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10.王府来意

作者:九月流火更新时间:2019-11-08 21:25:26
  “四表妹!”

  “你还跟过来做什么?”

  “四表妹。”林熙宁快走两步,拦到楚锦妙前面,无奈地问,“你怎么了?”

  “我能怎么了。你一口一口五表妹,对啊我知道她回来了,我这个鸠占鹊巢的人就要给人家让位置,你们所有人都去她那里好了!你还来找我做什么,今天我丢的脸还不够多吗?”

  林熙宁一听,可算知道楚锦妙这是怎么了。他赶紧说道:“你这是什么话,我们五六岁就认识了,但是今日才是我第一次见她,我是觉得她孤零零一个人,连路都找不到,这才带她到外祖母这里来。论起亲厚来,当然还是你我这种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兄妹更亲近啊!”

  “你也觉得她可怜。”楚锦妙冷笑,“对啊,她才是真的千金小姐,我就是个冒牌货,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被赶出去了。就她可怜,反正都是我活该。”

  “哪有的事。”林熙宁放柔了声音,细声安慰楚锦妙,“你才是在这里长大的孩子,十三年的功夫呢,大家都把你当亲生姑娘看。现在虽然五表妹回来了,但是她才这里住了多久,你住了多久,外祖母等人有心弥补她,才会对她格外关注,但实际上,外祖母和舅母等人肯定更疼你。你想想,如果家里来了客人,是不是什么好东西都要先紧着客人?”

  楚锦妙想了一会,不情不愿地说:“是。”

  “那不就成了。”林熙宁笑道,“你看你也懂这个道理,你和五表妹就是这样。你且放心好了,你才是养了十三年的亲闺女。感情啊,都是处出来的。”

  楚锦妙被说通了,一直拉着的脸这才露出些笑意:“那你今天为什么对她那样周到?她长的好看,你是不是……”

  “你都想什么呢。”林熙宁笑,伸手去弹楚锦妙的脑门,“她对我来说,说是陌生人也不为过。便是别府的姑娘在家里迷路,我也会带她们出来,和五表妹没有关系。”

  楚锦妙轻轻哼了一声:“那就好。”

  “你啊,还是这么爱使小性。”林熙宁看着楚锦妙,宠溺地笑了。

  “可是没有五姑娘,还有六姑娘,七姑娘。别以为我不知道,今天在席面上,好些姑娘都在偷偷看你。”楚锦妙说着说着就哀叹,“你是王府的嫡子,而我只是侯门一个普通小姐,甚至还不是正经出身的姑娘。原来我们年纪小,年少无忌,可是眼看我们都长大了,以后,恐怕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亲厚了。”

  林熙宁想起母亲到长兴侯府的来意,低低说了句:“不会的。”

  “怎么不会呢?”楚锦妙苦笑。她脸上的笑意淡薄苦涩,显然又想起自己的身世,她说:“怨只怨我,小时候没直接病死了得了,反倒要活到现在,霸占人家的富贵。”

  “四表妹!”

  楚锦妙摇摇头,不想再说,她问:“表哥,你们这次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家里本来嘱咐林熙宁不要往外说的,可是表妹又不是外人,更何况她迟早都会知道。林熙宁这样想着,看四处无人后,就悄声对楚锦妙说:“母亲这次回来,是想挑两个姑娘,去王府陪县主读书。”

  “县主!”楚锦妙捂住嘴,县主在太原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她是怀陵王的嫡女,对她们这些侯门小姐来说,那是尊贵无匹、高不可及的存在。楚锦瑶吃惊道:“无缘无故的,怎么扯到县主身上了?而且,县主若想读书,以前便会找人去陪,为什么现在才找?”

  “唉,还不是因为那位。”林熙宁飞快地指了下北方的方向,对楚锦妙暗示道,“那位就在山西,我大伯,想放开手搏一把。我们家三妹妹不喜欢读书,整日疯玩,伯父伯母实在管不住了,这才想着,从外面找几个姑娘过来,有同龄人陪着,三妹妹也许能坐得下去。”

  楚锦妙开始没听懂,那位是谁?林熙宁为什么不明说?可是等听到后面,再想想林熙宁手指的方向,楚锦妙吓得险些叫出声来:“你是说,太子?”

  “嘘!”林熙宁连忙去捂楚锦妙的嘴,楚锦妙嘴被捂住,吃惊地瞪大眼睛。林熙宁赶紧去看周围,确定无人后才松了口气,等他回过头,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赶快放手,往后退了两步,语无伦次地说道:“对不住,四表妹,我刚才失礼了。”

  说着,林熙宁的脸就红了。

  楚锦妙恍惚地摇头,嘴里道着:“无事。”然而事实上,她根本没有理会林熙宁的动作,她的全部心思,都已飞到另一个人身上。

  去王府陪县主读书,说不定还能见着太子。若是县主真成了太子妃,那伴读呢?

  荣宁堂内,楚珠遣散了下人,也在和楚老夫人说这件事。

  “娘,你也知道,现在太子就在大同。郡王爷在大同那边有人脉,听他们说,似乎太子上次追击鞑靼,受了不小的伤,这几日一直闭门养病,概不见客。郡王打发了人去探望,想顺道探一探太子爷的口风,都被东宫的公公拦下来了。虽然见不着太子,但是太子人就在山西,这是跑不了的。据内部消息说,总兵大人有心劝太子殿下来太原养伤,毕竟,边关太危险了。”

  饶是见多识广的楚老夫人都被惊得倒抽一口凉气:“太子殿下要到太原来?”

