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522章总统领

作者:问鼎更新时间:2019-11-09 04:12:28
  离开了索琳娜的住所,陈凌和宁小妹即刻返回。

  返回的途中,陈凌暗自想着索琳娜的话。她的话如此准确,那也就是说,自己会在今天或者明天得知彼岸阁的确切消息。

  待会要去参加斯达林的晚宴,难道是靠他?

  陈凌想不太明白,不过也没细想。既来之,则安之吧!

  再好奇,也就是两天的事情了。

  回到冥羽凝府邸时,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斯达林那边派了梅菲儿来接陈凌。晚宴是在总统领府举行。陈凌也从宁小妹口里了解到,一般斯达林是很少在总统领府里设宴款待的。如果款待,那一定是贵客。

  也就是说,陈凌能被获邀在总统领府赴宴,那是相当大的荣耀!

  陈凌换上了那套白色的西服,鳄鱼皮鞋。这样一来,立刻便是气质沉稳,风度翩翩的绅士了。与中午所表现的绝世战神完全不像同一个人。

  陈凌穿白色西服出现在久候的梅菲儿面前时,梅菲儿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

  陈凌的气质,帅气没有任何人能够模仿的出来。就跟82年的拉菲一样,只此一家。82年的拉菲之所以会如此昂贵,如此被世人所津津乐道。那是因为82年那年的日照非常的好。

  梅菲儿是坐着斯达林的御用马车前来接陈凌的。

  陈凌与梅菲儿一起出门,出去的时候宁小妹忍不住拉陈凌在一边,小声提醒他注意安全。

  毕竟斯达林也不是一位慈善长者!到底是什么心思,谁也猜不透。所以宁小妹会有此担心。陈凌微微一笑,捏了下宁小妹的脸蛋,道:“放心吧,傻丫头。我不会有任何大意的。”

  之后,陈凌便与梅菲儿上了马车。

  马车很快启动,平稳的行驶在首都的大街上。

  天色渐渐暗了。

  这种暗不是说外面的天色变化,而是陈凌内心的感觉。日落星辰,皆在心中。

  身体与天地之间契合在一起,这种契合不是说说而已。而是与天地的呼吸感知一起,日落,星辰都会冥冥的感受到。

  心中有天地,方才能大势浩瀚无边。人也方才能大气!

  一个人站在井底,眼界浅,自然无法雄浑大气。

  而如果面对大海,面对天地奥妙,自然而然便也能大气非凡!

  这是一个格局问题。

  且不说这些,此刻斯达林心中是非常复杂的。因为什么?因为陈凌这个变数。陈凌如果是一个普通高手,斯达林不会有这么多犹豫。看这小子和冥羽凝这么热乎,早就该杀了。

  但是陈凌太强了。要杀陈凌,没有十足的把握。这种高手,斯达林也知道其敏感非常的强。一旦杀不死,被逃出去,搞起破坏来,绝对是灾难。

  就算能杀死,自己这边也要伤亡惨重。

  你说设埋伏?问题是陈凌这样的高手会让你埋伏吗?

