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25.锦妙发疯

作者:九月流火更新时间:2019-11-09 03:32:28
  楚老夫人被气得脸色铁青,她素来不拘言笑,因此年轻时不太受丈夫宠爱,她为此越发严肃,严加管教底下的几个儿女。如今她守得云开见月明,成了长兴侯府说一不二的老封君,内心也很是为自己教儿有方自得。可是她没想到,她自认为极有规矩,并引以为傲的孙女们,竟然能做出当众摔东西这种事情。

  见楚老夫人来了,抱厦里的几个姑娘才都收敛了一些。六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她搀扶着老夫人走到抱厦,眼睛朝里扫了一扫,悄悄摇了摇头。

  老夫人对林熙远说:“今日让世子看笑话了,是老身管教小辈不周,冲撞了世子。老身在这里给世子赔罪。”

  林熙远连忙拦住老夫人,说:“老祖宗这是说什么话。”

  楚老夫人说:“承蒙世子不嫌弃。我们家的这几个姑娘被纵的无法无天,老身实在没颜面见人。顾嬷嬷,你带着世子去休息,等老身管教好了,亲自上门给世子赔罪。”

  林熙远推辞,但是楚老夫人却铁了心说要赔罪。林熙远知道,楚老夫人这是要教训这几个姑娘,先把他这个外人赶开。楚家管教小辈,林熙远自然无法再留下,他临走时,不放心地朝后望了一眼。

  楚锦瑶还待在抱厦里面,从林熙远这个角度,只能看到糊得精致又细密的碧罗纱,纱橱上影影绰绰映着一个姑娘的影子。林熙远总是放不下心,他觉得今日的事情非常蹊跷,而顾嬷嬷已经催促第二遍了:“世子,老奴送您回去歇息。”

  林熙远收回目光,只好说:“好,有劳嬷嬷了。”

  林熙远走后,楚老夫人这才完全拉下脸,用力地在地上砸了下黄花梨木拐杖。“你们几个好大的胆子!”

  出去看鱼的几个姑娘少爷听说老夫人生气了,连忙赶了回来。她们刚进屋就听到老夫人这句怒气冲冲的话,她们对视一眼,都不敢抬头,束手站在屋子一侧。

  楚锦瑶和楚锦妙从抱厦里走出来,站在老夫人面前,低着头听训。楚珠站在老夫人右手边,她看到林宝环和林熙宁回来了,连忙说:“宁儿哥,宝环,你们大哥刚刚出去了,你去找你们大哥吧。”

  林宝环不想走,她是受宠的表姑娘,没人敢对她高声说话,现在有热闹看,林宝环可不想离开。林熙宁本来觉得外祖母教训姑娘,他们这几个外孙应当回避,可是他看了看楚锦妙,到底还是放不下心。

  楚珠瞪林宝环,林宝环撒着娇摇头,楚珠竖起眼睛,又去示意林熙宁拉着妹妹出去,没想到林熙宁也低着头,装作看不见。

  这下楚珠没办法了,只能没好气地瞪了他们一眼,收回视线。

  老夫人由众人搀扶着坐在太师椅上,她缓缓扫过堂下众人,楚锦妙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三姑娘眼睛滴溜溜转,而事情的另一方起因人楚锦瑶却面无表情,看着很是平静。各房的夫人婆子都闻讯赶来了,此刻都站在两侧,垂首端立,而赵氏站在其中,尤为着急。今日犯事的三个都是大房的姑娘,楚锦妙更是被气得哭成这样,她几次想要出来说话,但都摄于老夫人威严,吞了回去。

  楚老夫人的声音就在满堂肃穆中缓缓响起:“说吧,到底是怎么了?”

  屋子里只能听到楚锦妙啜泣的声音,当事的三个人都不说话,一个待在抱厦里伺候的丫鬟站出来说:“回老夫人,是四姑娘回来后,发现自己的诗集被人撕毁了,而当时只有五姑娘在抱厦,她们斗了两句嘴,四姑娘被气到了,所以就摔了镯子和首饰。”

  楚锦妙抽噎着说:“楚锦瑶说我不是楚家的人,当年是我的父母见钱眼开,故意把我调换到侯府里。她说我身上带着父母的罪孽,怎么有脸还赖在侯府。五姑娘说的对,我本就是一个贱民,站在这里都会脏了侯府的地,我这就收拾东西离开,不要污了五姑娘的眼。”

  赵氏听了之后,连忙说道:“你这是说什么话!好端端的,怎么又说起要离开这种生分的话。”

  楚锦妙哭的越发厉害,赵氏心疼地走过去给她擦泪,擦着擦着自己都要哭了。她抱着楚锦妙,长唤道:“苦命的妙儿啊,你究竟是做错了什么?”

