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997章 过来点儿

作者:楠楠李更新时间:2019-11-09 04:03:32
  小Moon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床上,他们说话的期间,自己瞅准了扔在床上的那只黑袋子咬了起来。

  两个人被它的动作吸引,齐齐朝着它看去。

  “Moon,别咬坏了……”

  这可都是黎墨的东西,万一坏了,他再折她大半夜再出去给他买一份……

  她可经不起折腾了。

  她伸手去拿,小Moon却撅着屁股跟许清知拔河。

  许清知不设防它用力,薄薄的袋子瞬间被撕成了两半。

  里面装的东西哗啦啦一下子的散落在了床上。

  许清知顿了一下,连忙伸手想要将那些东西收拾起来,然而手还没碰到那些东西,却猛然停在了半空中。

  看着一堆东西,脸色突然变得通红。

  手指蜷了蜷,她竟是有点进退两难。

  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怪不得那结账员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原来是因为这个。

  身旁突然有一道熟悉的气息压下来,她心神晃了晃,却见一只修长的长臂从眼前掠过。

  顺着看过去,却发现那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已经拿起了其中一盒东西。

  之后气息远离,他已经站起身,拿着盒子刚刚看了几秒,脸色也陡然变了变。

  许清知脸色绯红,如今只有两个人,面对这一床让人不忍直视的东西,一颗心几乎要从胸膛里跳出来。

  可情况,实在无法轻易淡定下来。

  黎墨在意识到这些东西是什么的时候,视线下意识地朝着许清知看了过去。

  但见她一张脸绯红一片,一双眸子闪动着,侧着头望向一边,露出的一只耳朵和侧颈也染着一层红。

  黎墨的视线顺着她的纤细白皙的颈子一直往下看,精致的锁骨因为她侧头的动作异常的明显。

  也许是因为黎墨的视线太过不加掩饰,许清知心跳如鼓擂,眸子转了转,她突然起身,低着头拿起旁边的袋子。

  “我去楼下把这些东西放好。”

  她说着,便低着头从黎墨的身边走过,一阵淡淡的香气从身旁掠过,他的眸子微微眯了眯,任由她仓惶逃走。

  房间只剩他一人,他转眼看了一眼床上,嘴角细不可察地抽了抽。

  当初架子上的东西他几乎都拿了,这种东西,好几个牌子,甚至还有不同细节的设计分类,他几乎每样都拿了两盒,现在目测那几盒东西,少说也有十几盒。

  脑海里又响起那超市结账员的话。

  什么刚过孕前期,也得节制一点?

  蹙了蹙眉,他拿过刚刚空出来的一个袋子,将床上那些东西都收了起来。

  然后又弯身坐在床上,拿出手机摆弄了一会儿。

  两分钟后,他将手机扔到床上,默默站起身,去了浴室。

  许清知在楼下将新买的水杯,碗碟,拖鞋都摆好,自己热了一杯牛奶,坐在餐桌上,半天不敢上楼。

  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黎墨。

  怎么会拿那么多的那种东西?

  他……拿那些东西干什么?

  根本不敢想下去,她握着玻璃杯,喝了一口温热的牛奶。

  眨了眨眼睛,用手背抚了抚发烫的脸颊。

  最后再次拿起杯子,将牛奶喝完,伸手对着自己不断地扇着风。

  好热……

  她整整在下面墨迹了二十多分钟,才差不多调整好心态,壮起胆子上了楼。

  犹犹豫豫打开房间门,走进去发现里面并没有人,床上散落的东西也被收拾起来,再听听浴室,似乎也没有声音。

  她当即便松了一口气,幸亏……不然她可真拿捏不准到时候还会有多尴尬。

  但是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难以启齿的失落。

  猜想他可能到隔壁的房间休息,轻呼了一口气,走到床边,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换了睡裙,便掀开被子,躺了下去。

  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

  她本来打算九点就要睡的。

  不知道两天的陪伴,她是不是习惯了小Moon睡在她旁边,朝着旁边看了看,并不见小Moon的身影,伸脚在杯子里摸索了一阵,也没有。

  小家伙该不会是移情别恋去跟黎墨睡了吧?

  可是黎墨要它吗?

