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21.亲女养女

作者:九月流火更新时间:2019-11-09 00:37:52
  楚锦妙橘子剥了一半,她发现孙嬷嬷在偷偷瞅她,楚锦妙暗暗道了句“废物”,就将橘子递给丫鬟,自己直起身说道:“娘,其实孙嬷嬷做的事情也有道理。五姑娘刚回来,前些天连现银都没见过,现在骤然拿了这么多钱,如何能知道该怎么管?再说孙嬷嬷又不是拿着钥匙就不还了,她只是代为保管,替五姑娘把把关,如果五姑娘需要什么,和孙嬷嬷说,开箱子取就是了,孙嬷嬷还能昧了东西不成?怕就怕五姑娘初来乍到,大手大脚,将银钱被别人骗了去。所以让孙嬷嬷来把关并无不可,正常的用处没人会拦着五姑娘,若是不正常的用处,还能让孙嬷嬷及时提醒。所以,有什么差别呢?”

  这话说的,楚锦瑶心里嗤之以鼻,她又不是没有生活经验,怎么会信这种冠冕堂皇的瞎话。谁家的银钱匣子会放给外人管,说是把关,到最后还不是被挟制,她在村里见了太多,婆婆说着怕儿媳乱花钱,于是替儿媳管嫁妆,最后的结果不是被吞就是被霸占,儿媳被掐着嫁妆,只好处处听婆家的话。现在,楚锦妙是想用同样的招数对付她?

  楚锦瑶直接问楚锦妙:“既然四姑娘说的这么好,那你的衣裳首饰,还有私房钱,是哪个婆婆替你管啊?”

  楚锦妙噎了一下,说:“是我的乳嬷嬷。”

  然而楚锦妙虽然也有嬷嬷管,但她们俩的情况却完全不同,楚锦妙的乳嬷嬷是从小陪到大的,最是信得过,所以楚锦妙才让乳嬷嬷给自己看着首饰,别被手长的下人偷了去。但楚锦瑶却不一样,孙嬷嬷并不是她的人,同样管钱,但哪能同日而语?楚锦妙得意地看着楚锦瑶,说:“我也是嬷嬷在管我屋里的首饰银钱,怎么,你没话可说了?”

  楚锦瑶却说:“我刚回来,对这些事情不大了解,既然四姑娘也是这样,那我就和四姑娘一样罢了。”楚锦妙还没得意,就听到楚锦瑶说:“请母亲也给我拨一个乳嬷嬷过来吧。”

  楚锦妙的表情僵了一下,就连赵氏都略有尴尬。赵氏说:“妙儿的嬷嬷从小就奶她,一直陪到现在的,你现在要奶嬷嬷,这如何找?”

  “原来是这样。”楚锦瑶说,“我平生最遗憾的就是没在夫人跟前长大,要不然,我也会有奶嬷嬷替我操心,更不会被突然派一个陌生的婆子过来,一上来就和我要钥匙。”

  赵氏越发尴尬,还没等她说话,楚锦妙就炸毛了,她质问:“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被抱错又不能怨我,我当时也才出生,是我害得你如此吗?”

  “那怨我吗?”楚锦瑶也针锋相对。

  “够了!”赵氏重重地拍了桌子一下,厉声喝道,“都别说了。”

  楚锦瑶和楚锦妙也各自别开眼,谁都忍着一腔怒气。

  赵氏说:“一个嬷嬷就能让你们俩吵成这样,既然锦瑶不愿意,那就换一个人吧。”

  楚锦妙冷哼:“换一个人哪够,人家想的是不要管教嬷嬷,什么都自己做主呢。”

  楚锦瑶听着这话又开始生气,她算是知道了,如果没有楚锦妙,她或许能好好和赵氏说话,但是中间一旦夹杂了楚锦妙,她是别想和赵氏处好关系了。楚锦瑶冷淡地扫了楚锦妙一眼,说:“母亲,我有话想单独对你说。”

  赵氏皱眉,她看了眼楚锦妙,说:“都是一家人,你要说什么话,非得避开妙儿?”

  楚锦妙轻哼:“可能是五姑娘不想让我听到吧,谁让我是外人。”

  “对,请四姑娘回避。”楚锦瑶一口应下,直白地说,“我们母女之间还不能有私房话了?还是说无论我和母亲说什么,你都要听着?你就这么怕我和母亲独处?”

