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56.空穴来风

作者:九月流火更新时间:2019-11-09 10:25:59
  楚锦瑶迷路了,正在找秦沂问路中。  太子从小就有专门的大学士教导,这些人不但要学问深厚,同时还要德行高尚、名声显赫,满朝文臣武将,甚至可以说历朝历代的宰辅重臣,都以能当太子太傅为荣。秦沂的老师,那可不是一般的好。

  然而楚锦瑶却不知道秦沂话中的老师是什么分量,她听到是对方的老师好,便已然歇了心思。“都说名师出高徒,如果是师父好,那一般人再模仿也学不来。我还是老老实实练习好了。”

  秦沂往侧边跨了一步,勾勾手示意楚锦瑶靠近。楚锦瑶迟疑:“这……”秦沂现在是个年轻男子的模样,男女授受不亲,她怎么好和他靠那么近?

  秦沂见楚锦瑶居然没动,直接伸手把她拉过来:“快点,我不能离开玉佩太久。写字不手把手教,练不出效果的。”

  楚锦瑶手腕被握住,她只来得及看到对方修长的手指,秦沂现在还是神魂状态,手指还是半透明的,但即使如此,都不妨碍他一只手就将楚锦瑶手腕完全圈住,稍微用力便把她整个人都扯了过来。

  楚锦妙莫名觉得,这是一双习武的手。不习武的话,手指不会这样纤长又有力。

  秦沂他到底修炼了多少年啊,文武都这样子厉害。楚锦瑶正出神地想着,脑门突然被弹了一下,虽然不算痛,但也足够把她惊醒了。

  “你干嘛?”楚锦瑶捂着脑门,抬头不悦地瞪秦沂。

  秦沂挑起眉:“哟,你走神还有理了?好好握着笔,按我说的方法写字。”

  楚锦瑶对学习还是很上心的,再不上心她就要被楚锦妙抓住小辫子了。她立刻收回心思,仔细听秦沂说话。秦沂站在楚锦瑶身侧,教她如何运笔,如何起承转合,有些地方楚锦瑶做的不到位,秦沂性子急,直接就伸手握笔帮她改正。他在楚锦瑶的左手边,每次要握笔的时候,就只能将手臂从楚锦瑶身后伸过,虚揽着她改正。楚锦瑶不自在极了,她在心里告诉自己,秦沂他是个精怪,没有人间男女大防的意识,不要和他计较这些。这样重复的次数多了,楚锦瑶竟也慢慢习惯了,她由秦沂握着手,在纸上缓缓推进,下笔也越来越圆融。

  楚锦瑶从前很少动笔,她很是害怕笔墨,但是现在有秦沂带着,她竟然很快地上手了,等后来秦沂放了手,她也能像模像样地写上几个字。楚锦瑶心里非常欢喜,她兴高采烈地回头,说:“你看,我能自己写了!”

  楚锦瑶回头回得急,竟然忘了秦沂就站在她身后,两人距离极近。她这样一回头,险些撞到秦沂的下巴。

  秦沂要绕过楚锦瑶握笔,难免要站得极近,他又比楚锦瑶高,只好一只手撑着桌子,另一只手环过楚锦瑶,带着她熟悉运笔的感觉。现在楚锦瑶突然回头,险些撞到他。楚锦瑶回头发现秦沂的脸近在咫尺,愣怔当场,而秦沂反应倒是极快,立刻便往后扬了扬下巴,然后垂下眼瞥楚锦瑶:“你做什么?”

  楚锦瑶内心很是尴尬,这是她第一次和一个男子这样接近,她也是这一刻才明确意识到,秦沂是个男子,她不能再像从前那样和他相处了。楚锦瑶正要说话缓解气氛,却发现秦沂的下巴比方才淡薄许多,他的脸透明得几乎要融在空气中,有一种轻灵脆弱的美感,越发显得他的五官精致绝伦。

  然而楚锦瑶已经没心思欣赏秦沂出众的长相了,她着急地说:“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秦沂本人倒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没什么,脱离玉佩太久了,神魂有些支持不住。等回去养养就好了。”

  什么叫养养就好了,魂魄的事能开玩笑吗?楚锦瑶真是快气死了:“既然不能出来太久,那你快回去吧!也是怨我,方才只顾着练字,竟然没注意你。”

  “我没事。”秦沂说完,忍不住补充了一句,“你别乱想,和你没关系。”

  “好了我知道了,你快回去!”

