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86章 有人要杀我

作者:胭脂若更新时间:2019-11-09 03:54:52
  正在施展控制术的纪无情丝毫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被别人预知到,她将放在夫人头顶的手掌收回,看着从地上慢慢站起来的眼神呆滞的夫人,“说,你刚刚看到了什么?”

  夫人眼神茫然地摇了摇头,她的回答也是机械性的毫无感情,“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和无情一起走,然后道别,关灯睡觉!”

  “很好,你可以回去睡觉了!”纪无情勾了勾唇,在空中打了个响指,夫人就慢慢的往回走出了院子。“跟着她,看着她进了房间你再离开!”

  “是,主人!”那下属道。

  就在夫人的前脚已经跨出了门槛,纪无情突然从夫人的记忆里捕捉到了什么,“等一下!将陈府闹鬼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我!”纪无情询问道,伸手制止了下属的问话。

  夫人将柳姨娘遇鬼和陈菀菀之所以出宫的事情都告诉了她知道,她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酒红色的眼睑里写满了魅惑,心里突然有了一个绝佳的主意!

  重新打了一个响指之后夫人仿佛是鬼魅一般的再次离开,纪无情闪身离开自己的院子……风铃站在院子里,看着始终都没有停息的仿佛是被大风刮过的树,心里闪过一个个可能。

  天蒙蒙亮,树枝终于停了下来。

  纪无情打了个哈欠,回了房间,随手将门锁上,打算睡个回笼觉。

  陈菀菀敲了敲她的房门,见始终无人应声,想着她昨晚上的坚持,笑着摇了摇头,让她再睡一会儿吧,昨天晚上为了研究纪无情的控制术,她真的是累坏了呢!

  夏花将梳洗的水盆端了过来,陈菀菀朝她挥了挥手,“端回去吧,让风铃小姐再睡一会儿吧!昨个晚上的火灾真的吓坏她了!”

  “是!”夏花老实的应声,看见走进院子的柳姨娘,连忙弯腰行礼,“柳姨娘好!”

  却见柳姨娘也不应声,径自的走过她,夏花怔了怔,看着她走近陈菀菀。

  “姨娘,这么早您不去夫人院子里请安吗?”陈菀菀疑惑的问道,这个时辰按照以往柳姨娘正应该呆在夫人那里啊!

  陈菀菀抬起头看着柳姨娘不声不响的一直往前走,都快要走到自己的身边的时候陈菀菀突然察觉到她哪里不对劲儿了,猛地闪开,柳姨娘见已经被她识破突然抽出藏在身后的大刀冲了过去,她的手里举着刀就要往陈菀菀的身上刺去。

  这般变故让夏花彻底的傻了,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陈菀菀飞速的冲了过去拿起夏花手里的水盆将热水就往柳姨娘身上泼,柳姨娘仿佛是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一般,继续的拿着刀要往陈菀菀的身上刺去。

  突然,她感觉到后脑一痛,眼神瞬间的清明,连那句发生什么事情了都还没有问出口就昏了过去。

  风铃站在她的身后,手里还拿着刚刚被柳姨娘踢过的水盆。

  “快起叫大夫过来!”陈菀菀对着吓傻的夏花说道,夏花才恍然间缓过神儿来,连声的应着,小跑着离开。

  陈菀菀看了风铃一眼,两个人心照不宣,柳姨娘刚刚的反应太奇怪,说她没有被人控制她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将她抬进去!”陈菀菀说道,两个人将柳姨娘抬到屋子里,放在床上,看着她额头上那极不明显的黑色痕迹,仿佛是被火烧过一般的印痕,风铃笑了笑,指着它道,“这就是控制者在被控制者身上留下的印痕。”

  风铃从袖口里取出一包药粉,让陈菀菀帮自己端来一碗清水,掏出身上的黄色符纸点燃,嘴里面念念有词的,不一会儿陈菀菀就看到那黑色的印痕越来越淡,越来越淡,最后消失了……

  “小姐,大夫来了!”夏花小跑着回来,将那大夫一路拉了过来,风铃收起自己的东西,站在一边,陈菀菀也起身让那大夫可以为柳姨娘诊断,那大夫把脉诊断了好久,摇了摇头,“姨娘并没有什么问题啊,会不会是中邪了?这中邪我可诊治不了啊!”

  言罢,就要离开。

  夏花一路将大夫送到了大门口,好话说了几遍,大夫仍然坚决地摆摆手,绝对不会回去。

  “菀菀,她没事了。一会儿醒过来就正常了。”风铃将符纸取出来匆匆的写了几张,“我去柳姨娘的院子里一趟,防止纪无情再一次作怪!”

  “嗯,好。小心一点儿!”陈菀菀将柳姨娘进院子时候拿的那把匕首给了风铃,“放回去吧!”

  “你打算……”

  “对,纪无情的针对性太强,我不得另作打算!”陈菀菀看了一眼昏迷的柳姨娘,“夏花不会说什么的,因为她本身就是柳姨娘的人,将柳姨娘拿刀杀我的事情说出来对柳姨娘更加不利,她会明白的!”

  风铃不得不承认陈菀菀面面俱到,连胆子都是极大地,竟然放任柳姨娘的眼线跟在身边这么久,真是太让她佩服了!

  此刻,显然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风铃仅仅的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就赶紧离开。一会儿,天大亮,纪无情肯定会过来,她要绝除这个后患。

  果然,柳姨娘刚醒,纪无情就跟夫人一起风风火火的进了院子,见到柳姨娘躺在陈菀菀的床上,夫人微微一怔,想起了刚刚做梦中仿佛是菩萨降临一般告诉她厉鬼并没有畏惧陈菀菀的到来,反而化作府中任意之人会取陈菀菀性命的事情!她记得,那睡梦中降临的旨意第一个说的就是柳姨娘,和现在的情形分毫不差。

  “给夫人请安,夫人吉祥!”陈菀菀躬了躬身,看着夫人探寻的目光,想起了风铃告诉过她夫人已经被暂时控制的事情,心下了然。

  柳姨娘觉得自己的额头仿佛是要炸裂一般的疼,她不记得刚刚发生什么事情,看见夫人来,赶紧跪地请安,身体一软,若不是陈菀菀扶着险些就要摔倒。

  “姨娘,你为什么会在菀菀的房间躺着?发生什么事情了?”夫人问道,心里竟然隐隐的有些期待起来。

  柳姨娘摇了摇头,看着陈菀菀,一脸的茫然。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