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百八十三章 雪莲花

作者:怪作者更新时间:2019-11-09 04:01:59
  二长老成功的通过激将法将我们带到了茅山派的大本营。之后二长老被方瑜气晕了过去。等了没一会,大长老就出来了。

  大长老建议冷父让冷霜儿接受他的治疗,但是冷父今天将我们这些人的表现看在眼里,渐渐的知道了极寒之体的重要性,所以他不打算让冷霜儿治了。

  大长老进一步挽留,但是冷父已经打定了主意去结识更加厉害的势力,所以没有动摇。

  大长老见劝说无效,便不再多说废话,让我们离开了。

  就在我感叹怎么离开的这么容易的时候,冷父发现他的女儿怎么叫也叫不醒了,仔细一看,发现冷霜儿的脖子上有一道符。

  方瑜看了之后大惊失色,让我赶紧背起冷霜儿去找她的师父,茅山派的掌门。

  于是我们连忙起身,在路上的时候,冷霜儿似乎是严重了,口鼻中的鲜血把我的肩头都打湿了。

  到了掌门的住处之后,也没有那些烦人的礼节,直接进门将冷霜儿放到了床上,由掌门来查看她的情况。

  掌门看了那道符之后也是眉头紧锁,年轻而英俊的脸上挂着思索的表情。

  过了一会掌门拿出了一根青色的细针,扎向了冷霜儿的虎口,没想到竟然流出了黑色的血液,细细一闻,那黑血非常的腥臭。

  看情况像是中毒了,不过无缘无故的怎么会中毒呢,于是我们向冷父询问了今天见二长老的全过程。

  由于冷父担心他的摇钱树有事,所以很具体的和我们说了起来。

  其实今天的治疗冷霜儿是非常不愿意的,但是冷父很坚决。不过人要是抵死不过来的话冷父也是没什么好办法。

  这时候二长老给他出了个主意,说他们茅山派有一种符叫做睡符,是一种低级符,专门给不爱睡觉的小孩子画的。

  冷父一听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于是就让二长老帮忙给画了一个,不过并不是直接画在脖子上的,而是画在符纸上然后贴上去的。

  后来被二长老劝说来这里他就完全忘了冷霜儿还贴着睡符这件事,而且后来也并有看到过。

  掌门听过之后轻轻的叹了口气,感慨的说了一声:“果然人是会变的。”

  之后掌门让方瑜去取一样东西,方瑜听了之后欲言又止,但是只那么一会,就去拿东西了。

  方瑜回来的很快,手里拿着一个盒子,微微喘着粗气,看来很是着急。掌门见状也快速的从方瑜手里接过那个盒子。

  盒子是木头做的,看起来像是檀木,因为是紫色的。

  掌门轻轻一推盒子的上面,盒子立刻开了一半,顿时,满屋子的清香味扑面而来。仔细一闻,像是荷花的清香,而我见掌门的手从里面快速的拿出了一个白色半透明的东西,塞入了冷霜儿的口中。

  方瑜见她师父只拿了一点盒子里面的东西,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她是真怕那掌门师父全给败光了。

  那股清香味在屋子里久久不散,让人感觉神清气爽,我悄悄的捅了捅方瑜,问她那是什么?

  方瑜一脸得意的说道:“这是上次我和师父去西藏的时候采摘的雪莲花,不过在这个雪莲花已经长了很久了,非一般的雪莲花可比。解毒的功效可是一等一的。”

  我的个乖乖,还有这种神奇的东西呐,闻着味确实和普通的莲花不一样,当然我没有闻过雪莲花什么样。

  掌门给冷霜儿喂了雪莲花之后,再一次用针扎了下她的虎口,这次流出来的血就干净多了,虽然还是有点黑色的物质。

  掌门并不着急,给赵一阳使了个眼色之后就出去了。

  赵一阳会意,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瓶不知道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绿颜色的粉,倒了一点在瓶盖里,让苏倩倩掰开冷霜儿的嘴,给她喂了进去,之后又让苏倩倩给喂了点水。

  没过多久,冷霜儿悠悠醒转,睁开眼睛迷茫地看着我们。

  冷父见冷霜儿醒了很是激动,上前抱住了冷霜儿,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看来冷父还是很担心冷霜儿的。

  也许我一直太片面了,人与人之间不只是只有利益和感情,融于血液里的亲情是怎么抹也抹不掉的。

  没过多久掌门就回来了,冷父连忙和冷霜儿说就是这个人救了她。不过冷霜儿可能由于二长老的符太过霸道,一时半会醒不过来,对于冷父的话也没有反应。

  掌门摆摆手,那意思是不用了,让她缓一会。

  冷霜儿看来受的伤害挺大,眼神一直空洞洞的,直直的看着前方。

  眼看着我们也没什么事了,我就提出要不然回去吧。苏倩倩和赵一阳也是同样的想法,由于我们来的时候是由二长老带着来的,什么交通工具都没有,在这也打不到车,于是方瑜安排了他们茅山的车送我们回去。

  在车上冷父一直抱着冷霜儿,而冷霜儿一直也没有反应。

  到了之前的郊外的小屋子,我们就不用茅山的车送了,所有人都转移到苏倩倩的车上,由她开回了市里。

  先将冷霜儿父女送回别墅,之后我们再回到学校。赵一阳临走的时候嘱咐我抓紧准备装备,过两天就要走了。

  我无奈的答应下来,大师兄,你也不给发工资,现在卖血的钱路还不知道在不在,让我用什么准备啊。

  赵一阳很潇洒,也不回头,挥挥手不带走一片雾霾。

  之后苏倩倩也要回宿舍了,我说要去送她,不过今天不知道怎么,也不用我送,走的时候又强调了一遍装备由她来准备。

  两人都走了只剩我一个人寂寞的向宿舍走去。

  回到宿舍之后发现气氛凝重,郝建和疯子坐对立面,而胖子则站在俩人中间,三人不发一言。

  见我进来了三人不约而同的看向我,疯子的眼里甚至隐隐的有着泪花。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三人的气氛这么严肃,肯定是有什么大事啊。

  果不其然,当我走到沙发那准备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疯子还没等我开口,就扑到了我身上,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向我诉说着他的委屈。

  之前疯子在衣柜里发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下一个就是你。正好当时发生了学霸下体被割事件,所以疯子以为是凶手给他留的,于是第二天报了警,纸条也被警察拿走做化验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