  “哎你……”楚锦妙顿时炸毛,后宅里说话,谁不是讲究情面讲究婉转,哪有人像楚锦瑶一样,竟然直白地捅出来。楚锦妙确实不想让楚锦瑶和赵氏独处,她不敢考验天生血缘和后天感情哪一个更牢固,所以她才出言膈应楚锦瑶。按楚锦妙的想法,她说出这种话后,楚锦瑶碍于情面,一定会让她留下,谁知道楚锦瑶竟然直接承认,还挑明了让她出去。

  楚锦妙心里是这样想没错,但是被楚锦瑶挑明后,她却恼羞成怒。楚锦妙蹭地一声站起来,说:“既然五姑娘不欢迎我,那我何必杵在这里讨人厌。娘,我先出去了。”

  “哎,妙儿……”赵氏唤了一声,没有留住人,等楚锦妙出去后,赵氏嗔怪地看向楚锦瑶,“你何必这样?你们俩都是我的女儿,你总是这样处处排挤她,这怎么能行?”

  “我排挤她?”楚锦瑶觉得可笑。方才楚锦妙出去的时候,楚锦瑶顺便把孙嬷嬷也打发走了。现在屋子里只剩下她们母女和几个亲近的下人,楚锦瑶终于能和赵氏敞开天窗说亮话:“母亲,你平心而论,是我一直在排挤她,还是您总是带着成见看我?”

  赵氏被问的堵了一下,她有点恼了,立起眉说:“你怎么说话呢?你就这样和母亲说话?”

  “我也不想,可是我不这样说,您总是不肯正视我们之间的关系。”楚锦瑶说,“母亲,我且问您,您还想不想认我这个女儿?若是您想,那我们就好好谈一谈,如果您不想,那就当我自作多情,今日没有来过这里。”

  楚锦瑶知道自己和赵氏之间一直堵着一个结,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她们母女之间的问题总要想办法解决。父母亲缘都是缘法,楚锦瑶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父母缘薄,在两个家庭里都位置尴尬,她甚至不指望让赵氏多亲热地对待自己,但是得到她应有的公平待遇,楚锦瑶还是要争取的。所以她今日索性把话说开,好好和赵氏谈一谈。

  赵氏叹气:“我自然也想。你从小流落在外面,我知道你受苦了,可是妙儿她也可怜,我把她当女儿疼了十三年,怎么忍心让她回农家受苦?她本来是好端端的千金小姐,一下子成了农民的女儿,家里好多人都轻视她,我怕她受苦,这才处处补贴她。你和她不一样,你要大度些,不要总是和妙儿置气,什么都要比较。”

  “母亲,我明白您的意思,你舍不得楚锦妙离开,所以想把她留下来,就当自己有三个女儿,是不是?”还没等赵氏回话,楚锦瑶就继续说,“您的心是好的,可是您也没有想过,我要如何自处?我明明都回来了,却处处不得自己亲生母亲看重,你让别人如何看我?您既然想让楚锦妙和我都当您的女儿,那您首先,是不是就得一碗水端平?”

  赵氏沉默了很久,才说:“原来你是这样想的。你一直都在怨我对你疏忽?你觉得我对你不公平?”

  本来就是啊,楚锦瑶知道这种话说出来也没意思,所以她掠过这个话题,而是说:“女儿不敢。母亲,你兴许不知道,我在苏家过得并不好。您把楚锦妙当亲生女儿疼的时候,苏家的那对父母知道我不是他们的女儿,对我动辄打骂。我一直以为是自己做的不好,才不得苏家喜爱,可是等父亲找上门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不是苏家的女儿。能回到自己的家,我一直心存感激,我真的很想和您,和大姐、二哥好好相处。我不求您立刻像疼爱楚锦妙一样疼爱我,但是您至少要放下成见,一碗水端平,怎么对待楚锦妙就对怎么对我。这难道,也很难吗?”