  算了,不要它也有狗窝。

  然而,许清知刚刚躺下没多久,就听到门口突然传来门把手转动的声音。

  她当即一个激灵,好不容易涌上来的一点点睡衣瞬间被吓得烟消云散。

  可是再转念一想这屋子里的两人,她捏紧了被子,第一时间选择了闭上眼睛装睡。

  黎墨换了睡衣走进去,看到许清知已经躺倒了床上,微微偏卧着身子,侧头面向窗户的方向,被子扯到了她的下颌上。

  他走到床的另一侧,站了几秒,才弯身掀开被子,颇为自然地躺了下去。

  许清知微阖着的眸子微微颤了颤,睫毛不受控制地抖了抖,一颗心更是咚咚咚跳的厉害。

  这种心境她的装睡,显得太过滑稽。

  她紧紧咬住牙,微微又将头往被子里埋了些许。

  “你想捂死自己吗?”

  黎墨低低沉沉的声音突然响起,许清知顿了顿,装睡完全宣告失败。

  缓缓睁开眼睛,黎墨的脸便直接印入了眼帘。

  瞳孔还是因为强大的冲击力缩了缩,她抿了抿唇,身子往她的方向挪了挪,远离了黎墨些许。

  “你……”她有些尴尬地开口,“怎么没在隔壁……”

  黎墨蹙眉,“需要我说几次?这也是我的房间!”

  许清知点头,“这个我知道,可是……你确定你要睡在这里?”

  黎墨声音又沉又冷,“这也是我的床。”

  许清知顿了顿,跟黎墨睡在一张床上,真的是这辈子的第二次。

  尽管他们是合法夫妻。

  也可以说,他们这对合法夫妻,还从来没有过过合法夫妻该有的任何生活。

  唯一一次两个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晚上,还是分房睡的。

  不习惯,实际上更多的还是紧张和不安。

  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的生活,从没结婚到结婚,对她来说,只不过是换了一个住处而已。

  而现在黎墨突然闯进她的生活,她毫无防备,完全打乱了自己的节奏。

  她犹豫了好久,才缓缓坐了起来。

  “那我……”

  “许清知,我现在不想跟你闹,但是你如果再不安分,就直接到院子里去睡。”

  “……”她哪里不安分了?

  “躺下。”男人又道。

  许清知深吸了一口气,心里宽慰自己要认清自己,她现在是黎墨的妻子,跟他睡在一张床上,实在是一件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情。

  最后她还是躺了下来,不过第一时间找到遥控器,将房间里的灯关了。

  房间里一下子暗了下来,只有她旁边一盏微亮的夜灯。

  那是她防止自己半夜去洗手间,怕不小心磕碰到,才准备的小夜灯。

  没有了明亮的灯光,昏暗中,她心中的紧张终于比刚刚好了许多。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声音,就在许清知悬着的心终于要落地时,却听黎墨略为低哑的声音突然又响了起来。

  “往这边点儿。”

  许清知惊了一下,没动。

  “再挪就滚到地上去了。”

  “……你……你以后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突然……吓人……”

  许清知说着话,伸手摸了摸床边,果然差点就得落到地上去,如果晚上睡着了不知道,翻个身,毫无疑外……

  有点儿心有余悸,权衡之下,还是往床中间挪了挪。

  黎墨对她的“建议”只是哼了一声,“你胆子不是向来大的很吗?现在倒是喘个气都能吓到你?”

  许清知拉紧了被子,“有点不习惯……”

  黎墨:“……”

  黎墨没再说话,许清知轻轻吸了一口气,身子往被子里缩了缩,借着小夜灯的灯光,依稀可以看到黎墨嵌在黑暗中的俊脸。

  她可一直都是肤浅的外貌协会,如果不是黎墨这张脸正好戳中了她的喜爱上,她当初也不可能留意到他。

  这是理所当然的。

  当打开一扇大门,一脚跨进去,第二只脚便也会自然而然的跟着跨进去,然后再黎墨这条“深巷”里越走越远。

  有时候感情这种事情,细想是真的感慨。

  一旦到了某个程度,她便会脱离控制,根本不会跟着理智走。

  如果有人问,这个世界上什么最任性?

