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29.天平偏移

作者:九月流火更新时间:2019-11-09 04:33:32
  二少爷自嘲地笑道:“我因为自小身体不好,所以喜欢看这些清淡避世的书,不喜孔孟积极入世之道,没想到太子也是如此。太子他是元后嫡子,一出生就被当作太子教养,内阁几位阁老眼珠子都不错地盯着他,朝中大臣也人人记挂着太子,他这样一个天之骄子,我委实想不通,他为何会和我喜欢一样的东西。”

  “或许是太子殿下长在东宫,压力太大了,才喜欢这些避世的书籍呢?”楚锦妙越想越觉得对,“没错,恐怕太子内心里也是个好才敏感之人,不喜欢这些碌碌俗事,而又没法改变自己的身份,这才借书抒怀。”

  “这我就不知道了。”二少爷说,“我不曾见过太子,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是听说他敢在众臣面前射杀后婢,平素里对皇后也很是不敬,这样的人,不该如此啊?”

  楚锦妙却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她道:“外界传言多是不准的。不过等太子来了,我们就能知道了。”

  “父亲很希望太子来。”二少爷苦笑,“他为此还特意提醒我温□□喜欢的书籍,到时投太子的眼缘。我无心名利,但是长兴侯府到父亲已经是第三代了,看我们家现在的状况,恐怕皇上不会允父亲请恩的折子,而我们家在朝中也没有什么门路,连找人疏通关系都难。祖母和父亲一直在想办法,他们这样做,也是为了我们家好。”

  楚锦妙有些吃惊,她自小长在侯府,关于朝中的事情也多少听说过一二。她好奇地问:“若皇上不同意将哥哥你立为世子,不同意延续长兴侯府的封号,那楚家之后就不再是侯府了?”

  “对。”二少爷说,“若是后辈不争气,不出两代,我们长兴侯楚氏就彻底败落,沦为平民了。”

  楚锦妙既唏嘘又吃惊,若真是这样,那她和楚锦瑶的身份也没有差很多,万一二少爷不能承爵,那她们俩一样是平民之女。

  可是随即楚锦妙就推翻了这个想法,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楚家再如何不济也是勋贵,比贫农之家苏家不知好了多少倍。

  “你还不用担心这些,我们家在太原传承了三代,虽然祖父那一辈败落了一些,但总归比普通官家强。”二少爷温柔地看着楚锦妙,说,“袭爵的事有我和父亲忙,你不必操心这些,安心做侯门小姐就好了。”

  楚锦妙勉力笑了笑,道:“我哪是侯门小姐,楚锦瑶才是。”

  “你这是说说什么话!”二少爷皱起眉,很不喜欢听这些,“虽然你和五妹的身份出现了差错,但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妹妹,她是血脉相连的亲妹妹,你们俩对我来说,都一样亲厚。”

  “我就知道二哥对我好。”楚锦妙仰起头,抱着二少爷的胳膊笑,“二哥,你对我这样好,我以后也会对你很好很好。你不是操心太子和承爵的事么,你多和我说说,说不定我能帮你呢!”

  二少爷听了之后没放在心上,他不甚在意地笑:“你一个姑娘家,能帮什么忙。”

  楚锦妙却笑而不语,这世道重男轻女,对女子格外苛刻,可是女子,却能办成许多男子都办不到的事情。太子每日要见多少外臣,楚靖和二少爷去,能不能入了太子的眼都是一说,可是她却是太子正好喜欢的女子类型。说不定,长兴侯府的未来,还得落在她的身上。

  二少爷见楚锦妙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连他的呼唤都没听到。二少爷只能又说了一句:“四妹。”

  “啊?二哥,怎么了?”

  “时候不早了,我得去见父亲了。”二少爷说,“那本新语,你现在还要看吗?”

  楚锦妙露出为难之色,她那日给邓嬷嬷看的世说新语并不是她的书,而是二少爷的,包括书上时常翻阅的痕迹,还有陈年的墨迹,也都是二少爷的。二少爷是一个温和多思的兄长,楚锦妙无论提出什么要求,二少爷都会应诺,她小时候的学字都是缠着二少爷教的。所以楚锦妙的字和二少爷的很像,乍一看很容易弄混。楚锦妙就是靠了这一点,把二少爷的功夫伪装成自己的,骗过了邓嬷嬷,还让邓嬷嬷对她留下了勤勉好学的印象。

  事实上,楚锦妙哪有那么多时间看书,更不会是涉猎到世说新语、文选这一类的偏门文集。她大半的时间都在和赵氏斗姨娘,和七姑娘争风吃醋,和自己的丫鬟说笑打闹,她能在楚家有才名,多亏了女子无才便是德的世道,以及同府姐妹的衬托。反倒是二少爷,自小体弱,所以对这些诗集下了很多功夫。

  楚锦妙想,反正二哥最疼爱她,她借二哥的书本用一用,二哥不会在意的。何况她在内宅,即便顶替了二少爷的名,也不会对二少爷有影响,双赢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正是因此,楚锦妙才不太想把书还给二少爷。二少爷拿走后,她看什么?她还得熟悉这些书,然后去和太子套近乎呢。楚锦妙问:“二哥,你这几日就要急着用吗?”

