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50.避雨之缘

作者:九月流火更新时间:2019-11-09 09:25:06
  楚锦瑶迷路了,正在找秦沂问路中。

  楚锦瑶玉佩里的红絮已经少了近半,而秦沂感觉到自己的伤却还差得远,这背后的含义让人不寒而栗。红絮被消耗光后,还可以养魂吗?秦沂不想赌。

  更何况,他不能这样无限期地养伤下去,他久久昏迷不醒,这个消息一旦闹大,那就是倾天之难。秦沂甚至想过就这样半好不好地回到自己身体,但他却不知道如何脱离玉佩,而楚锦瑶一个闺秀,他也不能让对方将他带到他的身体附近,换作楚家的男子,他又不放心。

  秦沂想着自己的事情,而楚锦瑶却一无所知,她还不知道秦沂在忧愁什么。她见了长兴侯,只是惊讶了一瞬,下一刻就收拾好神色,恭恭敬敬给长兴侯行礼:“见过父亲。”

  长兴侯见了楚锦瑶,显然是有些吃惊的。一个月不见,楚锦瑶竟然变成了这样?

  长兴侯上下端详着楚锦瑶,最后满意笑道:“不错,圆润了许多,也不像原来那样瘦了。很好。”

  楚锦瑶如今最大的遗憾,大概就是还有些黑。随着她的身体渐渐养好,楚锦瑶不再干瘦细弱,自己真实的相貌也一步步展现出来。她毕竟是长兴侯和赵氏的女儿,时代都是贵族,底子必然不差。然而楚锦瑶要比同胞姐妹,也就是楚锦娴还要更貌美些。她那双眼睛就长的极好,眼形圆润,眼角却微微上勾,形状非常优美,眼珠极黑又极润,不笑时盈盈发光,笑时仿佛有万千星光落入眼中,简直能晒到人心里去。楚锦瑶今年不过十三,等再长开些,顺便养白了,必然更让人惊艳。

  长兴侯暗暗点头,他放下手中的茶盏,对坐在一旁的赵氏说:“你将她养得很好,仪态尤其出色,你用心了。”

  赵氏的笑容登时就有些僵硬。赵氏今日早早就收拾好了,她打扮一新,穿的极为鲜亮。但是长兴侯没注意她的心意,反而一直不咸不淡地喝茶,赵氏心里难免丧气。可是赵氏没想到,楚锦瑶一来,反倒得了长兴侯好生一番打量。赵氏难得得了一句赞,竟然还是因为楚锦瑶。

  楚锦瑶听了也受宠若惊,她的仪态是秦沂指点后,躲在屋子里,一直练到秦沂满意才成型的。楚锦瑶以为这是世家标准,然而实际上,这其中夹带了许多个人喜好色彩。

  长兴侯觉得,楚锦瑶行礼和走路的时候都扬着脖颈,说话也没有躲躲闪闪,虽然有不够贞顺柔弱之嫌,但是比寻常女子说话低着头,走路低着头,行礼也低着头要赏心悦目许多。如果是妾室丫鬟,长兴侯喜欢羞怯柔顺、姿态伏得很低的女子,但是换成他的嫡出女儿,他却喜欢明艳大气、做什么都抬头挺胸的姑娘,楚锦瑶就做得很好。楚锦娴是老夫人教出来的,虽然规矩上佳,但长兴侯觉得长女太过安静端庄,而楚锦妙冷淡苦情,行走时身上的衣袖都在来回飘荡,虽然有弱柳扶风之姿,长兴侯却怎么看都觉得不健朗。

  对女人和对女儿,谁都有两套标准。

  姐妹三人都在,但是却独独赞了楚锦瑶,楚锦娴和楚锦妙脸面上难免有些过不去。楚锦瑶得了赞没有任何骄恣之色,她没有入座,而是走到楚锦娴面前请安:“长姐。”

  楚锦娴点头,她是嫡长女,怎么会在意这等小事,她说:“看得出你最近下了功夫,这样很好。你刚刚回来,不必着急,慢慢学就是了,不要辜负父亲的期待。”