  赵氏对着楚锦瑶欲言又止,最后碍于老夫人在场,只能长长一口叹气,回过头专心给楚锦妙擦泪,再不去看楚锦瑶。

  楚锦瑶微微侧过脸,讽刺地笑了一下。

  永远都是会哭的弱者有理,真是可笑。

  楚锦妙哭的可怜极了,众人听了都心有不忍,虽说当年确实是苏家那对父母可恶,但是楚锦瑶这样说出来,就显得太心狠太不慈了。好些人看着楚锦瑶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好在老夫人不像赵氏那样偏听偏信,她看向楚锦瑶,问:“你有什么要说的,事情是四姑娘说的那样吗?”

  “孙女没什么要说的。”楚锦瑶冷淡地说,“我好端端地待在抱厦里写字,四姑娘她一进来就指责我容不得她,故意撕毁了她的诗集。我连见都没见过她那什么诗集,又怎么会撕毁?我只是辩驳了两句,然后她就发疯了一样摔东西,一边摔一边说受不起楚家的恩惠,这就都还给你们。我也是一头雾水,哪里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

  楚锦妙听了之后没有反驳楚锦瑶,只是哭得更加哀怨。赵氏被哭的肠子都要断了,她心疼地揽住楚锦妙,说:“我可怜的女儿啊,你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要这样被人埋汰?”赵氏实在没忍住对楚锦瑶说:“你答应我什么了?明明说好不再针对妙儿,这才过去了几天,你怎么又这样!”

  其他人小声地议论,楚老夫人用了拍了下桌子,众人立刻安静下来。楚老夫人这才继续问:“诗集又是怎么回事?”

  三姑娘连忙说:“这是我知道,我来给祖母说吧。”

  三姑娘暗暗瞅了楚锦瑶一眼,压下眼角的笑意,然后回过头,一脸可怜地对楚老夫人说:“这事要从刚吃完午饭说起。用膳之后,五姑娘就独自去抱厦了,不知道怎么着,没一会世子也过去了。后来四妹妹说,她想把自己的诗集抄一份出来,姐妹们都觉得好,于是就让丫鬟们搬桌子摆墨。四妹妹抄了一半,有些手乏,就喊了众姐妹,一起到外面散心。我们所有人都出去了,只有五妹妹说她要写字,没有和我们走。当时抱厦里伺候的人有很多,宁表哥、环表妹也都在,祖母大可去问他们。”

  楚老夫人看向林熙宁,林熙宁点头:“确实。我、大哥、锦妙,还有其他几位表妹都出来了,抱厦里只留下五表妹。”

  楚老夫人得到了证实,示意三姑娘继续说。三姑娘暗自得意,说道:“我们去花园里走了一大圈,后来四妹妹走不动了,央我回来歇息,我就陪着她回来了。四妹妹进了抱厦之后,想找出原来那份诗集,回屋慢慢抄。可是没想到,等我们找到的时候,诗集已经被人撕烂了。”

  顾嬷嬷早就把那本残破的诗集放在托盘上,听到这里,立刻给老夫人呈上。老夫人随便翻了几页,道:“竟然被撕成了这样。”

  三姑娘连忙说:“可不是么,被撕成这样,显然不是不小心,而是故意的了。当时抱厦了只有五妹妹……哦,对,不知道为何,世子也早早回来了,在抱厦里和五妹妹说话,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四妹妹看到自己的心血被人糟蹋成这样,气得不行,就问了五妹妹几句,五妹妹脾气也冲,立刻顶了回来。四妹妹听到那几句诛心的话,当时就受不了了,这才脱下镯子往地上摔。后来的事情,祖母也都知道了。”

  楚老夫人严肃地问楚锦瑶:“是这样吗?”

