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66.我的妻子

作者:九月流火更新时间:2019-11-09 11:37:51
  楚锦瑶迷路了,正在找秦沂问路中。  到最后,庶女三姑娘一看,嚯,两个嫡女都走了,反倒是她和楚锦妙留在赵氏跟前。到底谁才是赵氏生的?

  三姑娘带着年仅六岁的八姑娘进次间去挑花样,黄姨娘和芙姨娘也跟着去帮自家姑娘做针线。很快,赵氏身边只剩下楚锦妙。

  楚锦妙倚到赵氏身上,道:“娘,这回姑姑回来,为什么我们要准备这么多?以前也没见这样。”

  赵氏笑而不语:“你只需听为娘的话就好了。这次打扮上心些,衣服也好好绣,记住了吗?”

  楚锦妙轻轻哼了一声,说:“我也想好好打扮,可是不拿钱打赏那些下人,她们才不给你好好绣。”

  “这是多大点事。我这里还剩下些金线,你都拿过去,不用省着。头面还够不够?前些天外面给我送来套红宝石头面,你要是不够,就先拿去用。”

  “谢谢娘!”楚锦妙立刻应下,“还是娘对我最好了!”

  赵氏宠溺地看着楚锦妙,她不知想到什么,复又叹了口气:“你也是个可怜的,我这个做娘的不补贴你,还能指望谁呢?你父亲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却很偏向那个,你长姐有你祖母补贴,老夫人的私房指不定有多少呢!三姑娘也有黄氏帮衬。说来说去,只有你孤零零的。”

  “我这不是有娘嘛!”楚锦妙抱住赵氏胳膊,脸上虽然在笑,心里却咯噔一声。她已经习惯了处处拔尖的四姑娘生活,她可不要被姐妹比下去!楚锦妙心思活动开了,姑姑这次回娘家,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赵氏一门心思补贴楚锦妙,别说楚锦瑶和楚锦娴,就是二少爷楚承业也比不过。

  赵氏这样宠次女,甚至都超过了嫡长女和嫡长子,都是有原因的。

  二少爷是赵氏唯一的嫡出儿子,是大房的嫡长子,但是在族中行二。当年赵氏入门后,头胎生下了楚锦娴,楚锦娴一出生就被老夫人抱走了,赵氏没生出儿子,卯着劲再怀,然而连着两年都没动静,反倒是二房的媳妇生下了长兴侯府的长孙。赵氏压力巨大,只好给姨娘通房停了药,不久之后她终于生下第二胎,是二少爷楚承业。

  但是还没等赵氏松口气,另外两个姨娘也接连生下两个庶子,而赵氏因为怀孕的时候忧思太过,二少爷打出娘胎后就不太健壮,身子骨很弱。赵氏是侯夫人,没剩下嫡长孙就算了,好容易生出来的儿子身子骨还不好,反倒是另两个庶子一个比一个壮实。

  赵氏哪咽得下这口气,在婆家也挺不起腰,后来鞑靼犯边,赵氏和老夫人的队伍走散了,她一个人孤零零逃难,身边只剩下奶嬷嬷张氏,赵氏心里不知道有多怨多恨。后来她在农家小院里生下次女,楚锦妙的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小手却一直攥着她的衣襟,赵氏那时候便觉得,这是她的女儿,她一定要带着女儿争一口气。后来回到侯府,老夫人心里过意不去,很是补贴赵氏,而赵氏对楚锦妙也好得没边,几乎要把四姑娘捧到天上去,连大姑娘、二少爷都比不上。

  后来长兴侯带回来楚锦瑶,赵氏只觉得世界崩塌,无论如何都不肯接受。楚锦瑶都已经回来一个月了,就连几个姨娘都能笑着和楚锦瑶说笑几句,而赵氏却一直对楚锦瑶冷冷淡淡,带搭不理。

  而楚锦瑶……老实讲,她心里已经看淡了许多。刚来时很渴望母亲,等她自己渡过最艰难的那个坎了,反而觉得这就是个锦上添花的东西。赵氏不喜欢她,她也没必要一直上赶着。

  楚锦瑶和楚锦娴一起从赵氏这里告退。等出了门后,到了无人之地,楚锦娴停下来说楚锦瑶:“你怎么跟着我一起出来了?”