  “谢长姐。”

  楚锦瑶又给楚锦妙请安,其实她们的身份是有些尴尬的,楚锦妙虽然排行比楚锦瑶大,但实际上她又不是楚锦瑶的姐姐。楚锦瑶当着这么多人,给足了楚锦妙脸面,楚锦妙不情不愿站起身,以平辈之礼回之。

  长兴侯看到自己的嫡女相互问礼,心中得意之极,他满意地对着楚锦娴点头:“娴儿越发有长姐之风,这样,到了夫家,为父也不会担心你。”

  楚锦娴今年十七,早在十三岁就和表哥定了亲,现下很快就要出阁了。楚锦娴听到长兴侯的话,站起身道:“谢父亲。”

  楚锦妙的脸色就不是很好看了,这是什么意思?先是赞楚锦瑶有礼,后来又赞楚锦娴温仪,意思是这姐妹俩你友我恭,亲亲热热,而她楚锦妙就完全是个外人?她不是亲生女儿,便连一句好话都不肯说了?

  赵氏也觉得不妥,她见楚锦妙脸色难堪,心疼地将手覆在楚锦妙手背上。

  赵氏母女的动作没人注意到,因为庶女和姨娘们进来了。一伙人把次间挤得满满当当。因为长兴侯在,几个少爷也来了。往常他们都是和姑娘们错开时间请安的,现在有长兴侯,他们便不必回避了。

  长兴侯看着满堂妻妾子女,心中满意,他站起身高声说道:“走吧,去用饭吧。”

  今日不需要给楚老夫人请安,吃饭便不用着急。再说只有他们自家人,饭桌上的讲究就少了很多,也不必避讳食不言寝不语。二少爷动了几筷子就没胃口了,他问长兴侯:“父亲,前几日很少见您,您在忙什么?”

  听到二少爷的问话,许多人都停了筷,看向长兴侯。好像是自从楚锦瑶回来之后,长兴侯突然就特别忙,忙得连后宅都没来过几次。赵氏这个正室夫人,黄氏、芙蓉两位姨娘,都很想知道这是怎么了。

  长兴侯叹气道:“还不是为了太子殿下的事。”

  太子殿下?楚家的人都有些吃惊,赵氏问:“好端端的,怎么和太子殿下牵扯起来了?”

  去年夏天那桩宫廷秘闻,虽然说这是天家私事,不得编排,但其实,基本各省官员都知道了。而山西因为地利,了解的还要多些。

  这是在家里,周围都是妻妾、儿女,长兴侯觉得不必避讳,直接说道:“六月的时候,北直隶从山西调兵添入五军营中,和三千营、神机营一起在怀来演习,皇上带着后宫娘娘们亲自在城墙上观看。这本来是扬国威的好事,底下的兵卒们难得看到皇上,有心在皇上和娘娘们眼前露脸,神机营为了卖弄,也拿出了许多火器。皇后娘娘第一次见火器,很是新奇,叫人过来表演。”

  长兴侯说到这里,端起茶润了润口。楚锦瑶不明白皇宫和官场的事,但是她听着,却觉得似乎不太对。

  专门从山西调兵,恐怕这次演习的规模不小,而且将军战士为国为民,保御边疆,都是英雄。皇后自己觉得新奇好玩,就把神机营的人叫过去给她表演……这是看戏耍杂呢?

  楚锦瑶觉得不妥,但是她偷偷看其他人,并无异色。楚锦瑶不晓得这是怎么回事,于是也不出声,默默听着。

  长兴侯放下茶盏,继续说:“本来事情到这里也是好好的,娘娘喜欢,那我们这些做臣子的照着做就是了。神机营在下面演示,皇上皇后看得兴起,就让人擂鼓助兴,皇后身前一个很得脸的宫女主动请命,皇上龙心愉悦,就准了。”

  长兴侯说到这里,其他人再也忍不住“啊”了一声。这……也太荒唐了吧。军祀大事,让一个女子擂鼓,成何体统?