  所以斯达林几番思量后,最后只能选择不惜一起的来拉拢陈凌。不管如何,他的皇帝美梦不能破坏。离那皇帝宝座只差一步,谁也不能来破坏。

  斯达林这次设宴,没有请太多人。就是陈凌,财政大臣西林,内阁大臣康隆,秦洛,牛魔王。

  另外梅菲儿也会作陪。

  这个请的人也是有艺术在其中的。西林与康隆是斯达林的亲信,也是位高权重,前来作陪,是给足了陈凌面子。

  秦洛与牛魔王是他两位心腹大将,不能冷落。

  其余瓦齐等人,也不便全部喊来,闹哄哄的。为了让瓦齐等人没有心理想法,斯达林连儿子都没让来。

  如此一来,四方平衡,谁也无话可说。

  宴会设在总统领府的宴会大厅里。

  这宴会大厅在以前是接待各国政要,类似中国国宾馆的存在。

  此时却已成了斯达林的私人地方。

  大理石宴会桌呈长条型。这时候,两队身着旗袍的美女服务员神色凝重的凝立一边。她们自然是在等待贵宾前来,然后为其服务。

  马车停在总统领府前。陈凌一下车,斯达林便与秦洛亲自出来相迎。这份隆重与规格,陈凌绝对是当今天府联盟第一人了。

  陈凌的一身白色西服,其风度英姿也让斯达林微微讶异。斯达林立刻得出一个结论,此陈凌绝对是文武双全的将才。

  看面识人,相由心生!高明的人能从面上看出一个人的本质来。斯达林正是这样的人。

  “陈兄弟,你能来参加我的晚宴,我实在是太高兴了。”斯达林则是穿了一身正统的黑色中山装。他看见陈凌,立刻满面亲切笑容,一把揽住了陈凌的肩膀。

  亲热至极,平易近人!

  由此也可见这斯达林是极会做人,拉拢人心是绝对的好手。

  相比之下,冥泰这位大爷的做法真是让人惨不忍睹。

  陈凌主动去见他,他打官腔。这也罢了,好不容易见面了。也没设宴,还将陈凌拘留了一夜,彻查了个遍。

  要吐血了有木有。

  斯达林揽着陈凌进了总统领府,陈凌也是笑脸相迎,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至于秦洛,则一直冷冰冰的。这倒不是他嫉妒陈凌被斯达林看重,而是他生来就是这个德性。如果他突然笑嘻嘻跟你打招呼,一幅哥两好的样子。那没有人会习惯。

  秦洛不会嫉妒陈凌,因为他是枪中之神,胸怀傲然,眼高于顶。

  来到宴会厅,那财政大臣西林与内阁大臣康隆都已盛装等待。斯达林一一相互介绍,气氛融洽之至。陈凌也是笑眯眯的跟诸位握手打招呼。

  西林和康隆都是人老成精的老家伙,一边夸赞斯达林总统领的英明,一边夸赞陈凌的勇武。将两者夸的相得益彰。

  同时,牛魔王也与陈凌握手,道:“陈兄弟,我老牛生平没佩服过什么人。但对兄弟你是心服口服。之前多有得罪,还望你莫要见怪!”

  陈凌便也一笑,与他握手后,道:“哪里哪里,我也有诸多不对的地方。大家以后便是兄弟嘛!”

  牛魔王便也哈哈大笑,这家伙其实也是个爽快的汉子。

  斯达林见现场气氛融洽,便也爽朗而笑,招呼众人入座。同时,挥手让服务员开始上餐。

  陈凌入座后,梅菲儿就坐在他的身边。这位气质美女穿的是深红色的晚礼服,非常性感迷人。更难得是她身上的那种睿智优雅的气质。

  她与陈凌淡淡交谈,令陈凌感到身心舒畅。

  她的问话无非就是这套西服的质地很不错,穿在陈先生您身上,相得益彰。人配衣,衣衬人等等!

  二十名美貌的服务员鱼贯而入,手中托着餐盘。餐盘有银色鱼龙盖。鱼龙盖透着贵气,所上的菜肴也是极其名贵,甚至还有非常难得的银鳕鱼。

  二十道菜琳琅满目,中西合璧,色香味俱全。

  酒是法国酒庄的陈酿葡萄酒。

  颜色如血,口感醇厚。

  除了葡萄酒外,还有人头马xo。

  这一顿晚宴,宾主尽欢。期间,斯达林也只说些趣事,以及风土人情。康隆,西林等等也各自符合。最后又说到男人的**韵事,一个个全心照不宣的坏笑。而梅菲儿则恰到好处的娇羞脸红,如此一来,男人情调更高。

  酒宴足足吃了两小时。两小时后,康隆,西林都已喝的差不多了。梅菲儿也有了微醺醉意。

  斯达林则是红光满面,秦洛最为清醒澄净。牛魔王则海吃海喝,欢畅不已。

  酒宴,终有散场的时候。

  康隆与西林被服务员扶着,便就在总统府里休息。牛魔王也喝的差不多了,和秦洛一起适时向斯达林告辞。

  陈凌便也跟着一起告辞,红光满面的斯达林却是将陈凌手一挽,道:“老弟,别急着走,你我一见如故。我有样东西要送给你。”

