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24.暗中算计

作者:九月流火更新时间:2019-11-09 01:46:48
  楚锦妙说要在抱厦里写字,其他姑娘也都凑趣。最后,小小的抱厦里挤满了人,大家都握着笔,跪坐在书案前写字。

  林熙远对楚锦瑶说:“表妹,这里挤不下桌子了,你往那面移一移。”

  “不。”楚锦瑶回头瞪他,“我这里坐不下,你去外面另找地方。”

  “我也不。”林熙远强行坐在楚锦瑶身边,楚锦瑶觉得这个人简直有毛病,她被迫往右坐了坐,低头继续写字。

  林熙远毫不在意楚锦瑶的冷淡,他一手撑在桌案上,微支着下巴,含笑看楚锦瑶写字。过了一会,他问:“看你运笔还有些生疏,应当是初学的。为什么你的字迹却有些英气,不像是女子的字?”

  她的字是秦沂教的,当然英气。楚锦瑶说:“许是我像男孩子一样长大,所以字也像男子吧。”

  林熙远扑哧一声笑了,他手撑着头,笑得不可自抑。楚锦瑶愣了愣,马上就明白,他这是想起她跳墙的那天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好些人都朝林熙远看来,问:“世子,你在笑什么?”

  楚锦瑶脸都僵了,生怕林熙远说出来。好在林熙远只是摆了摆手,忍着笑说:“我想起一只猫罢了,没事。”

  “猫?”林熙宁想了想,疑惑地问,“王府和侯府都没有猫啊。”

  林熙远笑而不语,楚锦瑶低头,装作听不见。

  其他人一直盯着林熙远的动静,见他终于开始翻书了,这才陆陆续续回头。等别人的视线都挪走了,林熙远低声对楚锦瑶说:“我说过,不会告诉别人,就一定会做到。”

  楚锦瑶笔尖顿了顿,她抬头看了林熙远一眼,什么都没说,又低下了头。

  而秦沂在玉佩里,却暗暗哼了一声。前几年怀陵郡王带着林熙远上京朝贺,也曾带着林熙远到东宫谒见过他。当时秦沂只觉得林熙远稳重大方,是个可造之材,没想到私下里,林熙远倒很会讨女孩子欢心。

  楚锦妙眼睛悄悄地朝后瞅了一眼,然后取出一本诗册,故意翻动了几下。三姑娘听到,抬高了声音问:“四妹,这是什么?”

  楚锦妙说:“我前段时间乱写的诗,太杂乱了,我打算誊抄一份新的。”

  三姑娘拿起诗集看了看,说:“这是原稿罢?哎呦,这可是贵重东西,你不知写了多久才写好,一定要收好了,若是被人不小心泼了水,那你的心血就全毁了。”

  “怎么会。”楚锦妙笑道,“祖母这里不会有这样冒失的丫头。”

  六姑娘听她们这样说,也过来凑趣:“听你们在说诗集,是什么诗集?”

  楚锦妙见六姑娘过来了,胡乱翻了两下,就将诗集压到书下:“我胡乱写的,不值得细看。”

  六姑娘见楚锦妙收起了诗集,笑道:“四姐这话就过于谦虚了,你是我们姐妹中文采最好的,你精心写的诗,若还是胡乱写的,那我们该怎么办?”

  六姑娘虽然这样说,但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楚锦妙的诗被家里人吹的厉害,六姑娘却觉得不过是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附庸之作罢了,而且现在还不给她看,六姑娘觉得好笑,竟然还防着她,谁稀罕看啊!

  楚锦妙已经抄了两页,她说:“待在这里太闷了,我们出去散散心吧!等回来再一起写字。”

  七姑娘早就不耐烦了,听了这话后立刻应好,三姑娘也积极响应,六姑娘无可无不可,而林熙宁一看楚锦妙要出去,他当然陪同。到最后,抱厦里的人都要出去玩。

  楚锦妙笑着看向楚锦瑶:“五妹妹,我们要出去,你呢?”

  楚锦妙做东,楚锦瑶可不想去。她说:“我就不去了,你们好好玩罢。”

  楚锦妙对这个答案早有预料,她又看向林熙远:“世子,您……”

  林熙远翻过一页书,说:“我也懒得出去了,你们去吧。”

  楚锦妙有些迟疑,三姑娘暗道一声不好,连忙说:“五妹懒得动弹,留在抱厦里尚好。若是世子也留下,这恐怕……”

  林熙远抬头,虽然还笑着,但三姑娘却莫名瑟缩了一下。可是林熙远眼里的暗芒很快就消失了,他想到自己和楚锦瑶确实不是名正言顺的表兄妹,他强行留下只会对楚锦瑶的名声不好。林熙远想到这里,只能站起身,强忍着心里的厌烦说道:“好吧,那就一起出去吧。”

  林熙远等一大帮人浩浩荡荡地走了,众人都离开后,抱厦里顿时清静了很多。楚锦瑶暗暗松了口气:“可算都走了。”

  秦沂看了半天,却莫名不爽。他对楚锦瑶说:“下次出去你不必避着,你才是楚靖的嫡女,就算避也是她们避你,怎么能你自己留下,让她们出去?”

