开展不下去,因此全民招商涵盖人大政协,我解释得够透彻吧?”

  顾副主任道:“但我们……”

  “接下来再谈一亿四指标到底合不合理,能不能完成。从部门之间比,人大一亿四,政协一亿三,而统战部是两亿,因为林枫部长在潇南负责招商引资具有独特优势,不具可比性,那么来看政协为什么少一千万?理由很简单,政协机关人员比人大少20人;再看完成难度,都说人大人走茶凉,招商工作没有资源没有抓手,这话我不同意!人大下面有个财政经济办公室,其中有两项职能一是负责与市级对口联系部门和省级企业的工作联系,一是对财经经济工作的重大事项进行调查研究。各位看,财政经济办公室手里不是有大企业、大集团清单吗?顾主任也拜访过不少老板老总吧?除非各位不尽职,没按要求展开相关活动!”

  倒打一耙弄得顾副主任等人有点进退失踞,旁边有位老干部道:

  “光熟悉有屁用!人家根本不买咱无权无势的账!”

  方晟收敛笑容,严肃地说:“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可要反问一句了,请问各位没退二线前,在各自领导岗位上为鄞峡招商引资多少钱?那时各位可都是有权有势的,那又怎样?”

  顾副主任赶紧打马虎眼:“当时市领导不象方市长有魄力,没下达任务嘛。”

  “说得对,我坦率告诉各位,这回全民招商、末位淘汰制是绝对动真碰硬的,刚才有老同志说反正退二线了,天不怕地不怕,要这么说,我劝你立即卷铺盖回家,别在人大混!从黄海到银山,我方晟得罪的干部数不完,也不差鄞峡几百个上千个;跟我方晟玩横斗狠的也大有人在,什么下场各位自己去了解!最后劝各位一句,有到招商局理论的时间,还不如多跑些企业,资源是有限的,先到先得!”

  老干部们相互使眼色,还是顾副主任出面,赔笑说:“其实我们也没说撂担子不干,主要是觉得任务比较重,而且心里没底,想恳请招商局根据实际适当消减指标,另外考核的时候高抬贵手,别跟咱老弱病残较真。”

  “市委会视情况酌情考虑,总之各位先干起来再说,只要付出努力,市委都看在眼里,不会让老实人吃亏。”方晟道。

  虽这么说,双方都知道不过是场面话,较量到这个份上了,该怎么考核还怎么考核,不可能法外施恩。

  打发掉老干部们,刚坐下喘了口气,华叶柳打来电话,惊慌失措道:

  “大事不好了,方市长!于正和三名工作组同志被国腾油化工人打伤,救护车开到厂门口进不去,我也被困在厂办办公室!要不要出动武警?”

  方晟腾地起身,然后又慢慢坐下,停顿数秒钟道:“不要紧张,这件事交给我处理,放心,援兵马上就到!”

  去国腾油化途中,不断有电话打进来:

  吴郁明正往省城开会,委托他全权处理;

  司队接到报警后已纠集武警和防暴警同时出动,还有十分钟抵达;

  耿大同表示开发区管委会已成立应急小组,不过重点在于“调解和安抚”;

  郜更跃打来电话,“正在外地出差”,恳请市委市正府倾听工人呼声,并说“尽量尽快赶回”;

  最后一个电话来自祝雨农,说得到的消息是参与围攻工作组的工人们约有八百多人,还有更多工人打算下班后加入!

  “方市长,形势非常严峻,为避免引起大规模群体事件,影响鄞峡形象继而恶化投资环境,我建议宣布暂时中止改制,省正府一定也理解市里的做法。”祝雨农焦急地说。

  方晟道:“我快到现场了,看情况再作定夺。”

  车子开到国腾油化厂门口,却见上百名工人一层层排在门前,用身躯把两辆救护车拦在外面,救护车后面则是六辆警力和五六十名全副武装的警察。

  方晟下车后,司队快步过来低声问:

  “怎么办方市长,要不要强行突破?”

  方晟看着黑压压的人群,略一沉吟道:“暂时不要……安排十个身手好的跟在我后面,听从命令;另外所有人高度戒备,准备应付突发情况。”

  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司队一个立正:“是!”

  方晟大步向前,齐垚急了,喊道:“方市长!”

  “别怕,有人保护呢。”

  方晟微笑道。

  大丁、小丁身穿便装紧跟其后,还有左右矫健勇猛的十名防暴警察。但区区八人根本没法抵挡数百工人的冲击,万一市长受伤麻烦就大了。

  齐垚还想说什么,被司队悄悄拉了一下,道:“方市长不出面,今天的事没完。”

  说话间方晟已走到工人们面前,大声道:“我是市长方晟,受市委市正府委托来处理刚刚发生的纠纷,请大家放我进去,也让救护车进去抢救伤员!”

  没人理睬。

  过了会儿有人叫道:“工作组就是姓方的派的,他不按好心!”

  “对,他想逼咱国腾油化破产!”

  工人们怒火冲天,指着方晟什么难听的话都骂了出来,还有人躲在人群里扔袜子、鞋子。

  “看清楚了吗?”方晟镇静地问。

  大丁道:“一个穿栗色夹克、卷头发;还有个鹰钩鼻、颈部纹了条鱼。”

  “通知他们,动手!”方晟果断地说。

  “好!”

  等工人们一波怒骂差不多时,方晟被小丁搀扶着站到车子引擎上,拿着大喇叭叫道:

  “大家静一静!”

  人群咒骂声渐渐平息,方晟突然喝道:“抓人!”

  话音未落,大丁小丁在防暴警的掩护下冲进人群,精准地揪住刚才躲在里面挑拨是非的两家伙,疾迅无比向后退!

  工人们暴怒,喧闹着咆哮着潮水般涌上前阻拦,司队命令训练有素的防暴警拿盾牌死死顶住,大丁小丁顺利撤回,将两家伙往警车里一塞,警车随即呼啸而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