  秦沂从小就是一个闲不住的人,最讨厌束缚,而如今被限制在玉佩里,简直是说不出的厌烦。原来没办法就算了,现在能脱离那个拘束的地方,秦沂是一丁点都不想再回去。可是楚锦瑶急得快哭了,秦沂没办法,只能不情不愿地回到玉佩里。

  到了玉佩中,虚弱的魂魄立刻好受了很多。秦沂轻轻吁了一口气,立刻去安慰楚锦瑶:“我没事,你可别哭。”

  这能叫没事吗?楚锦瑶真的快被秦沂气哭了,这个人怎么一点都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她闷了半响,不知道在和谁生气,最后她说:“你下次不许这样了。”

  “嗯,好。”秦沂不甚走心地回答。他懒懒打了个哈欠,说:“你该练字了。这是水磨功夫,偷懒不得。”

  “我明白。”楚锦瑶坐到桌案前,拿起笔,一边沾墨一边说,“我在这里练字,你若是困了,就先休息一会。我会陪着你的。”

  秦沂失笑:“我又不是小孩子,哪里用人陪。”虽然他这样说,但今日神魂损耗太大,他只支撑了一会,就捱不过去,沉沉睡了。

  楚锦瑶看秦沂没动静了,动作越发小心。书房中,只能听到笔尖划过的沙沙声。

  夜渐渐深了,小丫鬟在长廊上逐一点亮灯笼,长兴侯府的各个院落里,也都亮起灯光。这个时候,府里已经很少有人走动了,不拘白日里如何说如何做,此时能坐在同一盏灯下的,才是真正的亲近之人。

  楚锦妙将灯罩盖到烛台上,问道:“父亲今日不过来了吗?”

  张嬷嬷说:“都这个点了,恐怕侯爷今夜要留宿那个院了。”

  按理楚锦妙是姑娘,不该过问父亲、姨娘之类的事,可是楚锦妙自小和赵氏亲厚,赵氏受了姨娘的委屈,也爱和楚锦妙说,久而久之,赵氏屋里的人便习惯了。

  长兴侯共有一妻三妾,赵氏虽然正室位置稳固,但其实只是面子情,其中真正受宠的,乃是黄姨娘。

  就像今夜,长兴侯又留宿在黄姨娘的院子里。

  当年赵氏进门后,她是长媳,又是侯夫人,不知道多少人盯着她的肚子。赵氏入门快一年才怀孕,然而顶着众多期待,赵氏却没有一举得男,而是生下了大姑娘。楚老夫人虽然微有失望,但还是给赵氏体面,一出生就把大姑娘抱走了,从小按嫡长孙女的排场严格教养。虽说孩子刚出生就被抱走,从感情上讲对母亲很是不公平,可是搁在贵族家里,长辈亲自教养孙女,这是极其体面、极其显示母亲和孩子地位的待遇。大姑娘被抱走后,赵氏卯着劲再生,可是却久久无孕,反倒是二房阎氏先生下儿子,成了长兴侯府的长孙,赵氏压力极大,迫不得已,只好给几个姨娘停了药。

  在赵氏怀大姑娘的时候,她没法伺候长兴侯,纳妾是必然的事。楚老夫人派了个丫鬟芙蓉过来,说是伺候赵氏,但真正用途是什么,谁能不知道呢。赵氏不喜欢婆婆插手她的房里事,一直压着没给芙蓉开脸,楚老夫人知道后,什么也没说。没几日,长兴侯府在外面应酬,回来的时候带了一个女子,这个女子姓黄,是太原官员孝敬长兴侯的,据说还是扬州那带的女子,专门教好了,用来孝敬官场上的老爷。

  黄氏一入门就显示了她强劲的争宠功夫,赵氏本来不当回事,以为长兴侯腻了就好了,可是眼看黄氏劲头越来越强,赵氏渐渐不安心了,她只好匆匆忙忙给芙蓉开了脸,让芙蓉来分黄姨娘的宠。等赵氏生下大姑娘后,许久无孕,她受不住婆家的压力,忍痛给黄氏和芙蓉停了药。