  显然长兴侯也觉得荒唐无比,但是小齐后得宠,皇上这些年越发迷信方士,宠爱小齐后,连朝事都不大管了。当日下头所有人都觉得不妥,他们眼睁睁看着一个女子嬉笑着在城墙上擂鼓,皇上还和小齐后有说有笑,十分欢喜,便是内阁首辅,也只能陪笑,不敢多说。

  “当日太子殿下也在。太子看到宫女擂鼓后,直接上城墙去找皇上和娘娘。据那天随行在城墙上的大人们说,太子和皇上请言,说鼓乃鼓舞军心之重器,不是玩物,大军列阵,一个女子却在阵前嬉笑擂鼓,这成何体统?皇上不太高兴,皇后娘娘许是被那句玩物气着了,冲撞了太子几句,皇上脸色也很不好。内阁见势不对,都赶紧出来替太子殿下说话,太傅也让太子先下去。”长兴侯叹了口气,道,“谁能想到呢,太子当时好好的,大人们都以为没事。谁知道太子走了两步,突然从侍卫手中夺过弓箭,一转身直接把那个宫女给射死了。御前见血,当时首辅和锦衣卫指挥使吓得脸都白了,娘娘们也尖叫,下面数万士兵看见城墙上死了人,都骚动不已。”

  楚家女眷们听到太子胆敢当着众人面射杀宫女,这个宫女还是他母亲跟前的红人,都惊吓地用手帕捂住嘴。长兴侯想到当时那个场面就想叹气:“就这样,龙颜大怒,皇上亲自下旨,让太子到大同来戍边。大同那边时常和鞑靼打仗,说死人就死人,太子怎么能来这种地方呢?内阁阁老轮番求情,都说不动皇上,太子也是倔,死活不肯和皇后服软,竟然真的跑边关去了。”

  皇家父子隔阂很深,这种事大家虽然不说,但心中都有数。这一次,算是彻底闹大了。

  一朝国本太子殿下射杀母婢的事情,不出一月就传遍全朝。现在楚家人听了,二少爷说:“太子此行虽然不妥,但也是为了维护军威,情有可原。”

  “我们倒觉得情有可原,皇上和娘娘呢?”更多的长兴侯也不好说了,只能一带而过,“太子当时才十六岁,年轻气盛啊!”

  楚锦瑶听到玉佩里极轻极轻地冷笑了一声。自从知道齐泽后,应齐泽强烈要求,楚锦瑶只能换了个络子,将玉佩挂在脖子上,原来她都是系在腰间的。小孩子脖子上戴百命锁是童稚可爱,楚锦瑶这么大的人了,还在脖子上挂东西,楚锦瑶觉得很丢人,但是架不住齐泽说,她只能咬着牙忍了。

  楚锦瑶眨了眨眼睛,几乎疑心自己听错了。齐泽比她还要警惕,人多的时候从来不出声,现在这里还坐着她的父亲呢,他不应该忍不住的呀?

  楚锦瑶想不通,只好暂把这件事抛在脑后。许是她耳边出现幻觉了吧。

  赵氏忍不住问:“那侯爷前段时间没过来,莫非在忙……太子的事?”

  “对啊。太子到了边关,战场上刀剑无眼,鞑靼今年也时常扰边,谁能放心的下?”长兴侯点到就止,剩下的没必要和内宅女眷说了。男子不插手内宅,女子也不能过问朝事,长兴侯和赵氏等人说这些,是为了让她们知道宫中的形势,至于他前段时间真正在忙什么,就不能告诉她们了。

  赵氏知道长兴侯在忙外头的正经事,不是包养了外室,心里一下子就安定了。她对太子的事兴致缺缺,这些大人物和她是没什么关系的,自有爷们操持,她关心的,只有后宅的姨娘和姑娘们。

  长兴侯吃完饭后,就带着二少爷和其他两个庶子到外面了,想来是继续说太子的事。楚锦瑶恭送父亲离开后,心里还有些遗憾,她还蛮想知道太子后来怎么了呢。

  长兴侯走了,少爷们也走了,屋里只剩下女眷,说话也方便了很多。

  赵氏斜坐在炕垫上,楚锦妙倚在赵氏手边,而楚锦娴却站在赵氏对面,束手端立,微微低头。楚锦瑶看看坐在赵氏身边的楚锦妙,又看看恭敬站着的楚锦娴,默默走到楚锦娴身后。有了楚锦娴和楚锦瑶开头,另一个庶出姑娘也不好坐了,只能随楚锦瑶两人站着。

  正经嫡女都好好站着呢,她哪里敢坐?