  楚锦瑶顿了顿,三姑娘虽然夹带了许多感情色彩,但是事情前后因果却说的没问题,她只能说:“是这样。”

  七姑娘立刻回头去和阎氏说悄悄话:“娘,那这不是明摆着,是她撕了人家诗集么。要不然,还是楚锦妙自己撕得不成?”

  三姑娘赶紧补充:“我们走的时候,还给其他人看过诗集,那时是完好的。”三姑娘扭头去看六姑娘:“六妹妹,你当时也在场,你说是不是?”

  六姑娘迟疑地看了楚锦瑶一眼,眼中似有千言万语,最后,还是叹气道:“是。”

  六姑娘的表现更是佐证了众人的猜测,屋子里的窃窃私语声更重。楚锦瑶眼观鼻鼻观心,不为所动。老夫人用力地拍了下桌子,声音格外威严:“五姑娘,诗集是你撕碎的吗?”

  “不是。”楚锦瑶声音响亮,脖子也挺得笔直。她突然想到一个漏洞,说:“抱厦里只有我一个人,我百口莫辩,可是我确实没有动过她的诗集,这一点我问心无愧。四姑娘说自己的诗集被别人撕了,可是谁知道她是不是只有一本诗集?万一,她还有一本抄本,其中一本早就被撕毁了,但还有一本好的。最开始给我们看的是完好无损的抄本,后来回来时,换成了被撕毁的原本。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谁能知道是她自己撕毁的,还是别人撕的?”

  “你诬赖我!”楚锦妙心里咯噔一声,莫名有些慌。她尖利着声音质问:“你凭什么说是我自己撕的,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有证据吗,就这样诬陷我?”

  “那你有证据吗,就敢诬陷我,说我撕毁了你的什么诗集?”楚锦瑶眼睛定定盯着楚锦妙,针锋以对,“可有人看到是我亲自动手撕你的东西了?没有吧,那你凭什么说是我?谁知道你有没有抄本。”

  “我没有!”楚锦妙大喊,“我只有这一本孤本,我的丫鬟嬷嬷都可以证明!”

  “你也说了那是你的丫鬟嬷嬷,她们当然向着你!”

  “你……”楚锦妙气结,楚锦瑶看着爱说爱笑,是个好说话的性子,为什么吵起架来这样凶悍!

  林熙宁也暗自咋舌,五表妹长得如同人间富贵花,平时笑起来也甜甜的,没想到吵起架来毫不相让,简直比民间的泼妇还要悍。其余几个夫人心里也想,果然是民间长出来的,看看这吵架的架势,哪家的千金小姐能像她这样伶牙俐齿,针尖对麦芒?

  “都行了。”老夫人怒喝,“吵吵嚷嚷的,你们还有大家闺秀的样子吗?”

  楚锦瑶狠狠瞪了楚锦妙一眼,收回视线。楚锦妙气得手指哆嗦,但是在老夫人面前,她不敢造次,只能忍了。

  楚老夫人问:“四姑娘,我问你,你这本诗集,到底有几份?”

  楚锦妙心里哆嗦了一下,咬着牙说:“只有一份。”

  “你确定?”

  “我确定。”

  楚老夫人叹气:“五姑娘说她没有撕毁诗集,当时只有她一个人,这一点没法证明。”

  楚锦妙和三姑娘一喜,随即就听到楚老夫人说:“但是四姑娘说她只有一份诗集,这一点除了她自己,也没法证明。你们三人是侯门闺秀,却因为一点小事而大动干戈,肆意摔东西就不说了,甚至还相互攀咬,姐妹生隙。这让外人看来,谁不会笑话我们长兴侯府没规矩?一家人就该联合起来一致对外,而你们却自相残杀,让人齿寒。顾嬷嬷,拿家法来。”

  顾嬷嬷看了看下首娇滴滴的姑娘,有些犹豫:“老祖宗……”

  “我说拿家法来!”楚老夫人用力地拍了桌子一下,顾嬷嬷不敢再说,连忙去请家法。

  楚老夫人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接过戒尺,对着满堂子孙说:“我今日请家法出来,不只是为了管教她们三人,也是给你们长长心。都说兄弟齐心其力断金,若是你们再将心思用在自家人身上,一样是家法伺候!”