  高门大院里,姨娘们的地位就是个半奴,只要正室夫人不点头,她们侍寝后都要喝避子汤,不能让庶出血脉乱了家族尊卑,长子、长女只能出自嫡妻的肚子。

  赵氏一给姨娘们停了药,这就意味着她的名下很可能冒出一个庶长子,这对正头夫人来说可不是什么体面事。赵氏顶着众多压力,好容易生下二少爷承业,然而没多久,黄姨娘、芙蓉也接连有孕,一人生下一个庶子来。黄氏受宠,现在又停了避子汤,她生下三少爷后,缓了一缓,隔一年就又生下了三姑娘楚锦婵。

  黄氏生下了一子一女,在后宅地位顿时上升许多,气焰越发嚣张。而赵氏生下嫡次女后,再无动静,长兴侯除了初一十五,其余时候都很少来正房留宿,就算留宿,也只是坐下来说说话。赵氏眼看就没法生嫡出血脉了,张嬷嬷给赵氏出主意,将陪嫁丫鬟百灵开了脸。只要百灵能将长兴侯留下,便也算留在赵氏的屋子里。

  赵氏不情不愿地让人给陪嫁丫头百灵绞脸,正式成了姨娘。然而百灵却完全不是黄氏的对手,直过了好几年,她才生下一对双胞胎,唤七少爷和八姑娘,现在才六岁。

  黄姨娘在后宅,真的是一家独大,而芙蓉毕竟是楚老夫人的人,就算为了面子,长兴侯也不好过于冷落,说来说去,最冷清的,就是赵氏这里了。

  楚锦妙从小跟赵氏亲厚,对母亲这里的房里事也都知道。她听到长兴侯又去黄姨娘那里了,气得把茶盏重重放到桌子上:“父亲怎么总是分不清轻重,黄氏是什么人,哪里值得他这样给体面?”

  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是不能说姨娘这些话的,太过腌臜。但是这里又没有外人,张嬷嬷等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了。

  赵氏说:“谁说不是呢,黄氏惯会装模作样,看看她那腰那腿,坐都坐不端正,一股狐媚子样。可是偏偏男人就吃这一套。”赵氏越想越气,忍不住低骂了一句:“都是贱骨头。”

  赵氏这话说的不妥,可是张嬷嬷和楚锦妙都沉默,不知道该怎么劝赵氏。过了一会,楚锦妙安慰赵氏:“娘,你别和她们置气,便是她们再受宠,还能越过你去?父亲再糊涂都不会允许冲切灭妻这种事的。”

  张嬷嬷也说:“对啊,夫人,后宅里男人的宠爱都是一时的,子女才是真正的依仗,您还有二少爷呢!”张嬷嬷本来想说你还有大少爷、大姑娘和五姑娘,可是她想到楚锦妙还在,不好提楚锦瑶,于是就将姑娘们一起省去。

  张嬷嬷临时改了口,赵氏没听出来,楚锦妙却听出来了。楚锦妙不着神色,冷冷地,看了张嬷嬷一眼。

  楚锦瑶想了好久,还是想不通,她只得将姑母回家这件事搁下。没过一会,丫鬟取银子回来了。赵氏又嘱咐了她们几句,然后就让姑娘们自己去准备见客的衣裳头面。

  闺中清闲,姑娘们大多数的时间都要在长辈面前消磨,待在母亲这里和丫鬟说说话,缝几针,一下午就过去了。寻常人家都是这样的,但是到了长兴侯家,楚锦娴没有选择待在母亲面前做针线,而是行礼说道:“母亲,您还要接见禀事的丫鬟婆子,我就不打扰您了。我回屋去做。”

  楚锦瑶一看,赶紧跟着说:“那女儿也先告退了。”

  楚锦娴回头看了楚锦瑶一眼,没说话。赵氏没有挽留,挥挥手就放她们走了。

  到最后,庶女三姑娘一看,嚯,两个嫡女都走了,反倒是她和楚锦妙留在赵氏跟前。到底谁才是赵氏生的?

  三姑娘带着年仅六岁的八姑娘进次间去挑花样,黄姨娘和芙姨娘也跟着去帮自家姑娘做针线。很快,赵氏身边只剩下楚锦妙。

  楚锦妙倚到赵氏身上,道:“娘,这回姑姑回来,为什么我们要准备这么多?以前也没见这样。”

  赵氏笑而不语:“你只需听为娘的话就好了。这次打扮上心些,衣服也好好绣,记住了吗?”