  赵氏听了以后,长长叹气:“好,我知道了。以后我无论给妙儿准备什么,总会给你也备一份。”

  其实这些本就是应该的。不过赵氏愿意尝试,这至少是一个好的开头,楚锦瑶终于露出些笑意,说:“谢母亲。”

  赵氏说:“我没想到你的心思有这么多,既然你觉得不公平,那我就也给你备一份同样的。可是管教嬷嬷却不能少,哪有姑娘家不经过嬷嬷指点,什么事都自己做主?你或许看惯了民间的做法,便想自己当家作主,但是在我们这等人家,这是很没规矩的事情。父母在无私财,新媳妇嫁入婆家,也要给婆婆立规矩,让婆婆来教导为人处世。民间那种媳妇势大,越过婆婆当家做主的做法,万万不行。”

  楚锦瑶还确实被村里的情形影响了。庄户人家没贵族这么多讲究,若是娶回一个能干的媳妇,媳妇操持整个家业,甚至管全家银钱的事都是有的,外人不会觉得没规矩,反而觉得这户人家娶了个好媳妇。所以楚锦瑶回到长兴侯府后,看到媳妇对婆婆言听计从,卑微柔顺的像个傀儡,她很是看不惯。至于院子里杵一个管事嬷嬷,越过她替她做主,楚锦瑶更是觉得天方夜谭。可是没有办法,这便是规矩,楚锦瑶现在只是个小小的闺秀,还没有能耐和大环境抗衡。

  楚锦瑶低下头,说:“母亲说的是。”

  至于她心里怎么想,那就是另一说了。

  赵氏见楚锦瑶听话,这才露出满意的神情。赵氏继续说:“你院子里的管教嬷嬷必不可缺,如果你不喜欢孙嬷嬷,那我再给你找一个……”

  “不必了。”楚锦瑶说,“女儿今日过来,就是想敲打敲打孙嬷嬷,让她不要太张狂。之后让她继续管就是了。”

  楚锦瑶想起昨日秦沂说的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孙嬷嬷很明显是楚锦妙的人,就算赶走了孙嬷嬷,楚锦妙也会另外塞一个人进来。与其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将孙嬷嬷留下,至少敌明我暗,不会失了先机。他是怎么说的来着,对,这叫将计就计。

  赵氏有些意外:“你还愿意留下孙嬷嬷?”

  “对啊,我怎么会推辞母亲的好意。”楚锦瑶睁着眼睛说瞎话。她露出委屈之色,说:“只是孙嬷嬷格外强势,我昨日回来,连脚步都没站稳,就听到孙嬷嬷口口声声说要管教我,还用手指点着我,说我的院子没规矩,让我把衣裳和首饰的钥匙都给她,以后无论做什么都要经过她的同意。我当时也是太累了,脾气烦躁,这才说了她两句。没想到不过两句话,就把孙嬷嬷说恼了。她还大声嚷嚷说要到母亲这里来评理,我本来以为她在开玩笑呢,就没有理会。谁知道,她真的来了呢。”

  楚锦瑶最后看着赵氏,问:“母亲,难道孙嬷嬷和你不是这么说的吗?”

  楚锦瑶暗暗想着,这大概就是苦肉计了吧。

  赵氏脸色很不好看,孙嬷嬷只说楚锦瑶不服管教,哪里说了这些。赵氏知道自己差点冤枉了楚锦瑶,她没有再提过去的话,而是说:“我明白了,我会敲打孙嬷嬷的。但你也不能太过桀骜,哪有姑娘家顶撞管教嬷嬷的?你要多看看女戒女经,把民间带来的坏习惯都改了,女子要柔顺。”

  “是。”楚锦瑶表面温顺地应下,然后主动提起,“母亲,孙嬷嬷太过狂傲,若是我一开始就格外倚重她,难保她会又狂起来,不如我只给她首饰匣子的钥匙,衣裳暂时由我自己管,过几日再给她。”

  这倒确实是个折中的法子,赵氏想了想,说:“好,你也大了,你自己的院子,自己安排吧。”

  楚锦瑶就等着赵氏这句话。她刚刚回来没多久,首饰都是新打的,总共也没多少,众人心里都有数。但是衣裳不一样,她积攒下许多布料,其中还有半匹云锦,她打算给苏慧送去。楚锦瑶看似退步,但其实让出来的是完全没法动手脚的部分,更甚者,还能借此挖坑,日后一举铲除孙嬷嬷。

  楚锦瑶今日的目的已经达到,格外满意地从赵氏这里退下。楚锦妙动坏心眼,在长辈这里给她上眼药,她也不会白白被算计。她此番将计就计,接下来,还指不定谁被反噬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