  赵氏的丫头一看姑娘们都站着,连忙要搬凳子过来,楚锦娴却摇头说不必。赵氏也没管,她翻了翻手里的账册,说:“这几天该发月例银子了,按我们府里的规矩,你们这些姑娘月例银子二两,身边的大丫鬟月例银子是一两,嫡出姑娘每季四身衣裳,庶出两身,若是有客或者出门,首饰另打,如果逢生辰或是过节,长辈另有补贴。”

  楚锦瑶听了之后咋舌,她记得有一年他们家庄稼收成特别好,总共得了十八两银子,苏父苏母乐的嘴都合不拢。苏家一年到头,总共才赚十七八两,这还是年成好呢,而楚家的姑娘,吃穿不愁,还每月能白得二两银子。楚锦瑶默默算了算,这样看来,她只要省着些花,将月例存下,等到了年末,比苏家一家人劳苦一年都要有钱。

  楚锦瑶震惊了。

  还没等楚锦瑶震惊完,赵氏翻了页账本,又说话了:“这些都是定例,这几天五姑娘刚回来,她不像你们,有往年的衣服换着穿,她的衣服首饰都要重新置办。老夫人从公中支了一百两,她自己又补贴了一百两,我和你们父亲也分别补贴了一些,算起来,总共四百两左右。除去翻新院子,置办架子床、梨花木桌椅、红木衣柜、梳妆桌、屏风之类的大件,共剩下一百五十两。她共做了八套袄裙冬装,一件皮毛衣服,还有两件春日的单衣,再零零散散置办些首饰,还剩三十两。”

  当楚锦瑶听到自己名下有四百两的时候,惊得心都跳快了,等到后面听说这四百两已经花完了,她一颗心大起大落,到如今已经波澜不惊了。

  楚锦瑶都没料到,不到一个月的功夫,家里竟然在她的身上砸了快四百两……不过大头是家具,这些是出一次血便能用很久的,衣服也是一次性置办了许多,这才听着吓人。

  楚锦瑶原来在农家时,衣服都是尽量省着穿,但是如今环境完全不同,楚锦瑶也知道在衣服首饰上不能手软,若不然便是给大房丢人。尤其是楚锦瑶身份特殊,更不能省着。

  楚锦瑶突然觉得二两月例一点都不够用了。

  不光楚锦瑶被这四百两吓住,就是其他姑娘骤然听到也很吃惊。四百两啊……果然,到底是亲生的,就是不一样。

  赵氏看向楚锦瑶,道:“剩下这三十两,我便给你支出来,你自己收着。”

  楚锦瑶迟疑了仅仅一瞬,紧接着就说:“我年龄小,管不来这么多钱。还是劳烦母亲帮我收着吧。”

  “你自己拿着吧,我这里不缺这点银钱。你总是要学这些的。”

  楚锦瑶还是不敢应承,楚锦娴说:“你也到了学习管家的年龄了,母亲有意磨练你,拿着吧。”

  有了楚锦娴的准话,楚锦瑶终于放心了,福身说道:“谢母亲。”

  赵氏让丫鬟拿了对牌,去账房支三十两银子过来。趁丫鬟来回的功夫,赵氏敲打大房的这些女孩:“过几日姑奶奶就该回来了。老夫人体恤,给你们每人分了一匹云锦,你们要晓得轻重,不要因为舍不得东西,便在姑奶奶面前丢了长兴侯府的体面。这是因小失大,你们懂吗?”