  早在顾嬷嬷拿出家法的时候所有人就都屏息肃立,听到楚老夫人的话,他们大气不敢喘,齐声说道:“谨遵老祖宗教诲。”

  楚老夫人见这些人都被威慑住了,这才走到楚锦妙面前,问:“你错在哪儿了?”

  楚老夫人拿出了家法戒尺,站到楚锦妙三人面前,她们三人都低着头跪下。楚锦妙见老夫人第一个问她,哭得越发厉害。她从小到大就没受过皮肉之苦,连句重话都听不得,更别说被打手心。她哭得直打嗝,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不该摔镯子,也不该说要回家的话。”

  “还有呢?”

  还有?楚锦妙想了想,不情愿地说:“我不该没有证据就说是五姑娘撕了我的东西。”

  “对。”楚老夫人这才满意地点头,道,“既然你知错了,但就不再追究你失仪的事。不过,今日当着这么多人,不重罚不足以服众,把手伸出来。”

  楚锦妙哭着不肯伸手,赵氏也陪楚锦妙跪在地上,说:“母亲,妙儿她从小身子骨弱,就不要动家法了吧?您饶她这一会,我回去一定好好管教她。”

  “不行。不打她,她记不到心里去。伸手!”

  楚锦妙瑟瑟索索地伸出手,楚老夫人狠狠在她手心上打了一下。楚锦妙立刻缩回来,手指都伸不直了,再也不肯伸手出去。

  赵氏不停地求情,林熙宁看不过去,也出来说:“祖母,表妹知错了,您就饶她这一回吧?”他又低声咕哝了一句:“本来也不是她的错。”

  楚珠暗暗伸手掐了林熙宁一把,示意他不要说话。但是看楚珠的表情,显然她也觉得,楚老夫人对楚锦妙的惩罚过重了。

  该打的分明是另一个人。

  老夫人本来打算打楚锦妙两个手板,她打楚锦妙只是为了显示一视同仁,肃整内斗之风,本也没动心思狠罚楚锦妙。但是楚锦妙挨了一下之后死活不肯再伸手,公然挑战楚老夫人的权威,楚老夫人心里便有些不悦了,暗暗觉得这个孙女很是没骨气,不上台面。老夫人脸色沉了下去,顾嬷嬷一看势头不对,连忙站出来圆场:“老祖宗您不能动气,若是气着了您就是我们的罪过了。若祖宗不嫌弃,不妨将戒尺给老奴,让老奴来替祖宗管教小姐。”

  阎氏等人连声附和,楚老夫人顺势说:“也好。”

  顾嬷嬷从楚老夫人手中接过家法,对楚锦妙说:“四姑娘,您本来还该受一下,念您身体底子弱,这一板就先给您留着,日后望您时刻谨记老祖宗的教诲,不要辜负了祖宗的期望。”

  赵氏一迭声应好,楚锦妙脸颊两边都是泪,她淌着泪连连点头。顾嬷嬷对楚锦妙的认错态度还算满意,这才走到下一位身前,对三姑娘说:“姑娘,伸手吧。”

  三姑娘心里不住骂娘,她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摊上这么一档子事。楚锦妙和楚锦瑶两个真假千金吵架,管她什么事?凭什么要打她?可是当着这么多人,三姑娘再厚的脸皮也不好撒娇卖痴,只能硬着头皮伸出手。顾嬷嬷胳膊稍微动了动,三姑娘就连忙往后躲。

  老夫人对三姑娘的表现很是看不过去,她说:“你也是一样,你是姐姐,却任由两个妹妹吵架,这就是你这个姐姐管教不力。我打你,就是为了让你记住,一笔写不出两个楚来,一家子姐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想着隔岸观火看热闹,这就大错特错了。”

  老夫人坐在太师椅上,□□完三姑娘后,顾嬷嬷才上前打手心。顾嬷嬷虽然代老夫人动武,但是她到底是奴,没有资格说小姐们的不是,得老夫人说完了,她才能动手。

  三姑娘躲躲闪闪地受了一下,然后就收回手不肯再挨打。她又不是傻,楚锦妙罪过最重都只被打了一下,她只是被殃及的那条池鱼,凭什么挨两下?