  陈凌微微一怔。暗想,其实这才是宴会的重头戏吧。斯达林是聪明人,知情识趣,在宴会时什么也不谈。这时候才来跟自己谈条件。

  这场宴会,之前请这么多人来陪陈凌。是为了表示对陈凌的重视。但是在宴会时,单单对陈凌示好,赠予东西。那么又会让其余人心中难免有一丝不痛快。

  斯达林现在还未得到大位,正是笼络人心的时候。所以他特别注意这些。

  于是也只有这个时候,众人散场,方才留了陈凌。

  陈凌说要告辞也不是真心。他想着索琳娜的话,心想也许彼岸阁就会在斯达林这里得到确切的消息。

  斯达林带着陈凌和梅菲儿出了总统府。马车在外等候,两队庄严士兵,以及数名高手守护在一旁。

  陈凌与梅菲儿随斯达林上了马车。

  一行人浩浩荡荡启程。

  斯达林带陈凌到的地方是一栋僻静的别墅。

  这栋别墅临湖而建,靠近市中心。

  外观上典雅,大气,洁白无瑕!

  而里面则是灯火辉煌,四周的园林绿化也做的非常不错。

  陈凌不是大老粗,一眼便看出,这栋别墅在这个地段,以及周边环境来看。其价值绝对是天价了。

  斯达林与陈凌,梅菲儿下了马车。他带着陈凌和梅菲儿进了别墅,几名高手先进去查看情况确定安全,随后才让斯达林三人进去。

  这栋别墅,地面光滑如镜。大厅里的家具,沙发全部都是奢华版本。

  贵气逼人!

  尤其是其中的灯光,这些灯光都是宝石啊!

  斯达林与陈凌以及梅菲儿在沙发上入座,斯达林轻描淡写的道:“陈老弟,你来这边没有住的地方。这栋别墅我闲置着也没什么用,就送给你了。你千万别跟我客气,客气就是不当我是你大哥。”

  “无功不受禄!”陈凌并没有被斯达林的亲热语气,糖衣炮弹所迷惑。淡淡一笑,摆手说道。

  斯达林微微一怔,没想到陈凌拒绝的这么直接。他马上转移话题,道:“陈老弟,我听说你要寻找彼岸阁?”

  “对的!”陈凌道:“还希望总统领您能…………”

  话未说完,斯达林便立刻大包大揽,道:“没问题,我会即刻下达一份文件给各省各市,全力帮你寻找彼岸阁。这样,明天我让梅菲儿跟你接洽。把彼岸阁具体信息描述出来,这样便于寻找一些。”

  陈凌也不是没心没肺的人,斯达林做到了这个份上。他当下深吸一口气,衷心的感谢道:“多谢总统领大人。”

  “诶,你我兄弟,何必客气。”斯达林爽朗一笑,又道:“不过我既然帮了你,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陈凌心中咯噔一下,但面上不动声色,道:“请说!”

  “收下这栋别墅!”斯达林却是道。

  陈凌一呆,意外至极。

  斯达林接而又拍拍陈凌的肩膀,叹了口气,道:“陈老弟,我知道你的难处。你是个重情义之人。你与宁小妹,冥羽凝都有着不浅的关系。我要你来帮我,绝对是强人所难。我既然当你是兄弟,就不会让你为难。你只管收下这别墅。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帮我对付冥泰。在我变动的时候,我只需要你待在冥羽凝的府邸里,不管外界任何事。这样应该不会让你为难吧?”

  陈凌面上闪过一丝苦笑,道:“总统领您如此宽厚待我,我实在汗颜。”

  斯达林见陈凌如此说,便知道自己所做一切应该是没问题了。他接而又是一叹,道:“老弟,你从神皇宫而来,应该也知道神皇宫的狼子野心。只要是打仗,就会有死伤。如今冥泰是什么情况你也看到了。如果我不来掌握这个政局,将来这天府联盟的近百万百姓,全部都要流离失所,沦为亡国奴。我不是说我有多伟大,而是在其位,谋其职。我既然站在了这里,就必须肩负整个天府的责任来。“

  陈凌看了斯达林一眼,他知道斯达林嘴上说的好听,实际上还是为了自己的权力**。

  只不过,陈凌也觉得斯达林也没说错。神皇宫进攻,一旦攻破城池。那么遭殃的绝对是老百姓。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