  “是。”几个姑娘齐声应承。

  赵氏又说:“云锦到底是娇贵料子,你们若拿不准手轻手重,那就送到针线房去,让绣娘帮你们做衣裳。若你们有喜欢的花样,让绣娘一起绣也行,自己去绣也行,看你们自己。”

  楚锦瑶跟着姑娘们一起应诺。她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在想,衣服她倒是会做,可是绣花?楚锦瑶觉得玄。而且,即便出嫁的女儿都是客,但毕竟是嫡亲的姑姑,何至于这样如临大敌,全副武装?衣服全做新的且不提,就连衣服上的绣花,都要让赵氏亲自来提醒。

  姑奶奶楚珠这次回娘家,真的只是省亲吗?她和楚老夫人,到底要做什么?

  楚锦瑶紧紧攥着自己的手,其他人过来看了,也都露出异样的眼光。楚锦妙细嫩的手指从云锦上划过,嘴边轻轻勾出一抹笑意。

  果然是乡下来的,上不了台面。

  楚锦娴皱眉,喝斥道:“都够了,一匹云锦罢了。反正每人都要挑一匹,这一匹归五娘,她自己的东西,任由她处置。”

  七姑娘嘟嘴:“那个花样是白底织紫色团花,我也喜欢,凭什么给她?”

  楚锦娴肃起脸,端出嫡长姐的架势,瞪眼看向七姑娘。七姑娘这才愤愤不平闭了嘴。

  这个插曲很快就过去了,姑娘们又欢欢喜喜地投入挑花样中,虽然她们表面上一点都看不出来,但是楚锦瑶知道,她们心里都在笑。

  挑好了花样,姑娘们还要待在一处做针线,未出阁的姑娘眼里就盯着这么些事,因为好看的花样就那么几个,姐妹们少不得拌起嘴来。楚锦瑶一直不大高兴,正好屋子里乱糟糟的,她走到楚锦娴面前,悄悄说:“大姐,我先走了。”

  楚锦娴看着楚锦瑶,想说话,最终却叹气道:“去吧。”

  楚锦瑶回了自己屋子,一路没有停歇,也没有说话。丁香抱着云锦,主子不说话她也不说话,而山茶跟在楚锦瑶身后,楚锦瑶走的越来越快,山茶都有些喘了。

  山茶心里暗暗想着,果然是乡下长大的,和正经的千金小姐到底不一样。小姐们走两步就喘,哪像这位,从荣宁堂到朝云院,她这个丫鬟都有些气喘,而楚锦瑶却一点事都没有。

  楚锦瑶所住的朝云院,名字虽然好听,但是位置却有些偏的。长兴侯府坐北朝南,分东、中、西三路,中路北边那个最尊贵最华丽的院子是楚老夫人的,侯爷和夫人赵氏住在中路中间的院子里,左右两路住其他房。楚锦瑶作为长房嫡女,应当随着赵氏一起住,但是赵氏自己住主院,左右两侧的跨院里住了大姑娘和四姑娘,大姑娘的院子最大,后面有一个独立的小跨院,里住着其他几位庶出姑娘,显然是不能挪的。四姑娘院子后面倒还空着一个小院,但那是赵氏放嫁妆的地方。张嬷嬷出主意说不如把嫁妆腾到后罩房,把这个院子挪给五姑娘,但是赵氏说后罩房潮,怕红木箱放不住,就在东路另外找了个闲置的院子给楚锦瑶住。

  朝云院在东路北角,又远又偏,很少有人愿意来这么远的地方。楚锦瑶来这里,一个人住独立的院子,光看地方,倒比大姑娘的院子还大,可是这背后的意义,却完全不同。

  楚锦瑶默默想,就是他们村里,子女也是要跟着父母一起住的。她一个人分到外面,可见赵氏有多么不待见她,这是一点都不想看见她。

  山茶喜滋滋地摸着云锦,心里想着,这可是贡品云锦啊。反正五姑娘不清楚,最后还是她们接手裁剪,做衣服的时候,应该能昧下一些给自己做嫁妆。

  山茶对着那匹白底紫团花云锦爱不释手,楚锦瑶却完全没兴致,说:“收起来吧。”

  “收起来?”山茶不舍,抓着云锦不想松手。丁香过来拿,山茶抓着另一头不肯放手,丁香狠狠瞪了她一眼,说:“你没听到姑娘说什么了吗?”