  楚锦妙轻轻哼了一声,说:“我也想好好打扮,可是不拿钱打赏那些下人,她们才不给你好好绣。”

  “这是多大点事。我这里还剩下些金线,你都拿过去,不用省着。头面还够不够?前些天外面给我送来套红宝石头面,你要是不够,就先拿去用。”

  “谢谢娘!”楚锦妙立刻应下,“还是娘对我最好了!”

  赵氏宠溺地看着楚锦妙,她不知想到什么,复又叹了口气:“你也是个可怜的,我这个做娘的不补贴你,还能指望谁呢?你父亲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却很偏向那个,你长姐有你祖母补贴,老夫人的私房指不定有多少呢!三姑娘也有黄氏帮衬。说来说去,只有你孤零零的。”

  “我这不是有娘嘛!”楚锦妙抱住赵氏胳膊,脸上虽然在笑,心里却咯噔一声。她已经习惯了处处拔尖的四姑娘生活,她可不要被姐妹比下去!楚锦妙心思活动开了,姑姑这次回娘家,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赵氏一门心思补贴楚锦妙,别说楚锦瑶和楚锦娴,就是二少爷楚承业也比不过。

  赵氏这样宠次女,甚至都超过了嫡长女和嫡长子,都是有原因的。

  二少爷是赵氏唯一的嫡出儿子,是大房的嫡长子,但是在族中行二。当年赵氏入门后,头胎生下了楚锦娴,楚锦娴一出生就被老夫人抱走了,赵氏没生出儿子,卯着劲再怀,然而连着两年都没动静,反倒是二房的媳妇生下了长兴侯府的长孙。赵氏压力巨大,只好给姨娘通房停了药,不久之后她终于生下第二胎,是二少爷楚承业。

  但是还没等赵氏松口气,另外两个姨娘也接连生下两个庶子,而赵氏因为怀孕的时候忧思太过,二少爷打出娘胎后就不太健壮,身子骨很弱。赵氏是侯夫人,没剩下嫡长孙就算了,好容易生出来的儿子身子骨还不好,反倒是另两个庶子一个比一个壮实。

  赵氏哪咽得下这口气,在婆家也挺不起腰,后来鞑靼犯边,赵氏和老夫人的队伍走散了,她一个人孤零零逃难,身边只剩下奶嬷嬷张氏,赵氏心里不知道有多怨多恨。后来她在农家小院里生下次女,楚锦妙的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小手却一直攥着她的衣襟,赵氏那时候便觉得,这是她的女儿,她一定要带着女儿争一口气。后来回到侯府,老夫人心里过意不去,很是补贴赵氏,而赵氏对楚锦妙也好得没边,几乎要把四姑娘捧到天上去,连大姑娘、二少爷都比不上。

  后来长兴侯带回来楚锦瑶,赵氏只觉得世界崩塌,无论如何都不肯接受。楚锦瑶都已经回来一个月了,就连几个姨娘都能笑着和楚锦瑶说笑几句,而赵氏却一直对楚锦瑶冷冷淡淡,带搭不理。

  而楚锦瑶……老实讲,她心里已经看淡了许多。刚来时很渴望母亲,等她自己渡过最艰难的那个坎了,反而觉得这就是个锦上添花的东西。赵氏不喜欢她,她也没必要一直上赶着。

  楚锦瑶和楚锦娴一起从赵氏这里告退。等出了门后,到了无人之地,楚锦娴停下来说楚锦瑶:“你怎么跟着我一起出来了?”

  楚锦瑶惊讶:“对啊,这……有什么不妥吗?”