  “是我不想去。”楚锦瑶说,“跟着他们这一大帮人,指不定要耗费到什么时辰。一来我想好好练会字,二来,不是还有你嘛!我要是出去,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和你说话了。”

  这个理由说的秦沂哑口无言,他过了好一会,才感叹:“你这个死心眼啊。”

  楚锦瑶在抱厦里安安静静地写字,抱厦里没有其他人,倒能让她清静一些。过了一会,林熙远进来了。他一进门就看到楚锦瑶还在写字,他意外地挑了挑眉:“这么长时间,莫非你一直在写?”

  “嗯。”楚锦瑶抬头看了一眼,问,“世子怎么回来呢?其他人呢?”

  “他们去看鱼了,我不喜欢这些,就先回来了。”林熙远看着楚锦瑶的笔杆有规律地摆动,不得不叹道,“若我的妹妹有你一半毅力,我父母也不必……”

  楚锦瑶等了一会,忍不住抬头笑着问:“你倒是继续说啊,不必如何?”

  林熙远看着楚锦瑶抬头对他粲然一笑,他眼中也浮现出笑意。他摇摇头,含笑说道:“没什么。”

  “真是讨厌你们这种说一半藏一半的习惯,有什么话就痛痛快快说啊,非要让人去猜。”

  林熙远听了之后很好奇:“你们?还有谁?”

  楚锦瑶眨了眨眼睛,也说:“没什么啊。”

  林熙远怔了怔,抚掌大笑。他嘴边总是带着三分笑意,对谁都如沐春风、彬彬有礼,可是却很少见他这样开怀地大笑。林熙远笑得停不住,楚锦瑶心想秦沂这样,为什么林熙远也是这样,她有些尴尬还有些恼:“你笑什么啊?”

  林熙远好容易止住笑,他看着楚锦瑶,眼中是亮晶晶的水泽:“五表妹,你真是……”

  真是如何呢?林熙远也说不出来。可是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他们的谈话就被打断了。

  楚锦妙由三姑娘陪着走进抱厦,看到林熙远和楚锦瑶,她微微愣了一下:“世子,你怎么回来了?”

  林熙远听着这话莫名不舒服:“怎么,我不该回来吗?”

  “这倒不是。”楚锦妙客气地笑着,她走到自己的桌案前,一边翻东西一边说,“去外面走了一圈,我累了,就先回屋歇着了。我在此和各位讨个饶,望各位不要嫌弃我。哎,我的诗集呢?”

  “诗集?”楚锦瑶不明所以,什么诗集?她说:“没人动过你的东西,你自己找吧。”

  三姑娘本来想和林熙远搭话,可是见楚锦妙那里翻得热火朝天,只好过去搭把手:“我记得走的时候还在桌子上啊,怎么不见了?”

  “找见了!”楚锦妙的丫鬟惊喜地叫道,可是她的声音很快萎靡下去,“姑娘……”

  楚锦妙沉着脸走过去:“怎么了?”

  丫鬟怯怯地把诗集递给楚锦妙,楚锦妙接过来一看,气得手指发抖。三姑娘也高声嚷嚷:“好端端的诗集,怎么被人撕碎了!”

  楚锦瑶本来没把她们当回事,现在一听有东西被撕碎了,她的心提了起来,赶紧站起来看。林熙远也陪着楚锦瑶走过去,去查看楚锦妙口中的诗集。

  诗集被写在一个蓝色封皮的本子上,本子中间被很大力地扯开,全然撕成了两半,其他页面也零零碎碎地撕成小片,看着惨不忍睹。

  林熙远直觉不对劲:“这像是被人用蛮力撕开的。抱厦里只有五表妹一个人,怎么会成这样?”

  楚锦妙立刻说道:“对啊,抱厦里只有她一个人!五姑娘,你不妨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楚锦瑶皱着眉,接过一片碎纸仔细看着。听到楚锦妙的质问,她抬头道:“你问我做什么?又不是我做的,你这是想栽赃给我?”

  “不是你做的?可是抱厦里只有你一个人,不是你撕的,还能是我自己撕的不成?”