  顾嬷嬷见此,装模作样说了两句,就轻轻带过,朝楚锦瑶走去。

  秦沂顾不得暴露,趁顾嬷嬷还没过来,悄声对楚锦瑶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认错,公道日后再讨。”

  他还想嘱咐,但是顾嬷嬷已经走近了,他只能停下。秦沂突然感到无力,若他的身体在此,只要他不点头,谁敢动楚锦瑶一下?赵氏等人觉得楚锦妙挨打挨得冤,秦沂还觉得凭什么打楚锦瑶啊?楚锦瑶做错了什么?就算真是楚锦瑶做错了,也不该由她们打。

  秦沂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迫切地想回到自己皇太子的身份。他从前还不觉得这个身份有什么,直到这一刻他感觉到无能为力,才明白太子的特权究竟意味着什么。

  转念间顾嬷嬷已经走到楚锦瑶面前,楚锦瑶神色平静,直直地将手伸到顾嬷嬷身前。

  老夫人问:“五姑娘,你可知你错在哪里?”

  “我不该当众和姐妹吵架,不该说那些话。”楚锦瑶算是明白了,这些诛心的话,要说也得在无人的时候当面说给楚锦妙一个人听,像现在被人抓到话柄,无论如何都是她理亏。

  老夫人满意地点头,问:“还有呢?”

  还有吗?楚锦妙静默。听到老夫人这样问,她就知道,老夫人心里也觉得是她撕碎了楚锦妙的诗集,只不过想要立威,这才全部都罚。说白了,老夫人的想法和赵氏等人没有差别。

  确实,楚锦瑶没法自证清白,当时抱厦里只有她在,而她因为秦沂的缘故,把伺候的下人也都打发出去了。若楚锦妙的东西真的是被人撕毁的,那楚锦瑶百口莫辩,她确实没法解释自己为什么要挥退所有下人。有这么多人作证,楚锦瑶是现今最有嫌疑的人,赵氏是这样想的,老夫人也是这样想的。

  老夫人这番话就是想借机让楚锦瑶认错,然后掀过这一章,好保全她的名声。可是楚锦瑶知道,她没有做这些。别人不相信她,她没法解释,但是她自己,却不能被强行按低了头。

  秦沂一见楚锦妙不应话,心里就知道要糟,果然,楚锦瑶说:“和姐妹争吵是我不对,我甘愿受罚。其余的,我问心无愧。”

  这样的话一出,满堂皆惊。三姑娘惊讶地扭头看她,就连楚锦妙也不知不觉停了哭。

  到处都是低低的吸气声,楚锦娴听了险些气死,连忙站出来说:“锦瑶,对着祖母不可使小性,还不快向祖母认错?”说完之后,楚锦娴对着老夫人福了一礼,说:“祖母,锦瑶她性子倔,请您不要和她计较。”

  老夫人也觉得楚锦瑶太倔强了,当着这么多人,竟然拒不认错,还说出“问心无愧”这类的话。老夫人声音中威严更甚,隐隐带着压迫问道:“你认不认错?”

  楚锦瑶伸直了手,平静地说:“我没错。”

  “好!”楚老夫人用力地拍了下桌子,对顾嬷嬷说:“顾嬷嬷,动手吧,不必留情。”

  顾嬷嬷叹了口气,伸出戒尺在楚锦瑶手心狠狠打了一下,问:“五姑娘,我知道您脸皮薄,可是做错了,就要和老祖宗认错。”

  这一下打的比其他人的都重,楚锦瑶立刻眼泪都出来了,她手心泛红,手指不受控的蜷缩,几乎伸都伸不直。秦沂看得心急,连忙低声对楚锦瑶说:“楚锦瑶,不要倔,先认下!后面还有我。”

  楚锦瑶将眼泪逼回去,缓缓摇头道:“和姐妹吵架是我不对,但其他的,我并没有错。”

  顾嬷嬷也没想到楚家竟然还有这样硬骨头的姑娘,她又落下一戒尺,心想,这下总该服软了。

  人群中也发出惊呼声,她们看着都疼,而楚锦瑶却直直跪着,明明手都伸不直了,却不肯收回去,也不肯撒娇求情。然而楚锦瑶不肯认错,老夫人和顾嬷嬷就下不来台,顾嬷嬷只好暗自存了力,打了楚锦瑶第三板子。

  秦沂怒火顿起:“不要命了,还敢打?”