  她想,一定是感情这种东西。

  昏暗的灯光映在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几年的时间,走出学校,接管偌大的黎氏,多年的历练让他更身上平添了几分成稳,却也更多几分冷漠和无情。

  如果她当初能早点抽离出来就好了。

  可奈何,有些东西,得不到,就一直要觊觎,时间久了,就成了一种执念。

  微微扯了扯唇,一直都没敢想,有朝一日,她会真的在这么近的距离看着这张脸。

  侧着的头重新调整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盯着黎墨那张脸,终于还是抵不过眼皮打架,渐渐睡了。

  良久,察觉到身边的呼吸逐渐平稳,绵长,男人才缓缓睁开眼睛,漆黑的眸隐没在黑暗中,视线却落在那个已经熟睡的女人脸上。

  这张脸……真是一张祸水脸。

  睡着了都这么惹人……嫌。

  抬起手,他伸出手指将落在她鼻尖上的发丝轻轻撩开。

  要么说是从小就培养出来的千金小姐呢,连睡相都像是专门练过一样。

  指腹在无意间蹭到她的鼻尖,她皱着鼻子,微微晃了一下脑袋,身子竟是往他这里挪了几寸。

  专属于她的清香,如今更清晰了些。

  他心神微微晃了晃,看着差一点就埋在自己怀里的身子,倒是……有点遗憾。

  --

  早上,熟睡中的许清知是被一阵闹铃声吵醒的。

  往日里她不会勉强自己起的太早,只是今天要早起去医院产检。

  被吵得眉头紧皱,闭着眼睛去摸索手机,手却直接摸到了一片温热。

  面前有什么在晃动,连带着她的脑袋好像都在动。

  许清知猛然睁开眼睛,入眼却看到黎墨那同样被闹铃吵的眉头紧蹙的脸。

  她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还没有等她反应,黎墨便睁开了眼睛。

  “……”

  她现在枕着他的胳膊,整个人都靠在他的怀里,更关键的是,她的手……

  手指不自觉地蜷了蜷,黎墨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垂眸看向她。

  顿了两秒,他伸手掀开被子……

  许清知的手根本就没有来得及收回。

  此刻更是有些无地自容。

  如果说晚上睡觉不太安分,靠在他怀里睡就睡了,难免身体接触,也还正常。

  可是,她的手……到底是怎么穿过黎墨的睡衣,伸进去摸着他的胸膛的?

  黎墨看了良久,才抬眸看向他。

  “许清知。”

  他的声音还带着刚睡醒的沙哑。

  “啊?”

  “你一大清早,就对我耍流氓?”

  许清知脸色倏然一红,连忙将手从他的睡衣里抽了出来。

  “我也是刚醒,这绝对是昨晚睡着之后无意识做的,我怎么可能……耍流氓……”

  黎墨哼笑了一声,“你晚上无意识做的事情可真另类,手还能钻进别人的衣服里上下其手。”

  许清知嘴角抽了抽,“无意识就是无意识,反正钻进去了,我也没办法……”

  黎墨盯着她。

  她也梗着脖子盯着他。

  力证她问心无愧。

  良久,黎墨眸子从动了动,视线转到了两个人现在的姿势上。

  许清知到现在还枕在黎墨的胳膊上。

  两个人现在,如果让别人见了,说他们是亲密无间,如胶似漆的夫妻,信服度数绝对百分百。

  许清知也意识到了眼前的情况,眸子里闪过一抹不自然。

  手机闹铃第二轮响起,她趁机从床上坐起来,找到手机,将铃声关掉,转身下了床。

  背对着黎墨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脸上一阵窘迫。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她睡觉一直都还安分啊。

  怎么第二天醒来却跟黎墨成了那副样子?

  难道她真的肖想他太久了,所以晚上梦游对他上下其手。

  嘴角抽了抽,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许清知,你真的是没救了。

  闭了闭眼睛,她习惯性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干脆进了洗手间。

  再出来的时候,黎墨已经不在了。

  她赶时间,也没多想,匆忙收拾好床铺,穿戴整齐下楼,给小Moon添上狗粮和水,便急匆匆拿着钥匙出门。

  门口,黎墨的车子停在那里。

  【终于写出来了~~晚安~~】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