  楚锦瑶惊讶:“对啊,这……有什么不妥吗?”

  楚锦娴不知道该怎么说,心里还有些恨铁不成钢:“你啊,真是实诚。我有祖母看顾,再过几天就要出嫁了,但是你呢?内宅里男子都指望不上,你今年才十三,还要在侯府待很多年,你不待在母亲跟前做针线,多和母亲走动,你日后要怎么办?你别忘了你还得说亲呢。”

  楚锦瑶被说的不敢还口,楚锦娴深吸一口气,将心里的气平复了,才道:“下次机灵点,你没看四姑娘就没出来吗?等没人了,她和母亲撒撒娇,肯定又能得好些东西。后宅里开销这么大,谁能靠月例活下来?都是私下里有长辈补贴的。你不机灵些,只会一步差步步差,到最后稳被她压你一头,最后若是亲事被她压了,我看你怎么办。”

  “大姐,我错了。”楚锦瑶老老实实地低头认错。楚锦娴见她认错态度良好,这才舒心些了,隐晦地提点道:“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多在母亲眼前走动,她总会看到你的。我马上就要出嫁了,父亲也常年不在内宅,你要自己给自己打算。”

  楚锦瑶哪能听不明白,楚锦娴是让她去和赵氏亲近,撒娇卖痴,以后才能好过。道理楚锦瑶也懂,可是,她实在做不出来。这样算计继母便罢了,可是赵氏,是她的亲生母亲啊。

  楚锦娴话已说到,剩下的不便再提。说话间楚锦娴的院子已经到了,她停下来,对楚锦瑶说:“那三十两你好好收着,内宅里的花销多着呢。”她想让楚锦瑶想办法多攒些银钱傍身,可是想来想去,楚锦娴也想不出有什么适合楚锦瑶的银钱来路。最后她只能叹气:“你现在先忍着些,以后会好的。”

  以后会好吗?楚锦娴也不好说。如果只有楚锦瑶一个人,楚锦娴不会这样担心,然而偏偏,楚锦妙也在。原本楚锦娴和楚锦妙的关系就很淡,现在得知楚锦妙是冒牌的,楚锦娴更对这位没什么心思。她怎么会不向着自己唯一的妹妹呢?但是楚锦妙小心思多,嘴又惯会讨巧,天时地利人和楚锦妙都占了,楚锦娴实在放不下心。

  楚锦瑶看懂了楚锦娴的心思,她笑着对楚锦娴说:“姐姐你不用说了,我懂的。银钱是死的,人是活的,活人还能被死钱难倒吗?你安心绣嫁妆就是了,不用操心我。”

  楚锦娴知道多说无益,点头道:“好罢。你今日就先这样回去吧,下次不能了,你要待在母亲面前争宠,若不然,便宜都被那个搂走了。”

  楚锦瑶笑着应是,然后和楚锦娴在岔路口分手,楚锦娴回屋,而楚锦瑶往偏僻的朝云院走。

  等到了没人的地方,楚锦瑶让丁香远远跟着,自己低声和秦沂说:“齐泽,我的两个姐姐都是大好人呢。”

  秦沂笑了一下:“你就这点出息?她说得对,你现在的情况确实不算好。”

  “但已经有一个亲人愿意为我考虑了,这已经是很好的开端了,不是吗?”楚锦瑶说,“以后只会越来越好的。”

  这是秦沂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明明无依无靠,却还信誓旦旦地说,以后只会越来越好。

  秦沂认识的人,为了一点点蝇头小利就能反目成仇,背后捅刀。他从五岁起,就活在无穷无尽的算计和倾轧中,他实在没想到,深不见底的宅门里,竟然还有人能说出这样天真的话。

  秦沂停了许久,最后还是没忍心戳穿她的幻想。他说:“会的。”他也希望楚锦瑶能永远这样乐观下去。

  “齐泽,你还记得父亲说的太子吗?”