  山茶这才不情不愿地松手,看着丁香把云锦锁起来,还收了钥匙。

  “我这里没事了,你们先出去。”

  丁香和山茶相互看了看,姑娘屋里是离不了人的……可是楚锦瑶的脸色实在不好,她们到底不敢,福了一身,道:“姑娘,那我们先出去了?”

  “嗯。”

  等屋子里彻底清静了,楚锦瑶坐在床上抱膝,无助地靠着床架上。

  在这个宅子里,母亲对她视而不见,祖母高高在上,带她回来的父亲几天都见不着面,她一个亲近之人都没有,内心茫然又无措。就连堂妹故意挤兑她,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还嘴。

  楚锦瑶总想着,现在大家还不习惯她,等时间长了就好了。可是她很努力地在学,却还是无法融入侯府。她不懂这些高门规矩,这又不是她的错啊?为什么大家连个机会都不肯给她?

  楚锦瑶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坠了泪。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楚锦瑶连哭都是无声无息的,因为她知道就算自己哭出声也不会有人哄,反而会惹姐姐苏慧担心。

  过了一会,静寂的屋子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你别哭了。”

  楚锦瑶悚然一惊,顿时连哭都忘了。她脸颊上还挂着泪,但是人却嗖地一声站起来,朝屋里四处环顾。

  屋里有人?

  可是她明明让所有人都出去了……不对,刚才的声音,即使对方的声音清如流水击玉,但是听音色,明明是男子。

  楚锦瑶看了一圈都没看到屋里有人,她身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了。这个院子又远又偏,听说已经闲置了很多年,莫非……这里闹鬼?

  楚锦瑶脸都白了,她结结巴巴地开口:“你是何方神圣?”然而脚步已经慢慢朝门边挪去,打算一走到门边就立刻开门呼救。

  那个声音许久没出现,过了一会,对方极轻地笑了一下,声音中已然带着明了的笑意:“你以为我是鬼?”

  楚锦瑶停了一下,反问:“莫非不是吗?”她心里还在打鼓,为什么她觉得,这个声音离她越来越近了呢,仿佛就在她周围……

  “你后面有东西!”

  “啊!”楚锦瑶尖叫着抱膝蹲下,而对方见随口一句话就把她吓成这样,愉悦地笑了出来。这几声笑和方才的笑不一样,方才笑声极冷,似乎是积年习惯所致,而现在却是真正忍俊不禁。

  对方的声音很好听,这是楚锦瑶这么大,听过最好的声音。然而这也不能掩盖对方的可恶,现在楚锦瑶辨认出来了,声音就是从她的玉佩里传出来的!

  楚锦瑶狠狠拽下玉佩,一把扔到床上,骂道:“你混蛋!”

  玉佩在被褥上弹了两下,很快陷入堆锦中。对方似乎很是意外,问道:“你说什么?”

  说这话时,他声音毫无波动,但是末尾却稍稍调高,威胁意味极重。楚锦瑶听到这个混蛋鬼差点吓死她,现在还这样嚣张,愈发生气,快步走到床边,捡起玉佩又狠狠摔到了床上:“你吓人还有理了?”

  楚锦瑶在村里长大,家里又不安生,所以楚锦瑶并不是逆来顺受的性子。她这段时间在侯府里委屈求全,一来是被侯府的繁华吓住,皇帝见了天宫还要诚惶诚恐呢,她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到了一个什么都不认识、什么都不知道的新环境,怎么能活泛的起来?二来便是,楚锦瑶想和真正的亲人好好相处。所以她无论见了谁,都是先露出三分笑意,请安问好之类的礼仪,她也都在努力学习、模仿。

  虽然现在看来,她学的不太乐观就是了。

  现在遇到一个随便捉弄人还特别嚣张的不明精怪,楚锦瑶攒了满肚子的气立刻爆发。然而她横虽横,但是脑子却很精明,她用力地砸玉佩,但都是往床上摔。开玩笑,这是她从小带到大的保命玉佩,若是磕着碰着了,她比谁都心疼。就算要教训不明精怪,也不能摔坏了自己的东西呀!

