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458章 令出

作者:冬天的柳叶更新时间:2020-02-14 21:07:31
  咚咚。

  咚咚咚。

  每一声敲击听起来都平平无奇。如果非要说特别的,大概就是这珍珠作的鼓槌了。

  而这样一只价值不菲的拨浪鼓作为骆大都督之子的玩具,似乎又没什么奇怪的。

  骆辰迟迟没有把拨浪鼓放下,从鼓面抚摸到鼓柄,再到鼓槌,连鼓身上的金镶花纹都没错过。

  看来看去,这都是一只拨浪鼓而已。

  骆辰转动鼓柄,悦耳的叮咚声又响了起来。

  扶松立在一旁,满心诧异。

  公子怎么玩起拨浪鼓了?

  他伺候公子这么久,可没见公子对这些小玩意儿感过兴趣。

  说来说去,公子还是很在意姑娘的话啊。

  “取剪刀来。”不知过了多久,骆辰忽然出声。

  扶松愣了愣,以为听错了。

  骆辰睇他一眼,有了几分不耐:“快些!”

  扶松醒神,忙把剪刀取来。

  凝视着手中拨浪鼓,骆辰淡淡道:“你出去吧。”

  “公子——”收到主子冷淡的目光,扶松老实退了出去。

  骆辰把拨浪鼓放下,拿起剪刀犹豫着。

  拨浪鼓静静躺在桌案上,滚圆的珍珠在岁月的磋磨中暗了色泽,提醒着他这只拨浪鼓的年纪。

  这应该是他出生不久就拥有的玩物,若是毁了,似乎有些可惜。

  骆辰犹豫着,剪刀举起又放下,那一声声咚咚响回荡在耳畔,又让他坚定了神色。

  剪刀对准鼓面猛扎下去。

  鼓面是羊皮制的,被剪刀这么用力一戳,杏黄色的鼓面便戳出了孔洞。

  孔洞中竟然不是空的!

  骆辰眼神一缩,顺着鼓面破开之处把羊皮一点点剪开,终于露出了拨浪鼓内部全貌。

  内里有一块似金非金、似铜非铜的小物件,底端固定在鼓身上。

  骆辰微勾唇角,露出放松的表情,对毁了拨浪鼓再无半点可惜。

  看不出是如何固定在鼓身,骆辰使出几分力气把此物取下,来回翻看。

  这是一枚刻着朱雀的牌子,不,只有雀首和半个雀身。

  骆辰心中一动,升起一个猜测:这莫非只是半块令牌?

  少年一寸寸摩挲着令牌其中一端不规则的边缘,越想越觉得没错。

  朱雀是祥瑞之兽,如果这是一枚完整令牌,不可能只有一半。

  而现在他有很多困惑,比如这半枚令牌为何会在拨浪鼓中,比如这枚令牌的用途,比如骆笙为何知晓有这么一只特殊的拨浪鼓……

  骆辰取出手帕把破坏的拨浪鼓包好,收起令牌,盖上箱子,换了外衣向外走去。

  扶松还等在外头,一见骆辰出来忙问:“公子您出去啊?”

  “去闲云苑。”骆辰不露声色走了出去。

  扶松默默跟上。

  骆笙才回到闲云苑没多久,就听丫鬟禀报说公子过来了。

  她才过去,骆辰就过来?

  骆笙隐约觉得骆辰来意不简单。

  “请公子进来。”

  锦帘掀起,走进来个唇红齿白的少年。

  少年神色肃然,等丫鬟出去,盯着骆笙的眼睛问:“姐姐刚才在我那里,怎么会提到拨浪鼓?”

  “怎么了?”骆笙心念微动,语气平静问。

  骆辰亦很平静:“姐姐走后,我突然想起是有个放旧物的箱子,于是命扶松把它找了出来。”

  说到这,少年笑了笑:“巧了,里面真有一只拨浪鼓。”

  骆笙只觉心跳漏了一拍,面上却半点不露声色:“是么?”

  见她镇定的样子,骆辰紧紧抿唇。

  骆笙果然有问题,他都这么说了,竟还一脸云淡风轻。

  见到好看的男子怎么不见她这么沉得住气?

  骆辰一想,不由生气了。

  但凡姐姐没那么好色,也不会让他这么操心。

  “那拨浪鼓还有点意思,用珍珠当的鼓槌。”骆辰说着,一直留意骆笙神色。

  骆笙依然面不改色,心中却起了波澜。

  是那只拨浪鼓不错!

  出阁前的一日,父王突然指着放在幼弟小床上的拨浪鼓,告诉了她朱雀卫的事。

  父王说每一代镇南王拥有的半枚朱雀令外观都不一样,当掩藏朱雀令之物有变化时,便会秘密告之现任朱雀卫统领。

  而在宝儿出生后,他就把朱雀令放入了拨浪鼓中。

  那时的她不明白父王为何告诉她朱雀令的事。父王说,她便听着。

  现在想来,父王把朱雀令给了宝儿,把金镶七宝镯给了她,又因宝儿过于年幼对她透露了朱雀令的秘密,或许已经存了万一的打算。

  “珍珠当作鼓槌吗?还挺有意思,回头让我瞧一瞧。”

  骆辰看着她,抿唇不语。

  察觉少年神色有异,骆笙笑问:“怎么了?”

  “我把拨浪鼓带来了。”

  骆辰说罢,从怀中取出手帕包裹之物,淡淡道:“姐姐打开看看吧。”

  骆笙越发觉得骆辰反应不对,伸出手默默把帕子打开。

  里面是一只鼓面破开的拨浪鼓。

  骆笙神色微变,抬眸去看骆辰。

  骆辰见她神情终于有了变化,沉着脸道:“姐姐要哄我到什么时候?”

  无论从哪听来的拨浪鼓的事,就不能对他直接说吗,总把他当孩子哄。

  少年越想越恼,暗下决心等会儿骆笙若找他讨要令牌,他就不给。

  骆笙垂眸盯了毁掉的拨浪鼓片刻,问道:“里面的东西你看到了?”

  骆辰冷冷嗯了一声。

  骆笙弯唇一笑,伸出手来:“给我瞧瞧。”

  骆辰气得挑眉。

  还要得这么理直气壮!

  见少年没动静,骆笙抬手揉了揉他的头:“给姐姐看看,等会儿给你做红烧肉吃。”

  骆辰:“……”

  少年默念起“富贵不能淫”。

  骆笙微笑:“今日买了七层的五花肉。”

  骆辰眼皮颤了颤,从袖中取出令牌,沉着脸塞到骆笙手中。

  骆笙细细打量手中之物,把这半枚价值非凡的朱雀令用力握紧。

  号令朱雀卫的朱雀令,终于找到了。

  “姐姐。”骆辰开口。

  骆笙压下万千思绪,看向少年。

  骆辰指指她手中令牌:“可以解释一下这是什么吗?”

  骆笙犹豫了一下,道:“这是一枚令牌。”

  骆辰紧盯她的双眸,再问:“姐姐如何知道我有一只藏着令牌的拨浪鼓?”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