  秦沂停了一下,低低嗯了一声。

  “敢当着众人的面射杀宫女……我觉得他年纪一定不大。”

  “嗯?”秦沂的声音一下子犀利起来了,“你说什么?”

  “我觉得我没猜错。不过我这样猜,倒不是因为他当众射杀宫人,在他心里,军鼓应该是极神圣的东西,所以他这样做,其实我能理解。敢这样做的话,他一定是个很正直很敞亮的人吧!”楚锦瑶说完了,又等了一会,好奇道,“你怎么不反驳我?我以为你这样聪明的人,不会轻易承认别人的。”

  秦沂轻轻叹道:“他不正直,也不敞亮。他只是看不过去而已。”

  “可是满朝文武,只有他敢这样做啊!我知道你肯定要说这是因为他是太子,然而不是所有的太子,都敢直接和皇上皇后对抗啊。我猜他年轻,就是因为这一点。他宁愿去边关吹冷风都不肯和皇后服软,还是一副小孩子脾气啊。”

  楚锦瑶听到自己的玉佩凉凉地说:“那你现在什么都缺,我让你去和赵氏撒娇,你去吗?”

  “我不去。”

  秦沂哼了一声,楚锦瑶有些尴尬,赶紧给自己挽回颜面:“那是因为我从小就被抱错了呀!我又不在母亲跟前长大,怎么好理直气壮地撒娇,要东要西。但是太子长在宫里,他和我不一样。”

  “没什么不一样的。”秦沂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说,“皇后不是他的生母。是他的姨母。”

  “姨母?”楚锦瑶完全被惊到了。她知道朝廷有皇上、皇后和太子,但是这些只存在于传说中的贵人们如何生活,有何关系,她就全然不晓得了。

  秦沂提了一嘴,却并不想多说。楚锦瑶没有等到答案,心里有些失望,突然她想到一个问题:“哎,齐泽,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

  “稍微打听打听就知道了。”秦沂说完,意有所指地对她说,“你动动你的脑子。”秦沂觉得,他透露的消息实在太多了,若是楚锦瑶借此猜出他的身份,秦沂也认了。

  而秦沂……实在是想多了。楚锦瑶听懂了秦沂在暗示,她仔细想了想,道:“也是,我以后要在侯府里长久生活,还像原来一样什么都不懂哪行呢?谢谢你提醒,我以后也得打听权贵的事情了,不能总是靠你。”

  秦沂说不出话来,楚锦瑶见他不应声,以为他是不好意思了,还特意重复了一遍:“谢谢。”

  “不用谢我,我又没提醒你。”

  ……楚锦瑶觉得,和秦沂聊天,真的是太难了。

  好容易走回朝云院,楚锦瑶吩咐人开箱子,将云锦取出来,顺便将这三十两银子上锁。

  趁丫鬟们不注意,楚锦瑶悄悄问秦沂:“三十两真的不算多吗?”

  秦沂说:“我觉得三十两不算钱。”

  “你这人……”楚锦瑶明明想生气,结果却被逗笑了,“你这人怎么这样!”

  秦沂没反驳,在他老人家看来,三十两银子……都没人敢拿到他跟前来。

  楚锦瑶打开包裹,手指从光亮的银锭上滑过。楚锦瑶带了些感慨,对秦沂说:“一个月之前,我一年里都挣不到十个铜钱,可是如今我却觉得三十两银子不够花。人生的际遇,是不是很奇怪?”

  秦沂微微吃了一惊:“你……”

  “我没事。这没什么可避讳的,我小的时候确实是穷人,便是来了富贵乡,也总是觉得惶恐。”楚锦瑶笑着说,“穷又不是什么错,懒和贪才是,不是吗?”

  秦沂觉得眼前这个姑娘总是能在他自认为看透她的时候,做出一些让他大吃一惊的事情。秦沂再说话时,语气中也染上感慨:“我见过许多人,一朝发迹,然后就抛妻弃子,嫌贫爱富,不肯承认自己的过去。你这样坦然,这很好,远比那个代替你身份的人强。”

  楚锦瑶被夸的笑弯了眼睛,她有些赧然,生硬地转换了话题:“光靠这三十两可不行。都说开源节流,我看我是省不出多少银钱了,我要想办法开源啊!”