  玉佩里的这个声音显然也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然有人敢这样对待他。他被摔来摔去,没有说话,等终于停下来后,他冷冷笑了一声:“你是长兴侯府家楚锦瑶吧,你且等着。”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楚锦瑶既惊又疑。楚锦瑶没有等到对方回答,这时候,屋外已经传来山茶的声音:“姑娘,你怎么了?”

  楚锦瑶又是尖叫又是摔东西的,早惊动了外面的人。

  楚锦瑶没有应声,而是压低了声音,趴在床上威胁这个玉佩:“你老实交代,要不然我就将你交给外面的人,到时候请和尚道士过来做法,你说不定就魂飞魄散了!”

  玉佩里的声音轻又短促地笑了一声,说:“那你试试啊。爷我长这么大,就没人敢威胁我。”

  对方软硬不吃,楚锦瑶还真没办法了,看这样子,玉佩里并不是什么恶鬼,多半是什么精怪。楚锦瑶在村里的时候就听人说过,玉有灵气,好些仙人就是靠着玉中的天地精华而修炼升仙的,便是凡人佩戴着玉器,也能养人。楚锦瑶从小就觉得自己的玉不得了,带着它,自己一年到头连个小风寒都不会有,所以玉里出现一个精怪,楚锦瑶虽然意外,但也觉得合情合理。

  她的玉以前都是贴身带着的,要不然早就被苏盛顺走了。等到了侯府,这里讲究多,衣服要里里外外穿好几层,楚锦瑶不好再贴身安置,只能学着其他人,在玉佩外面罩一个络子,挂在衣服最外面。

  其实楚锦瑶没打算真的将玉佩交出去,她就是吓唬吓唬罢了。这可是她的玉,陪了她十三年,便是玉里生精,楚锦瑶也觉得这是个向着她的好精。若是真宣扬开,玉里的这个人只要不说话,谁知道楚锦瑶说的是不是真的,说不定侯府里的人还会怀疑楚锦瑶脑子坏了,白日发疯。到时候赵氏就有明确的借口把楚锦瑶送走。楚锦瑶又不是傻,侯府本来就是她的家,凭什么要她离开,让给外人?所以楚锦瑶一定要留下来,还要活的很好。

  眼看玉佩里的精没被吓住,而山茶又在外面喊了,楚锦瑶只好抬高声音说:“我没事。你下去吧。”

  见楚锦瑶坚持,山茶嘟囔了几句,就这样走了。楚锦瑶听着山茶走远了,她才又看向玉佩:“你为什么在我的玉佩里?你有名字吗?”

  秦沂也想知道自己为什么在一个侯门小姐的随身玉佩里。他那天带着人追击那群鞑靼蛮子,后来似乎受了些伤,等他恢复意识的时候,自己就在这里了。

  秦沂估摸着,自己多半都是宫里那些道士说的灵魂出窍。他那日的伤不轻,许是因为伤了根基,这才神魂不属。其实秦沂自己也有一枚和楚锦瑶很相似的玉佩,同为白玉坠血,质地一模一样,只不过他的玉佩还要更大些。秦沂这些年一直将玉佩贴身带着,那日出去的急,竟然忘了,这才在重伤之后出现在楚锦瑶的玉佩上。这种玉佩应当有养魂之效,秦沂这样待着舒服了很多,那年那个游方道士诓骗母后高价买下玉佩,吹嘘危急时刻能保命,秦沂本来嗤之以鼻,不过现在看来,竟然是真的。

  他明显感觉到,白玉中的红絮每少一条,他的魂魄就恢复许多。

  至于后一个问题,秦沂停顿了一会,说:“我叫齐泽。你唤我齐泽吧。”

