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139.番外之初遇

作者:九月流火更新时间:2019-11-10 05:44:48
  自古君王皆薄幸,最是无情帝王家。

  楚锦妙听出来张嬷嬷临时改了口,她心里冷笑一声,面上却和煦地笑着,说:“嬷嬷,你能去小厨房帮我做份金酥果子上来吗?我突然想吃你做的点心。”

  张嬷嬷听了这话,脸上的神色怔了怔,连忙去看赵氏。赵氏笑着说:“妙儿想吃,你就去做吧,反正也不费功夫。”

  张嬷嬷心里连声叹气,赵氏这还是拎不清啊!楚锦妙把她支开,指不定想说什么呢,而赵氏偏偏应了,张嬷嬷气愤之余还有些恨铁不成钢。

  多大的人了,怎么连这点分辨能力都没有呢?

  等张嬷嬷走后,楚锦妙嘴边勾了勾,然后坐到赵氏跟前,说:“娘,我不是您的亲生女儿,却霸占了嫡出小姐的名头,还让楚锦瑶在外面流落了十三年。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没有啊!”赵氏被吓了一跳,“你怎么想起说这种话?”

  楚锦妙垂下眼,泫然欲泣:“我也想好好孝顺母亲,可是别人都说,我鸠占鹊巢,贪慕荣华,还害的真正的千金在外面受苦。都是我不好,娘,女儿这辈子没法孝顺你了,过几日,您将我送回乡下吧。等来世我投个好胎,名正言顺地来孝顺您,省得被别人指着脊椎骨骂。”

  赵氏万万没想到听到这样一番话,她愣了愣,随即大怒:“是谁和你说了这些?”

  楚锦妙抹眼泪,不说话,赵氏越看越觉得窝火:“是下人?老夫人的人?还是楚锦瑶?”

  等说到楚锦瑶的时候,楚锦妙大喊:“不是,没有,您别问了。”

  “岂有此理!”赵氏愤怒地拍了下桌子,“我还以为她是个好的,这几天也安安分分没有闹出什么幺蛾子,没想到暗地里她竟敢这样说你!妙儿你放心,娘一定给你讨个公道,只有有娘在,你就安安心心做侯府的小姐,不用操心这些有的没的。”

  “娘。”楚锦妙去拉赵氏的袖子,“祖母都特意说了,让您对楚锦瑶上心些,您若为了我喝斥楚锦瑶,传到祖母耳朵里,她又要对您不满了。”

  赵氏仗着一股怒气说出来方才的话,等楚锦妙一提醒,她才想到还有老夫人在。她那婆婆严肃又强势,赵氏一直都提着心伺候婆婆,若是楚老夫人插手,她还真不能随意处置楚锦瑶。赵氏又是气又是恨,不知不觉就将对婆婆的气迁怒到楚锦瑶身上,她咬牙切齿地说:“我处置自己的闺女,还用得着别人发话?”

  “话是这样说,可是,谁让楚锦瑶有老夫人护着呢?就连大姐也处处给她说话。我们娘俩势单力薄,怎么能和老夫人面前的红人比?”

  “这么说,她就如此金贵,没人能管束她了?”

  楚锦妙说:“娘您别生气,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她有老夫人护着,您虽然没法管她,但是给她找几个教养嬷嬷还是行得通的。她本来就没受过什么教导,以前穷惯了,猛地来了富贵乡,若是管教不好,肯定会被钱财蒙了眼,移了性子。所以,您得给她找一个嬷嬷,处处管着她,虽然她肯定会埋怨您,但您这是为了她好!便是祖母,也能明白的。”

  “管教嬷嬷?”赵氏皱着眉,半信半疑地重复了一句。

  “对啊。您给她拨一个严厉些的嬷嬷,指导她管钱管下人,平时还能督促她的规矩,这才是真的为她好!若是因为不忍心就纵着她,她要什么给什么,迟早会把她的性子养坏。若一个人从根上烂了,那以后费再多功夫,都没用了。”

