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9.Chapter 09

作者:瑾余更新时间:2020-11-22 04:53:47
  也不知道是不是沐则的错觉,他的方向看去,仿佛看到沈夏时微红的眼眶,但戴上了墨镜,又遮盖得严严实实,与平时并没有什么两样。

  直到车子开走许久,他还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去的方向。刚认识沈夏时的时候他曾经调查过她,不过没有深入了解,只知道她一心进入澄阳检察院,并且是出了名的工作狂魔,行事乖张,办了这么多案子还没有惹来嫉恨,现在想来确实十分可疑。

  沐则瞥了一眼二四:“这就是你调查的结果?”

  他羞愧的低下头:“对不起,我会重新调查。”

  “不用了。”

  她既然瞒着所有人,自然是不希望别人知道她的身世,尽管沐则对她十分好奇,但却不会再这么做,他现在有的是时间去了解她,甚至愿意等她亲自告诉他。

  沈夏时走后,餐厅里依旧气氛尴尬,慕柔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安博贺并没有去扶她,女人倒并不在意,脸上的两个巴掌印泛着红,她温柔的笑着:“博贺,你别怪夏夏,她讨厌我也是应该的。”

  安博贺不言语,周围看来的眼神各种各样的,再怎么说他也是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很不喜欢被众人当个笑话围观,但沈夏时偏偏有这种本事让他丢脸,十五年了,父女俩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总是不欢而散,她冰冷嘲讽的目光总是能轻易的激怒他。

  而沈夏时,她从当初那个乖巧可爱的小姑娘出落得亭亭玉立,浑身长满了刺,而且不是普通的刺,是带着致命毒.药的武器,安博贺很清楚,只要沈夏时找到机会,她一定会让他下地狱。

  父女做到这个份上,这世上绝无仅有吧。

  他抬起手理了理领带,压低了声音:“走吧。”

  三人上车,沐则盯着慕璨禹的背影:“他是谁?”

  他可没忘记刚才这个人追着沈夏时出去,虽然她的目光十分厌恶,但沐则还是敏锐的感觉到这两个人应该是有什么关系。

  “我马上去查。”二四说。

  沐则点燃烟淡淡开口:“你的办事效率还真是越来越差劲了。”

  二四心内咯噔一下,忙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手下的小弟,大约十分钟之后,他向车内抽烟的沐则汇报着:“这人名叫慕璨禹,是嘉慕有限公司的继承人之一,几年前出国留学,刚回来没多久,现出任青云律师事务所的首席律师。”

  “说重点。”沐则不耐烦的蹙起眉,食指在烟上轻点,烟灰抖落,他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坐姿,翘起腿等着听答案。

  这重点自然是跟沈夏时有关的,二四偷笑着把资料翻到了有关沈夏时的地方。

  “慕璨禹和沈夏时算是从小认识,两人关系不怎么样,应该说是沈夏时单方面的讨厌他,因为他的姑姑破坏了沈夏时的家庭。但是这个慕璨禹十分喜欢沈夏时,大学时候曾经热烈追求过她,出国后也一直试图联系沈夏时,现在看起来,是准备继续追求沈夏时的。”

  “呵。”男人冷笑一声,意味不明,只是沉默的抽着烟,兄弟们面面相觑,摇头唏嘘感叹,老大情敌还挺多。

  沐则蹙起眉:“跟她一起出来的几个男人都是谁?”

  二四嘿嘿一笑:“都查清楚了,那个叫杨谨的不用担心,是个娘娘腔,已经结婚了,跟沈夏时只是朋友和同事关系。戴眼镜那个男人叫蔚西洲,是最近才进入检察院的,前不久刚在沈夏时那儿碰了一鼻子灰,沈夏时很不喜欢他,只把他当同事,可以排除。另一个叫陈帛,是一个警察,有点小聪明,也办过不少案子,不过跟您比起来差得远了,也排除。”

  几个兄弟给了二四一个眼神,有眼力见!知道什么时候说什么话,果然看见沐则脸色好了不少,他闭起眼睛吩咐:“开车。”

  二四笑呵呵问道:“去哪儿?”

  “跟着沈夏时。”

  “人都走多久了,上哪儿跟…”一抬头看见沐则漆黑的目光,二四浑身一凛:“跟!这就跟上去!”

  沈夏时自上车后就戴着墨镜睡大觉,大家虽然好奇,但谁也不好多问什么,车子开到丹霞路,沈夏时懒洋洋开口:“停车。”

  姜昕猛地踩下刹车,沈夏时不言不语的下车,径直朝街对面的咖啡店走去,杨谨和姜昕追了去。

  她买了几杯咖啡递给姜昕,又沉默着转身进入一家超市,拎了几瓶啤酒上车,看了一眼蔚西洲和陈帛:“喝吗?”

  两人整齐的摇头,沈夏时用牙齿打开瓶盖儿,咕噜喝了好几口,心满意足的擦擦嘴巴:“走吧,找地方吃饭。”

  “要不今儿不吃了,你回去好好休息。”陈帛看着她,脸上露出同情的神色。

  “别这么看着我。”沈夏时脸上戴着墨镜,看不出她的目光中有什么情绪,她红唇弯起,笑得无所谓:“该干嘛干嘛,吃饭去。”

  沈夏时在车上断断续续的喝着酒,留意到车外的一家店,她拍了拍姜昕的后座:“停停停,你们还记得那儿吗,上次去吃过牛排,贼好吃。”

  下了车,沈夏时把空了的啤酒瓶丢进垃圾桶,取下墨镜,伸个懒腰,一张脸并没有任何变化,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在她心里真的掀不起任何的波澜。

  叫了座,大家点了自己爱吃的东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等吃好了离开餐厅时不过才下午三点,沈夏时摸摸肚子:“吃饱喝足,干正事。”

  姜昕接到了搜查部打来的电话,她说:“已经确认了,这个品牌的所有销售记录里有金申鸿的名字和收货地址。”

  “OK!”沈夏时打了个响指:“去医院。”

  时隔几天再见到沈夏时,金申鸿的面色很不好,虽然受了重伤没死,但因此成天躺在床上修养,心里憋了一通气,有事没事发一顿脾气,被派来保护他的警察们都恨不得把他揍死。

  把带来的资料砸在桌上,沈夏时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翘起腿,双手抱胸,简直比金申鸿还要拽几分。

  金申鸿看着她笑得阴冷无比,沈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