  楚锦娴不知道该怎么说,心里还有些恨铁不成钢:“你啊,真是实诚。我有祖母看顾,再过几天就要出嫁了,但是你呢?内宅里男子都指望不上,你今年才十三,还要在侯府待很多年,你不待在母亲跟前做针线,多和母亲走动,你日后要怎么办?你别忘了你还得说亲呢。”

  楚锦瑶被说的不敢还口,楚锦娴深吸一口气,将心里的气平复了,才道:“下次机灵点,你没看四姑娘就没出来吗?等没人了,她和母亲撒撒娇,肯定又能得好些东西。后宅里开销这么大,谁能靠月例活下来?都是私下里有长辈补贴的。你不机灵些,只会一步差步步差,到最后稳被她压你一头,最后若是亲事被她压了,我看你怎么办。”

  “大姐,我错了。”楚锦瑶老老实实地低头认错。楚锦娴见她认错态度良好,这才舒心些了,隐晦地提点道:“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多在母亲眼前走动,她总会看到你的。我马上就要出嫁了,父亲也常年不在内宅,你要自己给自己打算。”

  楚锦瑶哪能听不明白,楚锦娴是让她去和赵氏亲近,撒娇卖痴,以后才能好过。道理楚锦瑶也懂,可是,她实在做不出来。这样算计继母便罢了,可是赵氏,是她的亲生母亲啊。

  楚锦娴话已说到,剩下的不便再提。说话间楚锦娴的院子已经到了,她停下来,对楚锦瑶说:“那三十两你好好收着,内宅里的花销多着呢。”她想让楚锦瑶想办法多攒些银钱傍身,可是想来想去,楚锦娴也想不出有什么适合楚锦瑶的银钱来路。最后她只能叹气:“你现在先忍着些,以后会好的。”

  以后会好吗?楚锦娴也不好说。如果只有楚锦瑶一个人,楚锦娴不会这样担心,然而偏偏,楚锦妙也在。原本楚锦娴和楚锦妙的关系就很淡,现在得知楚锦妙是冒牌的,楚锦娴更对这位没什么心思。她怎么会不向着自己唯一的妹妹呢?但是楚锦妙小心思多,嘴又惯会讨巧,天时地利人和楚锦妙都占了,楚锦娴实在放不下心。

  楚锦瑶看懂了楚锦娴的心思,她笑着对楚锦娴说:“姐姐你不用说了,我懂的。银钱是死的,人是活的,活人还能被死钱难倒吗?你安心绣嫁妆就是了,不用操心我。”

  楚锦娴知道多说无益,点头道:“好罢。你今日就先这样回去吧,下次不能了,你要待在母亲面前争宠,若不然,便宜都被那个搂走了。”

  楚锦瑶笑着应是,然后和楚锦娴在岔路口分手,楚锦娴回屋,而楚锦瑶往偏僻的朝云院走。

  等到了没人的地方,楚锦瑶让丁香远远跟着,自己低声和秦沂说:“齐泽,我的两个姐姐都是大好人呢。”

  秦沂笑了一下:“你就这点出息?她说得对,你现在的情况确实不算好。”

  “但已经有一个亲人愿意为我考虑了,这已经是很好的开端了,不是吗?”楚锦瑶说,“以后只会越来越好的。”

  这是秦沂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明明无依无靠,却还信誓旦旦地说,以后只会越来越好。

  秦沂认识的人,为了一点点蝇头小利就能反目成仇,背后捅刀。他从五岁起,就活在无穷无尽的算计和倾轧中,他实在没想到,深不见底的宅门里,竟然还有人能说出这样天真的话。

  秦沂停了许久,最后还是没忍心戳穿她的幻想。他说:“会的。”他也希望楚锦瑶能永远这样乐观下去。

  “齐泽,你还记得父亲说的太子吗?”

  秦沂停了一下,低低嗯了一声。

  “敢当着众人的面射杀宫女……我觉得他年纪一定不大。”

  “嗯?”秦沂的声音一下子犀利起来了,“你说什么?”

  “我觉得我没猜错。不过我这样猜,倒不是因为他当众射杀宫人,在他心里,军鼓应该是极神圣的东西,所以他这样做,其实我能理解。敢这样做的话,他一定是个很正直很敞亮的人吧!”楚锦瑶说完了,又等了一会,好奇道,“你怎么不反驳我?我以为你这样聪明的人,不会轻易承认别人的。”

  秦沂轻轻叹道:“他不正直,也不敞亮。他只是看不过去而已。”

  “可是满朝文武,只有他敢这样做啊!我知道你肯定要说这是因为他是太子,然而不是所有的太子,都敢直接和皇上皇后对抗啊。我猜他年轻,就是因为这一点。他宁愿去边关吹冷风都不肯和皇后服软,还是一副小孩子脾气啊。”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