  赵氏点头:“你说的有道理,她终究是我的女儿,我不能时时刻刻看着她,派个人过去替我管教她也好。虽然她肯定会埋怨我,但只要我自己心里知道是为了她好,便也不求这些虚名了。”赵氏说完,欣慰地看向楚锦妙:“她对你恶言相向,你却以德报怨,这样替她着想,实在是好心肠。她说到底都是穷人家长大的,心性不够敞亮,突然见了这么多钱财,难免会被蒙了心智,暗地里排挤你。你可不要和她计较。”

  “我明白。”楚锦妙抿嘴笑了。

  天色晚了,楚锦妙得回跨院休息了。她出门时,正好遇到赵嬷嬷端着一盘金酥果子回来。见到楚锦妙,赵嬷嬷停下脚步:“四姑娘这就要走了?果子刚刚炸好,您还要吗?”

  “我突然不想吃了,嬷嬷自己处理了吧。”楚锦妙将手拢在袖套里,轻巧地说道。

  是楚锦妙大晚上的说要吃金酥果子,还让张嬷嬷亲自炸,等做好了,她却又说不想吃了。

  张嬷嬷没说话,端着一盘果子站在一边,恭送楚锦妙出去。张嬷嬷低着头,她感觉到错身而过的那一瞬间,楚锦妙抬头极快极轻地扫了她一眼,虽然那一眼轻飘飘的,转瞬即逝,但却仿佛浸了冰水的暗针,刺得人肉疼。

  ……

  黄姨娘的院子里,三姑娘正杵在长兴侯面前诉苦。

  “父亲,我知道我是个愚钝的,嬷嬷教东西,四姑娘她们一遍就能学会,我只能回来后自己再琢磨,每日足要练到掌灯。父亲,您说,我这样笨,是不是没有办法了?”

  “怎么会呢。”长兴侯时常来黄姨娘的院子,连着三姑娘也经常能见着。见面的次数多了,长兴侯对这个庶女难免要更怜惜一些。长兴侯见女儿耷拉着脸,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心里的怜惜更甚,他不由放轻了声音,说:“笨鸟先飞,勤能补拙,你肯自己下苦功,这已经远远好过你的姐妹们了。你这样坚持下去,积少成多,总会有回报的。”

  “真的会有吗?”三姑娘露出惊喜的笑容,她旋即皱起眉,苦恼地咬了咬唇,“四妹妹她们课上听一遍就能懂,回来之后也不需要补习,而我每日总要看到掌灯,就这样才能和她们持平。父亲真的不怪我愚笨吗?”

  黄姨娘听了,适时地补充:“何止掌灯,每次我去看三姑娘,天都快全黑了,她还在屋子里自己练字练规矩呢。”

  “天黑了还在学?”长兴侯吃惊,楚家的姑娘们都是娇养,长辈们对少爷的功课督促的非常严,但是在姑娘名下就很轻松。散学后愿意继续看功课已经是极勤勉了,独自练习到天黑掌灯,这长兴侯想都不敢想。惊讶过后,长兴侯对三姑娘生出一股满意之情:“不错,你这样勤奋,日后必有大成。”

  看到长兴侯眼睛中的赞赏,三姑娘非常高兴,她让自己的脸上露出欣喜而羞涩的笑容,看起来像是被父亲赞赏后,喜不自胜却又略有不好意思。她知道长兴侯最喜欢这种羞怯又坦率天真的模样。三姑娘道:“父亲不嫌弃我就好,就算我选不上伴读,能得父亲这句赏,也值得了。”

  长兴侯也笑道:“你这样勤奋,你祖母会看的到的。给县主选伴读,聪明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勤勉。县主是管够聪明的,她只是不耐烦学习罢了,若是身边有你这样勤奋的人,倒也是好事。”

  听了这话,三姑娘和黄姨娘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喜意。长兴侯这是,属意三姑娘了?

  楚锦瑶紧紧攥着自己的手,其他人过来看了,也都露出异样的眼光。楚锦妙细嫩的手指从云锦上划过,嘴边轻轻勾出一抹笑意。

  果然是乡下来的,上不了台面。

  楚锦娴皱眉,喝斥道:“都够了,一匹云锦罢了。反正每人都要挑一匹,这一匹归五娘,她自己的东西,任由她处置。”

  七姑娘嘟嘴:“那个花样是白底织紫色团花,我也喜欢,凭什么给她?”