  二少爷顿了顿,问:“你这话何意?”

  “我觉得这本书很有意思,我也想抄一本。二哥,不如等我抄完了,再给你送过去?”

  原来是这样,二少爷笑了:“你是闺阁千金,抄书哪用得着你来。你把书给我,我让人给你抄好,然后送进来。”

  楚锦妙有些犹豫,这样字迹就不一样了!但是她又实在不想自己亲自动手,这么厚的一本书,要费多少功夫呢。她想了想,最后说:“好吧,不过要把书上的笔记留着,我想自己来写。”

  “好,都依你。”二少爷摸了摸楚锦妙的头,温和地笑道。

  二少爷又和楚锦妙说了一会话,然后就出去了。楚锦妙住在赵氏的西跨院,二少爷刚从跨院出来,正巧遇到了出门的楚锦娴。

  “二弟?”楚锦娴唤住二少爷,问,“你怎么过来了?”

  “我来看看四妹。”

  楚锦娴不置可否地笑了下,楚老夫人看在家宅安宁的份上,只是把楚锦妙禁足,没有向外说缘由,但是楚锦妙做了些什么,楚锦娴心里却一清二楚。可悲的是赵氏和二少爷还蒙在鼓里,现在还特意过来看望楚锦妙,楚锦娴觉得可笑,她正打算提醒二少爷,却眼尖地看到什么东西。

  楚锦娴问了出来:“二弟,这是什么?”

  二少爷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楚锦娴的目光落在那本世说新语上。他哦了一声,从小厮手里接过书,递给楚锦娴:“这是我闲暇时翻看的一本书,四妹前几天好奇,和我借过去看了看,现在我过来看她,顺道就取走了。”

  楚锦娴脸色严肃,说:“把书给我。”

  二少爷不明所以,楚锦娴怎么突然对这些书感兴趣起来了。但是他素来敬重自己的大姐,依言把书递给楚锦娴。

  楚锦娴接过来翻了翻,扭头低声问身后的丫鬟:“我记得前几日邓嬷嬷还在的时候,教的便是世说新语吧?”

  楚锦娴的丫鬟想了想,低头应道:“回大姑娘,没错。”

  楚锦娴此时再翻开书看一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冷笑一声,道:“原来是你的书,怪不得。”

  “怎么了?”二少爷觉得不对,小心翼翼地问。

  楚锦娴合上书,正色道:“二弟,你可知前几日,怀陵王府的嬷嬷来我们府上?”

  “这我自然知晓。”

  “两位嬷嬷教授的就是世说新语。”楚锦娴轻轻摇了摇手中的书,看着二少爷说道,“而楚锦妙正好在这段时间和你借书,等嬷嬷走了,她也肯还书了。你说,这说明了什么?”

  难道楚锦妙借书是为了应付王府的嬷嬷?二少爷怔了一下,道:“不至于吧,四妹不是这样的人。”

  “我现在也没有证据,你们自然都不信,反倒还觉得我在污蔑她。”楚锦娴说,“我也不和你们争,你且睁开眼睛看,她是不是这样的人,很快就明白了。”

  “姐姐,你似乎……对四妹颇有微词。”二少爷斟酌着措辞说道,“自从五妹回来,父亲、祖母,现在还有你,都慢慢偏向五妹。我不是说五妹不对,五妹在外面受苦了,我们多疼她些是对的,可是你们这样疏远四妹,对她不太公平。她们俩都是我们家的女儿啊。”

  楚锦娴听到后,轻轻笑了一声:“楚锦妙爱使小性,惯惹男子疼爱,连你也不例外。二弟,我且问你,五妹回来不到两个月,而楚锦妙却在侯府住了十三年,家里人不知不觉就偏向五妹,这是什么缘故?”