  秦沂却觉得:“这又不是什么事。以后自然会有办法的。”

  “你还觉得天上会掉银子给我?”楚锦瑶笑,“你明明看着很聪明,但是有时候却很固执。我又不是小孩子,哪还会信这些?何况不只是我,我还想拉姐姐一把,对了,大姑娘对我也很好,我以后还要报答她。”楚锦瑶说着就皱起脸:“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赚钱就这样难呢?”

  楚锦瑶等了好久,忍不住问:“你怎么不说话呢?”

  “我说了呀。”秦沂语气很是不善,“你非是不听。”

  “姑娘!”

  楚锦瑶赶紧“哎”了一声,山茶站在外面喊:“针线篓已经拿来了。”

  “好,我这就出来。”楚锦瑶待在内屋里装东西,还打发丫鬟不要进来。她和秦沂一言一句聊,险些忘了外面。楚锦瑶站起身,抱起那个装了三十两银子的木匣,低声对秦沂说:“我要出去了,你不要说话。”

  朝云院的下人就看到孙嬷嬷趾高气扬地出去,撂下狠话要寻夫人主持公道,而楚锦瑶气定神闲地出去了一圈,回来之后,孙嬷嬷就老实了,不敢再对楚锦瑶无礼。几个丫鬟都有些意外,对楚锦瑶也肃然起敬,收起了轻视之心。

  五姑娘虽然根基浅,但并不是一个任人揉搓的主啊。

  楚锦瑶当日料理了孙嬷嬷,又去和邓嬷嬷学了诗词,等她回到朝云院后,又是一身疲惫。

  但即使如此,她还是坚持着练字。秦沂看着,皱眉道:“你今日学规矩站了那么久,先歇息一会吧。”

  楚锦瑶头也不抬地摇头:“这是每日必做的功课,怎么能缺?我忍一忍就好了。我和楚锦妙差了那么多,我再不努力,就要被甩的越来越远了。”

  “她只是个花架子罢了。”秦沂从玉佩里出来,坐在楚锦妙对面,随手拿了本书,道,“她现在依仗无非是比你学习诗词的时间长,而其他女子大多时间消磨在针线上,懒得动脑看书,这才显得她文采格外出众。你天分和她差不多,心性却比她坚韧,追上她只是迟早的事。”

  “真的?”

  “真的。”

  楚锦瑶扑哧一声笑了,她一边写字,一边对秦沂说:“虽然我觉得你在哄我,但还是听着开心。可是再如何不喜欢她,我也得承认,楚锦妙比我会说话会笼络人。你看我都回来这么久了,府里祖母、姐妹,还有母亲,都更喜欢楚锦妙,家里兄弟更不必说,我觉得两个表兄也更喜欢她。”

  “我看未必。”秦沂说,“你光看表面是不行的,其实,楚锦妙在女子中的人缘并不好。比如你长姐,就不喜欢她。你姐姐是家族精心教养的嫡长女,她的眼光就代表了宅门里女性长辈的喜好。你们现在还小,等再过几年,就更明显了。”

  楚锦瑶将信将疑:“你说真的?”

  “当然。”秦沂凉凉地瞥了楚锦瑶一眼,“我像是会看走眼的人吗?”

  “虽然我总觉得你在安慰我,但是,我也希望这是真的啊。”楚锦瑶叹道,“我也不指望别的女性长辈喜欢我,只要母亲对我公平一点,这就够了。”

  听到这里就连秦沂都觉得一言难尽:“你母亲她……我也没想到,长兴侯的夫人,竟然这样偏听偏信。她若以后还这样,那就只能找人来提点她了。”

  楚锦妙怔了一下,立刻追问:“你这是什么意思?”秦沂这句话太奇怪了,楚锦瑶又忍不住怀疑他的身份。

  “没什么。”秦沂很从容地翻过一页书,问,“你方才为什么说两个表兄?”