  楚锦娴肃起脸,端出嫡长姐的架势,瞪眼看向七姑娘。七姑娘这才愤愤不平闭了嘴。

  这个插曲很快就过去了,姑娘们又欢欢喜喜地投入挑花样中,虽然她们表面上一点都看不出来,但是楚锦瑶知道,她们心里都在笑。

  挑好了花样,姑娘们还要待在一处做针线,未出阁的姑娘眼里就盯着这么些事,因为好看的花样就那么几个,姐妹们少不得拌起嘴来。楚锦瑶一直不大高兴,正好屋子里乱糟糟的,她走到楚锦娴面前,悄悄说:“大姐,我先走了。”

  楚锦娴看着楚锦瑶,想说话,最终却叹气道:“去吧。”

  楚锦瑶回了自己屋子,一路没有停歇,也没有说话。丁香抱着云锦,主子不说话她也不说话,而山茶跟在楚锦瑶身后,楚锦瑶走的越来越快,山茶都有些喘了。

  山茶心里暗暗想着,果然是乡下长大的,和正经的千金小姐到底不一样。小姐们走两步就喘,哪像这位,从荣宁堂到朝云院,她这个丫鬟都有些气喘,而楚锦瑶却一点事都没有。

  楚锦瑶所住的朝云院,名字虽然好听,但是位置却有些偏的。长兴侯府坐北朝南,分东、中、西三路,中路北边那个最尊贵最华丽的院子是楚老夫人的,侯爷和夫人赵氏住在中路中间的院子里,左右两路住其他房。楚锦瑶作为长房嫡女,应当随着赵氏一起住,但是赵氏自己住主院,左右两侧的跨院里住了大姑娘和四姑娘,大姑娘的院子最大,后面有一个独立的小跨院,里住着其他几位庶出姑娘,显然是不能挪的。四姑娘院子后面倒还空着一个小院,但那是赵氏放嫁妆的地方。张嬷嬷出主意说不如把嫁妆腾到后罩房,把这个院子挪给五姑娘,但是赵氏说后罩房潮,怕红木箱放不住,就在东路另外找了个闲置的院子给楚锦瑶住。

  朝云院在东路北角,又远又偏,很少有人愿意来这么远的地方。楚锦瑶来这里,一个人住独立的院子,光看地方,倒比大姑娘的院子还大,可是这背后的意义,却完全不同。

  楚锦瑶默默想,就是他们村里,子女也是要跟着父母一起住的。她一个人分到外面,可见赵氏有多么不待见她,这是一点都不想看见她。

  山茶喜滋滋地摸着云锦,心里想着,这可是贡品云锦啊。反正五姑娘不清楚,最后还是她们接手裁剪,做衣服的时候,应该能昧下一些给自己做嫁妆。

  山茶对着那匹白底紫团花云锦爱不释手,楚锦瑶却完全没兴致,说:“收起来吧。”

  “收起来?”山茶不舍,抓着云锦不想松手。丁香过来拿,山茶抓着另一头不肯放手,丁香狠狠瞪了她一眼,说:“你没听到姑娘说什么了吗?”

  山茶这才不情不愿地松手,看着丁香把云锦锁起来,还收了钥匙。

  “我这里没事了,你们先出去。”

  丁香和山茶相互看了看,姑娘屋里是离不了人的……可是楚锦瑶的脸色实在不好,她们到底不敢,福了一身,道:“姑娘,那我们先出去了?”

  “嗯。”

  等屋子里彻底清静了,楚锦瑶坐在床上抱膝,无助地靠着床架上。

  在这个宅子里,母亲对她视而不见,祖母高高在上,带她回来的父亲几天都见不着面,她一个亲近之人都没有,内心茫然又无措。就连堂妹故意挤兑她,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还嘴。

  楚锦瑶总想着,现在大家还不习惯她,等时间长了就好了。可是她很努力地在学,却还是无法融入侯府。她不懂这些高门规矩,这又不是她的错啊?为什么大家连个机会都不肯给她?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