  三姑娘幽幽道:“我们出去的时候,四妹妹还给我和六妹看过,那时候,诗集还是完整的。这段时间我们一直没回来,抱厦里只有五妹一个人。就是四妹想自己撕碎,恐怕也做不到吧。”

  “抱厦里不只有五表妹一个人。”林熙远却突然开口了,他的脸色严肃,只是淡淡扫了三姑娘一眼,就让三姑娘不敢对视。林熙远说:“我也早早回到了抱厦,这样看来,我也有嫌疑才对。”

  “怎么会。”楚锦妙可不敢攀扯怀陵王府的世子,她小心地寻找着措辞,“世子怎么会如此,我们不敢这样想。”

  林熙远压抑着怒气,说:“那你们就敢这样想五表妹了?”

  楚锦妙不说话,三姑娘说:“这是不争的事实,我们出去时还好好的,回来就被撕碎了。除了五表妹,我们再想不出其他可能了。”

  楚锦妙说:“五姑娘,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可是你对我撒气就罢了,为何要偷偷撕毁我的诗集?这是我断断续续写了一年的心血,你便是刻意针对我,也不能这样啊!”

  “谁说是我撕的?”楚锦瑶盯着楚锦妙,突然笑了,“怪不得,原来你们俩早就商量好了。”

  事到如今,楚锦瑶怎么能看不出来,楚锦妙和三姑娘也结盟了,今日就是她们蓄意给她设套。楚锦瑶绝对没动过什么劳什子诗集,但是她一直待在抱厦里,出去的时候楚锦妙还给众人看过这个本子,为什么回来之后,就变成碎的了呢?

  楚锦瑶皱着眉,也想不通这其中的关节。秦沂看着本子上的裂痕,直觉这里不对劲。可是现在人太多了,秦沂没法提醒楚锦瑶,若是他贸然说话被别人听到,他和楚锦瑶都要遭殃。

  楚锦妙冷哼一声,说:“我就知道你一直记恨我,但我着实没想到,你竟然这样看不惯我。你有什么对着我来就好了,为什么要撕毁我的诗集?你私心里一定觉得,是我霸占了你的一切吧!这才迁怒于我的心血。”

  楚锦瑶被冤枉了本就一肚子气,听到楚锦妙还在一旁说风凉话,越发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楚锦瑶冷冷地对楚锦妙说:“好,你没错,母亲也没错,那是我的错吗?你说是谁见钱眼开,动了歪心思?他们又是为了谁蓄意将我调换?”

  这些话楚锦瑶早就想说了,楚锦妙一直是一副“我无辜,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可是她为什么不想想,苏父苏母为什么要将两个孩子调换?还不是为了让楚锦妙过好日子。诚然是苏父苏母歹毒自私,可是楚锦妙,就真的就能心安理得地享受自己父母骗来的荣华,还理直气壮地指责楚锦瑶这个真正的、唯一的受害者吗?

  十三年的富贵荣华是楚锦妙享受的,到如今她一句“我也不想、我是无辜的”就把一切推脱过去,也未免太得了便宜还卖乖了。

  楚锦妙脸色剧变,她从不允许别人在她面前提起苏家,她内心里也不觉得那是她的生身父母。现在被楚锦瑶戳了伤口,楚锦妙立刻激动起来,气得浑身都抖。她突然把手上的镯子摘下来,用力朝地上砸去。玉器碎裂的声音乍然响起,把屋里众人都吓了一跳,而她还在不断地从头上摘首饰下来,噼里啪啦往地上扔:“对,都是我不好,我这就都还给你!”

  抱厦里的丫鬟婆子都被吓了一跳,连忙过来按楚锦妙:“姑娘不可,您别伤了手。”

  抱厦的破碎声惊动了外面的人,顾嬷嬷连忙过来查看,她看到抱厦满地的碎片,连声道:“好端端的,这是怎么了?四姑娘您快住手!”

  然而楚锦妙不听,还是疯狂地摔东西摔首饰,秦沂顾不得暴露了,赶紧对楚锦瑶说:“快闪开!”

  楚锦瑶被楚锦妙突然的发疯吓住了,听到秦沂的话,她才如梦初醒,赶紧躲开。楚锦妙疯了一样摔东西,楚锦瑶躲得早,好在没有被碎瓷片砸到。

  而三姑娘却被一块碎瓷片划到了手,她看着这个势头,暗暗咋舌。她用没受伤的手捂住手背,心里很是反感,楚锦妙这个人怎么这样子说不得、输不起?不就是说了苏家么,这些都是真的,哪至于动这么大气?世子还在呢,简直让人看笑话!

  老夫人和楚珠也过来了,楚老夫人用力地将拐杖砸在地上,威严地说道:“都住手!”

  楚老夫人来了,楚锦妙终于收敛了一些,丫鬟婆子见势连忙上前把她抱住。楚老夫人气得脸色铁青,说:“堂堂侯门闺秀,竟然做出这等事情。你们几个都给我跪下!”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