  “齐泽……”楚锦瑶念了念,赞道,“好名字。”

  “对啊。”秦沂淡淡地接了一句。他们这辈行水,他出生后,由太傅拟名,钦天监鉴凶吉。太傅说,沂,乃大江浩泽也,当恩泽万物,所以给他取字“以泽”。秦沂从自己的字中取了一个字,又加上了母亲的姓,故而这确实是个好名字,太傅和内阁拟的。

  楚锦瑶则一噎,她想和齐泽好好相处,这才开口夸赞他的名字,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嘛!可是,齐泽竟还真的应下了?

  楚锦瑶觉得这个精一定刚刚成精,还不懂人间的人情世故,楚锦瑶想着,自己得多体谅他。于是楚锦瑶大度地没和齐泽计较,而是问:“齐泽,你什么时候出现在我的玉佩里的?”

  秦沂破天荒地说不出话来。片刻后,秦沂含含糊糊地说:“就几天前吧。”

  “几天前啊……”楚锦瑶有些尴尬,“那今天的事情,你都看到了?”

  其实,不止。

  秦沂是被女子的哭声吵醒的,他本来还想喝斥谁敢在他屋子里哭,然而一抬手却发现不对。度过了最初的惊讶和意外后,秦沂很快就冷静下来,静观事态。后来,他知道面前这个女子叫楚锦瑶,刚刚从外面被找回来,方才哭,就是因为听到了生母一些不太好的话。

  秦沂觉得这个小姑娘挺可怜的,但是他依然没打算插手。一个活人灵魂出窍,还待在一个侯门小姐的玉佩里休养,秦沂也觉得这是天方夜谭,更何况秦沂不想让楚家知道自己的存在。所以这几天,秦沂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静默无声地待在楚锦瑶的玉佩里,等伤好之后,再了无痕迹地离开。

  楚锦瑶什么都没意识到,她毫无所觉地戴着玉佩出门、请安,晚上回来再抱着玉佩偷偷哭。秦沂有些尴尬,尴尬之余,还有些心虚。

  和一个女子这样亲密,同出同住同寝同卧,便是夫妻,也做不到吧。

  秦沂本来都打算把这件事烂在肚里了,可是今日楚锦瑶靠在床架上哭,还是无声无息默默掉眼泪的那种哭,秦沂实在是受不住了,只好干巴巴安慰了一句:“你别哭了。”

  要知道,这在秦沂的人生里,已经是他老人家难得的体贴善心了。

  结果楚锦瑶没被安慰到,反而吓了个够呛,之后还敢对他不敬。秦沂觉得,看在她的玉佩多少算是救驾的份上,他先给她记着,暂不追究,若是之后再犯……呵。

  楚锦瑶可不知道这短短片刻的功夫,自己已经从锦衣卫特殊关照的名单上走了个来回。她还在介怀刚才的事情:“那我今日勾坏云锦,你也看到了?”

  “一匹云锦罢了。”秦沂嗤之以鼻,皇室每年都要收到成山的云锦,在皇宫里,云锦稀松平常,不过是一种做衣服的布料罢了。楚锦瑶因为一匹云锦哭,秦沂实在无法理解。他心里暗暗想着,若是楚锦瑶喜欢,等他伤好之后,让人给她送一车好了,只要她以后不要再哭。

  楚锦瑶却叹气:“不是因为云锦啊……”

  她干脆坐在脚踏上,将下巴撑在被褥里,和一枚玉佩面对面地说起话来:“云锦便是再难得,说到底不过一匹布,有固然好,没有穿的差一点就好了,哪值得哭呢?我忍不住哭,只是觉得无助罢了。我真的很努力在适应这里的生活,可是我没见过大户人家,哪里知道这些高门里的讲究呢?我就算拼了命学习,他们也该给我一个学习的时间吧?可是他们没有。她们都在偷偷笑我,而我的母亲,明明知道我刚来,什么都不懂,她却连个教规矩的人都不给我安排。”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