  “太子爷不发话,谁敢说个准呢。”楚珠说,“不过,应当有七成了。”

  “哎哟,祖宗啊。”楚老夫人心怦怦跳,她忍不住站起身,在堂下走了一两圈,平静心中的惊骇。等楚老夫人情绪平定了,顾嬷嬷才上前,扶着老夫人坐到罗汉床上。楚老夫人惊叹道:“若是太子来太原了,这就是我们楚家天大的荣耀啊!若是我们长兴侯府有幸接待太子殿下,便是日后见了祖宗,脸面上也有光彩的很。”

  “正是呢。”楚珠笑道,“前几日大哥忙成那样,多半就是在打听这件事。”

  经楚珠这一提醒,楚老夫人也想到了,前段时间,就是将五姑娘接回来之后,长兴侯忙的半个月不见人影。原来那时候,他就听到风声了。楚老夫人埋怨:“他也真是的,这种大事,怎么都不和我知会一声?我也好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娘,更大的喜事,还在后头呢。”楚珠若有所指地笑道。

  “哦?”楚老夫人惊疑地看着楚珠。楚珠见关子卖够了,才得意地开口:“娘,郡王府虽然不在太原,但离太原也就不到一天的路程。太子殿下来了太原,能有规格接待太子爷的人家,数来数去都没多少。怀陵郡王府不发话,谁敢应承接待太子这种事?所以显然,太子殿下的头一站必是我们王府。娘,你也知道,王府的县主,今年十二了,太子爷十七,你看看这个年龄,这岂不是天赐良缘,挡都挡不住?”

  楚老夫人这才明白林家到底打着什么主意。怀陵郡王府是大燕为数不多的几个异姓王,眼看这几年皇上对藩王的猜忌越来越重,皇帝的亲生兄弟都讨不着好,更别说怀陵王这个异姓王。如果真让县主成了太子妃,那怀陵王府,就是一步登天了。

  见楚老夫人明白过来了,楚珠才接着继续说:“太子来太原还没个准,什么时候来也没人知道,但是县主的事却可以早早准备起来了。县主身份尊贵,从小呼风唤雨地长大了,脾气很有些骄纵。县主在家里横就罢了,到了太子面前,哪能和太子爷顶撞?若是想要谋求太子妃之位,县主这个脾气一定要改,所以郡王和王妃想押着县主读书学规矩,好好磨一磨她的脾性。可是,县主怎么都不肯好好学,一个月就赶跑了两个夫子,郡王和王妃没办法了,就想着能不能从外面挑几个姑娘进来,陪着县主读书。只要能让县主静下心来,就是大功一件。”

  楚老夫人已经听懂了:“你婆婆的意思是……”

  “对。我们家老夫人的意思是,长兴侯府也是太原数一数二的体面人家,我们家姑娘的规矩、品性都是信得过的,所以,老祖宗和王妃想从我们家挑两位姑娘过去,给县主做伴读。”

  楚老夫人听到后面已经是满面笑意,她激动地拍手:“好好好,我们长兴侯府的姑娘,自然都是一顶一好的。等明日我让姑娘们好好拾缀拾缀,你来掌掌眼。”

  “娘,王府选伴读,哪能这样草率。”楚珠按住了楚老夫人的手,笑道,“我这次回来,就是给你们传个信,真正的伴读人选,不得我婆婆和王妃点头啊。我哪儿能做的了主!”

  楚老夫人也笑道:“是我糊涂了。”

  “今日几位姑娘我都见了,心里差不多有数。母亲,这次我还从王府带来两个教养嬷嬷,先让她们给咱家姑娘教教规矩,等过几天,王妃会在王府设宴,到时候把姑娘们都带去,这才是正式地相看呢。”

  “好,我明白了。”楚老夫人这样说着,心里却暗暗下定决心,看来不能再散养着这几个姑娘了,她原来觉得女儿家迟早都要嫁人,去了别人家当媳妇就要被婆婆立规矩,所以楚老夫人一直不愿意太苛责几个孙女,趁没嫁人,在娘家好好过几天好日子吧。不过现在看来,却不能让她们这样松闲了。

  第二天,荣宁堂早早就有人来请安。因为楚珠在,姑娘们都盛装出席,力要在姐妹中拔尖。姑娘们都在暗暗比拼,突然帘子一动,楚锦妙来了。

  楚锦妙从林熙宁那里知道了内幕消息,今日打扮越发上心。她穿了最贵重的妆花缎衣裳,颜色素淡,但是却流光溢彩,自带贵气。她在裙摆处用金线绣了一圈蝶恋花,白锦映金,贵气非常。

  其他几个姑娘一见楚锦妙,都暗暗骂了句就你受宠,就你有人补贴。妆花缎是云锦里面的高端布料,可谓贵中之贵,楚锦妙将这一身穿出来,瞬间没人说话了。

  楚锦妙暗暗得意,这可是她精心准备的衣服,光着一身布料就值上百两,更不用说金线、镶边之类的配饰。姑母手里的伴读之位,她是一定要拿到手的。

  这时,丫鬟清脆地叫道:“五姑娘来了!”

  楚锦瑶笑着进入荣宁堂,她一进门,刚站稳,就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嗖地一声朝她看来。

  怎么了?她有些愣怔,大家为什么都穿成这样?尤其是楚锦妙,今儿难道要出门?

  楚锦瑶被人目光灼灼地盯着,都有些害怕了。她今日穿的是老夫人赐下的那件云锦衣服,昨天被七姑娘泼了水,楚锦瑶赶紧回去换衣服,导致今天才将她新做好的云锦袄裙穿出来。她怕衣裙素淡,还自己在裙褶处做了些花样。楚锦瑶一身云锦灿如云霞,因为褶子打的多,裙摆被撑得重重叠叠,宛如孔雀开屏。一眼望去,她整个人仿佛立于霞光之中,带着一种清浅的艳丽。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