  二少爷想说话,几次开口却不知道能说什么。最后,他叹气,无奈地承认:“五妹妹的性格确实比四妹讨喜。四妹她任性又心思重,稍有不对就爱多想,脾气上来了就喜欢拿乔,这确实不好,可是,她也是没安全感才会这样……”

  “行了,我不想听了。”楚锦娴伸手打断二少爷的话,说,“你这些为她辩解的话,我懒得再听。但是她偷偷借你的书,还正好和王府嬷嬷的时间撞上,这摆明了其心不良。说不定,她还顶替你的名义,借口说这是她的书呢。”

  二少爷有些恼了:“大姐,四妹她不是这样的人。”

  楚锦娴见二少爷不肯信,自然也不好硬说。她终究是要外嫁的女儿,不好和娘家兄弟闹僵。楚锦娴缓和道:“究竟是不是,日后再看就好了。我今日这样说,也是想提醒你,她再和你要东西的时候,你长个心思。锦瑶才是我们的亲生妹妹,你宠爱楚锦妙没有问题,但是若为了她而怠慢委屈锦瑶,那我可容不得。”

  “我明白。”二少爷也放缓语气,好好说道,“我知道姐姐你是为了我们这个家好,无论锦瑶还是锦妙,都是我的妹妹,我会对她们一视同仁的。”

  楚锦娴很想告诉他楚锦妙背地里都做了些什么,但是这些老夫人不想外传,而且说出来二少爷也未必信,反倒自己做了恶人。楚锦娴敷衍地笑了笑,就掠过这个话题了。

  等二少爷走远后,楚锦娴的丫头偷偷问:“姑娘,二少爷和四姑娘自小亲厚,你为什么要和二少爷说这些?您要出嫁了,以后还得靠二少爷撑腰,贸然和二少爷说四姑娘的不是,恐怕二少爷会对您心存芥蒂。”

  “我又何尝不知。”楚锦娴说,“可是楚锦妙这个人心思重的很,我若不提醒二弟,他会一直把这个人当亲生妹妹疼,对她掏心又掏肺。长久下去,楚锦妙指不定会诳骗他们做些什么,我早一点说,即便会惹人不喜,也好过日后祸乱家宅。”

  “姑娘明理。那四姑娘借书的事……”

  “肯定是她在糊弄人。”楚锦娴冷笑,“以前我只觉得她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现在才看出来她心思极为不正。二弟是男子,对这种弱女子总是心怀怜惜,不肯把人往坏处想。既然他不信,那我悄悄透露给祖母和父亲好了。二弟看不出来,但祖母在后宅经营这么多年,见过不知多少人,她这些小把戏,瞒得过二弟,却瞒不过祖母。二弟还是有些天真,看来我得提醒父亲,让父亲好好看着他了。”

  说着,楚锦娴叹气:“二弟和楚锦妙关系亲厚,他们俩是从小一同在母亲面前长大的,倒比我这个长姐还要亲近。涉及楚锦妙,我也不好硬说。不过,凡事一步一步来,这次先给二弟提个醒,至少,下次楚锦妙再想搞鬼,二弟就不会无条件地信任她了。”

  “姑娘,四小姐费这么大劲,到底想做什么?”

  “不好说。”

  “是为了怀陵郡王府的伴读吗?”

  楚锦娴摇摇头:“我看,不止。”

  “啊?”

  “我也不好说,但是总觉得她花费这么大的功夫,目的不止于此。”楚锦娴道,“不过这都是我的猜测,具体如何,还得日后再看。”说完之后,楚锦娴停了一会,低不可闻地感叹:“她总是这样,不肯踏踏实实努力,总是动歪脑筋。她再这样走歪门邪道,迟早会害了她自己。”

  丫鬟听了之后很惊讶,低低提醒了一句:“姑娘!”这话传出去就是大不妥了,身为姐姐,却对妹妹下这等评语,这对楚锦娴的名声极其不好。

  楚锦娴收回心思,掠过这个话题不提。她喃喃道:“锦瑶前几天被打了手心,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她也是脾气倔,死活不肯服软,要不然何至于受这种皮肉之苦?”

  “五姑娘有骨气,比好些男儿还坚强,这是好事啊!”丫鬟在一旁说道。

  楚锦娴没说话,过了一会,道:“算了,先去找祖母吧。你一会去朝云院看看,看她还缺什么东西,回来跟我说。”

  丫鬟脆声应道:“哎,是!”

  朝云院里,楚锦瑶正僵硬地握着笔,歪歪扭扭地在纸上写字。

  秦沂冷眼看了半响,越看越生气:“当时我都提醒你了,先低头,后面的事情慢慢说。你倒好,自己的主意大过天,现在知道受罪了?”

  楚锦瑶悠悠叹气:“都过去几天了,你怎么还是这样生气?我都消气了。”

  秦沂脸上依然覆盖着寒冰,他心里也在想,他在气什么?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