  “你又转移话题!”楚锦瑶气得伸手去拍他,她还没问出个所以然来,突然听到丁香在外面禀报:“姑娘,六姑娘来了。”

  六姑娘?六姑娘来找她做什么?楚锦瑶疑惑不已,秦沂的奇怪之处也被搁下了。六姑娘是三房的嫡女,不太受老夫人喜欢,平日里也都谨言慎行,楚锦瑶暗暗觉得六姑娘是个心有成算之人。但即使如此,楚锦瑶也不会主动靠近三房,做什么平白惹老夫人不喜?六姑娘和楚锦瑶没什么交集,平素见面也只是点头一笑的情分,她来朝云院做什么?

  楚锦瑶觉得奇怪,她压低了声音问坐在对面的秦沂:“你说,六姑娘来做什么?”

  秦沂放下书,说:“静待其变,先出去看看好了。”

  楚锦瑶搁了笔,走到明堂,果然看到六姑娘已经站在堂上。六姑娘看楚锦瑶从东梢间出来,眉梢微不可见地动了动:“五姐姐真是勤勉,一回来就去书房练习。”

  楚锦瑶笑着说:“哪有,我就是随便看看罢了。”楚锦瑶领着六姑娘往西次间走,两人坐好后,丫鬟换上新鲜的果盘。等丫鬟们退到一边,楚锦瑶问:“你怎么想起来我这里?”

  “我做了一些点心,过来看看五姐姐。”六姑娘说着,就让自己的丫鬟把点心盒子呈上来。一个梳着双螺髻的丫鬟抱着一个红色漆盒上前两步,微微掀开盖子,从里面取出一叠小巧的梅花糕来。六姑娘笑道:“我自己随便做的,五姐姐不要嫌弃。”

  “怎么会。”楚锦瑶笑着,让丫鬟把那碟梅花糕便放过来,其他的点心一一收好。楚锦瑶微微瞥了眼六姑娘的梅花糕,便收回了视线。

  六姑娘说是这些是她亲手做的,但实际上却是她的丫头们做好,六姑娘过个手,便算是自己亲手所做。楚锦瑶只看了一眼,就觉得这些糕点精巧有余,实际上也不算难,若是有梅花模子,她自己也能做。

  然而她心里这样想,面子上却不能照实说。楚锦瑶的丫鬟们都在赞叹:“六姑娘好巧的手。”楚锦瑶也笑着说:“六妹妹有心了。”

  六姑娘抿嘴一笑,说:“五姐姐不嫌弃就好。”

  楚锦瑶看着六姑娘和众人客套,却怎么也不肯提到正题。楚锦瑶也不提醒她,气定神闲地陪着她闲聊。

  六姑娘等了一会,实在等不到楚锦瑶主动询问。她暗暗想着,楚锦瑶可真是沉得住气。六姑娘只好自己点破这层窗户纸:“五姐姐,我今日来,除了给你送糕点,也有一些私心话想和你说。”

  楚锦瑶一听,用眼睛瞅了下周围的丫鬟,桔梗等人立刻识趣地告退:“奴婢去给姑娘们准备瓜果。”

  等闲杂丫头走的差不多了,六姑娘才压低了声音,手肘撑在桌子上,微微朝楚锦瑶探过身来:“五姐姐,我今日来,其实是想悄悄告诉你,四姑娘想在你身边安插探子。”

  楚锦瑶意外地挑了挑眉,问:“哦?这话怎么说?”

  “我有一个丫鬟是家生子,人缘特别好,那天她去找她的小姐妹说话,听在四姑娘院子里洒扫的丫鬟说起的。四姑娘和人说话时,没注意树丛后面站着人,这才被那个小丫头听到了。我的丫鬟知道后,回来就告诉了我,我左思右想,怎么都不对劲,就过来告诉五姐姐了。”

  楚锦瑶听了之后笑容不变,心里却留了意。且不说那个下丫头偷听的事是不是真的,即便是真的,六姑娘为什么告诉她呢?楚锦瑶没有表态,而是说:“难为你愿意替我着想,只是我们都是同府姐妹,若是被人听到,多半又要嚼舌根了。六妹为了我这样冒险,我很是过意不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