  他虽然劝楚锦瑶低头,但他自己就是个死不服软的性子,要不让也不会被皇帝发配到边疆。当初他毫不犹豫地射杀了皇后的宠婢,内阁阁老和东宫近侍都来劝他和皇后说说软话,但秦沂就是不肯,发配边疆便发配边疆,他绝不会为不是自己的错误低头。

  可是如今,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楚锦瑶身上,秦沂却急得险些现身,不顾危险地劝楚锦瑶先认错服软。然而楚锦瑶宁愿挨板子也不肯被按头认错,秦沂既无奈于楚锦瑶的倔强,也暗恨不能立刻回到自己的身体。

  楚家这些人,秦沂可算记住了。

  楚锦瑶挨了三板子,这是其他姑娘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楚老夫人实在看不过去了,而楚锦瑶也毫无服软的兆头,她只能说:“罢了,既然你还嘴硬,那就回去好好反省吧。”

  楚老夫人撑着扶手起身,顾嬷嬷放下戒尺,连忙去扶楚老夫人。其他人见老夫人站起,都作势要来搀扶,楚老夫人挥了挥手,说:“行了,我乏了,你们都散了吧。”

  老夫人说完,就由丫鬟搀扶着到内室去了。等老夫人的身影终于看不见后,丁香几个丫鬟连忙扑过来搀扶楚锦瑶。她们都被这副阵仗吓哭了,低声说:“姑娘,您怎么样了?”

  楚锦娴也赶紧走了过来,她看到楚锦瑶高高肿起的手,真是又气又心疼:“快扶她站起来,地上硬,跪久了明天膝盖也该疼了!”

  楚锦瑶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站直后才感觉膝盖被硌得生疼,手更是没法动弹。楚锦娴小心接着,看了看楚锦瑶的手,气恼地说道:“我知道你被冤枉了,但你就这样一根筋吗?先和老祖宗服个软,日后再慢慢说不成吗?非要让自己受这些皮肉之苦。”

  楚锦瑶低头,对楚锦娴说:“是我不对,让姐姐担心了。”

  楚锦娴看着被打还一声不吭的楚锦瑶,再看看另一边老夫人刚离开就被团团围住的楚锦妙,眼底的神色愈发冷。三姑娘被黄姨娘抱着哭,楚锦妙更是被赵氏、楚珠等人围着嘘寒问暖,林熙宁和林宝环等人也不住地安慰她。而楚锦瑶挨了三下,每下都打得结结实实,赵氏却像完全忘了一般,一眼都没朝这里看。

  楚锦娴收回视线,对楚锦瑶说:“你今日先回去好好休息吧,祖母那里我去说。我那儿还有一瓶舒痕膏,一会我让人给你送去。”

  楚锦瑶虚弱地点点头,就先出去了。直到她离开荣宁堂,赵氏等人也没发现她不在了。

  好容易回了朝云院,桔梗等人立刻去烧热水,小心地给楚锦瑶擦拭手心。她们一边擦一边流眼泪,说:“顾嬷嬷怎么舍得打这样重呢,四姑娘只挨了一下,力道还躲了大半,夫人就心疼的不行。而姑娘结结实实被打了三下,却没人心疼。”

  楚锦瑶说:“行了,这点疼我还忍得,别说了。”

  她们正在说话,朝云院的门被敲响了,原来是楚锦娴遣人送药来了。等送走楚锦娴的贴身丫鬟后,丁香给楚锦瑶涂上了舒痕膏。这种膏药凉丝丝的,楚锦瑶火辣辣的手心立刻好了很多。

  楚锦瑶说:“你们也累了一天了,都下去吧,让我一个人待一会。”

  丁香几人是不大放心的,但是她们都知道楚锦瑶的脾气,她不喜欢内室里有人。丁香只好叹了口气,说:“姑娘您好好歇着,有事就唤我们,我就在门口站着。”

  “嗯。”楚锦瑶点头,丁香等人鱼贯离开。等内室里再无其他人后,秦沂的身形慢慢浮现,脸上的寒意几乎能让六月生冰。

  “把手给我。”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